若按照正常規則來說,要喝的爛醉如泥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但是,我卻得照顧一個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發了瘋,把酒當水喝的顧采雅,這些弟弟們,真的有能耐把顧采雅搞成這副德性?

 

        認識她十幾年,還是第一次看她這麼失控。

 

        包括她現在我的車上,大唱台灣創作天王周先生的成名曲「可愛女人」,在采雅的字典裡,是沒有音準這兩個字的,上帝創造萬物之公平,在這裡完全表露無遺,她口中哼著曲,卻沒有一個音是對的。

 

        聽的我火都快要起來了。

 

        而且這位大小姐,還非常仁慈的把車窗打開,和大家一起分享她的五音不全,經過車沒有一台不是把車窗打開大笑的,我最擔心的是,會有熱心的民眾拍下來,然後檢舉。

 

        「采雅,妳可以不要再唱了嗎?」我真的忍不住了。

 

        「不好聽嗎?」采雅臉上露著無辜的表情看著我,原本漂亮的頭髮被風吹的散亂,卻有另一種慵懶的美麗。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