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或我的身邊,都會有這樣的一個朋友,每次總是嚷嚷著要跟男朋友分手,可是下一次聚會唱歌喝酒,她那位隨時會被三振的男友,又會坐在她旁邊和她一起放閃光。

 

        先別急著罵那個朋友,因為也許你,也許我,都曾經這樣過。

 

        為什麼總是會有一個分不掉的男朋友?明明坐在一起卻各想各的事,明明睡在一起卻背對著背,明明心裡有百般的委屈不快樂,每天都在跟自己說,好想分手,可是卻怎麼也分不了,說好分手,不到兩天又和好了。

 

        這種連科學也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我實在是很不想把它歸納到第三世界的名詞像是卡到陰還是鬼打牆之類,但曾經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像鬼附身,在一起那麼痛苦,可是卻連分手兩個字都不說,因為我以為自己很愛他。

 

        這大概就是唯一可以合理化這件事的最大理由,因為我很愛他,愛他愛到自己再怎麼痛、再怎麼委屈、再怎麼辛苦都沒有關係,因為這樣的愛是無私的、是偉大的,我自己認為這是傳說中的真愛。

 

        甚至認為,我們這輩子就是註定要在一起,分不掉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花點時間整理一下硬碟和部落格,
才發現沒有把噓~寂寞不能說的小說給PO完,
真是不好意思,趕快翻出寄給編輯的信件,總算PO完了。

在寫寂寞又怎樣的時候,
硬碟壞了,以前寫的文章和寫一半的小說,
欸~就這樣不見了,其實還滿想大哭一場,
但我想可能是老天爺覺得我寫的太差,
幫我刪掉,只好從現在開始重新努力。

美好的星期六晚上,
不管你是自己一個人,還是跟著朋友家人一群人,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利用早上的時間,整理好了房間,我換了衣服,拿了資料就到公司去,馬克看到我出現,非常意外,看他的表情,我知道他很意外為什麼我能很正常的出現在這裡,畢竟幾天前,我還把他關在門口,不需要他的安慰。

 

   「茜,妳沒事吧!」

 

   我點了點頭,微笑的說,「沒事。」

 

   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我也懶的理他,便直接走到老闆辦公室裡,對於這個工作,我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決定。

 

   「凱茜,難道是薪水不夠好嗎?為什麼一定非要辭職。」老闆坐在我的面前,像是要哭了的樣子。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和小倫一起去洗手間時,她拉著我說,「茜~,為什麼我一直感覺,你們好像在一起很久啦!」

 

「哪有啦!」

 

「你們好有默契喔~」

 

我笑了笑,喜歡有默契這個說法。

 

她摟著我,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相信采雅可以理解的。」

 

我點了點頭,感謝她的鼓勵。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連續三天,關旭一通電話都沒有,後來,我鼓起勇氣打給他,卻是轉入語音信箱,這讓我很擔心。

 

擔心,他是不是有了什麼意外?

 

拿著手機,不停的祈禱,希望一切都平安,我也開始做起最壞的打算,如果,我們沒辦法一起走在幸福的道路上,至少我也要看著他幸福。

 

這時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音,我開心的趕緊拿起來看,以為是關旭給我的訊息,但不是。

 

小倫傳來晚上要聚餐的消息,她的香港男朋友追到台灣了,晚上要一起吃麻辣鍋,而采雅也來傳來了,晚上會過來接我的訊息。

 

也許這是個很好的時機,可以告訴采雅這件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繼續說著,「我真的不記得自己到底有沒有做什麼,因為實在太醉了,但當下我們有達成協議,這一切都假裝沒有發生過,可是她卻開始出現在我家,我的周圍,大家以為我們是一對戀人,到最後,我想反駁的時候,已經沒有人相信了。」

 

        「過了二個多月,我的母親告訴我,要開始準備婚禮,因為她告訴我母親她懷孕了,而她的家人也堅持要我負責,不管我怎麼拒絕都沒有用,直到我母親跪在我面前,我只好答應。」

 

        我完全沒有辦法想像,這會是什麼樣子的婚姻,好可怕。

 

        「結婚後,她開始禁止我和女同學相處,到最後連說一句話都不行,最後還當著我的面,打了跟我說話的女同學一巴掌。」

 

        就像我今天這樣

 

        「結婚不到一個月,我在學校時,接到我母親的電話,說她從樓梯上跌了下來,孩子流掉了,我以為是自己太過無情,對於自己的小孩離開這個世界,一點感覺都沒有,卻沒有想到,她在房間裡和朋友的對話,被我聽的一清二楚。」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臉!」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大吼著。

       

        我拉回自己的焦距,把視線放在這個莫名奇妙的女人,沒想到這個女人竟是前二天在便利商店撒野的女人。

 

        這到底是什麼巧合?這次已經是我第四次看到她了。

 

        一次看到她站在大馬路上打男人、一次看到她在對面公園,前二天才看到她在便利商店發神經的樣子。

 

        而現在,我居然被她了一巴掌。

 

「妳幹嘛亂打人?」我很不客氣的推了她一下,敢打我何凱茜巴掌的,她是第一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忍著眼淚說:「我不想吃,你回去。」

 

他坐在我面前,打開電視,頻道又調到那塊黃色海綿,開始看著,然後接著說:「妳吃完,我就回去。」

 

我知道他,就是跟我槓上了。

 

拿起筷子,我的手抖著,完全使不上力,這是他不斷侵蝕我的感動啊~我崩潰了,眼淚滴滴答答的掉在壽司上。

 

愛,這個字,該折磨我多久?

 

        聽見我的啜泣,他轉過頭來。

 

        「有這麼難吃嗎?」他問著。

 

        我放下筷子,看著他,有些事情不應該再繼續放縱下去,尤其是我的感覺,已經太遲了,他不屬於我,是采雅。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想到這一發呆,我居然睡著了,再醒來時,看著時鐘,已經是傍晚七點多了。

 

        擔心她很快就回來,我趕緊起身打算離開,卻撞到一旁的小桌子,桌上的東西被我一撞全都跌了下來。

 

        急忙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卻意外的看到我的照片散落一地,和一本日記本。

 

        有我和她的合照、我幼稚園到高中的畢業照,和其他照片,我拿著日記,猶豫著要不要翻開它。

 

        人生在面臨許多選擇時,最需要的就是勇氣,一股勇於接受後果的勇氣。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候,關旭的電話響了。

 

        「哈囉~」

 

        「采雅嗎?這麼晚了還沒睡。」他說著。

 

        我聽見采雅二個字,突然心一驚,抖了一下,這是一種心虛的感覺,耳中自動過濾他們的對話,我不想聽到。

 

        過了一會,他掛掉電話。

 

        「明天要和采雅去吃飯,妳要一起來嗎?」他問著。

 

        我回過頭看著他,突然覺得有點難過,雖然不知道那難過從何而來,「不了,你們去就好了。」

 

        剛好車子也開到家門口,簡單的說了聲謝謝後,我打開車門,用最快的速度進屋裡去。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可以談談嗎?」林君浩走到我旁邊對我說。

 

我嘆了一口氣,總是在非常時刻遇見非常問題,讓我非常的不知所措,頭也不想抬,就轉身往公園的方向走去,這個時候,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他和他,尤其是關旭。

 

我一點都不想讓他知道這件事。

 

        走到對面公園後,我轉過身看著林君浩,眼神越過他,再看著距離我們不到200公尺遠,還站在門口的關旭,正看著我們。

 

        我討厭這種感覺。

 

        「為什麼都不接電話?」林君浩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質問我為什麼沒有接電話。

 

        我覺得好笑,「為什麼我要接你的電話?」

 

        他無語。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痞子關就穿著銀灰色西裝,帶著正常的微笑,站在我前面,當我們四目交接的時候,我驚訝了,他的眼神也閃著質疑。

 

        采雅站起身,連忙想要緩和場面,「沒關係,快坐吧!」

 

        我們三個人坐了下來,我的眼睛不斷打量痞子關這傢伙,沒想到他不是鬼,活的可好了,而且采雅這個大美女,居然喜歡他,我還擔心他幹嘛?

 

        痞子關也看著我,很有禮貌的帶著淺淺微笑,我還趁著采雅不注意的時候,狠狠的瞪了他一下,但他依然是很紳士的看著我。

 

        這一點都不像坐在麵攤跟我喝酒大小聲的人。

 

        就在我質疑他到底是不是痞子關的時候,采雅介紹著我們二個,「這位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她叫凱茜,他是在工作上幫我很多忙的朋友,他叫關旭。」

 

        也姓關,除非他們是雙胞胎,不然眼前這做作的傢伙,絕對是痞子關。

 

        「妳好,很開心認識妳,我叫關旭。」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剛走到車子旁準備開車門時,痞子關突然指著上面說:「妳看!」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居然看到馬克就站在房子頂樓的陽台上,整個身體在那裡搖搖晃晃,只要他往前走一小步,就會落在我的面前。

 

        我倒抽了一口次氣之後,不敢想像那畫面,馬上跑上房子的頂樓。

 

        氣喘吁吁的跑上了五樓,看著馬克釀在天空藍裡,好像就要被吸進去一樣,我怕會失去他,連忙大叫:「蘇!俊!男!」

 

        馬克聽到我的聲音,轉過頭來,白皙的臉龐被午後的陽光暈的粉紅,笑著對我說:「茜,妳起床啦!我…」

 

        他話還沒說完,痞子關非常快速的,把他從陽台上拉下來,兩個人在我面前跌成一團。

 

        這前後,不到三秒。

 

        看著馬克安安穩穩的在我面前,懸著的一顆心才真的落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打算讓自己哭多久?這是采雅對我說的一句話。

 

當林君浩決定和別人結婚後,我連續三天不出門、不接任何電話、任憑門鈴快被按壞了,我依然不開家門,只躺在床上流眼淚,哭累了就睡,眼睛張開再繼續哭。

 

我不曉得,當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都失去之後,只剩下我一個人時,還有繼續呼吸下去的理由嗎?

 

那個時候,我真的找不到。

 

直到采雅和小倫帶著鎖匠打開門之後,采雅看到我第一眼時,她沒有生氣我的不聯絡,還是一般優雅地對著我說:「妳打算讓自己哭多久?」

 

就像是平常我們在SHOPPING時,她問我:「妳打算花多少錢?」的感覺是一樣的。

 

於是,我就再也不哭了。

 

因為,何凱茜不會讓自己哭太久,三天夠了,真的夠了,即使什麼都失去了,我的父親、母親還有林君浩都不在身邊,至少自尊是我繼續努力生活的理由。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到我進到屋子裡時,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的事。

 

我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掛在身上的馬克,給弄下來,左側肩膀的衣服,已經完全被馬克的淚水和鼻涕完全浸透,脫下來絕對可以擰出一杯水來。

 

        而我這一折騰下來,則是肩痛引發全身性的腰酸背痛。

 

還得拖著眼淚像水庫洩洪般的馬克進門,我真的很懷疑一個大男人的,淚水怎麼會比太平洋還多?

 

啊~馬克不是男的,我忘了他是女的,難怪人家常說女人是水做的

 

        用盡全身的力量把他給丟到沙發上,我整個人也虛脫的癱在他旁邊,簡直就要累翻了,餘光只看到痞子關很悠閒的坐在我對面的貴妃椅上,雙腳交疊,喝著我剛從超市買來的純喫茶,微笑的看著我和馬克。

 

        是以為自己在拍廣告嗎?

 

        卡!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