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勇敢的說出不這個字,勇敢的按照自己的想法過日子,別人的眼光、社會的價值觀、人們的輿論都是牆,在乎的越多,牆就會築的越高,於是我們陷在裡面迷了路,看不到真正的世界。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可是很多人把自己擺在很曖昧的情況裡,明明討厭,卻又要裝做喜歡,明明不願意,卻又要裝的很樂意,明明沒有辦法接受,卻又一個勁的點頭,帶著微笑說,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我有一個很愛自由的朋友,她無拘無束,誰都留不住她,但她很快樂,一下跟我說她在基隆,一下跟我說她在香港,她沒有固定的家,只要她喜歡的城市,她就願意多停留幾個月,到現在我手邊至少有她十個以上的地址,大家都不認同她這樣飄泊的生活方式,但她卻是我看過最誠實的人。

 

        職場上受到壓榨,她會提出來和主管討論,能夠解決,她就會留,不能解決她就會離開,到最後她告訴我,台灣的老闆不是老闆,是老爺,所以她不再找工作,用接案子的方式生活,也許偶爾困頓,但她臉上的笑容比我領薪水時的笑容,還要燦爛。

 

        家人要她回老家,年過三十還沒有結婚,在她們家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父親呼過她耳光,母親喊著要和她斷絕關係,但她依然告訴她的父母,和她結婚的人,會倒楣一輩子不要去害別人,因為她很清楚,婚姻束縛不了她。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  

 

 

             走到餐廳門口才想起,明天我休假,總不能把禮服穿回家,只好回到化妝室換下禮服,掙扎著是要打電話叫Vicky出來拿,還是回會場把它交給Vicky,因為我不想再遇到他,那個奇怪的人。

 

        但是散場時總是特別忙碌,實在不好意思再把Vicky叫出來,只好硬著頭皮,希望老天保祐不要遇到他。

 

        很順利的老天聽到我的聲音,我把禮服拿給Vicky之後,快速的離開會場,準備搭小黃回家。

 

        我走到大門時,電話響了起來,到一旁接起電話,居然是鄭文森,我開心了一下,早上要離開他家時,他有特別交待晚上要跟同事聚餐,可能很晚才會回家,沒想到會打給我。

 

        「嗯?」我高興的回應著。

 

        他卻說了一件讓我很不開心的事,「妳明天休假對吧!我媽說想去看一下妳挑的禮服,我明天晚上要加班,妳方便的話,就先去接我媽,再一起過去婚紗店。」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和朋友用LINE群聊天,就說到今年要做些什麼,要完成什麼,結婚的朋友說,她今年最大的願望就是二歲的兒子,可以自己吃飯自己洗澡自己照顧自己,她難道不是瘋了嗎?另一個朋友說,她希望男友今年不要跟她求婚,因為她得再玩個五年才過癮,她難道不是在作孽嗎?

 

        我說我今年最大的願望,就是刮中2600萬,請大家護照準備好,包吃包睡包機包種種,朋友對我說,妳難道不是在作夢嗎?

 

        有夢最美。

 

        每年年初我都會給自己訂幾個有難度,但努力一點就可以達到的目標,比如去哪裡旅行,學些什麼?但今年都沒有,總覺得那已經不能算是目標,而是必須完成的事。

 

如果說目標,我想今年努力的方向就是當一杯恆溫的水。

 

什麼容器都能裝、什麼都元素都能納,如此的不慍不火。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情人節的那天,卻有朋友談妥了離婚,原因是他的妻子,到最後仍然不能接受他與前妻共有的兩個小孩,她要求朋友把小孩送到婆婆家,她想要正常的新婚生活,但朋友不肯,於是半年的婚姻比起放了九天的年假,消失的還要快速。

 

        他告訴我,她想要結婚,她說她什麼都不介意,不介意他離過一次婚,不介意他有兩個小孩,只要他愛她,她什麼都不介意。

 

        但他還是愛她,但她卻什麼都介意。

 

        對於這樣的狀況,我其實感到哀傷,不管是對誰,我也曾經是朋友的立場,也曾經是她的立場,愛情裡的角色,不也就是這樣你來我往轉換輪迴嗎?

 

        幾年前,認識一個不錯的男生,他在北部、我在南部,我說我介意遠距離,不是我特別愛黏TT,而是愛情常常都會錯過一些時機,比如需要安慰的時機、需要見面的時機,或是需要擁抱的時機,我們總是有些時刻,特別想要和另一半分享,但是時間和空間就好像樂高積木一樣,層層疊疊,傳達被阻礙,愛就這樣有了隔閡。

 

        他告訴我,他不怕,因為他有DHL般的使命必達。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  

 

        巡視了一下,看到她們都準備就緒,我便回到辦公室,準備繼續工作,我的上班時間是早上十點到晚上七點,但我在公司七年了,自然也不受上下班時間的限制,沒事可以早點離開,不過只要公司辦活動,忙到半夜也是常有的事。

 

        而我們門市部吳春花經理,一個星期能看到她二次,就要偷笑了,門市的業務工作幾乎都是我和王安利一起分擔。

 

        雖然王安利嘴巴不太好,但我的朋友一個一個都在比嘴巴厲害,對於她對我說的話,我真的從來沒有受傷過,因為她跟凱茜一樣,嘴巴不好,但都是善良的人。

 

        就像她每天都要損我一次,說我是酒促小姐,但看我穿的少,她都會默默的去把空調溫度調高一點,雖然她不說,我可是都有看在眼裡。

 

        今天也一樣,她去調完空調的溫度後又說:「妳是不是都沒有衣服穿,妳比我早升主任,薪水應該不會比我少,可是買不起布料多的衣服嗎?」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我總不能說,我要穿的少才會有自信吧!但事實就是這樣。

 

        四個人站一起,穿一樣的衣服,我肯定是最不起眼的那個,我沒有凱茜的獨立自信,也沒有采雅的優雅美麗,更沒有小倫的聰明伶俐,我唯一的優點也就只有,身材比例好一點點。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0214_152351    

 

        

        朋友推薦這本劉同作家的「誰的青春不迷茫」,趁著哥哥從上海回台灣過年的時候,請他順便幫我帶回來,打了幾天的麻將,終於在昨天半夜翻了起來,其實我買書沒有一定的規則,喜歡作者的名字就買,喜歡書名就買,喜歡的人推薦就買,這本大約就是喜歡的書名吧!

 

        翻了幾頁,先是佩服作者寫字的毅力,常常為自己記錄,我就不是屬於那樣子的人,懶,大概就是最好的解釋了,一堆文字就放在腦子裡,一堆回憶就放在心房裡,總是以為可以記住一輩子,可惜一輩子太長,腦和心卻太小,幸運的是,不開心的也都忘了,但悲傷的是,連開心的也記不住了。

 

        再來就是,走過了幾年的社會,經歷過幾年的現實,回頭看著十八歲的自己、二十歲的自己、二十五歲的自己,也明白自己真的不一樣了,我不敢說自己成熟了、長大了,而是面對困難、挫折的時候,更懂的自己照顧自己。

 

        誰的青春不迷茫?

 

        是啊,我們都有過迷茫的青春,我喜歡美工設計,後來卻唸了會計,工作卻是做了行銷,十八歲的時候,誰想過會是這樣的轉折?

 

        常有年輕小朋友問我,「我不知道以後做這個好不好?」,「我不知道現在唸這個以後要幹嘛?」,「我不知道畢業後要做什麼?」,「我不知道自己的興趣是什麼?」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  

 

 

  每個人的心中都藏了一個悲傷的故事。

                                             ----------夏綠蒂。

 

 

 

 

    小倫最常對我講的一句話就是,妳交過的男朋友,我們兩個人的手指頭加起來都算不完。

 

    其實,我一直沒有告訴她,如果再加上姐妹們不知道的對象,就算再加上凱茜和采雅的手指頭也不夠,正確人數從很久之前就不可考。

 

當然我也不會去告訴小倫我的戰績,因為那人數超乎她的想像,以免讓只交過一個男友的她太受傷。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生活就是這樣常常被夾在中間,有時候你得選邊站,但我不怕選邊站,因為這種東西就是個人主觀意識,我就是站在我覺得對那一邊,兩個人都不對,我就站在我自己這邊,兩個人都對,我也是站我自己這邊。

 

        選邊其實一點都不難,就是有沒有勇氣而已。

 

        有沒有去面對選邊站後的勇氣,站了一邊可能會失去另一邊,站在自己這邊可能失去二邊,以前覺得不能失去誰,因為失去誰都會很痛苦,但現在只要不是失去自己,失去誰都沒有關係,畢竟真的懂你的朋友,你是不會失去的,而他也不願意失去你,而那些會失去的,不管你有沒有站在他那邊,終究會失去。

 

        你就是得承認,其實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緣份這種事情,然後學著珍惜、開始放下、接著看開。

 

        但有時候又不是選邊站的問題,是你得當兩塊餅乾中的緊緊黏住的那塊餡,而且非常的身不由己,因為你不能讓那二塊餅乾分開,比如說父母,父親覺得母親很愛亂花錢買保健食品,但母親覺得自己都是為了大家的健康所以才買的,父親覺得母親不在乎他工作辛苦,母親則是覺得自己的體恤受到了委屈。

 

        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就是生活的問題。

 

        然後我們就得拍拍父親再抱抱母親,跟父親說說母親的想法,再跟母親談談父親的立場,幸運的話兩個人就會和好如初,第二幸運的話,兩個人會先跟你吐個幾個小時的苦水之後,再和好如初。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實在是很不能接受,用禮物來衡量一個人對你的感情。

 

        A小姐跟我說,今年她生日只收到一個GUGGI皮夾,價值28000元,但去年她生日的時候,收到的那一件LV大衣要35000元,她一臉不悅的跟我說,她覺得男友是不是不愛她了。

 

        相信我,那時候我真的很想直接拿起鍵盤往她嘴巴敲下去,然後我再去警局自首。

 

        先說明我不是忌妒,比起人家送的,我更喜歡花自己的錢,比起禮物的貴重,我更在乎的是心意,也不是我要假清高,而是,我永遠相信一句話,「出來混始終都要還的。」

 

        愛情也是這樣,你現在狠狠的傷了別人的心,有一天也會有人來狠狠傷你的心,這是愛情的循環,等到有一天,你真的看清了愛情的模樣,知道怎麼拿捏愛裡的尺寸,明白愛裡的付出與收獲,那循環就會終結在一個很美好的狀態。

 

        但用價錢還是貴重,來衡量愛的深淺,除了污辱愛情,也是在污辱自己。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 -封面05  

 

 

       他試著想要把棉被拉開,「方艾倫,妳搞什麼?」可是我抵死不從。

 

        我在棉被裡低吼著:「我要睡覺了,你快回去。」

 

        我聽見他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那我先回去,明天我再跟妳談談。」我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房間燈暗了,我聽到關門的聲音。

 

        才有勇氣打開棉被,完全不用喝解酒液,我的酒都醒了,實在是忍不住打著自己的頭,我怎麼會衝動的吻了周仁丰,我是喝太醉了嗎?再怎麼樣也不能對朋友下手啊!他對我還算不錯,發生什麼事也都很挺我。

 

        好了吧!他肯定被我嚇跑,現在連朋友也不用當了,想也知道他明天要跟我談什麼,一定是叫我對他不要有其他想法,想到這個就超級懊惱,恨不得一拳打暈自己。

 

        我蒙著棉被大叫,「天啊~真是丟臉死了。」這個晚上,醉到不行的我,居然失眠…。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