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一開始我對「看見台灣」這部片,並沒有特別的想法,只覺得是一部記錄片,朋友在FB轉發的預告,我其實也沒有留心點閱,而是在看某雜誌,介紹到齊柏林導演辭掉安定的工作,然後抵押房子貸款舉債買設備時,我就決定,我一定要去看這部片子,因為我特別喜歡瘋狂的人。

 

        而我們都要感謝這些瘋狂的人,因為他們的瘋狂,讓我們這些不敢冒險的人,才有機會去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後來開始注意這部片的動向,發現是吳念真導演配的旁白,讓我更想去看「看見台灣」,因為我是吳念真導演的「音飯」,非常喜歡他特別的口音和聲調,尤其是聽到他講的那句,「讓我們用一片雲或一隻鳥的角度,看見台灣的美麗與哀愁。」我就真的很想變成一片雲或一隻鳥,而那個「麗」和「與」的咬字,我可以聽上千萬遍也不厭倦。

 

        當片子上映之後,我就趕在假日,自己去看了這部片,然後發現這部片沒有所謂的年齡層,我旁邊坐了也是一個自己來看的約六十幾歲媽媽,另一邊坐了幾個國中生,她們正在討論柯震東和學測,前面是一家四口,妹妹好像才上幼稚園,一直問爸爸,「我們幹嘛來看台灣?」,然後爸爸說,「因為我們住在台灣啊!」妹妹又說,「那為什麼要來看台灣啊。」這樣的對白重複到開場前,媽媽叫他們閉嘴才停止。

 

看著大螢幕一幕幕美麗的風景,不得不訝異,我們台灣真的有這麼美嗎?那些站著往上看的山,那些站著往前看的海,竟然是如此稜角分明,深深淺淺,就船划過的浪花,都能讓你感動,那些情緒就跟著時間、隨著看過的每一個景色,不知不覺把心塞的滿滿的,然後從眼睛流出來。

 

我沒有哭,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太哭的,因為我怕會控制不住,不過我身旁的人都哭了,我眼角看見坐我旁邊的媽媽,輕輕的拭去她的淚水,坐在另一邊的女孩們,也都陸續從包包裡拿出衛生紙,前方的小朋友也不講話了,我們都專心在感動裡。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小三,是一種我們這個時代的代名詞,代表著不要臉、下賤、人盡可夫、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總是習慣指責所謂的淫婦,卻很少直接對著姦夫開炮。

 

        因為會開罵的大多都是女人,而這些女人,罵的對象通常也都是女人。

 

        不管是老大還是小三,一個想要挽回,一個想要繼續,即便覺得被背叛,或是覺得委屈,也只能寬容的看待她們的另一半,把氣出在女人的身上,但三個人走在一起的這種荒唐愛情,允許者或是始作俑者通常都是男方。

 

        我有一個少根筋的學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少了那根筋,所以她常常會不小心的就變成了別人的第三者,男生說他沒有女朋友,每天晚上準時十點前就要回家,因為媽媽在家等門,沒想到那個媽其實是他老婆,男生說他跟前女朋友分手很久了,目前是單身,但卻有很多個現任女友,她又剛好比較倒楣排在第二。

 

        總是會有這樣層出不窮的,她的小三傳聞。

 

        一傳再傳,什麼讓人發笑的八卦,就這樣莫名其妙給傳了出來,什麼她當過主管的地下情人,還有她搶了好朋友的男人,更扯的是她害大學教授離婚了,跟她熟悉的我們,聽了唯一的反應就是大笑,跟她不熟悉的人,則是下定決心,絕對不能帶另一半出席有她的場合。

 

        主管的地下情人,其實是她的另一個同事,她只是幫同事拿過一次午餐給主管,好朋友的男人,也不是她搶的,只是剛好他們二個在吵分手的時候,她剛好站在旁邊,大學教授是離婚了,但不是因為她,是因為另一個女人,名字都有「萍」,大家猜測就是她。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為了阻止這種低落的情緒蔓延,我馬上站起身,離開星巴克,還有我那一杯沒喝完的豆漿拿鐵。

 

        才一到設計館,顧采誠就走到我面前,好奇的問,「妳怎麼會跟我妹在一起?」

 

        「我去SOGO巡櫃的時候遇到的。」接著從包包裡拿出采雅請我轉交的東西遞給他。

 

        他笑著接過去,「謝啦~欸陳欣怡,我們晚上去逛夜市好了,妳來台中應該還沒去過逢甲夜市對吧!」

 

        「不要,我想回家睡覺。」昨天被他害的都沒有好好睡,我現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覺。

 

        「逛完再回去睡就好啦~陪我去逛啦!」他居然叫我陪他去逛。

 

        「不要!」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兩日跑出去玩了幾天,回台灣的時候,在機場遇到一個好久沒見的小學妹,認真的說,應該是好友的妹妹的直系學妹,簡單的說,去頭去尾之後就算是我的學妹,好幾年沒見到,原本清純甜美大學生的樣子,現在已經變成很會打扮的上班族女郎,非常有的女人味。

 

        蔡依林唱的沒錯,不只是女大十八變,是七十二變,而外表,也只是這七十二變裡的其中一變,剩的七十一變,像是個性、思想、觀念等等,才是最重要的改變。

 

        因為太久沒有碰面,她拉著我想要多聊一會兒,我當然也很開心,畢竟這來來去去的機場,能夠這樣巧遇,不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嗎?

 

她叫她男友去幫我們買杯咖啡後,對,是「叫」,不是「請」,她說,「欸!去幫我買二杯咖啡來。」

 

我們就在機場大廳裡坐著,先是聊聊彼此的近況,她在外商公司擔任採購助理,男友是科技業工程師,好不容易排到二個人都可以出國的時間,所以和男友去關島玩了幾天剛回來,然後開始抱怨男友的表現不佳,不夠體貼、不夠細心、不夠照顧她,不管她怎麼教育男友,他都學不會。

 

        接著又問,「姐姐,妳應該很會訓練男人吧?」

 

        我聽了只想苦笑,我連狗兒子都教不好,怎麼去訓練男人?(我沒有要把狗跟男人比的意思喔!)於是只好自動略過這個問題。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放下手機,不經意看到顧采誠正盯著我看,我張大眼睛回看了他一眼,他低下頭繼續吃東西,人都是這樣,可以容許自己看穿別人,卻不希望別人看透自己。

 

        突然有一道很尖銳的女聲喊著顧采誠的名字,我們四個人頓時都被這可怕的聲音嚇的停下動作,這聲音比小孩哭還要可怕。

 

        一個打扮的像娃娃的女生,走到我們旁邊,拉著顧采誠的手開始撒嬌,「采誠,我好久沒有看到你了耶~上次和我媽去你家,你爸爸說你最近工作比較忙,我好想你喔~你什麼時候要陪我去看電影?」

 

        真的很難想像巨型娃娃撒嬌居然會這麼噁心。

 

        顧采誠的臉比我剛接到家裡的電話還要尷尬,然後將被她拉住的手伸了回來,喉嚨卡痰的說,「呃~安琪,我最近比較忙,有時間再說吧!」

 

        「你每次都說你很忙,我真的很久沒有看到你了耶,你都不會想我嗎?」她裝可憐的說著,邊說還邊把身體往顧采誠身上靠,是沒有骨頭嗎?還是把這裡當酒店嗎?

 

        我的手指忍不住捲曲,很怕自己會忍不住伸手,呼這張過濃的妝容兩巴掌,我這個人最討厭女生三裝,裝清純、裝陽光、還有裝可憐。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初心」和「豬心」唸起來很像,如果你又有點台灣國語腔,那唸起來就完全一樣,豬心用途很多,可以用來做藥燉豬心、麻辣豬心、薑絲豬心、人蔘豬心,老一輩的人說吃豬心可以補心。

 

        如果真的可以補回來的話,那麼「初心」可以吃豬心補回來嗎?

 

        我的國小老師在畢業的時候,送了我一句話,她告訴我不管做什麼事,不管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都要「莫忘初衷」,說實話,我之所以會記的這麼清楚,是因為我在開始工作前,我一直覺得她很奇怪,我連自己的初衷是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會忘?又怎麼能忘?那時候,我只想要趕快長大。

 

        這世界上有二種事你會記的特別清楚,第一件是你很懂的事,第二件是你搞不懂的事。

 

        以前上國文課的時候,國文老師曾經問我們,你們覺得是孟子說的人性本善是對的,還是荀子說的人性本惡才是對的?班上同學大部分都說人性本善,剛好是叛逆到達巔峰的我,想證明自己的不一樣,硬是要說人性本惡,其實我根本就搞不清楚,然後國文老師就笑笑的跟我說,那你去看完性惡篇,交一份心得報告上來給我,好了吧!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叛逆收拾下場。

 

        那時候網路還是撥接,google還沒有生出來,能用IE流灠器就是一種了不起,所以我只能到圖書館找各種版本來看,畢竟古代人一句話可能只有五個字,但意義卻能解釋到五百個字,(古代人真的很省口水)所以就得要找各種注釋版本的來交叉比對,一份八百字的心得報告,我寫了二天,後來我還是安全的上交了報告,雖然我不知道,到最後是因為荀子說服了我,我才認同人性本惡,還是因為我選擇了人性本惡的版本,為了捍衛我的自尊,我才認為人性是本惡的。報告的結尾,我相信人的本質都是貪婪邪惡,因為受限於禮法倫理,才收起惡的那一面。

 

        我曾經看過班上第一名的同學,在路上欺負一隻野貓,再怎麼優秀的人,還是都有惡的本性。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053  

 

        成長都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廢話),我自己有時候,也很訝異自己的某些轉變,以前很在乎的,現在其實也沒有那麼在乎,比如別人的看法;以前覺得很重要的,現在覺得好像也沒有那麼重要,比如找一個人談戀愛;以前覺得安定是生活的宗旨,現在覺得快樂才是人生的目標。

 

        我朋友說,那是因為本來是處女座,但是月亮在水瓶,妳現在的年紀在走水瓶的個性,我對星座沒有研究,偶爾會看看瑪法達,但一看就忘,除了之前交男友的時候,會去對一下星座合不合,可是後來才發現,我最不合的,通常都是星座說最合的,不知道是我反骨,還是我特別?(笑)

 

        姑且相信,星座真的是有它的魔力,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有多喜歡你自己,我知道大家心裡的OS,一定是可以不要再這麼老套了嗎?我知道這是老梗,這已經成了現代人的口號,聽到都會膩了,但它卻不爭的成了一種自己對自己信仰,因為有這樣的寄託,生活才會過的輕鬆。

 

        就像我覺得對工作夥伴,沒有多大的要求,只要把事情做好就好,我可以容許犯錯,但我不能接受一錯再錯,你不懂的,我可以教你,但同樣一件事,我沒有耐心教十次、或二十次以上,如果你是記性很不好的人,就像我,一定隨時帶著小筆記本和筆,有需要的東西一定要記下,也許多花了三十秒,但卻不會因為我的健忘而造成其他同事的困擾。

 

        你說人生很不公平嗎?但有時候,它又出乎意料的公平,上天如果給你了一個缺點,一定會再給你一個補救的方法,因為人沒有完美,缺點是我們來這個世界上的磨練。

 

        可是,有些人就會覺得我要求很嚴格,「不帶給其他同事麻煩」這樣的要求,我覺得是很基本的,是對工作負責任的態度,但卻有人覺得我很兇,甚至有人覺得跟我一起工作壓力很大,那一陣子,我常常會想,我只是希望大家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這樣有錯嗎?

 

        接下來越想越多,不想被討厭、不想被同事在背後罵,我就極力壓抑自己,工作變的很不開心,每天都不想去上班,看到錯誤一件一件發生,我卻又要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我都覺得自己快生病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顧采誠臉色慌張的說:「我沒有啊~是剛好跟子維在一起的時候遇到的嘛!」

 

        「我最後一次警告你,離我男朋友遠一點,不要帶壞他,不然我就叫老爸多開幾個副牌給你發展,反正你太閒只會把妹嘛!」我覺得長的漂亮真的很吃香,連生氣罵人的樣子都很漂亮。

 

        「顧采雅,妳真的很下流,我都被妳害到年假被取消了,妳還要怎樣?妳怎麼可以干涉男人交朋友的權利。」顧采誠生氣的回嘴。

 

        「我從不干涉我男朋友要跟誰交朋友,除了你以外。」

 

        「喂~妳對自己哥哥這樣講話對嗎?妳有沒有尊重過我?」

 

        自己的哥哥?原來這個女生是顧采誠的妹妹啊~

 

        她冷靜的回答:「那也要看那個人值不值的尊重。」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其實就是一種供需平衡。

 

不管是哪一種愛,親情、友情,還是愛情,我們為這一切努力的目標,也就只是求得平衡,不多不少、不輕不重、剛剛好,只是這一切的拿捏,是生活裡,每分每秒都在發生的一種考驗。

 

早上上班的時候,我在正在買無糖豆漿配上現作蛋餅當早餐,等待時,一位媽媽戴著口罩和安全帽,後面跟著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國中男生,走進店裡,他說:「我要吃煎餃。」,然後媽媽跟老闆點了一杯奶茶和一個饅頭夾蛋。

 

點完後,轉過頭唸著兒子,「一大早吃太油會沒有精神啦!」接下來的內容就像我們在那個年紀都會聽過的,不早點睡覺啦~一直玩電腦啦~一直看漫畫啊,然後說,「你晚上一定要去上謝老師的課,有沒有聽到?人家是名師耶,本來沒有名額,是我一直拜託,吳兆凱(音譯,聽起來是這樣)他媽媽幫忙,才能插班。」

 

兒子咕噥了一句,「我沒有補習還不是前三名。」

 

媽媽突然摘下安全帽和口罩,一臉委屈的說,「你也不想想你的前三名,媽媽幫了多少忙,每天讓你吃好穿好睡好,打點你的全身上下,還要每天幫你整理房間,讓你回家有一個舒適的房間唸書,準備補藥,幫你補身補腦,要不是我,你哪來那麼訴西的日子?」

 

「我有叫妳不要每天掃啊,我自己的房間我就自己會整理,我也有說我不要喝那種中藥,那種喝完更想睡好不好?」兒子很不認同的說。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