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隔天,不到八點我就醒來了,我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從外套口袋拿出手機,才發現這麼安靜的手機,居然是因為沒電了,我插上充電器,按下電源,十分鐘之後,我的手機只有更新了幾個APP程式之外,沒有任何未接來電或是簡訊。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有一點點失落。

 

        為了逃避這種心情,我拿了些髒衣服準備去洗,一張名片就這樣掉了出來,我蹲了下去,看著那張名片發呆。

 

        我猶豫著要不要把這張名片丟掉,我應該要丟掉,丟掉這全部的一切,重新思考我的人生,可是心裡還是留著那個疑問,他為什麼要消失?我嘆了口氣,撿起那張名片,我知道我必須自己去找到那個答案,否則這一切還是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和我一起生活,但背著這些生活了八年,我真的累了。

 

        也許我也可以像以前那樣,假裝自己已經遺忘了那些,但事實上,只是自己用來安慰自己沒事的理由,有沒有事?最清楚的永遠是自己。

 

        拿起手機,把手機號碼鎖成未顯示,我打給張富強,他並沒有梁紹翔的電話,只是聽朋友說,他在北投開了一間溫泉飯店,叫香舍春天,我跟他說了聲謝謝。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會不安的人。

 

        我的不安,通常來自於真實的狀況,就像一直覺得喉嚨有點痛痛的,快要感冒,但是手邊沒有溫開水,也沒有維他命C的時候,就像肚子一直悶悶的,搞不清到底是肚子痛,還是親戚要來的時候,還有包包裡少帶了應該要帶的任何一樣東西的時候,我都會覺得不安。

 

        這種不安,很容易解決。

 

        但有一種不安,很難解決,自己也沒有辦法解決,就是我不知道,我面前這個人現在面無表情,甚至一吭不響,是為了什麼的時候。

 

        有時候和朋友碰面,聊的正開心的時候,對方就會忽然間一句話都不說,原本應該是三八阿花的她,馬上變成小鳥胃的林黛玉,妳會開始盤算,她是不是吃了新的減肥藥,有了副作用,還是在公司又被上司盯上,或是和男友的感情生活不美滿。

 

        想著,要不要問她、該不該問她、能不能問她。

 

        然後妳問了,「幹嘛不說話?」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欸陳欣怡,十點多了,妳幾點要去公司啊?」有一道聲音一直打擾我在森林裡快活。

 

        「欸陳欣怡、陳欣怡!」那個聲音一直在我耳邊吵著,很不情願的把眼睛睜開,模模糊楜看到顧采誠的臉就在我的眼前,他的手不停的拍著我的臉。

 

        我厭惡的拍開他的手,「你好煩喔!不要打了啦!」緩緩的坐起身,開始整理精神,才發現我自己居然在一個我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顧采誠正跨坐在我身上,我馬上瞪大眼睛,把他推到一邊去,開始看著我的衣服有沒有好好的在身上,酒後亂性不是沒有過,但如果發生在我跟顧采誠的身上,那就真的尷尬了。

 

        身上的灰色運動服還算整齊的穿著,我才鬆了一口氣,看著跌坐在地上的顧采誠,不停的摸著他的屁股唉唉叫。

 

        「欸陳欣怡,妳的起床氣也太暴力了。」他緩緩的站起來,腰有一點伸不直。

 

        我不好意思的跟他說聲對不起,「你有沒有怎樣?我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我家,我的房間,昨天妳喝到叫不醒,我送妳回宿舍可是我不知道妳住哪一間,問妳又沒有反應,只好先把妳帶回家,我都快累死了。」他坐到書桌前的椅子上,臉上帶著倦容。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天晚上。

 

        已婚好友應該是情緒積壓到達臨界點,通常十點前就會哄小孩和自己睡著的她,居然在凌晨打了電話,跟我說了約莫十次,「聽我的話,妳千萬不要生小孩。」可是我長這麼大,還真沒聽過誰的話。

 

通話的原因是我乾兒子最近常常覺得腳很痛,有時酸痛到完全睡不著,所以連續好幾天晚上,覺都沒有辦法好好睡,變成她和老公跟著小孩一起睡眠失控,二個大人上班只能偷偷打瞌睡,小朋友是去幼稚園直接睡。

 

        醫生診斷的結果,聽說是俗稱的「成長痛」。

 

好友用最簡單的方式跟我說明,就是你原本細細小小的四肢,還沒有辦法承受很多動作的時候,你開始不一樣的生活,上學、運動之類的,你的四肢還沒有辦法應付過來時,就會覺得痛,等到長大適應了之後,就不會痛了。

       

        雖然不知道我乾兒子得長到多大的時候,才開始不會痛,但我能做的,也只能安慰好友,最近沒睡好沒有關係,反正以後我們都會長眠,然後她罵了我幾句之後,就很開心的去睡覺了(嘆)。

 

        雖然我沒有生小孩,但我也曾經是個小孩,可能我也曾經有過這樣四肢不適應的成長痛,但現在長大了,早就已經忘了那個時候的痛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常覺得,身旁所有處女座好友們裡,我是最不像處女座的一個。

 

有潔癖的,潔癖很嚴重,(但她們通常會馬上反駁,這個只能稱為愛乾淨),拒絕冠上潔癖這種字眼,就像她們覺得養狗可以,但不需要跟狗一起睡,怕說的太直接會傷害我的心,她們不會一臉嚴肅的對我說「髒死了」,她們只會皺著眉頭說,「這樣有點不乾淨」,我感謝她們的恭順善良。

 

有正義感的超有正義感,當有不公義發生,在我還沒有暴走之前,總是會有人比我早一步先翻桌,我本來應該會是帥氣的俠女,但卻後變成拉人和勸阻的角色,我偶爾也想翻一下啊!那多酷。但我的速度總是比不上其他處女座的朋友們,那些秒速衝進腦門的正義感,常常害的我好幾次心臟都要停了,也好幾次差點發生危險,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仍舊還在這個灰灰的世界上自在的呼吸。

 

老天不會虧待做好事的人,如果你發現老天對你不夠好,那肯定是你也做了不少壞事。

 

她是我的老同學,處女座,生日和我差一天,我比較孤僻自我,她比較活潑體貼,我比較咄咄逼人,但她比我更咄咄逼人,她曾經在公園把一個推倒媽媽的國中男孩罵哭,那年我們也才二十歲,她從不是大聲說話,她只是在每個字上都藏了刀,刀刀斃命,雖然我現在已經記不得她當初講了什麼,但如果那男孩有好好聽進去的話,我相信他現在絕對是個可以領模範兒子的孝子。

 

我比較常穿褲子,她比較常穿裙子,不是她比較傳統,而是她覺得裙子在男人的世界裡,還沒有普及化之前,裙子是女人的優勢,不穿白不穿。我比較常穿帆布鞋,她比較常穿高跟鞋,我比較喜歡在家,她比較喜歡熱鬧,我比較喜歡白色,她比較喜歡黑色,我們是差別很大的同星座。

 

       相同是,我們都很喜歡自己是處女座。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原本他說要帶我去喝酒的地方,我拒絕了,想要喝酒的話,哪裡都可以喝,我們到了便利商店,我拿了一瓶威士忌,結帳的時候,我問他要不要喝,他搖了搖頭說:「不行,我得開車。」

 

        所以我只要了一根吸管。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我則是笑笑的拿著酒和吸管,走到便利商店對面的社區小公園裡,坐在秋千上,打開瓶蓋插上吸管開始喝。

 

        酒量這種東西真的是可以訓練的,或者該說,任何事都是可以被訓練的,我這幾年也被自己訓練的很好,訓練的很會裝沒事過生活。

 

        他張著嘴好像在看世界奇觀一樣,緩緩的坐到我旁邊的另一個秋千,嘴巴依舊沒有闔起來。

 

        看我看著他發冏的表情,忍不住說:「蚊子都跑進嘴巴了。」

 

        他馬上閉上嘴,吞了口口水問我:「妳平常都是這樣喝酒的嗎?」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我開始動手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希望它是一部長篇笑話,八萬多字的一部笑話,我不想要用很令人難過的角度去寫「只好一個人」的故事,可是很難,因為「只好一個人」的事實,本來就是一件讓人難以接受的事。

 

        不管我們過去可能是「江雨航」,還是現在是「江雨航」,或者未來有可能變成「江雨航」,我們一定會有一段時間,經歷過「江雨航」,那一段拋棄自己的日子,消極的面對未來,生活變的不再有趣,世界只剩下淺淺的灰色,沒有任何聲音和想像,我們就只能呆然自失的活著,唯一的期待,就是時間加速前進,我們可以快點變老。

 

        因為,心甘情願接受自己「一個人」,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而面對生活,我們習慣在自己劃出的範圍內行動,固定的生活模式,吃什麼樣的早餐、穿什麼樣的衣服、做什麼樣的工作、看什麼樣的書和電影,年紀越大就越不容易改變,不敢也不想改變。

 

        不想去面對改變後的衝擊,當你吃慣了同一間早餐,就不容易再換另一間,因為懶的換口味,最安全的方式就是不要改變口味,當你穿習慣安全色系的衣服,就不容易嚐試改變造型,至少它讓你看起來不好,也不壞。

 

        大部分的我們,生活的越久,越容易失去勇氣。

 

        因為習慣,所以安全。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最近一直陷在一部片要看二次的狀態裡,先是看見台灣陪朋友看了第二次,再來是某好友要我陪她去看雷神索爾2,雖然我覺得洛基萌到地球快融化,但有些片進戲院看過一次就很足夠。

 

        原本是好友要跟男友去看,但男友最近和同事剛開始玩LOL(某線上遊戲),一下班就是抱著電腦和鍵盤,時間都貢獻給隊友和打野,該有的沉迷病一項都沒有少,本來說好要陪她看索爾,也因為LOL,改了好幾次時間,最後好友乾脆不再提。

 

        於是只好跟我提,「是不是朋友啊妳!」

 

        衝著這句,我二話不說又答應了,我真的很容易衝動。本來約好昨天晚上要去看,結果昨天下午她打來跟我說,「不用了,他良心發現,已經訂好電影票,而且要帶我去吃大餐。」我非常為她開心,也為我自己開心。

 

        可能是昨天晚上好好的約了個會,於是今天早上通話的時候,她精神非常的好,聲調不停的往上揚了八度,我聽了耳朵有點難受,得不停的提醒她降key,但我比較好奇的是,線上遊戲是很容易讓人上癮的,在短時間內是很難戒掉的,好友的男友怎麼捨得走出那個世界,回到人間?

 

        「妳該不會說要跟他分手吧?」我問。

 

        因為我也曾經這樣過,我年輕的那個時代,有一款線上遊戲叫做天堂,一開始我還不知道男友什麼時候陷入線上遊戲,是他常和朋友去網咖,我才知道他在打電動,我並不覺得打電動不好,所以一開始也沒有干涉他,直到後來,實在是在網咖的時間比在家還長,火一來就會出現那句,「遊戲跟我,你只能選一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隔天,我沒有到設計館去,打電話跟老闆說想休息一天,老闆很爽快的說好,畢竟現在所有事情都在進度內,他很感激我的幫忙了。

 

我開始整理我自己,想到昨天晚上沒有卸妝,就很想揍自己,以前年輕的時候,三天不卸妝都覺得皮膚還是好好,年紀大了才一天沒有卸,臉摸起來好像失去水份的橘子。

 

我不要變成風乾的橘子,忍不住在心裡大吼。

 

好好的洗了個澡,之後躺在床上敷臉,手機卻一直響,但我現在這種狀況是沒辦法講電話的,只好讓手機在那裡繼續響,我也繼續敷著臉。

 

我敢保證這個神經病一定是吳小碧,奪命連環call耶,連我在洗臉的時候,電話鈴聲都沒有停過。

 

把臉擦乾之後,我走桌子旁拿起響不停的手機,螢幕顯示是一支沒見過的號碼,我疑惑的接了起來。

 

「欸陳欣怡,妳今天為什麼沒有來上班?」是顧采誠。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