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353808243-2620240730  

 

 

這次拍攝的地方,是在市郊的一棟別墅,坐了快要四十分鐘的計程車才到,一下車,我覺得我的骨盆好像都歪了。

 

        凱莉的男助理站在我外等我,帶我到二樓的一個小房間,一進去裡面,那氣氛之凝重,宅男女王一臉無關緊要的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玩遊戲,凱莉雙手交叉站在窗邊,其他等著幫她化妝的助理,一臉無助。

 

        我對宅男女王打了個招呼,但她沒有理我,我緩緩的走到凱莉旁邊,小聲的跟她說,「現在怎麼樣了?」

 

        「誰曉得她要怎樣?看她要怎樣啊~大不了我就不要接而已,哪有什麼?」凱莉看著窗外大聲的說。

 

        宅男女王也面無表情的繼續玩手機。

 

        「幾點開始拍?」我問。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53808243-2620240730  

 

 

        一整個晚上沒睡,我沒有黑眼圈,只是眼睛比核桃還腫,上下眼皮幾乎都快要碰在一起了,下了樓,我拿著飼料餵著小金和小銀,它們朝我游了過來,「小金,她說我們不適合。」我對著小金說。

 

        它沒有回答我,「小銀,你覺得呢?」我問著小銀。

 

        它張開嘴巴動了二下,「是嗎?連你也覺得不適合?」我難過的說,又看著小金說,「小銀說我和石光孝不適合。」

 

        小金的尾巴搖了二下,「你不覺得?是吧!都還沒有在一起過,怎麼可能知道適不適合。」我扯出難看的笑容,它們很有默契的一秒轉身游走。

 

        看著鐵捲門的開關,生平第一次有不想上班的念頭,好想賴在床上假裝失憶,什麼都不想做,可是不行,今天早上有二位VIP客戶,要來拿衣服,我只能無力的按下開關,電捲門往上捲的時候,我開始打掃店內。

 

        看了一下時鐘,是早上九點五十分,如果沒意外的話,再三分鐘雪兒就會從門口走進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53808243-2620240730  

 

 

輕嘆了口氣,背靠著床沿,風從打開的木窗吹了進來,吹到我的臉上,髮絲拂著我的臉,聞著令人心安的木頭味,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然後我又夢到奶奶了。

 

        夢裡面奶奶拉著行李箱,跟我說她最近會很忙,因為她想要去環遊世界。

       

        「小鐵,我的行李箱好看嗎?是7-11集點送的Hello kitty喔!」奶奶戴了頂大草帽,開心的對我笑著,

 

        原來天堂也有7-11

 

        送完奶奶去機場之後,我就醒過來了,太陽剛下山,房間裡有一點昏昏暗暗,還沒有完清醒的我,眼睛稍微適應了房間裡的光線後,才發現我居然枕在石光孝的手臂上,身上蓋著一件他的外套,而他的臉又距離我只有五公分,他閉著眼睛 也睡著了。

 

        然後,我就這樣看著他睡覺。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明明是芒果季,想約朋友一起大嗑芒果冰,大家都沒有空,身邊刮起了一陣復合季,一堆朋友在為要不要跟前男()友復合,傷透腦筋。

 

        阿弟的狀況比較簡單,去年和交往三年多的女友分手,原因是阿弟覺得女友太黏,受不了只好提分手,自由了一陣子之後,發現有人在一旁跟前跟後,是一件滿幸福的事,所以前一陣子跟前女友碰面吃了個飯,回家後跟我分享了他的苦惱,他還滿想跟女友復合,但是又好怕女友黏他。

 

        當下我只想打爛他的牙,想吃麥芽糖又嫌黏牙,唯一解決的方式,就是只能把牙打斷,這樣就不會有這個困擾了。

 

        我說為了前女友好,別再去害人家,人家搞不好可以找到一個牙齒健康,每天吃糖都不怕黏牙的另一半,你這種嫌貨人,就好好去找一個軟糖吃,好嚼好吞好好吃!

 

        我的建議,最後沒有被採納,阿弟還是跟前女友復合了,他告訴我,他還是喜歡麥芽糖,就算會黏牙,他也會努力習慣,結果不到一個星期,又開始抱怨沒有自由沒有空間,不能呼吸無法呼吸,復合時間三個星期。

       

        阿弟說,早知道就聽妳的。

 

        我只想說,聽你自己的,得來的教訓才會沉重。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53808243-2620240730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夢,我整個晚都睡不好,一大早就起床,臉很臭的走到廚房倒牛奶,碰上正要去公司的定孄,她驚訝的看著我說:「姐,今天怎麼這麼早起,妳臉色有點不好欸。」

 

        「嗯~奶奶害的。」然後轉身再走進房間,我瞄到定孄一臉莫名其妙,但我覺得如果我跟她解釋的話,她會更莫名其妙。

 

        因為太早起沒事做,我先是把房間整理好之後,下了樓開店,我把要做給石光孝的衣服,全部都整燙過一遍,本來昨天要送他,但我沉浸在螢火蟲的快樂中,忘了給他,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送,只能等他下次出現了。

 

        把衣服折好,裝在包裝盒裡,我最喜歡的那一件放在第一件,再把盒子蓋上,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今天心情很好喔!」從門口走進來的道元,笑著對我說。

 

        我看著他忍不住搖了搖頭,說他和雪兒吵架,但怎麼會兩個人像說好的一樣,一天一個輪流來,吵了這麼多天,就這麼剛好沒有碰上的,難道他們早就和好了,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真的很奇怪,時時刻刻說要做自己,但是又害怕別人的眼光,擔心別人的想法,如果你不夠瀟灑,別再說要做自己,坦誠一點大聲說,「我做不了自己」,其實那也沒有什麼。

 

        最常糾結的就是,你希望自己很酷,但爸爸說酷不好,媽媽說酷是壞德性,朋友覺得酷這件事不太酷,然後你就再也酷不起來,接著開始抱怨,為什麼我爸要覺得酷不好,為什麼我媽這麼老古板,為什麼好朋友不支持我,怪完了身旁的所有人,卻不怪自己。

 

        怪自己沒有勇氣做自己。

 

        當然這裡所謂的做自己,是以不傷害別人為主,不是說你今天超想做自己,你在路邊看到流浪狗不爽,就衝過去踢它,也不是你吃到不好吃的陽春麵,就二話不說翻桌,所謂的做自己,就是很單純的,有一個自己信仰的原則,照著它的腳步走,相信自己,堅持下去(這麼勵志,寫到我自己都害羞了)。

 

        做自己雖然可以好自在,但你一定要承擔做自己的後果。

 

        某友小珍一直很想自己創業,她對彩妝非常的有興趣,但不是幫自己畫,是幫別人畫,她最大的興趣就是收集芭比娃娃,為了幫芭比娃娃做衣服,她買了一台縫紉機從頭學起,也到一些專業機構,學了彩妝的技巧。

 

        她一直很想辭掉銀行的工作,當個彩妝師,但家人不允許,好不容易才考上的工作,又穩定福利也不差,怎麼可以隨便放棄,只要一講到這個話題,全家就吵架,但最後小珍還是偷偷的把工作辭掉。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353808243-2620240730  

 

 

「妳為什麼和道元吵架了?」我問。解決了我跟雪兒的事,現在還有她跟道元的。

 

        「等一下,妳不覺得妳要先跟我解釋一下,剛剛為什麼有位男士跟妳一起從家裡走出來嗎?」她一臉精明的看著我。

 

        我知道該說的一定要說,但我不知道從哪裡說起,於是我跟雪兒提議,她問我答。

 

        只是我真的沒有想到,她的問題會這麼多,問了三十分鐘,還沒結束,我已經癱在沙發上,眼神渙散,都不知道她在問什麼了。

 

        「所以,他是攝影師?」

 

        「嗯~」我已經閉上眼睛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ay的妹妹,簡稱May妹,在端午節的時候,把May惹到一個火山爆發三次的境界,May和男友還有May妹一起去看划龍舟比賽,我在家吃著萬惡的粽子,盤算晚上又要多跑幾圈,手機一直不停的傳來May的訊息,為了我新換的手機殻,我只能快速的把粽子塞進嘴裡(差點噎死),然後衝進浴室,把手洗乾淨,拿起手機的那一刻,文字訊息又跳出來。

 

        上面是,如果我把我妹推進運河,明年妳要不要一起紀念她?

 

        嚇的我馬上按下手機螢幕密碼,一個屈原我都要吃那麼多顆粽子了,再多一個May妹,我是要怎麼肥死?

 

        看了May打的一連串前因,我幾乎也有衝動,想把May妹推進河裡。

 

        May妹,二十五歲,長的非常青春,對,就是看起來年輕可口的樣子,頭髮隨便一綁就是少女的氣息,衣服隨便一穿就是活潑美麗,個性非常的爽朗,又非常乖巧,所以我們這群姐姐們,都很疼愛她。

 

        但是自從她和同班同學的男友分手之後,她就變了,外表沒變,個性沒變,卻多了一樣怪癖,就是非常愛看兩性交往或兩性相處的一些教戰守則,May妹常說,「姐,妳可以不要寫小說嗎?多寫一些怎麼認識好男人還是怎麼守護愛情的文章嗎?這才是現在女人需要的東西好嗎?」

 

        靠,我如果知道怎麼認識好男人,哪輪的到阿麗結四次婚,如果我知道怎麼守護愛情,今天我就可以直接守護全世界了好嗎?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353808243-2620240730  

 

 

但我全身都好像被車子碾過一樣,不誇張,是大型砂石車的程度,肩膀、背、手臂好像全部都重新組合一樣,連眼睛要睜開都覺得好困難,好不容易坐起身,可是我卻痛到叫奶奶。

 

「奶奶,好痛!」我一手按著頭,一手敲著大腿。

 

「我也很痛。」有人回應我,而且是男生的聲音,我嚇的張開眼睛。

 

石光孝就躺在我房間裡的貴妃椅上,帶著微笑看著我。

 

他的臉上有二道抓痕,好像是指甲劃到的,淺淺的、紅紅的,身上的襯衫肩線脫落裂了,還有二顆釦子在那裡晃啊晃,我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那些事,看著他的樣子,覺得大事有點不太妙。

 

他坐起身,和坐在床上的我對看,然後很無奈的說了一句,「妳是健達出奇蛋嗎?每次都有驚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