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和她已有好一陣子沒有聯絡,斷斷續續的從其好友口中知道,她仍然和之前吵不完也分不掉的男友在一起,她男友就是傳說中的「三不男人」,不主動、不體貼、不過問。

 

        不主動聯絡女友、不體貼女友、不過問女友去哪裡,一場跟自己談的戀愛,她談的很孤獨,但卻遲遲未放手。

 

        大家都勸她,快點換個男人,真的好好談上一次戀愛,她總是笑笑的說好,敷衍大家,也敷衍自己,有些人對於愛,不管有多殘破,始終抓的緊緊的,因為三個字,叫捨不得。

 

        再爛的男人也會有對他離不開的女人,這就是事實。

 

        所以在這裡告訴我的好友馬克B,不要再怨嘆為什麼爛男人,還有女人喜歡,就像我偶爾看到某些女人,心裡也會出現OS,憑什麼她可以有人愛,愛情就是可以只「憑什麼」,因為愛本來就很瘋狂,沒有任何道理。

 

        捨不得真的很可怕,因為這三個字,有多少女人被逼死,明知道,他並不適合自己,無論是個性還是各種等等,理智告訴自己,和他在一起很難幸福,但被愛遮住眼睛時,哪管自己多勉強,每天哭著告訴自己,只要能待在他身邊就是幸福,多諷刺。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getImage  

 

老弟的回答,讓我心臟無力,二秒後開始火大,我又拿起床上的枕頭,開始揍他,「你看看,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老媽不是都說叫你要做好措施嗎?現在人家懷孕了,你就拋棄人家,江晉航,你好可恥!」

 

老弟沒有躲也沒有反手,他只是淡淡的說,「是她拋棄我,她說她要自己一個人把小孩生下來。」

 

我馬上停手,「你再說一次?」

 

「那天我下班回去,她就跟我說要分手,在我吃泡麵的時候,也不怕我會噎死,我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結果她跟我說,我的東西都幫我收好了,以後我們都不要再聯絡,欸江雨航,我真的可以體會那時候,妳和朱威分手的心情耶,就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莫名其妙。」他嘆了口氣後,就開始一直講,但真的可以不用拿我來當比喻好嗎?

 

本來想安慰老弟,分手就分手,難過會難過,但時間一長什麼都會好的,但現在不是只有愛這個問題,還有小孩這個問題,那麼複雜怎麼破?

 

我抱著枕頭看著江晉航,覺得他的麻煩比我更大。

 

「我一直問她為什麼要分手,她都不講,後來被我看到驗孕棒,我一直問,她才說她懷孕了,我本來還在想是要生完小孩再結婚,還是先辦結婚,我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她就直接跟我說不需要結婚,小孩她要自己養。」老弟講完就一直看著我。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關於磁場這件事,除了玄,我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了。

 

        好朋友的磁場就是很相近,一個失戀,接下來就會輪流幾個都失戀,前幾天還在安慰別人,今天就輪到自己,世界玄,就跟大姨媽一樣,莫名其妙的默契,朋友的媽媽雪姨常說,妳們能有一個爭氣一點嫁人,然後其他跟著嫁嗎?

 

        喔,不能。

 

        因為嫁人這件事,跟大便不一樣,不是一個人用力就可以的。

 

        最近常發生的狀況,就是一個人打電話給另一個人哭訴,然後一分鐘後,兩個人一起大哭,然後再各自解散,打給下一個哭訴,這樣的情景每、一、天,都在我的生活裡上演。

 

        我就是擔當其中某一個人。

 

        後來,失戀一個多月的好友阿麗,那天告訴我,她不想要再這樣哭下去了,她哭的好累,她決定要去點痣。

 

        女人復原情傷的方法千百萬種,我第一次聽到點痣,不是痔瘡是痣,阿麗說她的眼睛下方有淚痣,算命的說,女生有淚痣的話,今生註定多淚,為情所困、為愛所累。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Chapter 9. 單身的人,什麼都不會害怕,因為我們都還擁有自己。

 

        我比范天堯還要不想相信,我看到的這件事是真的。

 

        也許是我和朱威,還有賣蕃薯老伯三個人,觀賞的眼神太過強烈,外國男子先注意到了我們的眼神後,緩緩了停了下來,接著是逐漸離開外國男子嘴唇的劉以珊,她回頭看了我們一眼。

 

        看到是我,她並沒有覺得驚訝,反而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跟我打招呼,牽著外國男子離開。

 

        我和朱威兩個,還是愣在原地很久。

 

        賣蕃薯的老伯出聲叫了我們,「散場了啦~你們也看的太入迷,趕快回家去練習啦~下次來表演給我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getImage  

 

 

「有些公司是這樣的,但這種公司也不適合妳,千里馬也要遇到伯樂的,再慢慢找就好了,反正也沒有好好休過長假,就稍微休息一下。」他說。

 

        我嘆了口氣,「休息太久,我會坐吃山空,江晉航還敢說要養我,人都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我再次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又撥了電話給他,但卻還是直接關機,「一直關機,小王八蛋,再這樣下去,只好叫老媽出來收拾你。」氣的我又把手機丟進去包包裡。

 

        范天堯的手機卻響了,他戴上耳機,按了通話鍵,我期待是老弟打來的電話,但不是,「小吳,怎麼了?沒有啊!公司很好啊~兩個人都快忙不過來了,剛剛嗎?好,我過去看看。」

 

        「有朋友說,看到晉航在店裡喝酒,跟他說話都沒有理,想說以為跟我合夥不順利,打電話來關心,不然我們過去看看?」

 

        我點了點頭,我這個老弟,這次真的玩真的了,還借酒澆愁,我終於要見證他自己說的,浪子回頭金不換嗎?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