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看驗孕棒出現線條,還要覺得心驚膽顫的過程,這種

心臟要湧到口中的感覺,不是哈利波特可以想像的。
 
  我和馬克待在女生廁所,站在洗手檯旁,我緊閉著眼睛,等待馬克告訴我結果。

  「好了嗎?」我問。

  接著,我聽到翻動驗孕棒的聲音,「還沒啦~妳一次驗十枝,總是需要一些時間

的,真搞不懂妳,有需要用到這麼多嗎?」

  我嘖了一聲,「這樣比較準。」

  嘆了口氣,依舊緊閉著雙眼,很擔心接下來的後果,不是我可以承擔的,如果肚

子是空的,那就天下太平,如果肚子裡真的有些東西,勢必會有一場戰爭。

  我氣的用力打了下自己的頭。

  「茜~妳幹嘛?」馬克拉下我的手。

  「沒事啦,到底好了沒啦~」這短短十分鐘,過的好像一輩子。

  「時間是差不多了,可是茜...,這樣我真的看不太出來到底有還是沒有?」馬克

緩緩的說。

    我睜開眼睛,瞪著他,「什麼叫做看不出來,不就是一條線跟二條線嗎?」

    他拿起其中一支,遞給我:「妳自己看。」

    接過來之後,我看著它發呆。
 
    「第二條線這樣到底算是有還沒有?」馬克指著第二條,粉紅色的線說著。

    我拿起第二支、第三支、...,全部都呈現這樣的結果,這讓我一句話都說

不出口。

   「茜,我陪妳去看醫生好了。」馬克看著我說。

    我搖了搖頭,「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我已經忘了依賴兩這個字該怎麼寫,半夜發燒自己一

個人開車到醫院掛急診,浴室水龍頭壞了,自己買回來修,從父母離開我之後,

我知道獨立這件事是可以被強迫的。


    我們總是在某個時候,被強迫長大。


    馬克不放心的看著我,「妳確定?我真怕妳如果真的懷孕,會受不了打擊。」

    「呿~我是誰?」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是,妳是十項全能的何凱茜。」馬克說到重點。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
 
    但他卻一臉感傷的接著說:「可是妳也是個女人。」

    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那我會當個十項全能的女人。」我說。

    「嘖,倔強。」馬克手抱著胸不以為然的說著。

    「那不叫倔強,叫做認清在這個社會生存的自然原則。」我把全部的驗孕棒,

都拿到垃圾桶丟掉,然後轉身離開。

    他跟在我身後,碎碎的念著:「還是我打給采雅還是小倫,請她們陪妳去。」

    我停下腳步,轉過身瞪著他,「如果你敢打,你應該很清楚下場是什麼?」

    「好,不打不打~」馬克害怕的說。

    這種事情,如果讓她們知道,小倫可能會去殺了林君浩,采雅可能會發瘋吧!

為了免去疲勞轟炸,我一點都不想讓她們知道。


    拿了包包後,我離開公司,開車的路上,不停的思索著該不該打電話給林君浩,

畢竟要擔心害怕這件事情的人不應該只有我一個,不停的撥出後又馬上掛斷,一直到

醫院,手裡握住的手機,依舊還是沒有撥給他。

    掛完號,我坐在椅子上,前後左右都是孕婦,身旁陪伴她們的,是親愛的老公,

可是我除了恐懼之外,還擁有什麼?

    低下頭,想假裝看不到這些景象,我開始想著單身的好處,來麻痺自己。

    過了十分鐘,我聽見診療室的門開了,聽著護士在交待剛看完診的孕婦,懷孕一

個多月,應該注意的事項。

    聽見孕婦用著開心的語調回答:「我知道,真的謝謝妳。」

    我緊抿著嘴唇,擔心接下來,護士小姐也會對我說這些話。

    「請問是何凱茜小姐嗎?」

    聽見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抬起頭來,一位護士小姐站在我面前,而她的後頭是剛

從診療室走出來的孕婦,她笑的燦爛,我竟覺得刺眼,更讓我覺得刺眼的是,站在她旁

邊的居然是我一直不敢撥給他的林君浩。

    居然是林君浩。


    我看著他細心的扶著太太,臉上帶著滿足幸福,然後想起他對我說的,他不愛她。   

    頓時之間,我像挨了重重一巴掌。

    當他看見我時,臉上驚訝扭曲的表情,讓我想吐。

    護士喚我回神,我的眼神從他身上拉開,「何小姐,妳還好嗎?」

    我點了點頭。

    她微笑的看著我,遞了一個紙杯到我手上,「何小姐,麻煩妳跟我來。」

    我跟在護士身後,再也不願意回頭,看到所有謊言背後的真相,忍住眼淚的我,卻止

不住身體的顫抖,我居然讓自己陷入這種狼狽不堪的圈套裡。

    很傻,十項全能的何凱茜,不懂得愛。


    故意在洗手間裡待了很久才出來,如預期的他們也已經離開了。

    我又坐回原來的位置等待,這是我的報應,我想。

    因為貪戀林君浩給我的溫度,我不上天堂,和他一起在沉淪在地獄,但得到懲罰的人

卻只有我一個,不公平。

   
    但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

   
    所以,如果有了他,就自己生下他吧!要當我的小孩,就要夠堅強。


    護士小姐叫著何凱茜,我走進診療室,坐在椅子上,醫生開始為我檢查,我的眼睛、

喉嚨、心臟,然後我忘了自己是如何走出醫院,回到車上的。

    放在車上的手機,傳來鈴聲。

    螢幕上的顯示是林君浩打的,我沒有接也不想接,不知道響了多久,他才放棄打電

話,傳了封簡訊給我。

    「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去看妳?」

    我看著這幾個字苦笑。

    他總是若無其事的做這些事情,裝作什麼都沒發生般一樣,好讓我忘了他已婚、忘

了自己的寂寞,現在又要我忘了他老婆懷孕。

    原來要當第三者,不能太聰明,還要適時的暫時性失憶。

    可惜,我既聰明、記憶力又好。

    回想醫生帶著笑看著我說:「何小姐,妳沒有懷孕,不過最近可能要放輕鬆一點,

不要熬夜,這些都會造成內分泌失調...。」

    原來我沒有懷孕。

    我拿起手機,撥了電話給小倫。

    「喂~」小倫在電話那頭回應著。

    可是,我卻哭了。

    眼淚在我的臉上放肆張狂的流著,我為什麼要哭?是因為聽到沒有懷孕鬆了一口氣,

還是沒有懷孕覺得惋惜?

    我不知道...。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