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

為什麼難過的時候,不能笑,只能掉眼淚?

聽到好友小倫的聲音,眼淚更是不斷狂流,所有的話卡在嘴

裡,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妳在哭嗎?」小倫不確定的問。

    而我只能在電話這頭猛點頭,依然發不出半點聲音。

    過了一會兒,小倫嘆了口氣,在電話那頭說著:「妳要先

哭完?還是先跟我講發生什麼事,然後等下再哭?」

    我努力的深呼吸、不停的擦眼淚,最後只能吐出:「她老

婆懷孕了。」

    「所以?」

    「他說他不愛老婆。」我哭著說,像是被騙走了棒棒糖一樣。

    「就算他不愛他老婆,但再怎麼樣她還是他老婆,而且還是

林家的媳婦。」小倫的這句話狠狠的打在我胸口。

    我忘了,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
 
   「妳在等他嗎?」她問。

   「我沒有。」我趕緊反駁說。

   「那妳為什麼要哭嗎?」她繼續問著,「妳該不會認為,他不

會跟他老婆做愛吧!」

    小倫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來的既坦白又直接,把活在林君浩

世界裡的我,逐漸拉回現實。

   「凱茜,該結束了吧!」

    該結束了吧?該結束了?要結束了嗎?

    掛斷電話後,努力的不要讓視線模糊,安全的開車回家,而這

期間,林君浩已經把我的手機打到沒電。

    回到家後,我剪斷電話線,摔壞他買來的室內電話,從櫃子裡

拿了一瓶尊爵威士忌,不加冰塊喝了半瓶,眼淚再加上酒的滋味,

是苦的。

    從衣櫥翻出留了好久的他的衣物,早在他結婚那時候,就應該

放一把火燒了,而不是留著,佔去我美麗衣裳的位置,他看的商業

週刊、理財雜誌,他買的所有東西,通通丟成一袋。

    我全身酒味的拿著那一大袋東西走到樓下街上,有一位伯伯總

是在撿大樓的垃圾,我遞給他,伯伯對我笑了笑。

    「感謝妳啊~漂亮小姐。」

    我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伯伯在我後面關心的說:「別喝太多酒了,對身體不好。」

    我停下腳步,轉過頭去對著伯伯吼著:「那你叫那個王八蛋去

死。」

    來不及看清伯伯驚嚇的臉孔,我已經回過身繼續往前走。

    搖搖晃晃回到家,躺在床上。

    那股鹹味又沒完沒了的從眼角逸出,腦子裡又不停的想著他,

那股想念幾乎快把我整個人掏空,我中了林君浩的毒,閉上眼睛,

迷迷糊糊好像又回到當初認識的那一天,他斯文的臉龐帶著溫和的

微笑,驕傲的我,一眼就知道他是我的...。

    為什麼?

    我們總是不斷的創造回憶,卻又受困在回憶。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當我睜開眼睛的第一秒後,馬上衝到廁

所,抱著馬桶狂吐,喉嚨好像被火灼傷那樣,我有一種再吐下去,

會吐出血的感覺。

    還好,沒真的吐血。

    我洗了把臉,才從浴室出來,就聽到瘋狂按門鈴的聲音。

    心裡突然一窒,隨即假裝不在家,坐在客廳的紅色單人沙發上,

和那持續的門鈴聲對峙。

    時間越長,對我越不利,那股堅持隨著時間,開始瓦解。

    該結束了嗎?這是我不停想起的一句話。

    我很清楚,門外的人如果是林君浩,那麼只要我開門,這一切

又會回到原點。

    然後,不停的循環,這讓我開始害怕。

    接著聽到隔壁鄰居走出來對著按門鈴的人大吼:「是在按三小啦

~那麼久沒出來開門就是不在,你一直按就會有人嗎?」

    鄰居的怒氣並沒阻止門鈴聲的持續。

    「馬的,你再按看看!」鄰居已經在發火。

    我只好站起身,走到門口,開了門。 

    我看著按門鈴的人,倒吸了一口氣,心臟不停的狂跳,卻還得佯

裝鎮定。

    鄰居看著我,開始破口大罵:「是死在裡面嗎?按了快半個小時,

妳都沒聽到嗎?有沒有公德心啊!」

    砰!一聲,關上門,還夾帶著許多發洩性的字眼,但我不在乎。

    我在乎的是,站在門口的人,不是林君浩。

    而是連美芸,寫在我身份證上的母親那一欄。

    距離上次見面到現在,已經也有五、六年的時間,也是一樣的把戲

,她總是知道,即使我把父親房子重新裝潢成單人住宅,我就是捨不得

這裡。

    她依然美麗,不!甚至更美。

    這點讓我非常不愉快,憑什麼父親在寺廟吃齋唸佛,她就像貴婦人般

享受生活。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希望她轉身就走。

    但她沒有,帶著燦爛的笑容對我說:「嗨,女兒,好久不見。」

    對於她的熱情,我無福消受,「我不記得我有母親這種東西。」

    「呵~幾年不見,妳還是像個刺蝟,難怪到現在還嫁不出去,我說啊

~三十歲的女人非常需要保養的,妳瞧,妳黑眼圈這麼重,怎麼可以?」

    她自顧自的說,我卻完全不想理她。

    「妳要幹嘛?」我直接問。

    「我說過了,我要到台灣來看看妳。」她笑著,伸手撥撥她的頭髮,

也讓我順便看到了她手上價值不斐的腕錶。

    噁心。

    「妳看到了。」我說。

    「我這次會在台灣多留一點時間。」她笑著伸出手想要摸我,我退後了

一歩,她識趣的放下手,卻還是笑著。

    剌眼。

    「那關我...。」才想繼續反駁她的時候。

    聽見電梯叮一聲,接著我看到林君浩正從電梯出走來,然後來到我們面

前。

    他微笑的看著母親,母親也看著他。

    而我只能站在原地,什麼都說不出來。
   

   
    也許馬上落荒而逃,是最好的方法...。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拔辣
  • 我努力深呼吸、不停的擦眼淚,最後只能吐出
    "她老婆結婚了"!?
    他老婆懷孕了??
  • 哈哈,拔辣..

    有你的。

    感謝~

    雪倫 於 2009/04/05 22:08 回覆

  • 拔辣
  • 哈哈~ 我可是看的很認真捏!!
  • 哈哈,感謝啦~

    ^^

    雪倫 於 2009/04/09 09:2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