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關就穿著銀灰色西裝,帶著正常的微笑,站在我前面,當我們四目交接的時候,我驚訝了,他的眼神也閃著質疑。

 

        采雅站起身,連忙想要緩和場面,「沒關係,快坐吧!」

 

        我們三個人坐了下來,我的眼睛不斷打量痞子關這傢伙,沒想到他不是鬼,活的可好了,而且采雅這個大美女,居然喜歡他,我還擔心他幹嘛?

 

        痞子關也看著我,很有禮貌的帶著淺淺微笑,我還趁著采雅不注意的時候,狠狠的瞪了他一下,但他依然是很紳士的看著我。

 

        這一點都不像坐在麵攤跟我喝酒大小聲的人。

 

        就在我質疑他到底是不是痞子關的時候,采雅介紹著我們二個,「這位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她叫凱茜,他是在工作上幫我很多忙的朋友,他叫關旭。」

 

        也姓關,除非他們是雙胞胎,不然眼前這做作的傢伙,絕對是痞子關。

 

        「妳好,很開心認識妳,我叫關旭。」

 

        我隨便應答了一下,「嗯~」

 

        采雅用手肘頂了我一下,然後又笑著對關旭說:「不好意思,我朋友今天身體不太舒服。」

 

        不舒服的是我的眼睛,「沒有啊~我很好,只是肚子餓心情不太好而已。」我用著充滿中氣的聲音說。

 

        這一句話,讓采雅著急的踩了我桌下的腳一下,她都忘了自己穿的是高跟鞋了,這一下,讓我整隻腳都麻了。

 

        「不好意思,我朋友個性比較直接。」她還忙著幫我講話。

 

        他笑著笑說:「沒關係,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她個性很爽朗。」

 

        嘖,這是自首嗎?

 

        「嗯?」這句話讓采雅覺得疑問。

 

        「看到凱茜就會覺得她是個很爽朗的女孩。」他解釋著。

 

        既然他不打算讓采雅知道我們見過,那我也不便解釋什麼,反正就是只有二個字可以說明,那就是「過客」。

 

        一頓飯下來,我什麼話都不想說,看到他跟采雅談笑風生,想到自己還曾經擔心過他的死活,我就飽了。

 

        「凱茜,這裡東西不合你胃口嗎?」聽到他這麼有禮貌的講話,我真的很想吐,不合我胃口的人是你。

       

他愛裝,我就跟他裝到底,露出一個超燦爛的笑容對著他說:「沒有,很好吃。」

 

        對於我突如其來的轉變,他先是驚訝了一下,接著又笑著說:「我覺得凱茜有點面熟。」

 

        「真的嗎?」采雅對於我能加入話題,她覺得很開心。

 

        「不會吧!平常我也不出門,頂多都是到GAY BAR喝酒,還是你去GAY BAR看過我?」哼,現在是要掀底牌嗎?

 

        「我偶爾也去夜店喝喝酒,這應該沒什麼。」他回答著。

 

        想要將他一軍都被他巧妙的躲過。

 

        采雅附和著,「對啊,我們也會去夜店喝酒。」

 

        他對我露出勝利的微笑,而我決定不和自己過不去了,再看到他,我剛吃的肯定都要吐出來了。

 

        「采雅,我還有事要先走了,你們慢聊。」我假笑著。

 

        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餐廳。

 

        走在街上,這滿肚子氣只能用血拚來發洩了,可惜連百貨公司都要跟我作對一樣,逛到腳酸,我卻連一樣都沒買。

 

腦子又不停的想起,他和采雅聊的這麼起勁,眼神既不白目還很溫柔,對我則是白目到了極點,心裡那股不平衡,讓我的火氣更大。

 

        幸好百貨公司離家裡並不遠,索幸買了杯冰淇淋,邊吃邊走回家,消消火氣。

 

        難怪女生都愛甜食,果真是讓人馬上心情放鬆多了…。

       

在我吃完最後一口甜筒時,我也接近家門口了。

 

        昏暗的燈光下,我依稀看到有個身影倚在鐵門旁的柱子上,散發著從容不迫的氣息,那告訴我絕對不會是林君浩。

 

        而是,關旭。

 

        會自以為是名模姿態的,除了他沒有別人。

 

        倒是他沒事站在那裡做什麼?不是應該正和采雅繼續約會的嗎?

 

        我拿出鑰匙開門,無視於他的存在,反正他從剛剛不就打算裝作不認識我了嗎?那我也只好假裝從之前就不認識他。

 

        他還是維持一樣的姿勢,雙手叉在胸前,就在離我三十公分的地方,以為我會停下來和他講話,但是我沒有,用了最快的速度打開門、關門、上鎖。

 

        「喂~」他在鐵門外大喊。

 

        氣的我回瞪他一眼,喂什麼喂,我是沒有名字嗎?連開口都沒有必要,我直接走進房子裡,希望接下來永遠都不要遇到他。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連我洗澡的時候,腦子裡都還是交織著之前的畫面,我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於他的消失感到擔心,更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因為他的假裝不認識生氣。

 

        不認識最好不是嗎?

 

        反正我們本來就不熟,要不是在夜店前的那一撞,我和這種人八竿子都打不著,更何況采雅這麼喜歡他。

 

        對我來說,他只能是,姐妹的未來可能男友。

 

        胡思亂想的洗好了澡之後,在我踏出浴室的那一刻,我已經決定,過去的那些事,就都當作沒有發生吧!

 

        我們是今天才認識,因為采雅而認識。

 

        這麼想了之後,心裡總算舒坦了一點。

 

        拿起吹風機準備吹頭髮時,我的手機就響了。

 

        沒有意外,應該是采雅。

 

        「妳還在生氣嗎?怎麼都不接我電話。」她打來為晚餐的事情道歉,我覺得很過意不去,那事實上是我自己的問題。

 

        「沒有啦~我剛在洗澡啊!而且早走是為了要給你們製造機會。」

 

        「是嗎?我怎麼覺得妳不喜歡他?」采雅哀怨的說。

 

        我是不喜歡他,但為了好友還是得假裝一下,「可能是他遲到,讓我覺得很沒誠意吧!妳自己喜歡最重要。」

 

        「我是覺得他挺不錯的,而且對我真的很好喔~上星期去台北出差,都是他帶我到處逛,不然以我這種開車能力,去台北可能生命不保。」

 

        聽到采雅這麼開心的說,我沒由來的又一肚子火,他帶美眉到處逛,我還三不五時經過他家就看燈有沒有亮,擔心他會不會陳屍在裡面,還跑去問警衛,得到的結果是,警衛先生對他也不熟,因為他也是新住戶。

 

        我根本就是神經病。

 

        采雅聽到我沒有回答,「茜,妳在嗎?」

 

        我趕緊回神的說:「在啊…」

 

        「我以為妳斷訊了,茜…其實我很掙扎一件事耶~」

 

        「什麼事?」

 

        「聽同事說,關旭其實結過婚了…。」采雅的口氣有點失望。

 

        我則是聽到這件事,覺得有點訝異,有女人要嫁他?那女人也太偉大了,但結過婚的意思是說,現在已經離婚了?

 

        為什麼要離婚呢?

 

        「現在離婚的人很多,我們這個年紀不也都只有這些跟宅男可以挑嗎?」我很實際的回答著。

 

        采雅笑著說,「話是這樣沒錯啦~但我覺得心裡會有疙瘩在,結婚跟談戀愛不一樣,談戀愛只要雙方有感覺就可以了,但是結婚是需要認定對方是唯一,對方是可以陪著妳、牽著妳走一輩子的人,那為什麼那個唯一會不見了?」

 

        聽著采雅的話,我真的要說世界上這麼單純的女人,大概只有她了,「顧采雅小姐,唯一這件事在現在這個社會,我們只能用二個字來說,叫做奇蹟,懂嗎?哪個男人不是劈過來又劈過去,我們比誰都還清楚,不是嗎?交女朋友時劈腿,結婚後就不會劈,這是不可能的事,結婚前吃飯,結婚後肚子都不會餓了嗎?」

 

        「茜~妳幹嘛這樣打擊我啦!」

 

        「我哪有,我只是比較實際,真愛這二個字,我不知道它的定義在哪裡,對現在的我來說,一個人很好,真的很好,有妳們我很滿足,可是我要告訴妳,人沒有完美,也許離過婚會給他帶來更多的思考,知道在婚姻裡面可以如何的改進,這樣不是更好嗎?」

 

        我真的是改很多,現在整個人散發著佛心,還幫那種人講話。

 

        「嗯~妳說的對,我會好好想想的。」采雅笑著說。

 

        再和采雅聊了一會兒後,掛掉電話時,我的頭髮已經乾了,索性也不想整理了,整個人爬進被窩裡,縮成一團。

 

        想著采雅說的,他結過婚這件事,我的心情就跟我現在的姿勢一樣,縮成一團,想起找不到馬克的那一天,他其實是個溫柔的人,我的直覺告訴我,應該不是他想離婚的吧~那是為了什麼呢?

 

        我很愚蠢的想著這個問題,然後,直到凌晨五點多,才睡著。

 

        為什麼他離婚了?

 

 

       

        我一定是瘋了。

 

        沒事幹嘛要去想關旭為什麼要離婚?關我什麼事,我有必要想到睡不著嗎?現在好了,偏頭痛到不行,即使下午二點多才起床,還是沒有辦法拯救抽痛的頭。

 

        重點是,今天是結算每月業績的時候。

 

我完全沒辦法思考,只想躺回床上,好好待著,讓我的頭痛平靜下來,但是如果我沒在今天把數據交給馬克的話,馬克可能不用下班了。

 

        Mark:妳還好吧~

        茜:嗯,還沒死。

        Mark:嗯~我知道,還會回話。

 

        忍不住在電腦前翻了一個白眼,這小子情傷快好了,就開始損我。

 

        但,真的頭痛到一個不行,我數據都還沒整理,就全傳給馬克,讓他忙死,用工作來麻痺自己,失戀的痛會好快一點。

 

        Mark:妳這樣跟讓我不能下班有什麼兩樣?

   茜:我頭太痛了,得去買藥才行,不然就真的要往生了。

 

        不讓馬克有回話的時間,我用最快的速度登出msn,然後關機,拿了車鑰匙就衝出門,得趕快去買藥吃才行,偏頭痛到引發耳鳴了。

 

        幸好在藥局時,已經吃了藥,不然應該沒辦法再開回家,我已經打算,從我進到房子的那一秒起,我要一直躺在床上,睡到大後天。

 

        卻有人在我即將進門的那一刻時,打破了我自以為是的美夢。

 

        「去哪裡了?」一道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不用回頭,我也知道,那個人是誰。

       

我想再用昨天那招遁門時,卻被他一把抓住,我討厭這種不禮貌的人,用力甩開他的手之後,我對他吼著:「你幹嘛啦!」

 

        他那一臉無辜小鹿的眼神又出現了,「沒有啊~找妳去散步。」

 

        「神經病,我認識你嗎?想散步不會自己去嗎?」莫名奇妙,他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一下這樣子,一下那樣子。

 

        「喂~妳是不是在生氣?」他帶著微笑,一臉篤定的問。

 

        我忍不住苦笑,「哼~我為什麼要生氣?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關旭,昨天介紹過了。」

 

        他,絕對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白目的人,他總是能激起我,心性殘暴的一面,超想把他找起來狂揍。

 

        我希望他離婚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太白目。

 

        「喔~然後呢?」       

 

        「所以我不是神經病,而且我們認識。」一定要這樣東扯西扯來回答我的問題嗎?

 

        「你到底要幹嘛?」我已經氣到語氣冷淡了。

 

        他看著我,過了一會才說:「我不知道妳有沒有打算讓采雅知道我們認識,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解釋,我是怎麼在夜店碰到妳,還在旅館共度一夜。」

 

        「誰跟你共度一夜了?明明就睡不同房間。」我反駁著。

 

        「妳看吧~是不是很複雜,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那一臉明明很酷的五官,為什麼老是要這樣裝可愛。

 

        我瞪了他一眼,「隨便啦~我們有沒有認識很重要嗎?」

 

        「有!」他突然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然後,我看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他強力的這個字,讓我煩躁的心情,開心了一點。

 

        就在這個尷尬的時刻,有人在我背後喊著我的名字,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我背脊突然一涼,頭一低,這下真的是好玩了。

 

        這聲音是林君浩。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