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談談嗎?」林君浩走到我旁邊對我說。

 

我嘆了一口氣,總是在非常時刻遇見非常問題,讓我非常的不知所措,頭也不想抬,就轉身往公園的方向走去,這個時候,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他和他,尤其是關旭。

 

我一點都不想讓他知道這件事。

 

        走到對面公園後,我轉過身看著林君浩,眼神越過他,再看著距離我們不到200公尺遠,還站在門口的關旭,正看著我們。

 

        我討厭這種感覺。

 

        「為什麼都不接電話?」林君浩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質問我為什麼沒有接電話。

 

        我覺得好笑,「為什麼我要接你的電話?」

 

        他無語。

 

        我接著說:「你看不出來,我想要結束這一切的關係嗎?你老婆懷孕了不是嗎?你還要我接你電話嗎?」

 

        「茜。」第一次他喊著我的名字,我竟覺得刺耳。

 

        「你到底還要我怎樣?繼續那種讓我沒有自尊、沒有自我的生活嗎?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他往前拉著我的手,「凱茜,妳知道妳對我來說很重要!」

 

我想要掙開,但他卻握的好緊,讓我更生氣,「重要到你去娶別人嗎?林君浩,你真是夠了,放手、放開我,我們各過各的生活。」

 

        「凱茜,妳聽我說。」

 

        「閉嘴!我什麼都不想聽,你放手、放手。」我越掙扎,他就抓的越緊。

 

        「老公。」

 

        一道聲音,中斷了我們的爭執,也讓林君浩鬆開了手。

 

        討厭的劇情,總是在現實生活中不斷上演,為什麼我的人生要變成這種既可笑又無奈的爛劇。

 

        看著他太太小心翼翼的走到他旁邊,嬌小的身材,依偎在他旁邊,好一幅人人稱羡的畫面,對我這種高個子來說,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出現的景象。

 

        我沒必要忍受這種畫面。

 

        打算轉身離開時,她叫住了我,「何小姐。」

               

我停住了,看著她走到我面前,眼眶紅紅的對著我說:「我跟妳道歉,當初介入你們,是我的不對,對不起,但是我和君浩已經結婚了,現在又有小孩了,可以拜託妳,不要再打擾我們的生活好嗎?」

 

        這一番話,真是將我折磨的徹底。

 

        打擊的我頭暈目眩,我該回答什麼?我什麼都不想回答,只想離開這裡,我受真的受夠了。

 

        我腳才一踏,她就硬生生的在我眼前跪了下來。

 

        我嚇的往後退了二歩,林君浩趕緊把她拉起來,但她卻不要,依然跪在地上,哭著對我說:「我求妳,妳和君浩之前的事,我可以裝做不知道,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有小孩了,我不能再裝做不知道。」

 

        「品雯,妳不要這樣。」林君浩拉著她,兩人在我眼前上演著悲情戲碼,但我卻當喜劇看。

 

        原來,壞人都是我當。

       

        當她激動到在我面前倒下的那一刻。

 

我努力武裝自己的堅強,在那一個瞬間崩塌,從腳底竄上來的冷意,讓我的世界失去了溫度。

 

僵硬的站在原地,看著林君浩慌張抱著她、喊著她,沒看我一眼,就從我面前離開,突然之間,我開始憎恨起自己。

 

何凱茜,妳終究還是把自己扔進了地獄。

 

「妳沒事吧?」關旭來到我的面前,我想剛剛那一幕他看的很清楚吧!

 

我有事,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可是我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突然間把我拉到他面前,臉上焦慮的表情,我看的一清二楚,「妳臉色很蒼白,到底有沒有事啊?」

 

我甩開他的手,看到他關心的表情,會讓我掉眼淚,我不想那樣,我憑什麼哭?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我造成的,明明知道林君浩結婚了,明明清楚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我為什麼還放任自己待在那樣子的關係裡。

 

如果她有什麼事?我要負上最大責任。

 

「不關你的事。」我轉頭離開。

 

「喂~」他又衝到我旁邊拉住我,「妳明明就想哭,為什麼老是忍住,面對自己的心情,妳也沒有辦法坦率嗎?」

 

他的一句話,又把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偽裝,打擊的體無完膚。

 

「你管我哭不哭,你幹嘛管我?我自己的心情,我自己會管,關你什麼事?關你什麼事?你說啊~關你什麼事?不要管我,不要管我!」我發了瘋似的在公園裡大吼。

 

我憑什麼?

 

我這種人憑什麼哭訴。

 

他冷靜的看著我,語氣很平常的說:「明明這麼難過,為什麼不說出來?」

 

我再也受不了,跌坐在地上大哭,狠狠的大哭,像是要把心臟哭出來一樣,如果可以哭出來,我真的不想要再心痛了。

 

關旭蹲在我旁邊,什麼也沒說,只是摟著我的肩,輕拍打著。

 

那一分一秒經過,我只是不停的宣洩著,不停的~宣洩著。

 

到最後,我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宣洩

 

還是崩潰

 

等我回過神之後,我已經坐在家裡的客廳裡,看著時鐘,原來我恍神了快要三個小時,也哭了快要三個小時。

 

而關旭就坐在那裡,看著海綿寶寶,時不時的大笑。

 

我看著他望著電視裡,那黃色方塊卡通的背影,心情慢慢的平靜、安穩下來,腦子裡想的不再是我和林君浩之間的事,而是擔心她是不是安全,還有她肚子裡的小生命,會不會因為我,而出了什麼差錯,這些罪我還有辦法承擔嗎?

 

「妳肚子餓了嗎?」他視線依然盯著那塊海綿問著。

 

我清了清喉嚨,聲音沙啞的說:「我不想吃,你回去吧!」

 

我不曉得他為什麼要留下來,也許是可憐我、也許是同情我,真正的理由是什麼,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不管什麼理由,他都不需要待在這裡。

 

陪著一個這麼令人憎惡的我。

 

「我們去吃牛肉飯好了。」他無視我的回答,自顧自的說著。

 

我沒有回答,因為已經沒有力氣了。

 

他拉著我上車,帶著我去吃飯,自己決定我要吃什麼,即使最後我只吃了二口,他也沒說什麼。

 

        回到了車上,他買了二杯咖啡,遞了一杯給我,接著說:「妳現在想去哪裡?」

 

        「我想回去。」接過咖啡,我淡淡的說。

 

        他發動了引擎,只說了一句:「如果妳是真心想回去,我就送妳回去。」

 

        我自以為平靜的心,又再次翻騰,我知道自己還有更想去的地方,為什麼這個奇怪的男人,總是可以一眼看穿我?

 

        沒有回答,還是我自己為是的倔強。

 

        一直等到快接近家裡的時候,我還是放棄了自以為是的堅持,「我要去醫院。」我說。

 

他問也沒問,就帶我到附近的醫院一間一間詢問,跑了第四間,終於找到了林君浩和他太太在的醫院。

 

問到了病房之後,我站在門口,卻一步也不敢往前,只知道自己應該來這裡,但來這裡該做些什麼,我完全沒有頭緒。

 

倒是關旭開了門,推著我往前走,和我進到了病房。

 

正在餵妻子喝湯的林君浩看著我,一臉複雜,但我沒有心情關心他的情緒,我看著臉色蒼白的她,這樣的關係,我們兩個都受了重傷。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這句話我感同身受。

 

「我有些話想單獨和妳說。」我小心翼翼的說著,很擔心她又因為我受到了刺激。

 

她看了一眼林君浩,對我點了點頭,關旭和林君浩隨即從病房裡離開。

 

我看著她,突然緊張了起來,面對不忠實的愛情,我們兩個都是罪人。

 

「妳還好嗎?」也許她聽起來會刺耳,但我是真的擔心她。

 

她虛弱的微笑對我點了點頭。

 

看到她的笑容,我的內心好激動,我想在這一剎那,我們都釋放了彼此。

 

「對不起~」她先對我說了這三個字。

 

也許我曾經憎恨過她介入我的感情,但在林君浩婚後,換我成為介入的角色時,我才發現,這有多痛苦。

 

        我搖了搖頭,流下了眼淚,「我很抱歉,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和他見面,絕對不會。」

 

        這是我的保證。

 

        我走出病房,看著林君浩和關旭一人站在一角,沒有任何一個眼神交集,我往關旭的方向走去。

 

        林君浩卻從後面叫住了我,「凱茜~」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轉過頭去,只對了他淡淡的說了一句 :「她才是你真正應該要照顧的人。」

 

        他看著我,我看著他,一切都會結束在這個時候,當我轉過身去,我和他就只是陌生人,連見面都不需要打招呼的陌生人,從今以後,我會完完全全的退出他的世界,而我的人生,他再也不會存在。

 

        轉身,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坐上車子之後,我意外的心情非常平靜,這一股平靜,讓我開始懷疑,我對林君浩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是愛?還是依賴?

 

        心裡湧上一股酸澀,這像是跑著無止境的馬拉松,跑到呼吸困難、全身酸痛,到頭來比賽無效是一樣的,因為我沒有參賽資格。

 

        不管如何,這過程雖然不完美,但我儘量劃上圓滿的句點,沒有任何遺憾了,我想。

 

        真的,不要有遺憾,也不要造成任何遺憾。

 

        看著窗外熟悉的台中市街道,心情輕鬆了不少,倒是我不明白,關旭為什麼老是在台中市區晃,這一晃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轉過頭去看著他,「你是在製造碳排放量嗎?為什麼不回家?」

 

        他嘟著嘴,視線依然保持著前方,然後淡淡的說:「妳管我。」

 

        我就真的很想給他打下去。

 

        「那你停車,我自己坐車回去。」看在他陪著我東奔西跑的份上,我儘量不要對他生氣。

 

        他又很若無其事的說:「我不要。」

 

        「那到底是要去哪裡?很晚了耶~」折騰了一天,現在事情解決了,我累的只想癱在床上睡覺。

 

        「去兜風。」他說。

 

        我嘆了一口氣,「我並不想在凌晨一點多的時候幹這種事。」

 

        他根本不理我說的話,自顧自的說:「可是方向盤在我手上。」

 

        然後,我投降,他真的是個超級怪咖,懶的理他,回過頭去繼續欣賞街景,那燈光籠罩著街道,昏黃的燈光映照著,街上沒有什麼人,冷清又帶著寂靜,可是我卻好喜歡這種孤獨的感覺。

 

        有人說,當你喜歡孤獨時,你就戰勝全世界的寂寞了。

 

        我忍不住笑了,也許在忍受寂寞這方面,我是個大贏家。

 

        我突然發現,一直在同樣街道晃來晃去這件事,是關旭的溫柔,也許怕我寂寞、也許怕我孤單,也許他已猜測到事情的發展,擔心我自己一個人會無法承受,為什麼這麼討人厭的他,總是給我好多溫暖?

 

        「為什麼你都不問我?」我說著自己的疑問,他從不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是這樣陪著我。

 

        他挑了挑眉,「問妳什麼?」

 

        「今天發生的這些事。」

 

        「妳有妳的隱私,我不方便過問。」他用帥氣的臉龐說了這句帥氣的話,加分了不少。

 

        我點了點頭,想著到底要不要跟他解釋,可是我為什麼要跟他解釋,而他為什麼又要知道這些事?

 

        在我思索該不該開口時,他卻說了,「光看也知道發生什麼事,前男友娶了別人,老婆和前女友大對抗。」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他不是在開車,我一定揍他,知道就知道有必要說出來嗎?

 

        「幹嘛這麼兇~反正都過去了,妳處理的很棒啊!」糗了人之後,又給人一顆糖,跟他講話真的很像在坐雲宵飛車。

 

        我實在被他打敗。

 

        「妳很好。」他突然正經的說。

 

        我看著他,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真的是個很特別的人。

 

        然後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失眠的理由,關旭為什麼離婚?他是不是個好人,我不能保證,但我相信他絕對不是個壞人。

 

        「對了,為什麼你住在隔壁?」這點讓我非常好奇,若說是緣份,也太過於巧合。

 

        「為什麼不能住在隔壁?」他又來了,欠揍的回答。

 

我忍不住出手,往他手臂狠狠的打了一下,「你一定都要這樣回答嗎?你以為你十八歲嗎?還在叛逆嗎?」真是欠揍。

 

        他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撫著被我打痛的手臂,然後大笑,笑的非常誇張,笑的眼睛彎彎的,我突然覺得他很有魅力。

 

        我瘋了。

 

        「笑屁啊!」我生氣的說,順便否認自己的感覺。

 

        「妳有時候真的很可愛耶~」他突然間的誇讚,讓我非常不習慣,臉上開始躁熱了起來。

 

        「神經!」我說著,試圖想要讓自己臉上的溫度回復。

 

        「因為工作太常台北台中兩地跑,常常住飯店太麻煩了,這裡離台中分公司還滿近的,而且我小時候就住台中。」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那時候會覺得,他對台中街道這麼熟悉。

 

        「妳該不會以為我跟蹤妳吧!」他說。

 

        曾經那短短的一秒的想法,被他猜中,我真是丟臉到了極點,趕緊若無其事的說,「我才沒那麼閒!」

 

但他好像不是很相信我講的話,自己一直在那裡偷笑,看了實在很火大,完全不想理他,我轉回頭去,發誓我再理他,我就不叫何凱茜。

 

        誰知道,他突然在路邊,停車自己下了車,過了二分鐘後,拿了一盒高級冰淇淋上來遞給我。

 

        「幹嘛?」我問。

 

        「給妳消氣用的。」他說。

 

我看著他手上的冰淇淋,是我最愛的草莓口味,再加上今天真的好累,想接受甜點的安慰,還是伸出手接了過來,剛剛的發誓馬上失效,我今天不是何凱茜。

       

        我吃著冰淇淋,看著窗外,面對著自己沒志氣這件事。

 

        「好吃吧~看到妳冰箱裡放了很多草莓牛奶,妳應該喜歡草莓吧!」

 

        我保持著相同的姿勢,沒有回頭,但點了點頭,雖然他有時候真的會白目的讓人想要扁他,但他有時候的貼心,真的會讓我感動到無言。

 

        沒有回頭,是我的最後一道防線,我開始覺得大事不妙,心裡對他的好感已經無限制的急速上升,對他的感覺,好像起了些變化。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