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外面熱死了,什麼鬼天氣?昨天還下了好大的雨,今天外面溫度居然有三十四度,是要世界末日了嗎?」雪兒一進到店裡,就把高跟鞋脫掉,先是倒了桌上的水,呼嚕呼嚕的喝了一大杯,接下來整個人躺在沙發上,然後亂叫。

 

        我很適應失控的雪兒,怕熱的她,一個夏天會失控個八百萬次,最近台灣的天氣,夏天變的好長,她今年失控的次數,可能會創新高。

 

        我沒理她繼續工作著,吳太太要去參加朋友婚禮,請我幫她做一件適合的衣服,吳太太的個性比較內斂,不喜歡華麗的禮服,所以我幫她做了一套長洋裝,藕色可以把她原本就白的皮膚,襯的更好看。

 

        不管婚禮還是宴會,通常夫人們都會各自較勁,雖然吳太太喜歡低調,不過為了讓更衣服出色,我打算幫她多加一個胸花,所以正用黑色皮革和水鑽,幫她手工縫製一個最適合她的胸花。

 

        雪兒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來我旁邊,然後又發出她專有的驚嘆聲,「幹,好美喔~我明年結婚的時候,也幫我做一個更漂亮的。」

 

        沒聽雪兒說過明年要結婚,我驚訝了一下,那道元怎麼辦?「結婚?妳確定要結婚了?妳有這麼愛妳現在的男友嗎?」

 

        她笑了笑,「前陣子就開始在討論,快的話可能是明年,反正結婚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年紀也差不多了,還不知道啦!」

 

        聽到她這麼說,我馬上大叫,「不行!」道元會傷心死的。

 

        雪兒揉了揉耳朵,「幹,柯定鐵,妳是要嚇死誰?妳今天怎麼回事?一直叫來叫去的,妳在練肺活量嗎?我不嫁,妳要養我嗎?」

 

        「好。」我養~反正我也有養小金跟小銀。

 

        雪兒開始大笑然後摟著我說,「突然還滿感動的。」我笑了笑,真的有想過如果我們都沒有結婚,以後就一起住。

 

        她突然眼尖的看到我工作枱上的手機,「妳轉性了喔?居然還記得拿手機下來,怎麼?在等電話?」

 

        她一句話,就打中我的要害,這幾天我真的也不知道為什麼,三不五時就看著手機,連上廁所也帶著手機,我告訴自己不是期待石光孝打電話來,只是想要知道他的鏡頭有沒有壞掉。

 

        我每天都告訴自己,我真的沒有在等他的電話。

 

        「沒…有啊~」那為什麼回答雪兒的時候,我的聲音會這麼薄弱?

 

        「柯定鐵,妳怪怪的喔~」她用手指著我,一臉好像我有什麼一樣,「快說喔~」

 

        我急忙的放下手上的胸花,站起身走到一旁的配件櫃,裝忙的說:「哪有,妳想太多了。」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

 

        雪兒快我一步把手機拿走,「是沒有顯示號碼的耶~」她看著電話螢幕說。

 

        是他打來的嗎?

 

        我急著跑過去想要把手機搶回來,沒想到雪兒已經快我一步把電話接起來了,果然有運動的人,反應神經都比較快,「喂~好的,稍等一下。」接著把手機遞給我。

 

        我看著她,緩緩的接過手機,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拿起話筒,「喂~」從電話裡,我聽到我的聲音在顫抖。

 

        「您好,柯小姐,這裡是第二銀行,您是公司挑選出來的優質客戶,目前公司針對優質客戶…。」

 

        原來是電話行銷,那前幾天也是銀行打的囉?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神經病一樣,這幾天居然在等銀行打電話來。

 

        瘋子,我忍不住在心裡罵自己。

 

        掛掉電話後,心裡的失落居然比蔣哲瑋甩掉我的時候,更失落。

 

        這失落感來的有點莫名其妙。

 

        「柯定鐵,妳知道妳現在的表情,跟剛開店生意不好,一個月只接了一張訂單一樣嗎?最近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還不給我說?」雪兒走到我旁邊,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我是想說,但我覺得在我還沒說之前,可能先氣絕了。

 

        我試著拉開著雪兒的手,想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但雪兒不打算放過我,還是猛勒著我說:「妳還不快說。」

 

        「我要死了…。」我勉強擠出這幾個字,雪兒才放開我,我深呼了幾口氣之後,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接著,店裡的電話又響了,我走到櫃枱接了起來。

 

        沒想到是定孄打回來的,她一開口就是,「姐,我需要妳。」定孄在處理公事上一向都非常冷靜,雖然口氣還是一樣穩定,但我還是可以感受到電話那頭,她好像遇到了麻煩。

 

        「嗯,怎麼了。」我說。

 

        「公司這次辦了一個公益活動,今天在拍宣傳海報,模特兒人來了,可是造型師生病了沒有辦法過來,太過臨時,沒有人可以支援,現在模特兒沒有衣服可以穿,我需要妳幫我帶一些衣服過來,要儘快,因為模特兒六點有別的通告。」

 

        「好,妳先告訴我模特兒的尺寸,嗯…34、25、34,好,再來我需要妳跟我說,這次公益廣告的概念,走什麼風格?」這樣我才能帶對的衣服過去。

 

         掛掉電話後,雪兒看著我說,「你平常跟定琦和定孄吵架的時候,也能這麼冷靜就好了。」

 

         這何嘗不是我一直以來的希望?

 

        可是只有面對工作,我才可以比較冷靜,道元也說過,所有會動的東西,都是我的剋星,我只好看開。

 

        沒有時間再跟雪兒抬槓下去,我開始忙碌著,先走到架上挑了幾件衣服,再把可能會用到的工具,丟進我的百寶箱,然後提著那一堆東西往外衝,先鎖上門,再放下鐵捲門,一轉身,雪兒已經把車子停門口了,「上車吧~我送妳過去。」她在車上喊著。

 

        默契。

 

        我笑了笑,上了她的大熊,不要誤會,大熊不是她男友,是一台咖啡色的休旅車,因為雪兒喜歡咖啡色,所以一買來就直接去烤漆,全台唯一一輛,烤完漆的那一天,她給它取了名字叫大熊,。

 

        問她為什麼要叫大雄,她說:「想叫大熊就像我想罵幹一樣,沒有原因。」

 

        雪兒用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定孄發簡訊給我的拍攝現場,我下車前她還不忘記跟我說:「不要忘了妳還沒有跟我說。」

 

        我點了點頭,「下次再說。」轉身跑進攝影棚,定孄已在門口等我了。

 

       「姐,謝謝妳。」她握著我的手說。

 

        我笑了笑,「沒什麼,模特兒在哪裡?我先讓她換上衣服。」接著,定孄就帶我到模特兒休息室,沒想到裡面沒有人,於是大家急著找她,一團亂的時候,就看到她笑著和石光孝從前方走了過來。

 

       對,站在她旁邊的人是石光孝。

 

       說不驚訝是騙人的,我真的非常驚訝,他和模特兒走到我面前,那女模特兒的手就勾在他的手上,我總是有一股想要拉掉那女模特兒手的衝動。

 

       我看著他,然後他看著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站在我旁邊的定孄先出了聲,「石先生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姐姐柯定鐵,她是服裝設計師,我請她來幫忙,姐,這是這次負責攝影的石光孝先生。」

 

        石光孝又露出美好的笑容,「嗯,見過。」

 

        定孄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我點了點頭回答,「嗯。」

 

       「那就麻煩兩位囉!時間有一點趕,先換衣服吧!」定孄笑了笑,接著帶我和模特兒到房間去,換了四套衣服,石光孝都不滿意,因為這次是的活動是希望喚起大家更重視家庭暴力帶來的影響。

 

       「我覺得衣服還是太漂亮了。」石光孝這麼說。

 

        我看著桌上的那幾套衣服,覺得有一點無力,因為定孄有跟我說過這次的活動,所以我拿的衣服都是最基本的基本款了,沒有什麼裝飾就只是很簡單的洋裝,我還能怎麼辦?

 

        只能看著那幾套衣服發呆,時間越來越少,我就越來越緊張。

 

       女模特兒也在一旁煩躁,又走過去勾著石光孝的手,嬌嗔的對他說,「石大哥,找別間服裝店借就好了。」

 

       石光孝回答著她,但卻是看著我笑著說:「別著急,先看看服裝師可以怎麼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就直接剁掉那個女模特兒的手,看到她靠在他身上,我就全身不舒服,就算他笑的再好看,這一刻我都不想看到他。

 

       這火氣來的莫名其妙,搞不懂自己只要碰上他,就開始變的莫名其妙。

 

       不想再去想這些事,把眼神拉回到了衣服上,突然瞟到了那幾套衣服底下,那塊有點發黃的白色的桌巾,對比著那些衣服,我好像想到了什麼。

 

        「給我十分鐘,馬上就好。」我抽掉了桌上的桌巾,然後拿著我的百寶箱,把模特兒拉進換衣間,她尖叫了一聲。

 

        我先脫掉了她身上的衣服,她不停的掙扎,「妳要幹嘛?不要把這麼髒的東西放在我身上!啊~好髒,喂~」

 

        我沒有理她,接下來拿出剪刀,開始整理她身上的那塊桌巾,「妳如果再亂動,剪刀會刺到哪裡,我不能保證喔。」講出這句話還真有點不好意思,這裡明明就是要拍反暴力公益海報的地方,結果我現在好像一個施暴者。

 

         「妳這個人怎麼這麼沒有禮貌?」模特兒不停的罵我,但我都當做沒有聽到,十分鐘後,我和她一起走出換衣間。

 

         模特兒馬上衝到石光孝旁邊拉著他的手,指著我說:「這造型師怎麼那麼野蠻?真的很沒有水準,拿一塊髒布就往我身上放?」

 

        看著她撒驕的打著小報告,說真的,要是一般男人的話,大概就會馬上衝過來呼我二巴掌,替她打抱不平。

 

        但石光孝沒有理會她,走到我面前,看著我很開心的笑著說:「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帶來的衣服材質太好,怎麼樣看起來都像是在拍時裝海報,不適合今天要用的,辛苦妳了。」

 

        我開心的搖了搖頭,「能夠解決就好了。」不明白這開心到底是真的因為解決了衣服的事,還是石光孝沒有像一般男人一樣,為她打抱不平。

 

        接著他轉過身對大家說:「開工!」

 

         於是站在一旁的我,又欣賞到他拍照的專注英姿,定孄走到我旁邊說:「姐~沒想到妳會認識石光孝。」

 

        「只是見過幾次面。」我說。

 

        「他是業界大家搶著要合作的攝影師,我們公司都是和他合作,他住在加拿大,好像是台灣還有親戚,所以偶爾會回來,還滿熱心公益的,拍公益廣告的收入都直接捐出。」定孄和我一起看著他拍照,邊跟我說著。

 

          我點了點頭,「是喔。」

 

         「和公司合作有四、五年了,像這種拍攝現場常常都會有些意外,今天造型師沒來,原本那個模特兒跟我說不拍了,剛剛還在耍脾氣,搞的工作人員的心情都不好,只有他還是笑笑的。」

 

          聽著定孄的敘述,好想問他有缺點嗎?這個人。

 

         拍完之後,模特兒跑到他旁邊,和他一起看著拍好的照片,然後撒嬌的拉著他的手對他說:「為什麼都只拍背面?還有側臉?這樣人家就不知道是我了啊!」

 

         他笑著說,「這次主角是公益,妳就委屈一下吧。」

 

         請問那位模特兒的手有事嗎?一定要勾著才能講話?

 

         「姐,妳還好嗎?」定孄看到我的臉,嚇了一跳,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又莫名其妙生氣,和他不過就第三次見面,我到底是在火大什麼。

 

           我恢復了鎮定,扯出微笑對定孄說:「沒事,可能剛剛太緊張了。」

 

           定孄安心的點了點頭,「不要緊張,石先生人很好的。」

 

          接著又不知道哪裡來的有感而發,定孄看著遠方說:「可惜越好的男人越不要碰,大家都想要沒有缺點的男人,可惜沒有缺點就是他最大的缺點。」

 

          我不明白的看著定孄,這對我來說難度太高了。

 

          她笑了笑對我說,摸著我的臉說:「姐,除非妳有壯士斷腕的決心,不然,寧可愛上一個流氓,都不要愛上好男人。」看著定孄轉身離去的背影,突然覺得我這個姐姐,沒有好好關心妹妹。

 

          我的定孄,好像也有了煩惱。

 

          拍攝很準時的在六點前結束,我整理著桌上的衣服和我的百寶箱,定孄走了進來跟我說:「姐,我得先趕回去公司,老闆有事找我,妳自己坐計程車回家可以嗎?我會幫妳申請公費。」

 

          我點了點頭,「沒關係,妳快去忙妳的,我這裡整理好就會回家,妳不用擔心我,妳記得吃晚餐。」

 

         定孄拍了拍我的臉說,「好,那我先走囉~今天真的辛苦妳了。」

 

         我笑了笑,收拾好東西之後,走出攝影棚,才把手伸出去打算叫計程車,手就被另一隻手拉住,我往身旁一看,居然是石光孝,他背著一個大背包,又對我露出那天使笑容,趁我發呆的時候,提走我手上的那一大袋衣服和百寶箱。

 

        「哇~妳力氣真不是蓋的,這種重的東西,妳提起來好像很輕鬆。」

 

        我回過神,「可能是習慣了。」伸出手想把我的東西提回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走吧!我送妳。」他不理會我講什麼,提了我的東西就往前走,我只能跟在他後面,不停的跟他說,我可以自己回家,但他完全沒有理我。

 

         看到他的車,我以為我回到二十幾年前,爸爸開著他的車,準備帶我和定孄去玩的一樣,他的車跟爸爸的車一樣,我懷疑這台車真的能開嗎?它看起來幾乎是可以放到博物館的那種程度。

 

        他看到我的表情,便說:「這是我外婆的車。」

 

        我點了點頭。

 

        在車上,車裡聽著廣播,不知道是不是老車的關係,連流行音樂聽起來都有一種復古的感覺,說實話,還不錯。

 

        他突然說:「妳比我想像的還要有實力。」

 

        我疑惑的看著他。

 

        他對我笑著說:「看過妳平常的樣子,真的很難想像工作起來這麼俐落。」

 

        「謝謝。」我只能這麼回答,感謝他的慧眼。

 

        但我很好奇的又問著他,「平常的樣子是什麼樣子?」

 

        「就傻呼呼的樣子。」他很直接的說。

 

        「謝謝。」我有點點不爽回答,感謝他看的這麼透澈。

 

        他笑了出聲,「妳晚上還有其他工作嗎?」

 

        我搖了搖頭。

 

        「那一起去吃飯吧。」他說,然後這句話的後面不是問號,是句號。即使我不管說了幾次我不餓,還是不用了,他都是只是露出他的笑容回答我。

 

        笑的這麼好看,怎麼可以?嘆了口氣,懶的再拒絕下去。

       

        停好車才發現,他居然要帶我去道元的火鍋店,我站在門口,驚訝的看著他,他又是笑笑的對我說:「朋友跟我說這間火鍋店很好吃,想說一定要來吃一次,火鍋可以吧?」

 

        我點了點頭,怎麼可能不可以,都吃了十幾年了。

 

        和他一起進到火鍋店,店裡的員工看到我,一臉新奇的和我打了招呼,「嗨,鐵姐,今天和朋友來啊?」

 

        我點了點頭,石光孝轉過頭看著我,覺得我怎麼和這裡這麼熟,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常來嗎?」他問。

 

        我點了點頭,沒有告訴他,一星期至少會吃到二天的那種「常」。

 

        點好火鍋之後,我看著周圍,發現道元不在,稍稍的鬆了一口氣,我從沒有帶朋友來過這裡,雖然我沒有什麼朋友,但我的前九任男友,也沒有人來過。

 

        才在慶幸道元不在的時候,他突然在我後面說,「咦~是小鐵,來啦!」我以為坐別的位置不會被發現,結論是我太天真,那一瞬間我頭皮發麻,就好像高中被他們抓到我跟學長談戀愛一樣發麻。

 

        我轉過頭去拉開嘴角對他笑了笑,他走到桌旁,好奇的看著我和石光孝,石光孝也看著道元,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石光孝突然出了聲,對道元說:「你好,我是石光孝。」道元聽到他的名字之後愣了一下,後來也開始自我介紹,「我是康道元,是小鐵的朋友,很開心認識你,我有看過你的作品集,在西藏拍的那些照片,都很令人震撼。」

 

        道元的眼神就跟他去書店找到很久都找不到的書一樣,一樣發出光芒。

 

        然後平常不多話的道元,今天話好像多到跟機關槍一樣,沒有停過,沒想到平常不太講話的他,居然會這麼吵,他和我們坐在一起,我很認真的吃著火鍋,他不停的在請教石光孝拍照的一些訣竅,石光孝也很有耐心的跟道元說明,兩個人聊的好開心。

 

        不知道的人真的會以為他們是一對。

 

        剛好有廠商有事情要找道元,所以他暫時先離開了一下,石光孝看著我,我看著他,突然希望道元趕快回來,原來我們兩個人相處起來這麼尷尬。

 

        迴避他的眼神,我低著頭繼續吃火鍋,他突然笑了一下,我抬起頭看他,他看著我說,「是妳太喜歡食物,還是我真的長的太難看?」

 

        我不會回答,只能乾笑二聲。

 

        他看到我發冏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挾了米血和還有一些火鍋料給我,剛好走回來的道元看到便說,「小鐵胃不好,這個不能吃太多。」拿起筷子又把我碗裡的一些火鍋料挾走。

 

        石光孝笑著說:「你好了解小鐵。」第一次聽到他叫我的名字,感覺很新鮮。

 

        道元也笑著回答,「從小認識到現在,我是像父親的存在。」他說的一點也沒有錯,除了管雪兒之外,我家三姐妹也都會管到,不要看他平常不常說話,有時候一女人起來,那囉嗦程度真的不是任誰都可以忍受的。

 

        接著兩個人又聊了起來,於是我又安心的吃著火鍋,一直到結束,石光孝要結帳的時候,道元不肯,兩個人在那裡推來推去,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他們才停止。

 

        道元對石光孝說:「她累了,就麻煩你送她回去了。」

       

        石光孝點了點頭。

 

        坐在他的車上,我忍不住說:「我覺得今天晚上,道元把一整年要講的話都講完了。」

 

        他一臉羡慕的笑著說:「沒想到你們認識了這麼久,有這麼久的好朋友,真是不簡單,工作的關係,以前的好朋友幾乎都聯絡不上了。」   

 

        關於這點,我的確很驕傲,忍不住繼續說:「我和道元還有雪兒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認識了十幾年,連對方的身份證號碼都背的出來。」然後我心虛的又補充了一句,「是他們記得我的,我記性比較不好。」

 

        「感覺的出來,是非常不好,連自己電話號碼都背不好的人,怎麼可能會背別人的身份證字號。」他繼續說著。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嗯?」

 

        「嗯?還是妳嘴裡說要負責,可是心裡卻沒有那個意思,所以留了個空號的號碼給我?」他皺了皺眉頭。

 

        「哪有?我才不是那種人。」我馬上反駁,我一向是遵守奶奶的教訓,做人要有三種基本心,負責、進取、樂觀。

 

        剛好也到了家門口,他停好車關掉引擎,拿起手機按了幾下之後遞到我面前,上面數字顯示09xx199399,我疑惑的問著他,「這是誰的電話?」

 

        「妳上次留給我的電話。」他很認真的回答我。

 

        我笑了出來,「怎麼可能,我的手機後六碼是166366哪是9。」這號碼是雪兒特別幫我選的,配合我這記性不好的腦袋。

 

但他的眼神卻很堅定的告訴我,那真的是我留的電話,於是我不好意思的停住笑容。

 

        突然想起什麼的,不小心脫口出,「原來是我輸入錯了,難怪我想說怎麼都沒有接到你的電話。」正當我解決了自己的疑惑的時候,他又露出那個誠懇死的笑容看著我。

 

        接著說,「原來妳一直在等我電話。」

 

我倒吸了一口氣,為什麼要把心裡想的講出來?拉著門的手把打算要衝下車,他拉住了我左手,一臉認真的看著我,氣氛就這樣凝結,在我心臟快要跳出來時候,他按下安全帶的扣環笑笑的說:「妳忘記解開安全帶了。」

 

        我有一點惱羞成怒的看著他,有話不會好好說嗎?不會直接說嗎?一定要這樣拉拉扯扯嗎?

 

        他又眼兒彎彎的看著我笑著說:「哇,這是妳第一次這樣直接看我耶。」

 

        可惡,又是這個笑容,我急忙收回眼神,這裡不能再待下去了,馬上轉過身開車門下車,打開後座的車門,拿出我的袋子和百寶箱,走到門口,從包包裡拿出鑰匙按下鐵捲門的開關,從來沒有覺得它為什麼捲的這麼慢,沒等的及鐵門全部捲上的時候,彎下腰就直接衝進去,沒想到失算,額頭整個撞上鐵門,痛的我手上的東西都掉了下去。

 

        那一下真心很大力,我都頭昏眼花了。

 

        沒想到扶我起來的人不是石光孝,而是蔣哲瑋。

 

        「小鐵,妳沒怎樣吧?」他一手抬起我的下巴,一手撥開我額頭的瀏海,緊張的看著我的傷痕。

 

        我看著他的臉,再看看旁邊的石光孝,真心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馬上掙脫蔣哲瑋的手,我退後了一步說:「我沒事。」忍不住轉頭看了一眼石光孝的表情,他依然笑笑的。

 

        蔣哲瑋順著我的眼神,才發現石光孝也在旁邊,好像看到獵物一樣的開心,「阿孝!你怎麼也在這裡?」他看著我又看著石光孝,再看著騎樓外的車子,接著說,「你送小鐵回來?」

 

        「下午一起合作案子,順道送她回來。」他解釋著。

 

        蔣哲瑋拍著石光孝的肩膀說,「同學,真的很不夠意思,不是說不接case嗎?上次跟你說的案子就幫忙一下啊,因為老闆很欣賞你,才一直等你沒有換別的攝影師耶。」

 

        石光孝笑著說,「只是去幫忙拍個公益海報要用的照片,過一陣子吧!」接著轉過頭問我,「還好嗎?需不需要幫妳擦藥?」

 

        我都還沒開口,蔣哲瑋就回答,「不用擔心,我會幫小鐵擦藥。」這句話讓我很想揍他。

 

        氣氛突然變的有一點詭異。

 

        三個人突然都不說話,雖然不知道過了多久,但就算是只有幾秒,對我也像是一世紀這麼長,石光孝笑著對我說,「那妳好好休息。」接著就開車離開,看著他的背影,我好想跟他解釋點什麼,但他已經離開了。

 

        蔣哲瑋還好意思在一旁碎碎唸,「真的很難搞,有錢給他賺還不要,要不是老闆堅持要他,我才不想這麼低聲下氣。」

       

沒有打算理會他的碎碎唸,我直接問他,「怎麼來了?有事嗎?」

 

        他回過神來,晃了晃手上的袋子,「不好意思小鐵,我後天要去馬來西亞出差,新買的衣服有些不合身,妳可以幫我修改一下嗎?」

 

        頓時,我真的很想大叫,前女友這麼物盡其用可以嗎?

 

        有時候,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對前男友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難怪雪兒都不跟前男友當朋友的,她說為什麼要拿隻蟲在自己屁股上招癢?我現在終於知道。

 

        用最快的速度解決蔣哲瑋的衣服後,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開始想著那天在書店,不知道石光孝聽了多久我跟雪兒講電話,他應該知道我和蔣哲瑋分手了吧!如果是這樣,我又和前男友這樣糾纏不清,他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但重點是,我為什麼要那麼在意他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Olivia
  • 真的很喜歡雪倫的文字,很貼近生活也有溫度,打從心底覺得舒服的
  • 悄悄話
  • 好喜歡你的每本小說!!
  • 每看完你的一本書 都有獲得一些感觸!!
    真的好喜歡你的作品喔
    這本書真的讓我又哭又笑!!
    尤其是計程車那段 我真的是大哭完又大笑
    期待你的下一個作品!!
  • 桐夜
  • 好喜歡小鐵
    該說什麼呢
    很可愛
  • 悄悄話
  • 瓜瓜
  • 妳的文章讓我很感動~希望能趕快出下集!等待結局
  • a102322
  • 好看!
  • neele101187
  • 剛剛看完「愛很好,也很壞」。很喜歡雪倫寫的故事!不曉得會不會考慮寫定孄,或是道元和雪兒的故事呢?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