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 -封面05  

 

 

       他試著想要把棉被拉開,「方艾倫,妳搞什麼?」可是我抵死不從。

 

        我在棉被裡低吼著:「我要睡覺了,你快回去。」

 

        我聽見他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那我先回去,明天我再跟妳談談。」我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房間燈暗了,我聽到關門的聲音。

 

        才有勇氣打開棉被,完全不用喝解酒液,我的酒都醒了,實在是忍不住打著自己的頭,我怎麼會衝動的吻了周仁丰,我是喝太醉了嗎?再怎麼樣也不能對朋友下手啊!他對我還算不錯,發生什麼事也都很挺我。

 

        好了吧!他肯定被我嚇跑,現在連朋友也不用當了,想也知道他明天要跟我談什麼,一定是叫我對他不要有其他想法,想到這個就超級懊惱,恨不得一拳打暈自己。

 

        我蒙著棉被大叫,「天啊~真是丟臉死了。」這個晚上,醉到不行的我,居然失眠…。

 

        這個奇怪的世界,什麼奇怪的事情都會發生,沒想到我居然會莫名其妙的吻了周仁丰,更奇怪的是,我還會眷戀他唇上的溫度,而且不停的想著他。

 

        昨天晚上翻來覆去,一直到凌晨五點多才睡著的我,沒想到九點多就起床了,坐在電視前,喝著牛奶,不停的想著周仁丰的事。

 

        我不知道那個吻是怎麼了?像是毒藥一樣,讓我沒辦法忘記,這讓我很困擾甚至很擔心,自己可能生病了。

 

        「妳要像塊肉,就躺回妳的房間,不要癱在我的沙發上,看了就討厭。」老媽掃著地板,還不停的刺激我。

 

        「怎麼有妳這麼笨的女兒,人都送妳到家了,還讓人家回去,這是個好機會啊!差那麼一點點,黃金單身漢就是妳的了,啊~我怎麼會有妳這個女兒啊!」老媽惋惜到大抓頭髮,真不愧是媽媽級的演員。

 

        「媽,妳真是夠了,哪有妳這種媽媽,老是叫女兒去跟人家睡覺的。」真是受不了,一知道周仁丰半夜就離開時,她受驚嚇的程度,有一種中樂透但是彩票不見的感覺。

 

        「如果妳知道和人家睡覺的訣竅,我早就當奶奶了。」老媽越說越像真的,這種錯誤的價值觀,居然還會教育出我這麼好的女孩,真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我懶的理她,繼續看著新聞,喝著牛奶。

 

        門鈴聲響了…。

 

        「妳去開!」我和老媽同時看著對方,同時說著。

 

        但老媽的殺氣比我強,我只好乖乖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移動到門口開門。

 

        「小倫姐~」門外的艾莉絲熟悉的喊著我。

 

        我開心的趕緊把門打開,然後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好久不見,艾莉絲。」

 

        放開她之後,我興奮的拉著她往客廳裡走,「走,進來聊~」

 

        老媽和艾莉絲打個招呼,便外出買菜了。

 

        昨天才聽到MAY說她離職了,本來打算這兩天要打電話給她,問候一下她,沒想到今天就來找我了,看到好久不見的她,我真的很開心。

 

        替艾莉絲倒了杯水,我笑著問她:「最近好嗎?」

 

        她點了點頭,感覺她憔悴好多,整個人瘦了一圈就算了,臉色很難看。

 

        「妳怎麼啦?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我擔心的問著,該不會是在公司被人欺負才會離開的。

 

        她想開口,卻開始哽咽,然後眼淚毫無預警的一直掉,嚇的我趕緊拿衛生紙幫她擦眼淚。

 

        「別哭了,有什麼事情就說,只要我能幫的上忙的,一定幫。」我努力的想要安撫她,結果她越哭越大聲。

 

        到最後,我只好放棄的坐在一旁,等她哭完再說。

 

        過了十分鐘,艾莉絲才把臉上的淚水擦乾,吸了吸鼻子之後,第一句話就對我說:「小倫姐,我對不起妳。」

 

        我不解的問:「妳在說什麼啊!」

 

        她突然間站起身,對我鞠躬,行了一個九十度的大禮說:「小倫姐,我真的對不起妳,請妳原諒我。」

 

        我被她的舉動給搞胡塗了,拉著她要坐下,「我都不知道妳在講什麼,我要怎麼原諒妳?」

 

        可是她還是站著,接著說:「梅主任看到的msn內容,是我造假的。」

 

        頓時,我馬上鬆開拉著她衣角的手,不敢置信的問著她:「妳再說一次?」

 

        她紅著眼眶再重複一次:「那個msn內容是我造假的,是我害妳的。」

 

        我看著她,不相信天真又純潔的她會做這種事,「不可能,妳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沒有,我是說真的。」她失控的哭了起來,「因為妳和周先生感情很好,有人不甘心叫我要整妳。」

 

        我和周先生?我不明白的問:「妳是說周仁丰嗎?」

       

        她點點頭,平復了下情緒接著說:「我男友的姐姐,就是周生生的助理方小姐,她很討厭我,覺得我配不上我男友,一直都要我跟他分手,後來有一天,她說她願意讓我們兩個在一起,可是要我幫她。」

 

        「幫她什麼?」我顫抖的問,沒想過被暗中傷害這種事,竟會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

 

        「因為她一直很喜歡周先生,可是周先生卻跟妳感情很好,她甚至拍下妳去他家照片,還在散發不實的email,她要我用妳的msn跟別人聊天,然後印下聊天內容,叫我放在梅主任桌上,讓妳失去工作。」她看著我,一臉愧疚。

 

        聽著艾莉絲的話,我久久說不出話來。

 

        「小倫姐,我真的很對不起妳,做了這些事後,我一直都很內疚,我辭掉工作,可是還是沒有辦法彌補我對妳的虧欠,我一定要自己跟妳道歉,妳對我這麼好,可是我卻做出這種事。」艾莉絲不停的跟我道歉。

 

       看著她,我對她的憤怒感漸漸消失,有的只是心疼和憐憫,一個女孩為了愛竟被人如此利用,我只想呼那個下巴歪助理兩巴掌。

 

        「那妳跟男友之後有順利嗎?」我問著。

 

        她哭著搖了搖頭,「她還是叫他跟我分手了。」

 

        聽到這句話,我馬上回房間拿了車鑰匙,拉著艾莉絲就往富川建築事務所衝去。

 

        這個女人,需要好好教訓。

 

        一進到事務所,裡面的員工看到殺氣騰騰的我,都自動退開,我拉著一個來不及退後的工讀生,對他耍狠的說:「叫那個姓方的女人出來。」

 

        艾莉絲從後頭拉著我,焦急的說:「小倫姐,不要這樣,算了,只要妳肯原諒我就可以了。」

 

        會議室的門可能是聽到這樣的吵鬧聲打開了,周仁丰從裡面走了出來,那一瞬間我想到昨天晚上發生接吻的事,心跳加快,但二秒鐘後,我又馬上恢復正常,走到他面前。

 

        「叫你助理出來。」我生氣的說。

 

        「妳怎麼了?」他問著。

 

        「我怎麼了?哈,我才要問她怎麼了,她是瘋子是不是,以為世界繞著她轉嗎?為什麼要這樣整我啊!」我氣的扯著周仁丰的衣服,恨不得連他都打了,眼光太差,居然用這種人。

 

        他握住我的手,驚訝的問:「妳知道了?」

 

        我安靜了下來,思索他說這句話的意思,接著問:「什麼叫我知道了?意思是你也知道了?」

 

        他點了點頭,臉色沉重的說:「昨天我就是想告訴妳這件事,這兩天我到日本出差,我請人調查,因為妳說她對我有意思,能夠自由進入我家的只有她,所以我調了大樓的監視器,那些照片是她拍的,她也承認,那些事情都是她做的。」

 

        「很好,叫她出來。」既然都親口承認了,那就出來接受懲罰。

 

        「小倫,我已經叫她離職了。」他解釋著。

 

        「好,這裡找不到她,我去她家找,艾莉絲知道她家。」話說完,我便轉身離開。

 

        周仁丰一把抓住我的手,「小倫,別這樣,她也付出代價了。」

 

        「怎樣,你心疼是嗎?既然你辭了她,她就不是你的下屬,我想要對她怎樣,你還要出頭嗎?」我氣到口不擇言。

 

        「妳明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他聽到我的話,也拉下臉來。

 

        這讓我更不爽,管他是公司的主管,就對他大吼:「我不管你是什麼意思,為了這件事,我受了多大的委屈,不是她離職就可以彌補的,我在LAFA付出多少心血和時間,她簡單的幾張照片、E-MAIL、和做假的MSN就破壞我所有的努力,你知道我有多不爽嗎?」

 

        他臉色鐵青的看著我。

 

        「最讓我不能接受的,是她利用別人的感情當做籌碼,把別人的愛情複雜化,她憑什麼這樣做?她憑什麼破壞艾莉絲的感情,你知道嗎?她親手玷污了愛的意義。」我看著周仁丰的臉,如果他要袒護她,我們就不需要再聯絡,那就這樣吧!

 

        轉過身,我拉著艾莉絲離開這個鳥建築事務所,那個女人待過的地方,空氣都變髒了。

 

        到了公司對面的小公園,我氣的開始踢椅子洩憤。

 

        艾莉絲拉著我,「小倫姐,不要這樣啦!」

 

        我坐了下來,忍不住大吼,「姓方的,妳這個王八蛋。」

 

        「小倫姐,我真的很對不起妳,妳想打就打我吧!」艾莉絲很誠懇的說著。

 

        我轉過頭去看著她,突然舉起我的手,她嚇的閉上眼睛,我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

 

        她睜開眼睛,驚訝的說:「小倫姐…。」

 

        「我是很想打妳,可是下不了手。」我誠實的說,畢竟艾莉絲的舉動也傷害了我。

 

        我嘆了一口氣,「艾莉絲,妳做的這些事,不只是對不起我,妳對不起的是妳的愛情。」

 

        她紅著眼眶,點了點頭。

 

        「先不論那個女人是多麼堅持要妳放棄妳的愛情,妳和妳男友自己怎麼想呢?有沒有那種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放開彼此的想法?」我問著。

 

        「他說因為家人的反對,讓他覺得很累。」艾莉絲流下眼淚。

 

        「那就表示,他跟妳並沒有站在同一條線上。」我望著前方的老公公牽著老婆婆的手,很幸福的在散步。

 

       我感嘆著,「愛情是建立在雙方的認同上,有時候一方不認同了,愛情就會消失,可是,它還是會在另一個人身上,和妳一起發生。」

 

        「我曾經不相信愛情,憎恨這種讓人失去方向的鬼東西,但是愛情帶給我的美妙,是其他東西無法代替的,可是,我發現一件事,如果我們夠愛自己的話,愛情帶給我們的傷痛會減到最低。」

 

        我用袖子幫艾莉絲擦了擦臉,「妳是個很棒的女孩,可是妳還不夠愛自己。」

 

        而艾莉絲已經哭到不行。

 

        雖然阿傑和安東尼帶給我很多的痛苦,但我還是能說出:「下一個男人會更好,但前提之下,妳要是個有智慧的好女人。」

 

        她邊哭邊點頭。

 

        我不知道我的話,她聽進去了多少,以前聽大我幾歲的姐姐談愛情說男人,不停的囑咐我們,不要對男人太好,一定要好好愛自己。

 

        可是有些事情,若不親身體驗過,怎麼知道那些痛要怎麼消除,那些情緒要怎麼深埋在心底,在無人之處、夜深人靜時再拿出來自己消化與品嚐,才會了解遺憾與殘缺的美,然後一天一天讓自己更心靈更強壯,越來越有智慧,去面對生活裡的困難。

 

        其實在我的心底,是感謝阿傑與安東尼的。

 

        我拍著艾莉絲顫抖的背,好平順她崩潰的情緒,再看著老爺爺已經牽著老奶奶走出公園,我對這樣的情景,開始充滿期待,也許我的將來,也會有相同的情節…。

 

        送艾莉絲回家後,她保證會努力過生活,我笑了笑祝她幸福,回家路上我接到梅主任的電話。

 

        「小倫,回來上班吧!」梅主任在電話那頭說著。

 

        我笑了笑拒絕,「不了,梅主任,我有自己的目標。」

 

        「妳那麼有實力,卻因為這樣的事離職,我也對妳感到很抱歉。」聽的出來梅主任的聲音,非常誠懇。

 

        「我也從來沒有想過,活到現在來了個大轉彎。」一直以為我可能就會一直待在LAFA,發生了這些事情之後,我對工作的定義,有稍微的不一樣。

 

        不再只是為公司拚死拚活,而是換一個角度去看待,和采雅談了很多次,我決定接手她的行銷部門,用方艾倫的態度去創造不一樣的生命。

 

        「不管怎樣,我都很高興,曾經跟妳工作過。」感性的梅主任,我第一次聽見,再強的女人都有溫暖的一面。

 

        我感謝她對我的祝福。

 

        回到家後,凱茜她們三個人居然坐在我們家客廳,讓我整個嚇到,尤其是青青,臉上有一大塊瘀血。

 

        「妳的臉怎麼回事?」我緊張的問,昨天是婚禮,今天臉上就腫了那麼大一塊。

 

        「和鄭文森打架。」她笑著,淡淡的說,而我完全不敢相信,她居然笑的出來。

 

        我瞪大眼睛,看著這三個女人繼續說說笑笑,這件事不是應該很嚴重嗎?怎麼她們一整個好像沒事般的喝茶、聊天。

 

        「他打妳?才結婚一天就打妳?妳有沒有去驗傷?」這真是太可怕。

 

        凱茜笑著說:「沒去,因為夏青青小姐把他打的更嚴重。」

 

        「妳們拜託一下,講清楚一點好不好?」凱茜的解釋,只會讓我更擔心。

 

        青青開始說著:「昨天妳們打完電話給我後,我想了很久,開始覺得後悔,結果睡到一半,他不見了,我找不到他,一直到早上六點多他才回來,他以為我睡著了,還在跟剛碰面的前女友聊天,他掛掉電話後,我就開始揍他。」

 

        「我的天啊!新婚之夜跟前女友鬼混?這種喪盡天良的事,也只有鄭文森做出來。」什麼髒話都沒有辦法表達,我對那種人的看法。

 

        青青指著臉上的瘀血說:「這個是我揍他時,不小心撞到床頭的。」

 

        看著青青,我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臉,我的頭腦沒有辦法清醒。

 

        「小倫,對不起,以前妳們說我都不相信,非得等自己看到了,才知道自己有多白痴。」青青對我說著。

 

        「這沒有什麼好道歉的,而是接下來妳要怎麼辦?」我回答著,這樣的婚姻要怎麼維持?

 

        「沒什麼怎麼辦?我要跟他離婚啊~應該也不用離婚,我們是蜜月回來才要登記,現在剛好省事。」青青很輕鬆的說著。

 

        「妳是說真的嗎?」我很懷疑,青青不是很愛鄭文森嗎?

 

        她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今天早上回去跟我爸和我媽講這件事,他們都很贊成。」

 

        沒想到青青這次是來真的,以前跟文森談分手,十次裡面只有一次分的成,那唯一的那次也會在文森求和時就結束,這次居然連爸媽都告知了,可見真實性真的很高。

 

        「妳不會難過嗎?跟他分手。」我問著。

 

        青青笑著點了點頭,「會難過啊~可是事實擺在我眼前,不跟他分手我會更難過。」

 

        凱茜啜了一口茶,看著青青說:「結婚隔天馬上離婚的,我看也只有妳夏青青了。」

 

        青青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至少我結過婚啦~」她很明顯的是在刺激我們其他三個人。

 

        看到她好像釋懷的樣子,我放心不少,因為夏青青從來不會偽裝自己的情緒。

 

        我忍不住回答:「驕傲什麼,我現在也很努力相親,搞不好過幾天結婚的人就換我了。」

 

        采雅不能認同的說:「妳沒事去相什麼親,仁丰不是很喜歡妳嗎?」

 

        聽到這句話,我就想發火,「他喜歡我個屁...。」我開始把剛才發生的事,全部都說一次給她們聽。

 

        「他在袒護那個女人耶~」想到就有氣。

 

        「方艾倫,妳幹嘛這麼生氣,其實那個女人也滿可憐的,現在這樣什麼都沒有了。」凱茜突然變的這麼慈悲,讓我真不能習慣。

 

        「拜她所賜,我也失去不少東西。」我反駁著。

 

        「老天爺會補償妳的。」采雅說著。

 

        「所以周仁丰就是老天爺派來補償妳的,他對妳的待遇根本就是情人的規格。」凱茜又搭腔了。

 

        「算了吧!他對我嘴巴壞的跟什麼一樣,老是愛講話刺激我,機車的要死。」我開始對他的惡行碎碎唸。

 

        采雅突然很認真的看著我:「小倫,妳是不是喜歡他?」

 

        采雅這句話,讓我的茶全灑出來,我抬起頭看她,覺得她會說出這句話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而且我和安東尼分手都還不到一個月,怎麼可能對他有感覺。

 

        「被我說中了吼~雖然妳個性大剌剌的,可是從來沒看過妳和哪位男性朋友過從甚密,但妳跟他感情很好,還會讓他碰妳,所以妳心裡一定有某種程度是對他有好感。」采雅很仔細的講解著。

 

        坐在一旁的青青和凱茜不停的點頭。

 

        「而且他摸妳頭髮,妳居然沒有生氣。」青青開始提出質疑,「頭髮是妳的禁忌耶,妳連馬克是gay都不讓他摸了,更何況是男生。」

 

        嗯,青青說的對,我從以前就非常不喜歡人家摸我的頭髮,除了她們以外,能摸的就只有男友,可是我真的不會介意讓周仁丰碰我的頭髮,而且他還幫我吹過頭髮。

 

        「就是說嘛!而且妳平常也不會跟男性友人打打鬧鬧,都跟人家保持距離,可是妳會跟他鬥嘴、打鬧,他摸妳的臉,妳也沒有生氣。」凱茜繼續說著,讓我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她們三個人不停的提出疑點,一人一句像逼犯人般的想要我招供,到最後,我真的得到答案,但我一點都不想告訴她們。

 

        「好啦!閉嘴,吵死了,妳們趕快回去啦!」我快被她們的口水淹死了。

 

        結果,她們三個人笑的開心極了,我不喜歡這種輸的感覺,開門把她們三個攆走。

 

        「call you~」凱茜得意的對著我說。

 

        回到房間後,我躺在床上,完全不能接受,我真的喜歡周仁丰這個事實,他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入侵我的生活,讓我相信他、依賴他、甚至習慣他,也難怪我昨天會情不自禁吻了他。

 

        我不停的懊惱著,劇情急轉直下,我卻無能為力控制。

 

        床邊的手機響了,我不想接,繼續躺著,但打電話的人似乎很有意願的想要挑戰我的極限,打第十通時,已經測出我的底限,會這樣子猛打電話的人,只有何凱茜。

 

        我接起電話,開始大罵:「妳是吃太飽嗎?我喜不喜歡周仁丰,關妳們什麼事?妳們就是一定要逼我承認嗎?對,我就是喜歡他,這樣可以嗎?」

 

        這群女人,不得到答案,真的不會罷休耶~

 

        「我沒想過,居然會這樣聽到妳的表白。」一道男聲笑著在另一頭電話響起。

 

       我馬上從耳旁拿下來電話,看著來電顯示。

 

        這一瞬間,我希望有人對我開一槍。

 

        以為是何凱茜打來要答案的電話,居然是周仁丰打來的,而我愚蠢的對他說出真心話。

 

        我嚇的馬上掛掉電話,把手機關機,然後拔掉我家的電話線。

 

        這個世界,可怕到讓我不想面對,一世英名,全都毀了,我拿起枕頭,不停的打我自己,多希望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在我哭天喊地的時候,門鈴聲響了。

 

        我嚇的趕緊衝過去看,發現是老媽,才安心的開門,一開完門,我馬上把老媽拉進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關上門。

 

        老媽用一種莫名奇妙的眼神看著我。

 

        「媽,妳覺得我們有可能搬家嗎?」我問著。

 

        搬去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

 

        「妳是發瘋了喔!」老媽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我也覺得自己發瘋了,老爸留下的房子,我居然想要搬走,無力的坐在沙發上,有什麼方式可以讓一切回到十分鐘前。

 

        老媽看到我要死不活的樣子,拿了把青蔥往我的頭上打,菜屑灑的我身上都是,「妳給我挀作一點,陳媽媽幫妳介紹一個年輕有為的醫生,妳明天給我漂漂亮亮的去相親。」

 

        聽到這句話,我也顧不得身上的菜屑,開心的跳了起來:「真的嗎?明天什麼時候?」我決定要讓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嫁出去,然後告訴周仁丰剛剛是他聽錯了。

 

        「明天晚上啦~妳怎麼那麼高興啊?」老媽看到我吃錯藥的樣子,有點不習慣。

 

        「開心啊~醫生耶。」比建築師好多了,哈哈哈,我蹦蹦跳跳著回房間,整個人虛脫的躺在床上,繼續埋怨快嘴的自己。

 

        這晚上,我為周仁丰失眠了第二次。

 

        隔天起床時,老媽在桌上留了張紙條,她跟阿姨要去台南進行美食之旅,後天才會回家,留下晚上要相親的餐廳和時間,也沒有忘記叫我穿少一點。

 

        這一次,我決定聽老媽的話,從衣櫃裡拿出上次和采雅去日本玩時,血拚的戰利品,一件超低胸雪紡紗白色小洋裝,這件衣服采雅硬要叫我買,她說我穿起來像個維納斯。

 

        嗯,今天要以維納斯的姿態,成功這場戰役,我梳洗了一下,拿著車鑰匙,衝到我最常去的沙龍,準備開始好好呵護自己,小姐說的全身淋巴引流護理、全身去角質護理、全身海藻美白敷體,我全都做了。

 

        從沙龍出來之後,全身輕飄飄的,舒服極了,難怪一堆女人肯花大錢讓自己享受。

 

        後來,又跑去髮廊裡,洗個了頭,做了個深層護髮,頭髮馬上又黑又亮,洗髮精廣告應該要找我代言才對。

 

        折騰了一下午,想到那件白色洋裝,我沒有鞋子可以搭配,馬上又衝到百貨公司尋找中意的鞋款,終於在某品牌裡,發現了一雙銀色高跟鞋,上面寫著方艾倫三個字。

 

        我馬上打給何凱茜跟她要會員資料,她是這個品牌的VIP,可享七折優惠,不然這雙原價一萬塊的鞋,我完全不敢下手。

 

        「買鞋幹嘛?」她問。

 

        「我晚上要去相親。」我把信用卡交給售貨小姐。

 

        然後何凱茜開始問起對方的資料,我連要去哪裡相親都要跟她報告,難道我媽去台南玩之前,有交待她要盯緊我是嗎?

 

        「好了,不說了,其他的等我相親完再說。」我掛掉電話,提著結好帳的鞋子,走出百貨公司。

 

        我現在全身充滿戰鬥力,今天晚上一定要非常成功,周仁丰算什麼!哈哈,滾一旁去吧~

 

        化完妝時,我看著習慣淡妝的自己,驚覺這樣不行,於是又拿出眼影,加強眼部的妝容,睫毛膏多刷了二層,化完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心裡只有出現五個字,濱崎步嘛我。

 

        換好衣服,踩著新買的高跟鞋,我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我也可以這麼美。

 

        寵愛自己,絕對是女人必勝的第一要件。

 

        到了餐廳,服務生將我帶到已訂好的位子,而那位醫師已經坐在那裡等我,他起身為我拉了椅子,露出迷人的笑容。

 

        「方小姐,妳好,這是我的名片。」他遞了張名片給我,是某大醫院外科主治醫師。

 

        我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沒有名片。」

 

        「沒關係,看過妳的照片後,我就記得妳的名字了。」他得體的說著。

 

        我看著他,一表人材,有這麼好的工作,不明白條件這麼好的人,為什麼需要來相親。

 

        「你相親過很多次了嗎?」我忍不住問。

 

        他點了點頭,「方小姐,講話很坦率,我喜歡。」

 

        既然他喜歡我這麼坦率,我就不客氣啦~「是找不到喜歡的人嗎?」

 

        他看著我,很像是要把我看穿那樣,聰明的人總是想要知道別人的想法。

 

        「會有印象不錯的人,但要共同生活,喜歡是必須,重點是要覺得對方有趣。」他解釋著。

 

        我搖了搖頭,「我不懂。」

 

        「就像妳的外表是我喜歡的樣子,妳講話的方式,我很喜歡,也覺得有趣,這才會讓我有想繼續的動力。」他講起話來氣宇軒昂,不可一世。

 

        又是一個自大狂,「難怪你相親這麼多次。」我忍不住損他。

 

        他笑了笑,「這是事實,我不喜歡唯命是從的女生,我喜歡人生多點挑戰。」

 

        嘖,這種嘴臉再怎麼帥,我也不會心動,還是周仁丰好,雖然很自大,可是從來不會這樣詆毀別人。

 

        我看這次的相親又要失敗了,都來了,老媽也不在家,不然吃完飯再回去好了。

 

        「要吃飯了嗎?」我打斷他自以為是的想像。

 

        他清了清喉嚨,可能沒有想過會有人這樣對他,臉色不太自然的說:「好啊!想吃點什麼?」

 

        我看著菜單,喚來服務生,點了12A和牛、北海道大干貝與乾燒龍蝦,原本想喝點酒,但跟這種人出來,還是少喝點好了。

 

        他只點了份松露雞腿排,笑著說:「看不出來妳胃口挺大的。」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當然要多吃點啊!不然我今天做的SPA、頭髮,還有新買的鞋,成本可高的。

 

        等菜的過程中,他開始說著外科的辛酸史,我其實很想告訴他,山崎豐子的白色巨塔,我看過很多次,而且侯文詠版的白色巨塔,還在我房間裡。

 

        開始想念起,周仁丰用音樂和我交流的感覺,美妙的音符遠遠超越眼前這位外科醫生的聲音。

 

        還好,菜沒有等太久,上菜之後,他的聲音左耳進,右耳馬上出,今天相親唯一值的開心的,就是餐廳選的很好,和牛肉質軟嫩,一放進嘴裡就好像要化開,海鮮更不用講,主廚的功力除了提升它們的鮮味,連口感層次也豐富了起來。

 

        侍者收掉桌上的盤子,滿足我的胃之後,竟覺得心靈更空虛了,只想要趕快回家,結束這一場無趣的相親。

 

        「方小姐,我覺得妳很適合我。」他突然講出這句話,害我喝到一半的水都吐了出來。

 

        他一臉嫌棄的看著我,我真想對他說,剛剛不是才說我很適合他嗎?才吐個水,臉色就變了,周仁丰三不五時就清理我吐的東西,也沒看過他出現這種表情。

 

        我嘆了一口氣,氣自己怎麼又想到他,一場短短不到二個小時的相親,我都不知道想他幾次了。

 

        「可是你不適合我,我只喜歡會清理我嘔吐物的男人。」我站起身,拿著我的包包便走出餐廳,覺得自己今天像個大白痴一樣,白忙一場。

 

        餐廳外吹來一陣風,入秋的天氣,讓我赤裸的手臂,開始起雞皮疙瘩,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打算走去對面街開車。

 

        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昨天才跟我表白,今天就來相親,方艾倫真有妳的。」

 

        聽到這句話之後,我的背脊開始發涼,我深呼吸一口氣,決定當做沒聽到,要用最快的速度衝去開車。

 

        但對方似乎很了解我接下來的舉動,一把拉住我,往他懷裡帶,緊緊的抱住我。

 

        我嚇了一跳,趕緊掙脫開他,「政府有規定有喜歡的人之後,就不能相親是嗎?」

 

        「所以妳真的承認喜歡我囉!」他痞痞的說。

 

        聽到這句話,我真的恨不得咬斷我的舌頭,我用力的推開他,對著他大吼:「對,這樣可以嗎?你就笑我啊!反正你對我講話一直都很機車,再機車我可以接受。」

 

        「我也很喜歡妳。」他說的很小聲,在我搞不清狀況的時候,我又被他抱住了。

 

        「你說什麼?」我不確定自己聽到的那句話是不是真的。

 

        他的頭倚在我的肩膀,在我耳邊輕輕的說:「我周仁丰也很喜歡方艾倫。」

 

        聽到這句話,我的雙腿都快發軟了。

 

        「你不要跟我開玩笑喔!」我緊張的說,這會不會是他要整我的圈套。

 

        「妳昨天這樣從公司跑掉,讓我覺得很擔心,妳知道嗎?我不是要袒護她,而是要保護妳,她昨天從公司離開的時候,情緒很不穩定,如果她真的傷害妳,我會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喔。」聽到他這麼真摯的解釋,我也沒有辦法生氣。

 

        他鬆開我,雙手環在我的腰,直愣愣的盯著我。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看我?」他深情的眼神,讓我很害羞。

 

        「唉~我周仁丰喜歡上妳,真的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他突然嘆了好大一口氣。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生氣的問。

 

        「我喜歡妳很久了,妳都沒發現嗎?我都要克制自己的情緒,才有辦法和妳在同一個空間相處,妳知道嗎?」他的每一個問號,我都搖了搖頭,如果我知道,吻他的那個晚上,就直接把他給吃了。

 

        「看到安東尼吻妳,我都快要發狂了,想說遠離妳會好一點,沒想到反而更想妳,知道安東尼讓妳吃了苦,我又找不到妳,我在妳家樓下待了一整夜,凱茜告訴我,妳在公司受了委屈,我很心疼,結果呢?妳什麼都沒感覺嗎?」

 

       我搖了搖頭。

 

       「所以,妳看我有多不幸。」他感嘆的說。

 

       「你為什麼不直接說。」我反問著。

 

       他笑了笑,「妳是方艾倫耶,妳如果不喜歡我,我說了連朋友都沒得當了,我又不是笨蛋。」

 

       說的也是,他真的有夠了解我的。

 

       「所以,是你先喜歡我的吼?」我問著。

 

       「是,是我自己先喜歡妳的,但,是妳先說喜歡我的。」他後面沒忘記再補上一句 。

 

       我氣的用手指猛戳他的酒窩,「你最好快點忘記那件事。」

 

       他搖了搖頭,「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會忘。」然後,開始全身上下打量著我。

 

       「我也不會忘記,妳跟我告白的隔天,穿的這麼美麗性感來相親。」他後面這句話,是咬牙切齒說的。

 

       我笑了笑,「可是,現在只有你能抱著美麗性感的方艾倫喔!」

 

       他皺了眉頭,「如果,不只有抱著,還可以做其他事情,我想那件事我可能很快就忘了。」

 

       「真的嗎?那走吧!」我認真的說,這個污點,我要用最快的速度讓它消失。

 

       他笑了笑,低下頭,開始吻著我。

 

      老媽說的對,穿少一點還是有好處的,畢竟脫掉的時間,快的只有一、二秒。

 

        幸福在這個時刻,輾轉來到。

 

       也許吃了不少苦頭,受了不少傷痛,但這都是得到幸福的印記,當我衝開層層的束縛與傷痛,愛,就這麼樣的破繭而出,即將在屬於自己的天空裡,飛的自由又自在…。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桐夜
  • 呵.......
    真的很可愛呢兩人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