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al_a394b9d5c61e8718e6376d445085242c  

 

              散會後,我回到櫃位很認真的打掃、擦陳擺,把包包全部保養過一次,開店沒多久,好久不見的老客人許小姐,來幫老公買公事包,所以一大早我就開紅盤,早上的不開心,一瞬間完全消失。

 

        心情很好的寫報表,這個月的業績再努力一點,我就可以領獎金,有好多小說漫畫和DVD等著我把它們帶回家。

 

        陳欣怡很不識相的走過來調侃我,「笑了耶~眼瞇瞇,早上臉還跟糞坑一樣臭,現在整個臉都在發亮耶。」

 

        「滾回去吃妳的早餐。」我心情很愉悅的請她快點離開,免得又要惹我生氣。

 

        回櫃位前,她用手指彈了一下我的額頭,「OK!我滾~」

 

        我痛站起身,撫著我的額頭,「可惡!」好幼稚的女人,還好她跑的快,不然知名商場就要發生命案了。

 

        她站在她的櫃位上,笑的有夠開心。

 

        我氣的對她比了一個割喉嚨的動作,「妳死定了!」

 

        才在想要怎麼懲罰她的時候,一道聲音冷不防的從我背後響起,「有什麼事嗎?」

 

        假裝的和平,現在開始緊蹦。

 

        我回過頭,譚宇勝又一臉面無表情的站在我面前,我也面無表情的回答:「沒有!」

 

        他看了我一眼,又是那種很不屑的眼神。

 

        我不得不說,比起楊無用那種自以為是,他這種面無表情更容易讓我上火,這世界上只有一種東西可以讓我看它的臉色。

 

        那就是,錢!

 

        「我有看了一下櫃上的業績,基本上都維持的還可以。」他看著報表說。

 

        那是一定的,還用問嗎?不要看我這個樣子,喜歡看韓劇、BL文、喝酒、吃東西,我也是很認真工作的。

 

        他接著看著我說:「可是貴公司配合商場的活動,似乎效果都不太好,而且已經連續三個月,都是做滿額贈的活動,活動部分我有詢問過貴公司,這個部分都是由各點的專櫃小姐提出活動,不曉得為什麼一直不換活動。」

 

        「考量公司成本,我不喜歡用折數吸引客人,而且會很容易養成客人要有折數才會買的習慣,況且滿額贈的贈品,每個月我都有更換。」

 

        「但這不是贈品的問題,是活動都一樣的問題,連續三期商場DM都印了一樣的活動,客人會失去興趣。」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好!你說了算,「下個月的DM我會改活動。」

 

        「每個櫃點的活動都是宣傳的重點,既然貴公司給予專櫃小姐可以自己決定活動內容的權利,希望妳可以多用一點心,在設計活動這個部分,如果都是拿一樣的東西出來應付,客人看到DM也會覺得不受尊重。」他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拿了5公斤重的石頭來丟我。

 

        我真是被砸的莫名其妙,超痛。

 

        「我所想的活動,沒有一個是在應付商場的DM和客人,七月份的贈品是考慮到大家放暑假,會出去玩,所以我送外出旅行用小包包,八月父親節,贈送的還是成本高的男用名片夾,九月開學和教師節,贈送電腦用皮製護手腕墊和滑鼠墊組,送的東西都是我跟公司討論很多次才定案。」

 

我吸了一大口氣,看著他繼續說:「不曉得是哪裡讓你覺得我在應付客人?」

 

        他看著我,「如果妳的滿額贈活動,是受到歡迎的,那麼妳要連續使用十二個月,我也沒有意見,但這三個月來,換滿額贈禮物的人次很少,那就表示這個活動並不吸引人,在第一個月效果不好之後,妳並沒有考慮其他的活動,還是都用滿額贈來進行,難道這樣不算應付?」

 

        他看了我一眼後,又狠狠的加一句,「我不認為每個月換贈品就叫做用心!」

 

很好,假裝的和平完全破裂。

 

        我回答著:「我也不覺得每個月都用滿額贈活動,就叫不用心。」

 

        他一句話都沒有回答,一直看著我,我也一直看著他,其他櫃位都看著我們,甚至我覺得連路過的客人也都忍不住停下來看著我們。

 

        因為那氣氛簡直就是在零下與沸騰的兩極。

 

        後來,他一句都沒有說就轉身離開。

 

        那一瞬間,全世界的人都跟我一起大大的吐了一口氣,我真的討厭這種對峙的感覺,因為不管怎樣,身為下屬的人,都是佔下風。

 

        桌上的分機響起,二話不說接起來,「我知道妳要說什麼,但我現在真的不想聽。」

 

        「妳知道我要說什麼?可是我怎麼都不知道妳最近怎麼這麼不怕死,妳的嘴就是不能安份一點嗎?」陳欣怡又開始唸我。

 

        「我今天都退一步了,把臉抺了,還把嘴塗的油亮亮的,而且一大早就開市,那請問他是來找我什麼麻煩?什麼叫做我不用心?妳自己說我有沒有用心?」

 

        這真的很委屈,明明就很認真,每個月都在想活動,只是因為做的活動一樣,就說我不用心?

 

        隨便一句話就可以毀掉別人的努力嗎?

 

        「我知道,可是妳不應該這樣講話,這下好了,譚主任看起來真的很生氣耶!」陳欣怡妳可以再狗腿一點。

 

        譚主任?哪位?哼!

 

        「我也很生氣。」我掛掉陳欣怡的電話。

 

        原本菜頭、小四、盈盈都看著我,在我電話掛掉的那一剎那,低頭開始做自己的事。

 

        商場很小,但無時無刻都會充滿著八卦。

 

        這件事,還是跟我們家老大報告一下,免得她又接到想叫我滾蛋的電話,乖乖的拿起SKYPE,撥給李姐。

 

        很乖的、一字不漏的把全部的事都告訴她,李姐邊聽邊嘆氣,「妳喔~脾氣改一下啦,現在是我可以幫妳處理這件事,如果以後我沒做了,妳怎麼辦?」

 

        「妳不做,那我也不要做啦!師父去哪裡,徒兒就跟到哪裡!」我很認真的,本來繼續留下來就是因為李姐很疼我。

 

        「好了!妳可以了,漫畫小說少看一點,早點睡,如果我真的有接到電話,我會處理。但是妳要答應我,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跟新來的主管起衝突。」

 

        「可是如果他一直找我麻煩咧?」

 

        「那妳就當做是上帝要給妳耐心的磨練,有沒有聽到?」

 

        我在電話這頭沉默。

 

        「小碧,算是李姐拜託妳,妳乖一點。」當李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真的給李姐帶來很大的困擾。

 

        YesSir。」好吧~為了李姐,我忍。

 

       

 

   然後,接下來的日子,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後悔答應李姐,不跟譚宇勝起衝突,因為他簡直從上班到下班,盯我全場!

 

        以為是在打籃球嗎?

 

        「吳小碧到哪裡去了?」譚宇勝站在我櫃位前,問著旁邊的菜頭。

 

        從開店到現在,一直很忙,進貨、換陳擺、客人保養皮夾,到現在都下午三點多了,我的早餐還在櫃子裡,好不容易有空去上個廁所,才剛走回來就聽到譚宇勝在我櫃位前面,很擔心我去摸魚。

 

        我吳小碧,上班從來不摸魚的,他這種行為真的讓我非常的不愉快。

 

        「我去洗手間了,有什麼事嗎?」我站在他背後冷冷的說。

 

        他轉過頭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我,遞給我代班表,「商場有規定,配合商場品牌日的活動,假日正職人員都不能休假,請妳把代班時間改掉。」

 

        下個星期日,是我哥兒子吳大同寶寶的五歲大壽,之前就講好,要回屏東幫他慶生的,我連禮物都買好了,現在居然不能休假。

 

        「可是品牌日活動,我們公司並沒有參加,商場也只有幾個櫃有參與品牌日,有必要全館專櫃人員都不能休嗎?」我真的想回家,已經忙到一個多月沒有回家了,好想念那個坐在馬桶上嗯嗯,卻跌進馬桶裡的大同。

 

        他看著我又是那副冷酷的表情,我已經儘量不跟他起衝突了,可是他還是不停的想要訓練我的耐心,我真的有點快要抓狂了。

 

        「這是商場規定,麻煩妳改掉,再把代班表送回辦公室。」他淡淡的說,然後把表格放在我的桌子後,就離開了。

 

        我氣的拿起抹布開始擦我的陳擺,再這樣下去,哪一天我會出手,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一個譚宇勝走了,來了另一個楊無用,「吳小碧,譚主任請妳再修改下個月的活動,他覺得還不夠好。」

 

        我丟下抹布,走到楊無用面前,「還要改,我改了四次了,我的工作不是只有想活動,還有很多事要做。」

 

        楊無用一臉無奈的說:「我也沒有辦法,如果有問題,妳直接去找譚任講吧!」

 

        她走過來拍拍我的肩,露出自以為溫暖的笑容,「辛苦啦~加油!」

 

        我看了好想吐!

 

        然後現在很想哭,自從譚宇勝調來之後,我的日子越來越難過,聽李姐的話不要跟他起衝突,結果呢?我就這樣一直被他打壓。

 

        小人!

 

        不能休假、活動一直被退,每天上班都像是在地獄,我真的要哭了。

 

        菜頭走過來,一臉很擔心的看著我,「小碧,妳還好嗎?」

 

        我搖了搖頭,不好!不好!一點都不好。

 

        陳欣怡也走過來,摟著我的肩,「喂~拿出妳的鬥志!」

 

        我看了陳欣怡一眼,「鬥志是什麼?能吃嗎?」我現在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有傷心和絕望。

 

        對面櫃的盈盈拿了一杯飲料走過來,然後遞給我,「小碧這給妳喝,今天一直有人送飲料來給我,喝不完。」

 

        我無言,喝不完….,丟給我是怎樣?

 

        「對了,今天我生日,有在KISA訂位置,晚上一起來吧!」盈盈約著我們。

 

        陳欣怡的回答超直接,「是有凱子要付錢嗎?」

 

        盈盈笑的很驕瞋,「哪有啦~是朋友幫我辦的,妳們就一起來玩啊!」

 

        「好啊!」陳欣怡一口答應,盈盈再三確認我們會去,她才很開心的走回去。

 

        我瞪了一眼陳欣怡,「我有說我要去嗎?」現在的我,只想回家看車勝元療傷。

       

        「欸~人家凱子出錢,我們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妳在客氣什麼?」陳欣怡講的超級理所當然,然後也不管我的反對,就自己回櫃位。

 

        我這個人從來不客氣的。

 

        但就是不想去,不想去看人家敲凱子錢,那會讓我覺得,男人的智商都很低,明明知道被敲還付的很開心。

 

        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就像現在,我又看到一個凱子笑咪咪的捧著一大束花,走進盈盈的櫃位,再看到她佯裝驚喜的收下今天第三個凱子送的玫瑰花,然後羞澀臉紅的說謝謝,那凱子的臉一臉滿足。

 

        我忍不住嘆了一大口氣,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我吳小碧這麼清純可愛,到現在只談過一次戀愛就算了,還要被瘋子上司盯、每天都過像的像譚家的女佣一樣。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看著桌上的代班表、促銷活動單,我真的覺得人生好絕望。

       

        已經算不清,一天之內,他到底要找我多少麻煩,連打烊前最後交營業帳款,他都有意見,「吳小碧,簽名請簽全名,簽兩個英文字母”BI”沒有人知道妳是誰。」

 

        我在心裡爆粗口,我簽BI七年,還沒有人問過,這是誰的簽名,現在連這個也要跟我囉嗦。

 

        Ok~我再忍。

 

        BI劃掉,我在收銀員上簽了大大的吳小碧,再交給他,他卻撕了一張新的結帳單給我,「全部重寫吧!」

 

        轟!

 

        我真的很想給他碎屍萬段,長的帥了不起嗎?是主管了不起嗎?為了李姐,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再忍。

 

        陳欣怡走到我旁邊,「怎麼了嗎?」

 

        我搖了搖頭,「妳們先過去,我結完帳再去找妳們。」他應該還可以再找我幾百個麻煩。

 

        OK!妳不要給我偷溜回去喔~」陳欣怡湊在我耳邊,用著很兇狠的口氣說。

 

        可惡!居然把我另一個打算說出來,我是真的想要偷溜回去看我的車勝元,這樣也被拆穿。

 

        接著陳欣怡就用著很明朗又噁心的聲音說:「主任,明天見!」

 

        譚宇勝露出淺淺的微笑,對著陳欣怡說:「再見!」

 

        看的我火更大!擺明了就是討厭我,要盯我!

 

他真的不放棄惹我生氣,等到他說OK之後,全商場只剩下我跟他,而且都快要十一點了。

 

        滿肚子火的到停車場牽我的小紅,沒想到才剛把車子騎出來,外面居然下著大雨!我只好趕快把摩托車停到旁邊,拿出我的雨衣,很狼狽的穿著。

 

        就看到譚宇勝很自在的開著車子,從我旁邊經過,還濺起些許水花,噴到我身上,這一幕讓我忍不住詛咒他車開到一半沒有油。

 

        現在小人當道,世界真的要末日了。

 

        等我騎到KISA都快十二點了,真的不懂自己為什麼要淋著雨,騎了這麼久的摩托車,然後全身狼狽的走進PUB裡面,還得看到譚宇勝坐位置上,旁邊還有一堆女人在給他獻殷勤。

 

        為了怕晚上作惡夢,我當場就想要轉身離開。

 

        結果被菜頭發現,她用蓋過音樂的音量大吼我的名字:「小碧,這裡!」

 

        看著她很蠢的在那裡揮手,我只好走了過去。

 

        譚宇勝看著我一臉又是面無表情,拜託,我看你到才不開心,我挑了離他最遠的位置坐下,菜頭很識相的馬上遞了一瓶啤酒給我。

 

        一打開就是咕嚕咕嚕的大喝一口,啤酒的清涼氣泡穿過喉嚨,很滿足的到達我的胃後,我轉過頭去問菜頭,「陳欣怡咧~」

 

        菜頭指了在舞池裡跳舞的瘋女人一枚,我看了一眼,她正跟一個外國男生熱舞,還不時的對人家放電,完全就是風騷大媽。

 

        「主任,我們來玩海帶拳。」小四用著很噁心的語氣問譚宇勝。

 

        「不了,我不會划拳!」他推託著。

 

        我在心裡冷笑,最好是不會,看起來越正經的男人,來夜店越會玩,雖然沒有交過幾個男朋友,但陪陳欣怡來來回回征戰夜店,也看了不少。

 

        小四不放棄的一直在譚宇勝旁邊撒嬌,然後他一直閃,結果我聽到楊無用的聲音,「主任真的是新好男人,不會划拳啦!」

 

        然後,她就直接坐到譚宇勝和小四的中間,小四一臉很臭的移到旁邊,看到這一幕,我整個很想大笑。

 

        動物愛情世界之肉弱強食。

 

        整個就是很趣味呢!認識楊無用七年,管他誰生日,她從來不出席,她覺得她是主管,來這裡跟員工打鬧有失身份,結果沒想到,今天居然出來了。

 

        嘖嘖嘖~譚宇勝的魅力,真的是無敵啊!

 

        這一幕實在太有趣,我看的太入戲,眼角嘴角都在笑,沒想到一回神,居然和譚宇勝對到眼,我馬上收起笑容,別過頭。

 

        現在不是在上班,我不會給你有多好的臉色。

 

        我又開了第二瓶啤酒,雖然我的後腦勺沒有長眼睛,但是我就是可以知道,他正在看我,現在是下班時間,我想喝幾瓶就喝幾瓶,那種眼神注視真的讓人很不舒服,我回過頭去看了他一眼,他才停止。

 

        這時候風騷大媽也跟外國人熱舞完了,氣喘噓噓的對我說:「妳來啦~」

 

        都來了半個小時,還在問這個,簡直欠揍嘛!

 

        「人有年紀了,就不要太逞強,跳的喘成這樣,倒底是何必?」我忍不住說,雖然陳欣怡是三十歲的年紀,但二十歲的娃娃臉,皮膚又白再加上一頭長到腰的捲髮,好啦~我不得不承認,她像個娃娃啦!

 

但就是老娃娃!

 

        「妳懂什麼?我這叫燃燒生命。」她不服氣的回我。

 

        我很不爽的回,「妳再這樣下去,就會直接結束生命!」

 

        她又伸出手狠狠的捏了我的包子臉,「那妳真的就會沒有朋友。」

 

        「哼!朋友是什麼?妳嗎?陳欣怡嗎?」只會坑我、欺負我、惹我,是哪門子的朋友。

 

        「喂~妳真的很沒有良心耶,我剛幫妳跟譚主任講了多少好話,希望他少盯你一點,我明明就知道妳不愛唸書,我還說妳為了家計沒有繼續升學,賺錢養家。」

 

        可惡的陳欣怡,「妳神經病喔!」難怪他剛剛一直看我。

 

        「我很正常!」她又加了一句,我只想打到她不正常。

 

        我吳小碧最討厭的就是裝可憐,結果陳欣怡幫我當了我最討厭的那種人,我真的會氣死。

 

        我再回過頭,譚宇勝又這樣看我,我真的很討厭,忍不住瞪了他一下,他看著我一樣面無表情。

 

        陳欣怡推了我的手,在我耳邊說,「妳看!這個就是今天的凱子。」

 

        他手上拿了一個LV的大提袋,和一束玫瑰花,遞給盈盈,她開心的站起來,接過禮物,開心的抱了一下凱子,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今天不知道笑了多少次,真擔心她顏面神經失調。

       

        好,我承認這是妒嫉。

       

        但也我真的只是嘴壞了一點,臉圓了一點,其他真的沒有什麼好挑剔的,我有器官捐贈卡,三不五時就去捐血,每個月都會捐錢給世界展望會,我還有認養二個非洲貝南的小孩,不要問我貝南在哪裡,那是隨便選的,我這麼善良根本就是個天使。

 

        可是,我卻還是單身,依舊只能在深夜裡拿著小說享受孤單。

 

        套句陳欣怡的話,「妳生錯年代了,這年頭男人不愛天使,喜歡征服惡魔。」

 

        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則,即使有一天我不當天使,也不屑成為惡魔,太過堅持的下場,就是我只能自己堅強的過日子。

 

一回過神,陳欣怡已經不在位置上,又跑去跳舞,站在她對面的,又是另外一個帥哥,然後菜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失蹤了,不用想也知道,她的親親男友打電話來call人了。

 

        我無聊的又開了一瓶啤酒,不停大口的灌,一分鐘喝光,捏扁啤酒罐,丟在桌上,很滿意自己連喝個酒都愛環保。

 

        才想再繼續買醉的時候,楊無用在遠處用著我剛好可以聽見的聲音說:「吳小碧明天還要上班,妳別喝太多,宿醉了怎麼辦?」

 

        我轉過頭去,才想要頂嘴的時候,又看到譚宇勝眼神不放過我,真的很煩~我忍不住用唇語對他說了一句話,「看屁啊!」

 

        他好像看懂的皺了一下眉頭。

 

        旁邊的楊無用緊張的大吼,「吳小碧,妳剛說什麼?」

 

        我拿起包包,對著楊無用大喊,「我說我要回家了!」然後轉頭就走,現在這種心情,不是只有車勝元才能治癒我,得同時出動玄彬、裴永俊、RAIN才行。

 

        一走出KISA,準備跟小紅回家的時候,看到譚宇勝的車子就停在隔二格的停車格,想到剛從商場出來時,他的車很不客氣濺了一些水花,我的腳毫不留情的,在引擎蓋上留下一個腳印。

 

        再想到他今天交帳時,對我的簽名很不滿意,我折回去KISA,跟櫃檯借了支簽字筆,然後在我的腳印旁簽上BI二個字。

 

        突然覺得我這樣好像太光明正大,又在BI旁邊加了個F,哼,有本事去告FBI啊!

 

        很滿意的站在車子前,看著我的傑作,這就是得罪吳小碧的下場,但報復的快感在三秒後就消失了。

 

        吳小碧,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幼稚?

        我嘆了一口氣,走回小紅旁,雨又開始下大了,原本還溼答答的雨衣更不好穿,到最後一氣之下,我索性連雨衣也不穿了,反正在雨中騎摩托車才夠符合我現在的心情。

 

        眼睛和我的心,都溼答答的。

 

               騎著小紅經過譚宇勝車子時,我的腳印已經被雨水沖掉了,只留下FBI三個字,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希望雨也能沖走,我這深深的無力感。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桐夜
  • 還是好感動.........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