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內總要安慰幾個被對方、被自己、愛情拋棄的朋友,理由有幾千幾萬種,逼不得已的、緣起緣滅的、喜新厭舊的、化整為零的,卻總是沒有一個「對方」可以坦白誠實直接了當的說,「老子就是不要了」、「老子就是愛上別人了」,愛就是如此磨人,到最後也要誆你一下。

 

        然後,也只能笑著哭、哭著笑的接受任何一個「對方」提出來分手的理由,沒有辦法,我們無法耍賴跺著腳說不要,我們不能坐在地上鬧著踢腿說不要,那都無法改變事實,也許第一次會哭,第二次會鬧,但幾次就知道,哭鬧是喚不回一段感情,只是浪費了眼淚,踐踏了自尊。

 

        但另一種傷害自己的方式,就是不停的提醒自己對這段感情有多執著。

 

        最近經歷感情波折的好友,我們輪流安慰著她,希望她早點走出低潮,我們帶她外出、看電影、吃飯,某好友每天灌輸她「沒有愛情也可以很好」的觀念,另一個好友已經開始在幫她物色新男友,利用雙管齊下的技術,要讓她在短時間內,離開情傷走向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可是,她的口頭禪永遠都是「妳們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愛他」。

 

        當某好友跟她說:「等妳單身一陣子,妳就不會想要談戀愛了,妳就會知道男人很煩、戀愛很煩,自己一個人最自在。」她就是一句,「他不煩、他很好,所以我才會這麼愛他。」

 

        只是他不煩,他很好,妳這麼愛他,可惜他不愛妳了。

 

        當某好友開始跟她說:「某某某的哥哥好像最近也剛分手,我上次看過覺得還不錯,我幫妳介紹一下,忘掉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心裡面放上另外一個人。」她就是一句,「我只想和他在一起,妳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愛他,我心裡面沒有辦法再放上別人,我可以為他做任何事。」

 

        是的,妳可以為他做任何事,但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妳再為他做任何一件事。

 

        我在一旁看著聽著,很想跟她說點什麼,但我沒有力氣,我覺得要去說服她,「全世界不是只有妳一個人最愛對方」這件事,對我來說比加一個星期的班,天天早出晚歸還要讓我更體力透支。

 

        我也會想起那時候,自己也曾經這麼覺得,「全世界沒有人會比我更愛他」、、「全世界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對我有多重要」,因為很痛,所以我們覺得自己最痛,好像割在別人手上的只是一道幻覺的傷口,別人都不痛不癢,無止盡的放大自己的悲傷,再流著淚感嘆,我的痛世界上沒有人能懂。

 

        那時候,我以為我會死掉,我會因為心太疼痛而死掉,但是我沒有,我依然這樣活了過來,吃好睡好穿好玩好,而曾經認為「全世界沒有人會比我更愛的那個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連他的長相都記憶模糊,偶爾想起他曾經說過的話,卻也心如止水、不痛不癢,沒有任何感覺。

 

        一切就是那麼奇妙,以為過不了的,眼一閉就這樣過了,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曾經對朋友說過的,「妳們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愛他」這句話,今天換我聽到,深深的打到我的心上,是的,我們很難理解別人的痛,所以我們也不期待別人能夠理自己的痛。

 

活著的過程本來就是在學習如何疼痛,而不去挖自己傷口,是止痛的第一步。

 

        當一切都結束了,我們都不需要再去提醒自己對愛的執著,就算對一百個人大吼,「妳們都不懂我有多痛」、「你們都不知道我有多愛他」,都無法改變愛消失的事實,一切都徒勞無功....。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