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會有那麼幾個人,你覺得這輩子應該不再會見到她,並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也不是有什麼恩怨糾葛,就是一起打鬧了一陣子,一起玩樂了一陣子,像水和油混在一起攪一攪之後,了解對方的屬性之後,才發現有很多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不同,久了就會回到自己的軌道上,各走各的路,最後終究水是水,油是油。

 

        我和她就像是那樣的關係,我們在年輕狂妄的時代碰上,一群人玩鬧、旅行,沒有生活負擔、沒有現實牽扯,我們都看過彼此最無憂無慮的笑容,可是當時間一年一年的經過,我們的生活不再只有單純的玩樂,我們開始面臨所謂的人生,我們開始知道什麼叫做工作壓力,我們開始知道生活需要規劃,我們開始學習愛情的樣子。

 

        出社會工作後,她找了一份主管秘書的工作,我則是在英文補習班裡推銷英文課程,我們總是三天兩頭一定要約出大家來一起聚聚,不是他約就是她約,要不然就是我約,剛出來工作的時候,我們總是恐懼自己消失的青春,不管如何再忙再累都想要緊緊拉住,長大後才發現,想拉住的不是青春,而是那種什麼都不必在乎的感覺。

 

        我們都以為長大就可以自由,卻不知道長大才是被一切束縛的開始。

 

        而她是最早被愛情束縛的那個人,當她告訴我,她談戀愛了,是和公司裡的同事,我見她笑的如此快樂,便認定她的愛情一定是幸福的,但後來我卻發現,似乎和我想像的不一樣,她的愛情好像是一場戲。

 

        和我一起吃飯的時候,先是拒接了幾次男友的電話,過了好一陣子才回,她給男友的理由是,剛剛和朋友吃飯,那餐廳在地下室,所以收訊不好,但我們明明是在露天的燒烤場吃飯,男友似乎又是問跟誰一起出去,她又支支吾吾了好一陣子,不停的跟男友說,「就是跟朋友啊!」

 

        我問她為什麼不跟男友講清楚,她給了我一個無法回答的答案,「不能讓對方對自己太安心。」

 

        為什麼?我們尋求的愛,不就是希望可以「安心」嗎?

 

        因為這個人,我覺得很安心。

 

        但她確開始了她的論述,女人要會演戲,手受傷明明只有一分痛,妳要裝做有八分痛,這樣他才會心疼,偶爾要讓他找不到人,這樣他才會覺得妳很重要,適當的讓他知道,妳還是有其他的異性朋友,不能讓他太放心。

 

        她說,愛情本來就是一齣戲,不想要受傷,就要演的好。

 

        可是當妳全神貫注的演戲時,有多餘的心力去感受「真正的愛」嗎?

 

        接連好幾次都是這樣的狀況,後來有一次,朋友生日,我們約好了一起去唱歌,她也到場了,可是一臉很不開心的樣子,問她發生什麼?她說因為男友晚上要加班不能陪她來,她覺得男友很過份,便要我用她的手機打給男友,說她身體不舒服。

 

         我不太能理解用欺騙來博得對方關心這件事,理由是什麼?於是我拒絕了她,她生氣的覺得我不夠朋友,於是找了另一個朋友幫她,另一個朋友真的幫她撥了電話,而她男友也在二十分鐘後趕到,還帶著止痛藥,她的表情也真的一秒就臉色蒼白。

 

        我活生生的看了這幕戲,從那時候,我就開始懷念以前的她。

 

        之後,我們之間的連繫變少了,偶爾一大群人出去吃飯喝酒,她也對我愛理不理,那時候,我確實有一點受傷,但久了也就習慣了,我們客套的對答,然後點頭微笑。

 

        朋友之間開始流傳著她的事,有不少人當過她的打手,女生就是幫她打電話給男友,說她身體不舒服或是車子壞掉,男生就是要幫她接電話,說她去洗手間還是剛好離開位置。

 

她的行為就好像想要引起父母注意,故意撕掉課本的小孩一樣,其實沒有錯,愛情裡,誰不希望有另一半的關注?誰不希望有另一半的愛護?誰不希望有另一半的全神貫注?

 

        但我希望的是,他的關注、愛護和全神貫注,是因為他覺得我值得,不需要我的朋友打電話、不需要說謊、不需要讓他不放心,不需要在愛情裡演戲,不需要用這些方式,就可以得到讓彼此都安心的愛情。

 

        後來,我們漸漸的失去了她的消息,她不再出席我們的聚會,偶爾大家難得一聚的時候,還是會想起她,不知道她最近過的如何,而聽說的那些小道,都說她嫁給了公司的老闆,從小三扶成正宮,現在過的非常幸福。

 

        不管小道如何,想起年輕時,紥著馬尾和我一起爬圍牆的她,我就希望她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幸福,過的還要輕鬆,即使我覺得這輩子,我沒有機會再見到她,我仍然都比任何人還要祝福她。

 

         但原以沒有機會再見到的她,卻在幾天前捎來了一則短訊,說她在台灣,想跟我碰個面,去與不去,我其實掙扎了一陣子,第一我怕尷尬,第二我還是怕尷尬,後來我還是出去了,因為我不曉得這次見到她之後,接下來還有沒有機會,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見到面的時候,她對我笑了笑,說了句「妳都沒有變。」我也笑了笑,但我卻沒有對她說出,「妳變了好多」這句話,她變了很多,要不是她出聲喊我,我真的認不出來她的樣子,她憔悴了好多。

 

        她開始跟我說著她發生過的一切,她沒有結婚,交過不少男友,卻沒有一個真心對待她,開始抱怨這世界的人事物,沒有一個願意對她好。

 

當下我開始檢討我自己,當我在抱怨全世界的時候,是不是也如此的不美麗?如此的讓人無法直視?我在抱怨這一切的時候,是不是也有想過,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因自己而起?

 

就像她說沒有一個男人願意真心對待她的時候,她是不是有詢問過自己,是不是有真心對待他們?又或者只是一部又一部沒有完結篇的戲。

 

我話沒有說上半句,她的電話響了,接了起來,一樣的手法,「我在外面跟朋友吃飯,就很普通的男性朋友啊!」

 

        我聽著她的回答,一字一句,都沒有改變。

 

        她掛掉電話後,開始跟我說著這個男人的來歷,這幾年她在香港工作,前一陣子朋友幫她介紹的,各種讓她滿意的條件都有,她信誓旦旦的說這次一定不能錯過這個男人,一定要好好抓住他。

 

        我看著她,然後說了幾年前我沒有對她說的話,「如果妳沒有用真心的對待愛情,別人也不會真心對待妳的。」

 

        沒有人會喜歡不放心的愛情,也許會覺得刺激、緊張,那也只是一時,我們的心臟怎能負荷一年365天,隨時都好像要衝上365下?

 

愛情不需要演戲,需要的是真心。

愛情不需要製造緊張,需要製造安心。

 

        最後,我們又不歡而散,但這次我很肯定的是,我們真的不會再見面了,但無論如何,我依然希望她可以真的得到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米毛
  • 雪倫~
    你覺得愛是什麼?
  • 這個問題很難,
    我也常在問自己愛是什麼,
    愛太大也太多種了,
    但對現階段的我來說,
    愛是一種舒服的狀態,
    不管是戀愛還是朋友工作或是家人,
    付出的或接受的,
    都能讓彼此感到自在及舒服。
    很難,但我努力朝著這個方向走。

    雪倫 於 2013/10/05 23:34 回覆

  • 米毛
  • 恩謝謝雪倫的回答:-)
    雪倫你的書都好貼近生活
    每個文字都活出自我的感覺xd
    每次看到中間就會狂抽衛生紙,可是到了最後有讓人破涕微笑*雪倫能讀你的書真好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