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又怎樣?封面final  

 

             為了阻止這種低落的情緒蔓延,我馬上站起身,離開星巴克,還有我那一杯沒喝完的豆漿拿鐵。

 

        才一到設計館,顧采誠就走到我面前,好奇的問,「妳怎麼會跟我妹在一起?」

 

        「我去SOGO巡櫃的時候遇到的。」接著從包包裡拿出采雅請我轉交的東西遞給他。

 

        他笑著接過去,「謝啦~欸陳欣怡,我們晚上去逛夜市好了,妳來台中應該還沒去過逢甲夜市對吧!」

 

        「不要,我想回家睡覺。」昨天被他害的都沒有好好睡,我現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覺。

 

        「逛完再回去睡就好啦~陪我去逛啦!」他居然叫我陪他去逛。

 

        「不要!」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就是我在點貨,他在旁邊盧我陪他去逛夜市,那情節就好像媽媽在洗衣服,然後小孩在旁邊盧她要吃冰的感覺是一樣的。

 

        感謝譚宇勝打破了冗長的僵持,「在忙嗎?」

 

        我和顧采誠同時抬頭看著譚宇勝,還有他身旁站著一個女生,長的很漂亮,比我高了至少有十公分,我才158公分。

 

        譚宇勝接著說:「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部門新來的行銷專員,劉佳佳,她以後會負責設計館的行銷活動企劃,如果你們對活動上有什麼想法,除了我以外,也可以跟她討論。」

 

        打完了招呼,我繼續點貨,譚宇勝、顧采誠和劉佳佳三個人站在一起,討論櫃位的事情,他們三個站在一起那畫面也太協調了,高個子的世界,都覺得他們那裡的空氣特別新鮮。

 

        劉佳佳的型看起來就是顧采誠喜歡的菜,長的漂亮,個子高聎,重點是這個劉佳佳眼神清澈,謙虛有禮,而且笑容滿面,看起來就討人喜歡,跟以往顧采誠身旁的巨型娃娃不一樣。

 

        她突然朝我走了過來,「欣怡姐,不好意思這樣叫妳,會介意嗎?」

 

        我怎麼好意思介意?人家青春二五年華,我就是三十啊~

 

        「不會。」我笑著說。

 

        「譚大哥跟我說妳工作能力很好,接下來的時間就要麻煩妳了,如果我有哪裡想的不夠多還是做的不好,請欣怡姐一定要給我指教。」劉佳佳真誠的對我說。

 

        我怎麼敢當,更何況譚宇勝是哪隻眼睛看到我工作能力很好了?我以前和吳小碧一起混出名的,他怎麼會這麼善良?啊~我忘了他跟吳小碧在一起也是在做善事啦!

 

        「別這麼說,大家一起努力。」場面話我也是很會講的。

 

        譚宇勝跟劉佳佳一離開,顧采誠又走到我旁邊說:「等妳點完貨,我們就去逛夜市喔!」

 

        「好啦~」被他盧到我整個人妥協。

 

        一到逢甲夜市,我整個人超後悔的,人山人海擠到我的胃都要跑出來了,表情很差的對著顧采誠說:「為什麼一定要來逛夜市?」

 

        「因為我怕妳在台中無聊啊!」他笑了笑接過我在手上的包包,然後拉著我往人群裡面走。

 

        看到這種人群,我真的寧願無聊死。

 

        「要吃章魚燒嗎?」他問。

 

        我點了點頭。

 

        他買了一盒,然後我吃了一顆,再把章魚燒遞還給他。

 

        可能是章魚燒開了我的胃,我接下來吃了生煎包、春捲、無骨炸雞,然後都只吃一口就丟給顧采誠。

 

        他不停的解決我丟給他的食物,然後看到一堆人排豬血糕,我又去買了一支,然後吃了一口之後,又丟給他,最後他真的爆發了,「欸陳欣怡,妳很浪費耶,都只吃一口就不吃了。」

 

        「我不吃了,你會吃啊~我就是什麼都想吃啊~但是都想吃一口。」

 

        「妳是想要害我撐死嗎?我吃到要吐了。」他兩隻手上滿滿都是我吃一口後的食物。

 

        我沒有理會他的抱怨,走到一攤賣手機外殼的攤子前,我的手機需要一個套子,它被我丟在包包裡,常常被我的筆記本、化妝包撞來撞去,傷痕疊疊了。

 

        我看到了一個黑色外面有圓點的塑膠皮套,感覺好可愛,才想要伸手去拿起來看的時候,旁邊一個女生先拿了,然後跟老闆說:「老闆,那我再加買這個,你可以再便宜多少?」

 

        老闆面有難色的說,「小姐,我都算很便宜給妳了啦!」

 

        「老闆,你少來了啦!這個進價多少我是知道的,你去賺別人的,不要賺我的啦!這樣三個手機套,算我五百啦!」

 

        老闆嚇的馬上伸手拿過她手上的手機套說:「小姐,這樣我不敢賣妳啦,能算便宜的就一定會便宜給妳,我也是辛苦去批貨來的,賺都賺很少了。」

 

        那個小姐還是很不客氣的繼續說,「老闆,快點啦,五百我馬上買,不然你賣不出去也是賠啊!」

 

        同樣身為服務業的我,面對客人這種無理取鬧的態度,心裡有八百萬把火在燒,我跟老闆說,「老闆,你手上那個手機套我要,幫我包起來。」

 

        「喔!好。」老闆開心的回答。

 

        小姐很不客氣的看著我說,「小姐,這東西我先看到的,我都還沒和老闆講完,妳就這樣搶著買,會不會沒風度了一點啊?」

 

        我也沒有在跟她講禮貌的,「妳要買嗎?那妳錢馬上拿出來啊?」

 

        囉嗦一大堆,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何必去為難別人,有錢就拿出來買啊,講那麼多幹嘛?

 

        我跟老闆結完帳,當著她的面把手機套裝上我的手機,開心的跟老闆說,「跟我的手機好配喔!謝謝老闆。」

 

        老闆也開心的點了點頭,然後又拿了一個香菇造型的耳機塞給我,「小姐這個送妳,算是贈品。」

 

        那個小姐很生氣的罵了我一聲,「沒水準。」之後就扭頭離開了,我真心希望她晚上睡覺不會落枕。

 

        顧采誠嘆了一口氣接著說,「拿著名牌包包,穿的人模人樣,沒想到這麼愛佔人家便宜,口氣還這麼兇。」

 

        「你不知道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婊子裝千金嗎?」我說。

 

        「欸陳欣怡,妳講話不能稍微修飾一點嗎?」他對我太直接的描述頗有微詞。

       

        「無法,我現在又不是在上班,更何況她罵我沒水準的時候,也沒在跟我客氣的。」我說。

 

        他百口莫辯的接受了我的說法。

 

        「那個炸花枝看起來好好吃喔!」我沒有理會他的抱怨,經過炸海鮮的攤子,看到那花枝炸的油油亮亮的,看起來好想吃一口。

 

        他看著我很無奈的說,「妳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嗎?」

 

        我點了點頭,和他一起到一間果汁店坐著,我喝蘋果汁,他看著我喝蘋果汁,「你不喝嗎?」我問。

 

        「我是來休息的,不然等一下陣亡,妳沒吃完的自己想辦法喔!」顧采誠一臉超撐的看著我說。

 

        我笑了笑沒有說什麼,顧采誠這個人其實真的還滿好的,難怪那些前女友都對他念念不忘。

 

        「欸陳欣怡~」他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我抬起頭看著他,「幹嘛?」他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是便秘喔?

 

        「幹嘛啦?」我不耐煩的又問了一次。

 

        「妳為什麼看起來好像有很多心事?」他緩緩的說。

 

        這一句話,讓我暫時停止呼吸,愣了十秒後,我清了清喉嚨說,「因為我還沒吃飽。」隨便說了一個答案,我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我以為我假裝的很好,我的酒友都說我是全世界最無憂無慮的一個人,連吳小碧都問過我,妳是不是不知道煩惱這兩個字要怎麼寫?一直以來,我只想瘋瘋癲癲的過日子,因為這樣才會快樂。

 

        為什麼我眼前的這個人,會覺得我有心事?

 

        他一直看著我,我用最快的速度喝完蘋果汁,然後拿起一旁的包包準備要離開,沒想到和隔壁桌的客人撞上,我的包包掉在地上,因為拉鍊沒有拉上,裡面的東西都掉出了出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撞到我的女大學生一直跟我道歉。

 

        我趕緊把掉出來的東西撿回包包裡,我一直找著我的記事本,它最重要,也最不能讓人家發現,可是它卻硬生生的攤開在顧采誠的腳邊,他邊看邊伸手撿了起來。

 

        我用最快的速度搶回筆記本,丟進包包,把拉鍊拉上,然後離開果汁店,我不知道顧采誠看到了多少,只知道接下來逛夜市的時間,我們的對話少的可憐,而我什麼都吃不下了。

 

        送我回家的路上,他終於打破沉默,問了我筆記本上的事,「妳是不是得了癌症?」

 

        「我身體很健康好嗎?」我反駁的說。

 

        「那為什麼妳筆記本上要交待妳的後事?」他不明白的問。

 

        「那又沒有什麼?誰都說不準這世界上什麼時候有意外,先寫起來放,如果我真的發生什麼意外,大家也才能知道要怎麼幫我處理啊,而且也不用什麼處理,反正把錢都捐給弱勢團體,器官也捐一捐,這是一種負責的表現好嗎?」我雲淡風清的說。

 

        「妳爸媽知道妳這樣嗎?」他覺得很不可思議。

 

        除非我比我爸媽早走,不然他們應該是沒機會看到,我幻想過看到這本冊子的,應該是以後我老了,住在養老院的時候,每天來幫我換尿布的醫護人員會看到。

 

        「奇怪,你問那麼多幹嘛?」怎麼那麼像個女人啊。

 

他接著說了一句:「欸陳欣怡,妳真是個大怪咖,妳好像是從外星球來的一樣。」

 

我看了他一眼,要他停車,放我這個外星人下車。

 

「幹嘛?妳在生氣嗎?我有說錯什麼嗎?」他繼續開著,沒有要停車的打算。

 

我從包包拿出我的眉筆,很不客氣的在他車子的高級螢幕上,寫上停車兩個字。

 

他嚇的馬上把車子停到一邊,「欸陳欣怡,妳瘋了喔!」

 

我沒有說話,快速的下了車,在路上攔了一台計程車,坐上車之後,我才慢慢的冷靜下來,我其實沒有生氣,也沒有瘋,我只是不想要他再繼續靠近我的世界,我就是這樣在生活,我沒有必要跟任何人交代我是用什麼心態在生活的。

 

就連我的父母也從不干涉我是怎麼過日子的,我為什麼要跟一個認識沒幾天的人解釋,「我為什麼要這樣生活?」我一點都不想講,當有人試圖想要了解我的生活的時候,那會令我害怕。

 

回到宿舍前,我去便利商店買了一瓶威士忌,跟店員要了一根吸管,我在房間裡,妝也沒有卸,就這樣喝著酒,放空,然後睡著。

 

也許,我害怕的原因,是我從來就不曾了解過自己吧!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