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一點酒氣,突然好想念跟好友一起喝酒的日子,凱茜和青青都不在台灣,我把車子停在一旁,拿起手機,想約小倫去喝兩杯,電話響了二聲,就被接了起來。

 

「嗨~采雅。」是周仁丰的聲音,小倫的男友。

 

想約小倫出門的念頭,馬上消失的一乾二淨,「嗨~小倫咧?」

 

「她在洗手間,妳知道的,她消化不太好,可能需要一些時間,妳要待會再撥還是我很犧牲的幫妳把手機送到洗手間?」仁丰又甜蜜又吐糟的說。

 

我忍不笑了笑,「你有想過手機的心情嗎?」

 

他在電話那頭大笑,接著就聽到很微細的小倫的抗議聲,「周仁丰,你少在那裡跟我姐妹說我壞話。」

 

他們兩個,標準的愛情冤家。

 

「沒什麼事啦~只是想說跟她聊個天,不然我改天再打好了。」我說。

 

仁丰很熱情的說:「我們待會要去吃消夜,妳要不要一起來?這樣妳就可以跟她聊天了。」

 

「不了!我剛才吃了一堆東西,你們去吃就好,改天再聯絡囉!」我說。

 

他們這對冤家散發的閃光,眼睛再好的人,都會被閃瞎,單身的人最不能習慣的就是跟情侶出去,我眼睛都不知道該放哪裡。

 

但是想喝酒的心情,還是一直持續著,我不像凱茜家裡放的都是酒,所以想喝酒,還是只能自己去買,把車停在7-11外,我走了進去,站在冰箱前,想著該喝啤酒,還是隨便買瓶紅酒回家喝。

 

站在冰箱前思考了五分鐘之後,我決定買紅酒,啤酒還是要多人喝才會快活啊~於是,我馬上轉身,決定去拿紅酒,沒想到這一轉身,沒發現身後有人,一對情侶就這樣被我撞開了。

 

「搞什麼啊~為什麼不看路?」女生很不悅的看著我說。

 

我急忙的道歉,「對不起,我沒注意看到。」

 

男生對著女生說,「沒怎樣就好了。」這聲音,我有一點熟悉感。

 

我抬起頭看著著那個男生,沒想到,居然是我的第三任男友,我們在一起了快半年,晚上他是在pub駐唱的歌手,白天平常是吉他老師,分手的那一天,他跟我說,妳是第一讓我了解,愛和擁有不能並存的女人。

 

我愛妳,但擁有妳卻讓我很辛苦,他這樣對我說。

 

分手一個月後,他託人把在一起時,我送給他的禮物都送了回來,然後在紙條上寫了,擁有這些東西也令我覺得辛苦,它們讓我覺得自己很無能。

 

我什麼都沒有說的,把那些衣服、鞋子捐了出去,至於兩人的合照,現在可能是空氣裡的某個微塵吧!

 

我們看著彼此,他還是像以前一樣瀟灑不羈,左肩背著吉他,穿著綠色軍裝大衣,眼神之間還是跟以前一樣,有股抹不去的哀愁,那時候,我愛的,也正是他這樣的表情。

 

「幹嘛,你們認識嗎?」女生看著我們的細微互動,忍不住問。

 

他清了清喉嚨說,手一把攬過女生,搭在女生肩上,從我旁邊經過說,「不認識。」

 

女生笑著說:「我想也是,她全身都是名牌耶,看起來就不可能會是你的朋友,不過她長的還不錯,皮膚好白。」

 

我呆站在原地,覺得自己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小時候被排擠的惡夢,還沒結束,原來在感情裡,我也因為這樣被排擠了,我想哭又想笑,隨便拿一瓶,我結了帳,心情低落的回家。

 

回到家後,LV連叫個二聲歡迎主人回來的意思都沒,只是抬起頭看著我,不到三秒又緩緩的趴下繼續睡,把東西丟在沙發上,我到冰箱拿了一些冰塊,準備晚上要好好喝一杯。

 

才發現,我居然拿到高梁,但太想喝酒,我還是一杯一杯的接著喝,想著剛剛在便利商店發生的一切,我忍不住大哭了起來,當初是他先拋棄我,現在又說不認識我,我就這麼可恨嗎?

 

我真的不懂,和我在一起壓力真的有這麼大嗎?

 

拿起手機,忍不住打給了凱茜,她都還來不及出聲,我就整個放聲大哭,眼淚不知道為什麼會流的這麼兇,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跟我在一起的人都說很辛苦,但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他們給我什麼啊?

 

「妳哭成這樣,我覺得很可怕耶。」十分鐘後,凱茜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拿了衛生紙隨便擦了個眼淚,然後對凱茜說了剛剛的經過,她一聽完馬上發火,「他什麼東西啊~我都還沒找他算帳,現在還在那說不認識,拜託一下,認識他也不是多光榮的事,他算哪位,以為拿把吉他就會變成第二個周杰倫嗎?」

 

聽到凱茜的聲音,心裡舒服很多,眼淚掉的更兇,「是不是這個世界上有錢有能力的女人,都不會有人要?」我忍不住說。

 

「妳瘋了嗎?那種男人啊~就是標準的自尊心是玻璃做的,一碰就碎,女朋友比他有點錢,就覺得壓力大,女朋友是主管,然後他是員工,就好像全世界都會看不起他一樣,有病啊!有時間在那裡胡思亂想,怎麼不去想辦法,讓自己更進步?」凱茜越說越激動。

 

我當然知道凱茜的意思,但事實上,我卻總是因為這些理由而被拋棄。

 

「采雅,妳要相信的是,自己還沒有遇到對的人,你看連青青繞了這麼一大圈,現在還是過的很幸福啊~妳經歷過的還不到她的八分之一,不要這樣失去信心,不要跟錯誤的感情過不去,知道嗎?」青青現在一定耳朵很癢。

 

        每次跟凱茜說話都會產生好多力量,越聽越沸騰,好像明天就會馬上遇到對的人一樣,我在電話這裡點了點頭。

 

        「采雅,妳要覺得很幸福,妳擁有的這些是別人求也求不來的,上帝給了妳,是認為妳值得,所以妳要比別人更珍惜,懂嗎?有時候,上帝是喜歡跟自己開玩笑的。」凱茜說著,聲音慢慢的減弱。

 

        我想,她是想到了關旭,一個我們同時愛上的男人,但他愛的卻是凱茜,因為這樣,我和凱茜曾經有了誤會,上帝開了我們姐妹一個玩笑,而現在關旭不知道去哪裡了,上帝又狠狠的開了凱茜一個玩笑。

 

        調皮的上帝。

 

        「凱茜,妳還在等他嗎?」我忍不住問。

 

        凱茜在電話那頭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我等的是自己不見的那顆心。」

 

        「凱茜,我有沒有說過,我真的很愛妳?」想到她的心情,我就忍不住為她擔心,原本以為她和關旭會有個完美的結局,可是卻沒有。

 

        她忍不住笑了,「妳現在是怎樣?告白也太突然了吧!妳真的喝不少喔!」

 

        我也笑了笑,「喝了半瓶多高梁,呵呵呵,妳現在回台灣好了,我們明天一起去聯誼!」

 

        「算了吧~那種場合不適合我去,我怕我才一開口,男人都跑光了,我的脾氣妳又不是不知道,算了算了算了,我覺得現在這樣的生活我很滿意,很久沒有這麼平靜的過日子了。」凱茜一把推翻我的提議。

 

        也許是我的日子過的太平靜了,所以需要一點刺激。

 

        「其實我也有一點緊張。」老實說,什麼聯誼我連想也沒有想過。

 

        「妳自己注意安全,而且妳個性太好了,跟青青一樣,很容易就被欺負了,自己又不吭聲,如果明天有人意圖不良,馬上打給馬克,我會交代他,多撂幾個兄弟過去。」凱茜真的連出國都不放過好友馬克,三不五時就要派工作給他,我忍不住大笑。

 

        「我不是個性太好,我只是不喜歡吵架。」其實我也有自己倔強,不能容許別人踩到的雷。

 

        「是根本不會吵好嗎?要不是我和小倫在,妳和青青可以安全的活到現在嗎?」凱茜驕傲的說。

 

        「好~妳們兩個最棒了。」我笑著。

 

        「妳該去睡了,台灣都凌一、二點了吧!明天要去聯誼的人,至少也要先敷個臉吧!」

 

        對厚!我還喝了這麼多酒,明天我的眼袋一定會很明顯。

 

        「茜~謝謝妳喔!」總是在我很低落的時候,不管是大聲吼我,還是小聲安慰我,不停為我著想的她,謝謝十幾年前她主動和我說話,讓我擁有了這些朋友。

 

        「妳今天到底是在三八什麼?可以請問一下嗎?趕快去休息睡覺了,妳以為電話費很便宜嗎?」凱茜又吼我了。

 

        我笑了笑,心裡暖暖的和她道了晚安,掛掉電話,對明天的一切又開始有了信心。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