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334260  

 

             如果馬子維有劉子祺的一半禮貌,我真的會謝天謝天謝眾神,繼續開車,二十分鐘後,我到家了。

 

        LV在我腳邊撒嬌,我抱起它,突然發現桌上的鑰匙不見了,難道他今天有出門?我坐在客廳沙發上,猶豫著要不要去敲他的門,半小時候,我起身決定問他有沒有去吃飯。

 

        結果敲了十分鐘,這位大哥居然還是沒有點聲音,我真的生氣了,管他受過什麼刺激,我現在也在被他刺激啊!二話不說打開門,準備好好教訓他一頓,結果裡面沒有半個人。

 

        「馬子維~」我叫著。

 

        整個家裡完全沒有看到他的踨影,難道是去吃飯?如果是就太好了,我可以不用管他自己一個人家,反正他可以出門,身上應該有錢吧?就算和馬伯伯吵架,馬媽媽也會給他吧!

 

        所以我很安心的去洗了澡,再帶LV去頂樓晃了一下,回到家之後,馬子維還是沒有回來,晚上十一點十分,難道在台灣有朋友?應該不可能,這樣子的話,他就住朋友家就好了,那他到底會去哪裡?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影集,但它的內容在做什麼,我幾乎都沒有看進去,只聽見牆壁上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

 

        晚上十二點十二分,他還是沒有回來。

 

        晚上十二點三十六分,門口依然沒有動靜,然後我又再一次走進房間,確定他並沒有把東西帶走,於是又回到了客廳繼續等,本來想打電話給他,卻發現我根本沒有他的手機電話。

 

        晚上十二點五十四分,我幾乎快要睡著了,焦慮的心情越來越重,很擔心他是不是在外面發生了什麼意外。

 

        晚上一點零九分,我終於忍不住打電話去管理室。

 

        「顧小姐您好,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管理室的工作人員問著。

 

        我開始思索要怎麼回答他,十秒後,我語氣很不順的說:「請問一下,今天有看到我弟弟出門嗎?」我弟弟這三個字有夠不順口的。

 

        管理室停頓了一下,「顧小姐的弟弟是。」

 

        我瘋了嗎?怎麼會去問人家這個問題,以為每個人都會認識馬子維嗎?除了那幾個保全以外,應該不會有人知道他是誰,掛掉電話後,我的心情更沉重,腦子開始有了很多不好的念頭。

 

        晚上二點十五分,我已經想要打電話去報警了,接著就聽到門口有鑰匙打開的聲音,接著十秒後,馬子維出現在我的視線,他緩緩的走了進來。

 

        心裡的壓力一解除之後,我心裡湧出的是無限的委曲,我為什麼要為了他擔心受怕?他又不是我的誰?我為什麼要為了他晚歸覺得心神不寧?

 

        「你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我冷冷的說。

 

        「和朋友出去了。」他淡淡的說。

 

        就因為他都一直是這種態度,我的火氣就更大了,「好,那為什麼晚回來不會打電話?你幾歲?是小孩子嗎?我為什麼要去替你擔心?」

 

        他看著我然後一句話都沒有說,我接著說:「我不知道你和馬伯伯怎麼了,但既然你在台灣,又住在我這裡,想叛逆想幹嘛沒關係,但請做到最基本的當客之道。」

 

        「對不起。」他看著激動的我,然後緩緩的說。

 

        道歉來的這麼突然,一時之間,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火氣好像被淋了一盆水一樣,消失了,還全身溼透。

 

        「你知道我等多久嗎?我多擔心你發生什麼事,這樣我要怎麼跟馬媽媽交待?」我的氣燄弱了不少。

 

        「其實妳不用跟我媽交待,也不用打電話罵妳哥哥,妳本來就不需要照顧我。」他這話一講,我火又更大了。

 

        我用了三十年前吃奶的力量,對著他說:「我當然知道我不需要照顧你,是因為我媽媽在乎,是因為你媽媽在乎,也許你年紀比我小,但活了二十幾年,你難道不會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自己可以決定要做或不做,你不也是因為在乎媽媽、擔心媽媽才願意住在我們家嗎?」

 

        他看著我,眼神很複雜。

 

        「我們都有在乎的人,也許你對你的人生有很多不滿,但是我們其他人並沒有對不起你,你以為全世界只有你叛逆過嗎?你以為全天下只有你最慘嗎?」我在翹課的時候,你可能還在喝奶!

 

        「那妳又以為妳是誰?妳就有資格去評斷我的人生、我的感覺嗎?妳懂什麼?」他口氣很冷淡的反駁我。

 

        「對~我是不懂,我也不想懂,我只是要告訴你,因為你媽因為我媽,我們必須再相處一陣子,請你管好你自己,你不是我的責任。」話一說完,我馬上衝進房間,隨便拿了個包包就離開家。

 

        管他凌晨三點,我一點都不想要跟他在同一個空間裡,他比我哥更壞,壞孩子,氣的我車速開到一百三。

 

        本來想回老爸家,但又想到我那個沒良心的老哥,把感應卡給換了,我只好又離開,想去找小倫,又怕這個時間她可能睡了,或是跟仁丰在一起,我只能把車開到海產店。

 

        阿東哥看到我這個時候穿著居家服自己一個人出來,臉上表情超驚訝,「采雅,妮怎麼這個時間來了啊?」

 

        我隨便拉扯了嘴角,假裝微笑,「沒有,突然間好餓,想喝個酒,可以幫我妙二個下酒菜嗎?」

 

        阿東哥又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當然知道我不可能這麼簡單,雖然疑惑了一下,但也心知肚明,沒有再去多講什麼,「好~妳等我蛤!」

 

        我點了點頭,這次不是從冰箱拿啤酒,而是從旁邊的櫃子拿了瓶高梁,阿東哥看到急忙說:「采雅啊~那麼晚了,喝一點啤酒就好了啦,這個妳喝了,晚尚睡覺會不舒胡喔!」

 

        「沒關係啦~」我打開瓶蓋,拿了個酒杯,加了點冰塊,喝了一杯,頓時覺得剛剛心裡面受到的氣,完全消失不見,酒的魔力。

 

        我就這樣喝,阿東哥就一直叫我不要喝,來來回回幾次,我已經聽不見阿東哥在說什麼,只覺得很舒服,什麼都可以不用去想。

 

        真的什麼都可以不用去想

 

        因為我醉到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家的,只知道我一睜開眼睛,頭就開始痛,痛到我忍不住往自己頭上打了好幾下。

 

        「該打的不是妳的頭,是妳一杯接一杯的手。」我的手停在空中,抬起頭一看,馬子維站在房門口,拿了一包東西,一臉嫌棄的看著我。

 

        想到他昨天那個樣子,我低下頭沒有理他。

 

        「我怎麼回家的?」我問。

 

        「海產店老闆開妳的車送妳回來的。」

 

        他走到我床邊,把那包東西遞給我,「什麼東西?」我問,然後我每講一個字,頭就要爆炸了,從來沒有喝的這麼醉過,原來宿醉這麼痛苦!

 

        他沒有說話,接著走了出去,這傢伙什麼時候才可以知道,好好的回答人家的問題,是最基本的禮貌,我撫著因為生氣而更痛的頭,決定在我頭痛好之前,都不要再跟他講話。

 

        打開塑膠袋,裡面是各式的解酒液跟解酒錠,馬子維去幫我買的嗎?還在疑惑時,他又拿了一杯水走了進來,我看著他的舉動,令人匪夷所思。

 

        他看著我,語氣帶著關心的說:「我不知道要買哪一種,藥局小姐幫我拿的,妳就挑妳喜歡的吃吧!」然後把水遞給我。

 

        這不是馬子維,他今天有溫度,我好不習慣,然後就這樣僵著,他應該不會記恨昨天晚上的事,然後

 

        「看在妳媽和我媽的份上,我沒有下毒。」他說。

 

        我心虛的被口水噎到,咳了二下。

 

        「原來妳真的覺得我會下毒。」他繼續說。

 

        我咳的更嚴重,頭痛到好像不是我的一樣。

 

        他把水放在旁邊的桌子,走到我旁邊替我拍背,然後我又再度被口水噎到,咳的更大力,我覺得我再這樣下去,一定會咳到肺部破裂和頭痛到中風。

 

        「出..咳咳。」我快斷氣了。

 

        他一臉掙扎到底該不該出去,可能是很怕我會咳死再裡面,但如果他真的不出去,我才會真的咳死,「出去..咳咳。」

 

        最後,他走了出去,我慢慢順著呼吸,頭還是痛到快炸了,但很快就不咳了,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整個人好像活了過來,隨便拿了袋子裡的解酒液喝了一瓶,有夠難喝,根本就是榴槤汁的程度,再拿了顆解酒錠吃,然後馬上躺到床上睡覺,我真心覺得一定是頭太痛了,所以產生錯覺,那不是馬子維。

 

        那不是馬子維,唸到第三十九次的時候,我又不省人事了,再一次起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頭不痛了,但睡了太久,全身酸痛,人還是要認清事實,有年紀了,熬夜喝酒什麼的,真的不要開自己玩笑。

 

        在床上翻了二圈,才忽然想起,我今天都沒有進公司,也沒有打給娃娃,她一定急瘋了,從包包裡翻出手機,才發現手機完全沒有電了,趕緊換了電池,一開機鈴聲就響不停。

 

        有娃娃打的、有小倫打的、有凱茜打的,還有劉子祺的來電。

 

        我馬上先打給娃娃,結果她一接起來,笑的聲音不知道是為什麼會這麼噁心,「經理~呵呵呵。」

 

        全身雞皮疙瘩都來了,「妳幹嘛這種聲音,我好不舒服。」

 

        「呵呵呵~我哪有什麼聲音,妳還好嗎?聽說妳感冒了,還發燒了,應該有人照顧妳吧~呵呵呵。」她在呵下去,我真會叫她連續一個星期晚上加班。

 

        「妳在說什麼啊~我沒有發燒啊,只是喝太多了,誰跟妳說我發燒了?」

 

        她又再一次呵呵呵,「早上有一個男人打來說妳身體不舒服,今天沒有辦法進公司啊~所以妳沒有發燒,而是跟一個男人喝太多?喔呵呵呵呵~」

 

        我現在真的沒有辦法跟這樣的她對話,好想摔手機,「妳不要想太多,需要處理的文件,妳要幫我整理好,我明天會進公司。」

 

        然後,我第一次掛娃娃的電話。

 

        應該是馬子維幫我請的假,房間桌上就一疊我的公司名片,要請假不難,我起床梳洗,可憐的LV,今天一定都還沒有吃東西,我走出房門打算幫LV倒點飼料,馬子維正在廚房,好像又是在煮他自己的泡麵,好香!

 

        我走廚房旁的櫃子裡,打算拿LV的飼料,結果馬子維頭也沒有回,繼續煮著他的東西說:「它下午才吃過,而且吃了不少。」

 

        我只好再把飼料收起來,抱著LV到客廳去看電視,他今天真的很奇怪,怪透了,邊看電視邊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很擔心他會不會突然撕下他的臉皮,變成某個星球的人。

 

        看到他從廚房走了出來,我視線趕緊移到電視上,假裝在看電視,沒想到他竟然把那碗麵放在桌上,然後說:「吃點東西吧!」

 

        「你今天好奇怪。」我還是忍不住說了。

 

        他看著我,然後一句話都沒有說,又走回廚房,我突然放鬆了一口氣,這才是馬子維啊~結果,廚房突然又傳來聲音,「再不吃麵都要爛了。」

 

        哇~他是有千里眼喔!怎麼知道我連筷子都還沒有拿,我趕緊開始進食,統一肉燥麵加蛋,肚子餓時,它真的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幾分鐘後,他又端了一碗出來,然後直接坐在L型沙發的另一頭,也開始看著電視吃了起來。

 

        我邊吃邊想著,他改變會這麼大的原因,應該是昨天晚上吵的那一架。

 

        「你今天怎麼沒有進去房間裡面吃?」我問。

 

        「我想看電視。」他說。

 

        「都是吃泡麵,你為什麼不一起煮就好,還分二次?」我問。

       

        「我只會煮一人份。」他說。

 

        「你是不是覺得,姐姐昨天講的那些話很有道理?」我問。

 

        他停頓了一下,沒有回答,臉上表情有一點無措

 

        「叫一聲采雅姐姐聽看看。」我說。

 

        「不要。」他馬上回絕。

 

「叫一聲采雅姐姐聽看看。」我不死心。

 

「吵死了。」他回答完後,用最快的速度把全部的麵倒進去嘴裡,然後起身,走進去房間,「頭不痛了,碗給妳洗。」

 

他關上房門後,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是傳說中的見笑轉生氣嗎?

創作者介紹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Chen
  • 我隨便拉扯了嘴角,假裝微笑,「沒有,突然間好餓,想喝個酒,可以幫我妙二個下酒菜嗎?」

    下酒菜怎麼妙ˊˇˋ
    雪倫是很想睡了嗎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