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334260  

                                 到了目的地,我們一下車,劉子祺就馬上遞了個小麵包和牛奶給我,「先吃點東西,我們剛都在車上吃過了,因為妳睡的很沉,所以沒有叫妳。」

 

        「謝謝。」我說,但我一點胃口都沒有,只喝了點牛奶。

 

        接著就看到劉子祺和仁丰把休旅車的後車箱打開,拿了一台又一台的折疊腳踏車下來,最後一台拿下來的是全白的腳踏車。

 

        劉子祺把白色腳踏車裝好,又加了個竹籃,然後把車子牽到我面前,「喜歡嗎?這個白色是我調的顏色,小倫有跟我說妳的身高,所以這個椅墊高度也有算過。」

 

        我最喜歡白色,什麼都愛買白色,這台腳踏車白的好漂亮、好可愛,青青也很喜歡騎腳踏車,她也有一台很可愛的腳踏車,每次都說要教我騎,結果都她去法國了,我還是沒學。

 

        小倫和仁丰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留下我和劉子祺兩個人,我把麵包遞還給他,「我現在沒有胃口,吃不下。」

 

        他笑了笑,接過麵包,「還好嗎?妳從昨天看起來就不怎麼好。」

 

        「沒什麼,只是太累了。」我說。

 

        他依然笑著,「妳知道嗎?如果工作累,只有嘴角會往下,如果是心累的話,連眼角都會下垂的。」說完還指了我的眼睛。

 

        我眼角下垂?難道這幾天沒睡,我老化了嗎?馬上從包包拿出鏡子,發現我的眼尾多了幾條皺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可惡,不知道要敷幾天的面膜才救的回來。

 

        劉子祺看著我笑了笑,「開心點,我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想說的話可以告訴我。」

 

        我點了點頭,感激他的貼心,都出來玩了,我決定不再去想那些,今天就好好玩吧!「我沒有騎過,如果車子被我騎壞了怎麼辦?」我牽著這台漂亮的白色腳踏車,擔心它的下場。

 

        「這台本來就是要送給妳的,不要擔心騎壞,我比較擔心妳受傷,所以等等學的時候,不可以逞強。」劉子祺走到我的旁邊說。

 

        「好。」我點頭答應。

 

        然後我發現劉子祺是一個非常有耐心的人,因為他教了我一個多小時,我大概只能騎二下,對!就是他放手後的一、二,我就摔了,不過每次都幸好都有他從後面拉著我,所以我都沒有跌倒。

 

        我是學的很輕鬆,但他卻滿頭大汗,衣服都溼了,再這樣下去會換他中暑,又是一下二下之後,我對自己失去信心了,只好停下車,「休息一下好了,好累,沒想到騎個腳踏車比開車難上好幾萬倍。」

 

        他用手拭去額頭上的汗,笑容和他背後的陽光一樣,「不難,妳只是太緊張了,先休息一下吧!妳的腳應該很痠了。」

 

        看到他滿頭大汗,我從包包裡拿出手帕幫他拭去臉上的汗水,真是難為他了,陪我在太陽下晒了這麼久,結果我這個學生,還是學不會。

 

        「辛苦你了。」我說。

       

        他笑的更開心,「不會,妳休息一下,我再去買個水,不可以自己騎,等我回來。」

 

        我點了點頭。

 

        坐在樹下等著,雖然太陽很大,但吹來的風卻很涼爽,看到一旁的小妹妹,也和爸爸學騎車,小女孩摔了二次之後,就學會了,雖然騎的不是很順,但只少比我這個兩下的好上千萬倍。

 

        小女孩的爸爸看到女兒只學了二次,就可以騎的這麼好,開心的對著女兒的背影說,「妹妹,直直騎,手要放在剎手那裡,覺得快要跌倒時就要剎車喔!」

 

        女兒邊騎車邊大喊著回答,「好~知道了。」

 

        「果然跟學游泳一樣,吃個幾次水就可以了,騎腳踏車還是要多摔兩次。」老爸眼神還是離不開女兒,邊看邊自己嘀咕著。

 

        要摔才可以學會的意思嗎?所以我應該摔個幾次嗎?

 

        女兒把車子騎回來,爸爸又開始教她,我只好也牽起我的腳踏車,邊聽爸爸的解說,邊開始騎著。

 

        先踩著踏板,然後坐上去,重心要穩不要慌,小女孩往前騎了,這次我差點跌倒,不過我騎不只二下,至少有五十公尺,好開心,自信心慢慢找回來。

 

        第四次挑戰,看到劉子祺拿了二瓶礦泉水,我開心的喊他,想讓他看看我這個學生有多厲害,結果一分心,車頭一晃,我也來不急剎車,整個人就和車子倒向右邊,還滑行了一下。

 

        好痛,痛死了。

 

        劉子祺跑到我旁邊,緊張的喊著,「采雅,還好嗎?」當然不好啊~這麼痛,我一度以為我的手,要斷掉了。

 

        他把我扶到一旁,先用礦泉水沖洗我的傷口,水把我手上的血和泥土沖掉,才發現我的手肘有好多傷口,再來就是我的膝蓋,用水沖掉之後,膝蓋的皮都被磨破了。

 

        劉子祺看到傷口,有一點生氣的說:「為什麼不等我回來再騎,跌了這麼多傷口,是不是很痛?」

 

        看到他緊張的樣子,讓我覺得很窩心,為了減低他的罪惡感,我搖了搖頭,「還好,不會很痛。」

 

        他看了我五秒後說:「妳騙人。」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無奈的搖了搖頭,拿了衛生紙壓住我的傷口,「我去車上拿急救箱,妳在這裡等我,不要再亂動了,我很快回來。」

 

        然後他真的很快回來,前後不到三分鐘,明明這裡離停車場那麼遠,他不是用跑的,根本是用飛的。

 

        他喘噓噓的幫我上完了藥,額頭和臉上又因為跑來跑去,汗珠又冒了出來,看到劉子祺這麼真誠的模樣,我卻想到了馬子維,如果在我心裡的是劉子祺而不是馬子維,那麼會是最好的結果。

 

        但,最好的結果通常都不會是我們的人生。

 

        上完藥後,小倫和仁丰也回來了,看到我的手肘和膝蓋都包紮了,馬上衝到我旁邊,「妳還好吧!怎麼摔成這樣?天啊~妳最怕痛的人,連打針都會哭,結果摔成這樣。」

 

        小倫現在是想要哭的意思嗎?「沒事啦~當下痛完了,擦藥後就好了,我真的沒事,而且我沒有哭。」我安慰著她。

 

        「對不起,我沒有顧好采雅。」劉子祺也跟小倫道歉。

 

        「不要這樣說啦,因為你教我騎,我現在會騎腳踏車了耶。」我牽著腳踏車,還想示範給他們看,結果車子馬上從我手上消失。

 

        「不可以再騎了。」劉子祺邊說邊把腳踏車收起來,「絕對!」

 

        我被他的認真逗笑了。

 

        接下來我們就在集集亂逛、吃東西,劉子祺和仁丰事先都有做功課,帶我們去吃電視節目介紹當地人都說好吃的豆花、香蕉酥、還有肉圓,雖然我的腳受傷了,走起路來有點痛,但還是玩的很開心。

 

        正當我吃著香蕉酥,讚嘆連香蕉都可以拿下去炸還這麼好吃時,小倫拿了她的手機給我,「凱茜找妳。」

 

        我疑惑著凱茜為什麼打小倫的手機找我時,她馬上在電話那頭說:「妳手機怎麼都不接?」

 

        我沒有不接啊,是一直都沒有聽手機鈴聲。

 

        「可能轉成震動了吧!」我也不知道。

 

        「我又被我媽困住了,本來打算下星期要回去,可能又要再多住一、二個月,妳上次說要買的那套衣服,我今天買到了,還有妳說要幫顧爸爸買的保健食品,我明天會去買,先寄回去給妳。」凱茜在那一頭說著。

 

        我才不管衣服和保健食品,想到凱茜又要那麼久才回來,我的心都要碎了,忍不住跟她抱怨,「好久喔~」

 

        「沒辦法啊~我一說要回去,我媽就說她這裡痛那裡痛,我只好留下來陪她,不然妳請特休來美國玩好了,反正前二個月妳去美國出差辦的簽證,也還沒有過期啊~」凱茜安慰著我說。

 

        我嘆了口氣,「不要,去美國要坐好久的飛機,我覺得好累。」

 

        「那妳就乖乖等我回台灣喔!今天出去玩,要玩的開心一點,知道嗎?」凱茜又叮嚀了一次。

 

        「好啦~」我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

 

        還要孤單一、二個月,想到這裡心情都開始沉重,怎麼可能玩的開心一點,雖然小倫一直旁邊安慰我,但心裡的失落感,真的不是她可以明白的。

 

回台中的路上,一上車我又睡著了,再次醒來已經到我家門口了,我睡眼惺忪的下了車。

 

        劉子祺也下了車跟我說再見,要我小心傷口,洗完澡一定要換藥,叮嚀了很多,我都快要記不住了,我笑了笑說:「車子可以放在我這裡嗎?我想找時間練習。」

 

        「車子是送妳的,但是妳要練習,一定要打給我,不然太危險了。」劉子祺邊說邊幫我把車子拿下來。

 

        「好。」我笑著回答。

 

        原本他要幫我把車子拿上去,但我拒絕了,因為馬子維還住在我家,雖然受傷,但腳踏車很輕,折疊過後又更輕巧,我單手都可以拿起來,更何況它現在是可以直接拉著輪子就走,一點都不需要費力。

 

        大家都累垮了,所以我也沒有吵醒小倫跟仁丰,跟劉子祺說了再見後,我就拉著腳踏車回家了。

 

        一進門,馬子維就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原本心情就在低落了,結果看到他而更低落,我把腳踏車先放在玄關,脫了鞋子,緩慢的走進房間。

 

        我們連眼神都沒有交流。

 

        很小心的避開傷口,洗好澡之後,我到客廳想要找藥箱,馬子維一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看了客廳裡所有櫃子的抽屜,都沒有看到藥箱,客廳的氣氛真的很怪,我也不想找了,直接回房間打算睡覺。

 

        結果才剛躺上床,門口又有敲門聲,我不打算開,但馬子維又還是敲個不停,我只好起身,打開門。

 

        他拿著藥箱站在我的房間門口,我一句話都還沒有說,他就走了進來,看著我說,「為什麼受傷了?」

 

        我沒有回答,走到他旁邊,想從他手上拿過藥箱,但他卻把我拉到床上坐下,接著蹲在我面前,先慢慢的拆掉我膝蓋的紗布,看到我的傷口,他皺了下眉頭,然後開始幫我換藥。

 

        處理的很小心,但消毒傷口時,那種刺痛,我還是忍不住握緊了拳頭,他邊擦藥邊問著,「為什麼不接電話?」

 

        啊~說到電話,我在包包裡好像沒有看到手機,我左顧又盼了一下,才發現我的手機躺在我的化妝檯前,原來我今天一直沒有帶出去。

 

        「我沒帶。」我淡淡的說。

 

        換好膝蓋的藥之後,他拉過我的手,幫我拆掉手上的紗布,快換好藥時,他突然抬起頭看著我說,「我和安琪拉,不是妳想的那樣。」

 

        我呆住了,呆的原因是我不懂他為什麼突然之間對我說這個。

 

        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十秒後我開口問他,「為什麼要跟我。」

 

        說這個,這三個字還沒有講出口,他吻上了我,然後我愣住了,完全愣住了,當他的臉又回到我眼前聚焦,我還是愣著。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