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了拍我的臉說:「妳早點睡,明天再說。」接著就離開我的房間。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我又發呆了半個小時,他和安琪拉的說法不一樣,我該相信誰?我真的搞不懂馬子維,我覺得我有一天一定會發瘋,我把頭埋在枕頭尖叫,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叫到好累,什麼都不想再想了,躺回床上,不到一分鐘我就睡著了。

 

        隔天醒來時,又是中午了,我坐在床上想起昨天晚上的吻,覺得自己應該是做夢了,那一切太不真實,對,昨天晚上我應該睡了,那個吻應該是我自己做夢來的。

 

        幫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後,我走出房門,發現馬子維正在陽台,像是在處理我的腳踏車,我走了過去,看著他一下轉動腳踏板,一下子拿著工具鎖緊螺絲,看的我眼睛都花了。

 

        沒多久後,他抬起頭看著我,然後給了我一個微笑,我嚇了好大一跳,他居然也能笑的這麼溫柔,這種表情我只有在劉子祺的臉上看過,沒想到這種笑容也這麼適合他。

 

        「你在幹嘛?」我問。

 

        「妳這台腳踏車還不錯,要不是很懂腳踏車的人,是不可能會買到這台車,更何況這台車應該是自行組裝的。」他欣賞著腳踏車說著。

 

        劉子祺公司就是做腳踏車零件的,更何況小倫也說過,劉子祺家裡也收藏了不少名貴的腳踏車,但沒想到這台車還有這麼多的學問。

 

        「朋友送的,沒想到你也懂腳踏車。」我淡淡的說。

 

        他點了點頭,走進廚房洗手,我站在陽台看著陽光散在路上,氣溫雖然很高,但還算是舒服。

 

        「妳反射神經少一條,還是少騎車。」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背面,然後靠近著我說。

 

        我嚇了一跳,轉過身,他就站在距離我十公分的地方,距離太近,我用雙手打算推開他,他卻突然拉住我的手,然後把我拉到客廳。

 

        「怎麼了嗎?」他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一下子這樣一下子那樣,我真的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想要怎樣。

 

        他沒有說話。

 

        我嘆了口氣,轉身想離開的時候,他突然說:「我爸有外遇,暪著我媽,和別的女人有了小孩。」

 

        冷不住倒吸了一口氣,跟別的女人有了小孩,這像炸彈一樣,轟的一聲,我完全沒有辦法思考,唯一想到的就是馬媽媽那溫柔的說話聲,我相信馬媽媽一定是個好女人,所以莫名的替馬媽媽難過。

 

        我轉過身,突然覺得自己很過份,原來我一直問的一直想知道的,是他心目中這麼醜陋又不堪的事實,突然明白為什麼他叫我不要多管閒事,因為這真的是我管不了也插手不了的事。

 

        我一直在挖著他心中血淋淋的秘密。

 

        「對不起。」我忍不住說。

 

        他失笑的搖了搖頭,不懂我為什麼要道歉,接著說:「這件事,連我媽都不知道。」

 

        所以,他獨自承受著這些事情?

 

        他接著說:「準備升大學的那一年,我到他的公司實習,才發他每個中午都會消失,問了秘書他的行程,秘書告訴我,他從來不在中午安排行程,我覺得很奇怪,直到有一天真的忍不住,跟蹤了他,才發現原來他一直過著兩個家庭的生活。」

 

        我好訝異,嚇的嘴都闔不上來,老爸如果這樣,我一定會瘋掉,光是想到老媽會有多難過,我就快要沒辦法呼吸。

 

        他嘆了口氣,「在我爸還沒有跟我媽結婚的時候,他和那個女人就在一起了,還有了小孩。」

 

        我幾乎是沒有辦法相信我的耳朵,怎麼能把感情的事搞的這麼複雜。

 

        「馬伯伯知道你發現這件事嗎?」我問。

 

        他搖了搖頭。

 

        「你不打算說嗎?」我繼續問著。

 

        他看著我,沒有回答,或許是該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是啊,該怎麼說?如果是我,能怎麼說?能怎麼做?我看著他,對於他所承受的壓力覺得心疼。

 

        忍不住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摸了他的臉,他拉下我的手,也拉我進他的懷裡,我抱著他,想分擔他承受的這一切。

 

        門口的對講機又傳來鈴聲,我們放開了彼此,我走到玄關接了起來,大廳人員告訴我,安琪拉小姐要找馬子維。

 

        剛剛那些熱情、不捨,一瞬間又沒了溫度,掛掉對講機,我淡淡的對著馬子維說:「安琪拉找你。」

 

        現在是什麼局面?為什麼這麼複雜?吻了我之後,抱了我之後,又有另一個女人找上門,然後又告訴我,他和那個女人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應該把他們兩個想成怎樣?

 

        我覺得很煩躁,不想看他的表情,回房間拿了車鑰匙,我打算出去晃晃,那一天晚上自己在屋子裡的等待,已經嚇到我了,這一次我不想要自己待在這裡,我會窒息。

 

        才剛要踏出去的時候,馬子維拉住了我,「妳要去哪裡?」

 

        我甩開他的手,接著說:「你好好忙自己的事就好。」

 

        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開著車,我隨便亂晃,雖然不知道該去哪裡,但去哪裡都比在家裡強,就這樣東晃西晃,也讓我晃到了晚上九點多,雖然只是開著車,但也覺得好累,決定回家休息睡覺,明天公司還有好多事情要忙。

 

        本來按了電梯想直接回去的,但覺得肚子有點餓,所以電梯到了一樓,我決定去便利商店買個麵包吃,卻沒有想到才剛走出大門,就看到劉子祺拿著手機站在門口。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驚訝的問。

 

        他轉過頭看到我,又露出他潔白的牙齒開心的笑著:「我才剛要打給妳。」然後把他手上那袋東西遞給我,「這是一些創傷藥,我今天早上打電話回美國問我媽,因為我媽是護士,有介紹我幾種不錯的藥膏和藥,這樣妳的傷口比較不會留疤痕。」

 

        我感激的接過他手上那袋藥品,「謝謝你,不過真的沒有那麼嚴重,今天已經沒有那麼痛了。」

 

        他微笑著說:「不管怎樣都是我沒有照顧好妳,才會讓妳受傷,不能再讓妳留疤了。」

 

        我笑了笑,「吃過飯了沒有?」

 

        劉子祺搖了搖頭,「還沒,妳吃過了嗎?」

 

        「我也還沒有,才剛好打算要去便利商買點東西吃,這樣好了,我請你吃飯,謝謝你教我騎腳踏車,還有買了這些藥給我。」我舉起手上的袋子笑著說。

 

        他點了點頭,「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喔!」

 

        「這附近有間火鍋店還滿好吃的,我們去吃火鍋好不好?」我問。

 

        「當然好,我很好養的,一碗白飯加醬油,我都覺好吃。」他開玩笑的說。

 

        「我不會對你這麼壞,我會幫你加沙茶醬。」我也開玩笑的說。

 

        他開心的笑著,我們兩個邊聊天邊走著,劉子祺給人的感覺很舒服,相處起來很自然,不會拘謹,很可惜的是,就是像朋友那樣。

 

        走到巷口轉彎的時候,迎面走來的是馬子維和安琪拉,我停住了腳步,他也停進了腳步,他看著我和劉子祺,我看著他和安琪拉,難道他們今天都在一起嗎?忍不住在心裡苦笑,今天鬱悶了一整天,為了一個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一整天的他,我真的是世界無敵大白痴。

 

        我吸了口氣,假裝沒看到他繼續往前走,和他擦身而過的時候,他拉住了我的手,我嚇了一跳,停下來看著他,不明白他現在到底是要幹嘛?

 

        僵持了五秒,我甩開他的手,但他卻不放,我真的沒有耐心,抬起頭問他,「到底要幹嘛?」

 

        他看了我一眼,然後再看著我身旁的劉子祺說:「跟我回家。」他對劉子祺的態度很不友善,眼神也很犀利,這樣對待我的朋友是很不禮貌的事。

 

        「我要和朋友去吃飯。」對於他這麼沒有禮貌,我真的非常生氣,很用力的甩開他的手後,我拉了劉子祺的手往前走,把他和安琪拉兩個人留在後頭。

 

        一團混亂。

 

        「對不起,我。」想跟劉子祺道歉,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跟馬子維的關係,我朋友?還是我弟弟?或是我喜歡的人?對你沒有禮貌,真的很抱歉。

 

        劉子祺微笑的搖了搖頭,「別說對不起,並沒有發生什麼事不是嗎?不過,妳和他是。」

 

        我嘆了口氣,「他是我媽朋友的兒子,回台灣本來要暫住我家,但我哥很沒有良心的把他丟給我,所以他目前是住在我那裡。」

 

        劉子祺驚訝的說:「只有你們住在一起?」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接著吃火鍋的時候,我們幾乎不再講過任何一句話,我安靜就算了,劉子祺也很安靜,也許是被我和一個陌生男子住在一起的事嚇到了,他應該對我很失望吧!

 

        不到一個小時,我們就結束了晚餐,走回家的時候,我們也沒有講話,他送我到門口的時候,用著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想跟我說什麼,又說不出口的樣子。

 

        「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我忍不住問。

 

        他想了一下之後,搖了搖頭說:「沒有,妳回家早點休息,明天要上班了。」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

       

        他也微笑的看著我,但那微笑帶著點艱澀,我第一次看到開朗的劉子祺有這樣子的表情,很想問他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問他什麼,我在心裡嘆了口氣之後,對他說了聲再見後,便走進大樓裡,回頭還見他站在門口。

 

        他微笑的對我揮了揮手。

 

        我不是十歲也不是二十歲,我是被這世界磨練過了一些的三十歲,即使不說,光是眼神,都能看出不對勁,只是這不對勁好像也不是我能處理的。

 

        帶著一堆莫名其妙的情緒回到家,馬子維正坐在沙發上,我沒有看他,打算回房間,他跟在我身後說:「我想跟妳談談。」

 

        想到他和安琪拉,我就一點都不想談,「沒有什麼好談的。」

 

        準備關上房門的時候,他閃了進來,站在我面前,只讓我更覺得生氣,「出去,我想休息。」我大聲的說。

 

        「不要跟他見面。」他沒頭沒腦的丟了這句話。

 

        我生氣的說:「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個很奇怪的人,我要跟誰見面和你有什麼關係?他是我的朋友,我當然會繼續跟他見面。」

 

        「不要再跟他見面。」他又的重複了一次。

 

        「為什麼?」到底憑什麼要求我不要跟誰見面?

 

        「因為妳是我的。」他看著我說。

 

        神經病!全世界最沒有資格講這句話的人就是他,馬子維。怎麼好意思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還敢對我講這句話,「這句話留著對你的安琪拉講,不要把我當白痴!」

 

        「我和她真的沒有什麼。」他又再一次強調,又再一次把我當白痴。

 

        「沒有什麼四個字不是用講的,是用做的,不要嘴裡跟我講沒有什麼,但又一直跟她見面,我不是小孩子。」我氣的大吼。

 

        「我不會再和她見面,妳也不要再跟他見面。」他很冷靜的說。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現在馬上出去,我要休息了。」我想把他推出去,可是怎麼推他都不動,我真的快要氣死了。

 

好吧!既然他不打算出去,那我出去,我真的受夠這一次,我打開門決定要離開,他又把門關上,把我拉到他身邊,我掙開他要去開門,他又把我拉了回來,我氣的拿包包打他。

 

        他鬆開了手,我心痛的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伸手要去開門的時候,他在我身後講了一句話,「那個人是我爸外遇的兒子。」

 

        我停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
雪倫

SHARON.WORD.WORLD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