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子祺是馬爸爸外遇的兒子?回過頭的那一瞬間,我的眼淚也掉了出來,我看著他,不敢置信他講的這件事。

 

        「你在開玩笑嗎?」我顫抖的問。

 

        他臉色很差的說,「就是因為我爸要把他弄進公司,我才氣的離開美國,沒想到他居然會來管台灣的分公司。」

 

        「所以你們認識?」

 

        「不是認識,而是我知道他是誰,他也知道我是誰,只是我們從來不肯揭穿而已,因為我不想讓我媽難過!」他說。

 

        「那又怎樣?那是你和劉子祺的事,我不想干涉,但劉子祺是我的朋友,我還是會跟他聯絡。」不管劉子祺是誰的兒子,他都是我的朋友。

 

        他看著我,不說半句話,一分鐘後,他離開我的房間,然後,我哭了一個晚上,這一切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只想要有個簡單的人愛我,我也只想愛著一個簡單的人,談著簡單又平凡的愛情,但現在什麼都不簡單。

 

        隔天到公司,一大早就開年度會議,我沒有一句話聽的進去,被大老闆唸了好幾次,心情又更低落了,回到辦公室之後,娃娃告訴我,我的手機響了好幾次,拿起來一看。

 

        是老哥打的,還有劉子祺。

 

        老哥我就懶的回了,反正回了也是轉語音,我直接撥給劉子祺,他約我中午吃飯,說有些事想跟我談談,我答應了,我想是要跟我聊馬子維的事吧!

 

        我們依然到對面的TOMATO吃飯,他坐在我對面,我們對視著,覺得有點尷尬,他突然笑了一下,然後接著說,「他應該有告訴妳了吧!」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

 

        「對不起,妳應該覺得很驚訝吧!」他突然道了歉。

       

        我連忙說:「你不要道歉,為什麼要道歉?這又不是你的問題,我是很驚訝,因為我沒有想過會這麼巧,這種巧合也是一種緣份啊。」

 

        他看著我,微笑著回答,「我就是外面人家說的那種私生子,我並不怪我父親,相反的,我很感謝他,因為某些因素,我父親和我母親並沒有辦法成為夫妻,但我父親還是對我們非常照顧。」

 

        我看著劉子祺的眼神,他是真的很真誠的感謝馬伯伯。

 

        他接著說:「我知道子維和子樂是我的弟弟妹妹,有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辦法知道彼此的弟弟妹妹,但子維到公司實習之後,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他對我一直都很有敵意,但我並沒有怪他,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

 

        「你人也太好了吧!」我忍不住說。

 

        想到昨天馬子維還在那裡跟我耍小孩子脾氣,叫我不準跟劉子祺見面,結果人家劉子祺還為他著想,我為什麼要喜歡一個脾氣差又幼稚的人?

 

        劉子祺聽到我的話,笑著搖了搖頭,「我一點也不好,我也曾經埋怨過,為什麼我不能有一個正常的家庭,畢竟我和母親的存在,還是傷害了他們一家人。」

 

        「別這麼說,我媽常說人生下來啊~都有他應該存在的位置,更何況人活著不就是威脅別人或是被別人威脅的嗎?」拿工作來說,不就是這種對應關係嗎?

 

        「是啊!」他無奈的回答著。

 

        接著又是一陣沉默,劉子祺又是一臉想問我什麼的感覺,又不敢問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怎麼啦?」他好奇的問。

 

        「你是不是想問我什麼?」我說。

 

        他笑的很傻的說:「妳怎麼知道?」

 

        「因為你臉上就寫著我有問題啊!」

 

        他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然後吸了口氣,鼓起勇氣看著我說:「妳是不是和子維在一起?」

 

        本來要喝水的我,又默默的把水放下,我搖了搖頭說:「我們沒有在一起。」對他來說我們只是住在一起吧!

 

        「他看起來很在乎妳。」劉子祺這麼說。

 

        我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對這件事有回應,我感覺不到他的在乎。

 

        「妳也喜歡他對嗎?」好直接的問題。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想了很久。

 

        我和馬子維中間,有太多鴻溝,卻沒有幾座橋,我是喜歡他、我是在乎他,但只有喜歡跟在乎是沒有用的,我們的距離還很遠,什麼時候才走到彼此的面前,我不知道還要多久,而走的到走不到還是一個問題。

 

        他笑著對我說,「雖然我很喜歡妳,但如果是我弟弟,我會讓步。」

 

        我笑了笑,和劉子祺正式成為朋友,小倫知道應該會氣死吧!

 

        我們常常都夢想自己有一條平順又快的路可以走,但有了十字路口時,我們卻總是挑到難走的,一邊走一邊哭,一邊跌倒一邊擦眼淚,卻還是爬起來繼續走。

 

        和劉子祺吃完午餐後,我回到公司,繼續努力工作,但我越是想專心,老天爺就越是想跟我開玩笑。

 

        手機鈴響在我努力不到十分鐘後又響起來。

 

我嘆了一口氣,拿起電話,居然是老哥,錯過了這麼多次,這次終於接到了。

 

        「你打給我幹嘛顧先生?我們已經不是兄妹關係了喔!如果你有公事上的問題,麻煩你先跟我的助理聯絡。」一接起來,我很冷淡的說。

 

        老哥在電話那頭笑的老不修,「唉唷~我最愛的妹妹,妳這樣對哥哥,我會傷心喔!」

 

        「你有心可以傷嗎?你良心不是被狗給吃了嗎?你怎麼有臉做出換自己家門感應卡,不讓自己妹妹回去的事情?還好意思說自己會傷心。」我繼續冷靜的說。

 

        「妹~別這樣,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子維我今天會帶回去照顧,妳不要再唸我了,我已經被老媽唸到快要臭頭了,妳自由了好嗎?」老哥的話讓我忘了繼續諷刺他。

 

        因為他現在告訴我的這個意思是,馬子維今天會離開我家,回去老爸老媽那裡,和我哥住在一起。

 

        離開我家,離開我

 

        我說不出半句話,想的都是他晚上要離開的事。

 

        「老妹,我晚上過去接他,妳回家之後就請他先整理一下,OK?」老哥不停的說著,可是完全沒有辦法反應。

 

        「顧采雅,妳有沒有聽到我講的?」老哥重複了一次又一次,「顧采雅!我也才晚回來幾天,妳有必要這麼生氣嗎?我講話連聽都不想聽,妳有這麼恨我嗎?」

 

        「有!」我大聲的說著。

 

        為什麼不在還沒愛上他之前帶走他?而不是把我搞的這麼狼狽,才把他帶走,心裡突然間空了好大一塊。

 

        幾乎沒有被我這麼吼過的老哥嚇了一跳,「好啦好啦,妳不要再生我的氣了,我會提早半過小時過去接他,這樣可以了嗎?」

 

        他掛掉電話後,我整個無力的躺在辦公椅上。

 

        拿著手機不知道該不該打給馬子維,要怎麼跟他說我哥晚上要接他回家住,要怎麼跟他說,我希望他其實可以不要走

 

        一直到下午五點半,我手裡還是拿著手機,然後什麼都沒有做。

 

老哥傳了簡訊告訴我,他再半個小時後,會到我家,嘆了口氣後,我拿了包包和外套,開著車回家。

 

一路上都覺得不安。

 

回到家後,我敲著馬子維的房門,但他似乎不在,不到二分鐘,門口傳來門鈴的聲音,我開了門,老哥走了進來,LV看到老哥來,撒驕的在他身旁轉圈圈,老哥一抱把它抱著了起來。

 

「唉唷~我們的小VV真的很愛我耶,想我了厚,哥哥去了日本幾天,看來看去還是你最漂亮。」老哥真的連狗都要騙。

 

我懶的理他,進廚房打開冰箱,拿了瓶礦泉水喝。

 

老哥放下LV,也到廚房拿了瓶礦泉水,然後坐在沙發喝了起來,「奇怪,怎麼沒有看到馬子維,該不會他被妳趕出去了吧!」

 

我沒有回答,現在根本不知道他去了那裡,我甚至希望他先不要回家,等老哥等到不耐煩走了,他再回來。

 

但,想的和現實是完全不一樣,門口傳來說話的聲音,老哥很雞婆的走到門口開了門,我看到門口站著馬子維和安琪拉。

 

當他們兩個人的身影映入我的眼裡,我全身血液凍住。

 

他居然把她帶回來?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跟我說沒什麼的他,居然帶著她回來,他狠狠的賞了我一巴掌,只不過痛的是我的心。

 

「嗨子維~不好意思,又要麻煩你跟大哥回去了,讓你搬來搬去真的很不好意思,不過接下來就不會了。」老哥講著。

 

我可以感受的到馬子維的眼神看著我,我沒有任何動作,就是站著,不想看他和安琪拉。

 

安琪拉開心的說:「這樣真的太好了,不用在這裡麻煩采雅姐姐,畢竟男女生住在一起也不是很好。」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我討厭那個眼神。

 

但我老哥卻附和著安琪拉說:「對啊,啊~不好意思,請教一下這位小姐是?」

 

安琪拉開心的挽著馬子維的手臂說:「我是子維的女朋友,很高興認識你。」

 

「哇,是子維的女朋友啊~不錯喔,眼光很好。」我聽不進去老哥的話,他的聲音就好像風一樣,飄了就過了。

 

我轉過頭對上馬子維的表情,他看著我,像是要把我看穿那樣的看著我,昨天才跟我說,他們沒有什麼,但今天卻又一起出現,我該怎麼解讀?

 

最好的解釋大概就是,我是個白痴吧!

 

但是愚蠢也該有個限度,從今天開始,我們把一切歸零吧!就回到過去那樣,我一個人在一個人的屋子裡,過著我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我很累先進去休息了,鑰匙留在桌上就可以了。」說完之後,我就走進房間,馬子維的眼神還是緊跟著我。

 

門一關,把他還有我的那一顆心,都留在門外。

 

「喂~顧采雅,妳怎麼那麼沒有禮貌?人家」老哥還在我門外敲著門,指責我的待客之道。

 

我當作沒有聽到,躺在床上,蓋上棉被,不知道自己哭了沒了,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想,不要想馬子維的眼神,不要想著安琪拉勾著他手的模樣,不要想、不要想,只希望睜開眼睛之後,一切都沒有發生。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三點半,我氣自己為什麼要這個時候醒來,翻來覆去想的都是馬子維今天的眼神,煩躁的坐起身,卻連下床的勇氣也沒有,才發現原來自己一點都不敢面對事實。

 

發呆了一個多小時,我還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唯一不同的,就是呼吸越來越沉重,突然,我聽到外面傳來聲響,難道他並沒有離開?我衝下床,鼓起勇氣打開房門,看著黑暗暗的客廳,他的房門下,也不再透露出微亮的燈光,打開房門一看,他留下的只有那台我們在大賣場買的筆記型電腦,其他的什麼都沒有留下。

 

要不是還躺著那台電腦,我會以為這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

 

LV在我的腳邊磨蹭,我蹲下去抱起它,才發現它把自己吃飯的碗打翻了,聲音是它搞出來的。

 

它嗚吟了一聲,應該是想念馬子維了吧!這段時間,他那麼疼LVLV也喜歡跟在他後頭,但現在他走了,走回房間時,我看到客廳桌上他留下的屋子鑰匙,才認清他真的離開這間房子的現實。

 

        受不了這一室的沉默孤寂不斷的逼迫,心臟好像被不停的撞擊,我痛到無能為力,最後還是忍不住打了電話給凱茜,然後開始大哭。

       

        承認自己失去一個人的心情,就好像在太平洋上飄著,現在的我,失去了依靠。

       

        而這一飄,我過了一個星期幾乎是行屍走肉的日子,工作進度0、生活能度0、想念他的心卻是百分之百,原來我有這麼喜歡他,原來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他對我來說很重要。

 

        原來,我竟如此不了解自己想要什麼,需要什麼。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