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辦公桌前,看著電腦螢幕,什麼都做不了,手機鈴聲響了,我卻不再像幾天前,聽到鈴聲就會緊張的查看是誰的來電,在發現不是馬子維之後,覺得失落。

 

        一個多星期了,他沒有打過半通電話給我,倒是老哥打了很多次電話,跟我抱怨馬子維不好相處,不愛講話,幾乎都待在自己的房間,也不跟他出去玩,然後他就會被我掛電話。

 

        手機鈴聲響了第二次,我從包包裡翻了出來,是小倫打來的,她約我一起吃晚餐,口氣有一點嚴肅的說,想跟我談談。

 

        我想,她應該是知道了什麼。

 

        和她約好時間之後,我又繼續坐在電腦前發呆,偶爾娃娃走了進來,看著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後,幫我換了杯咖啡之後,又嘆了口氣走出去。

 

        我知道自己現在這樣不行,我什麼都知道,唯一不知道的,是我該怎麼樣停止繼續這樣下去?

 

        那天凱茜告訴我,很多事情不會馬上有答案,唯一能做的就是順其自然,因為自己會帶著自己往前走,只是時間長跟短。

 

        但我希望的是,時間可以暫停。

       

        雖然和小倫約了六點半,但我現在什麼事也不想做,想四處走走,所以我稍做整理之後,拿了包包便從公司離開,娃娃一臉擔心的看著我問:「經理,妳還好嗎?不要緊嗎?」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不要緊。」

 

        「可是,妳這幾天真的很奇怪耶,發生什麼不開心的事,可以告訴我啊~雖然我是不能幫妳解決啦,但有個人聽妳說,總是比悶在心裡好喔!」

 

        「嗯,謝謝妳。」我感激的拍了拍她的臉。

 

        離開公司後,我到一中街四處晃晃,坐在春水堂裡點了杯茶,看著外頭的人走來走去,然後看到一個熟悉的人走了進來,他走到了我的面前。

 

        「采雅,妳怎麼會在這?」劉子祺看到我一臉很驚訝的問。

 

        我也覺得好巧,「出來閒晃。」我回答。

 

        劉子祺一直看著我,看到我都覺得他好奇怪,忍不住問:「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東西嗎?」

 

        他點了點頭說:「妳臉上有不開心。」

 

        我笑了出來,「你現在改行當算命師喔!」

 

        「妳和子維還好嗎?因為我吵架了嗎?還是?」我都還沒說是因為他,他就一臉歉疚,好像是他害的一樣。

 

        我趕緊解釋,「不是因為你,我和他,可能是沒有什麼緣份吧!」我們也不曾在一起過,他說的喜歡我,也許只是一時興起,而我剛好當真吧!

 

        「怎麼會這樣?真的不是因為我?我知道子維很討厭我,我不希望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們有什麼誤會。」

 

        我看著劉子祺的表情,我覺得他很在乎馬子維,應該是愛著這個弟弟的吧!

 

        「真的不是,我發誓。」我舉起手,很認真的發誓。

 

        他看著我笑了笑,下一秒突然拉過我的手,「妳是不是都沒有在擦藥,妳看上次騎車摔的傷口留疤了!」

 

        我原本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但馬上被他的關心感動,「沒關係啦~手肘又看不到。」

 

        我才剛要伸回手時,有一股力量把我的手從劉子祺的手裡拉開,我抬頭一看,馬子維竟站在桌旁,他把瀏海剪掉了,換成清爽的短髮,露出飽滿的額頭。

 

        三個人,就僵住了。

 

        馬子維用著很不客氣的眼神看著劉子祺,我甩開他的手,才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安琪拉又從某個角落走了出來,害我的心又一沉,不想再面對這樣的局面。

 

        我拉了劉子祺就想往外走,「我們離開吧!」

 

        手才剛碰到劉子祺的時候,我就被馬子維拉走,他走的很快,我的高跟鞋根本跟不上他,好幾次都要跌倒了,氣的我甩開他的手,往反方向走,他又拉住我,我這輩子被拉住最多的時候,就是認識他之後。

 

        我忍不住大吼:「你到底是要怎樣?每次就是這樣拉我,是要拉到什麼時候,還有,你是有什麼資格拉我?」

 

        他一臉很不高興的說:「我不是說不要再跟他見面了嗎?為什麼妳還是要跟他見面?」

 

        「為什麼我不能和他見面?那你為什麼要跟安琪拉見面?」哪裡來的雙重標準?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我和她真的沒有什麼,只是在美國一起長大的長梅竹馬,她爸媽前年出車禍過世了,所以她比較依賴我,就只有這樣而已。」他解釋著。

 

        「那你就好好跟她在一起,讓她依賴一輩子。」我只能這麼說,我再怎喜歡他,我也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心愛的人,被另一個女人依賴,除了他家人以外。

 

        我沒有那麼大方。

 

        我看了他一眼,接著轉身離開,他在我背後大叫,「顧采雅!」

 

        停下腳步,我回過頭對他說:「誰說你可以叫我顧采雅的?叫我采雅姐姐。」也許就這樣吧~這幾天心力交瘁的差不多了,可以了、真的夠了。

 

本來已經要轉身離開的,我又停下腳步,看著他說:「也許你很不能接受劉子祺是你的哥哥,但事實上他就是,不要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他也是受害者,因為他也不能決定自己的父母,你可以埋怨你爸,但不要恨子祺。」

 

「其實你比他幸福多了。」我不知道馬伯伯、馬媽媽和劉子祺媽媽之間的關係和情感是怎麼樣,但單就他和劉子祺的立場來看,他們其實都沒有資格埋怨對方的,因為他們都沒有錯。

 

他看著我表情很凝重,我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安琪拉跑了過來,勾上了馬子維的手,「子維,你為什麼跑掉了,我找你找好久。」

 

如果可以,我這輩子都不想要再看到這個畫面。

 

我轉身離開,把他們拋在我後面,再回到一中街的時候,劉子祺已經離開了,我正猶豫的該不該打給他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小倫打來的,看到手機右上角的時間顯示,18:54

 

我忘了六點半跟她有約,慘了。

 

「小倫對不起,我剛有點事,我現在馬上過去。」我趕緊道歉。

 

小倫在電話那道嘆了口氣,接著說:「算了,妳不要再趕來趕去了,我只是想跟妳說對不起。」

 

我聽的莫名其妙。

 

「為什麼?」我問。

 

「前二天,我們有和子祺吃飯,然後子祺就有跟我和仁丰說他的事,還有妳的事,還有他弟弟,就是住在妳那裡的那個人的事,我很抱歉,沒有注意到妳的心情,只想著要把妳和劉子祺送作堆。」小倫劈哩啪啦的一直講。

 

重點是,我一點都不覺得她需要跟我抱歉。

 

她又繼續說:「我昨天有打電話給凱茜了,被她唸了一下,我應該多照顧妳的,居然沒有發現妳喜歡的是另一個人,而且明明我就在台灣,妳有事卻不敢跟我講,我是希望妳跟子祺在一起,但是我更希望妳跟妳喜歡的人在一起。」

 

方艾倫自問自答了快要十分鐘,我聽到頭好昏。

 

「妳好了啦~」我忍不住打斷她。

 

「我們是姐妹耶,我居然都沒有想過妳的心情,我怎麼可以這樣?我真的覺得自己很過份,妳最近一定很難過,我都沒有陪妳。」小倫真的講不完耶,我快要被她打敗。

 

「我真的沒有怎樣,我真的沒事,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害我一直強調,拜託她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妳的真的就是假的,每次都是真的沒事,但每次都有事,妳現在在哪裡?我過去陪妳,我帶酒過去,妳要不要吃點什麼?妳。」我絕對相信小倫真的覺得很對不起我,因為她很少這麼慌張過。

 

我馬上回答,「我什麼都不想吃,最近有點累,我想好好睡一下,還有我真的沒有什麼事,妳不要想太多,就算我沒有和劉子祺在一起,我也很開心認識他這個朋友。」

 

「妳真的沒有騙我,妳不會覺得我給妳壓力嗎?」

 

「妳再繼續問下去,就真的是壓力了。」我回答。

 

她在電話那頭停頓了一陣子後,又繼續說:「真的不用我陪妳?」

 

「不用,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嗎?」

 

「真的!」

 

上面二句的對話至少持續了十分鐘,小倫才肯真的相信我不需要她陪我,我現在需要的是自己讓自己平靜,不能再這樣折磨自己下去了,該放的就該要放。

 

回到家後,我把馬子維住過的房間,全都整理過一次,換上新床單、浴室裡的牙刷、沐浴乳都丟掉,唯一不知道要怎麼處理的,就是桌上那台電腦,很想直接丟掉,但我一定會遭天遺。

 

看著房間突然想起那天發生的事,為了刪掉我鬼叫般的聲音,我們在這間房間裡發生的一切,感覺又懷念又心痛。

 

對了,我可以趁現在刪掉影片。

 

開了機,我開始一個一個檔案夾找,找的入神的時候,MSN的視窗突然跳了出來,嚇了我好大一跳,整個社區都是使用無線網路,所以開機的時候,就連上線了,再加上馬子維把MSN設了自動登入,才會這麼突然跳了出來。

 

我看著視窗裡的對話文字。

 

Vencenthey bro…I just back to USA…累。

 

我該告訴他,我不是本人嗎?因為不小心登入了,還在思考的時候,另一句話又跳出來了。

 

Vencent:你遇到你的冰淇淋姐姐了嗎?

 

冰淇淋姐姐?是誰?突然看到他的MSN頭像,是一個女孩吃著冰淇淋的側臉,照片的解析度沒有很好,有一點點模糊和幾條黑線,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女孩很像是十幾年前的我,如果我再沒有記錯的話,這張照片是我國中畢業典禮那天拍的。

 

因為我忘不了國中畢業那一天,老爸老媽依然是在國外,老哥來了一下之後就又跟女友去約會,只有小倫媽媽很貼心的買了四支冰淇淋幫我們消暑,很愛巧克力的我,卻抽到唯一一支的草莓口味,對那時候年紀的我是有一點打撃。

 

凱茜還故意吃的津津有味刺激我,我一直記得。

 

        為什麼,他會有這張照片?

 

        Vencenthey bro…you busyangela也到台灣了嗎?你要讓她獨立,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MSN的視窗又再震動了一次,我沒有辦法回應,只好趕快把視窗關掉,登出MSN,難道他朋友說的冰淇淋姐姐是我嗎?如果以頭像來看的話,似乎是在說我,但是小時候,我對他的印象真的就只有四個字,一個弟弟。

 

        我又亂開著他的文件夾,想要找那個影片,還是找不到,這真的是太奇怪了,打開網頁,首頁就是他的facebook,先點了他的wall,但他並沒有寫什麼東西,再點了他的照片,只有一個不對外公開的相簿,名稱是love

 

        裡面就只有那張,我吃著冰淇淋的照片。

 

        我可以解讀成,馬子維喜歡我很久了嗎?我可以這樣解讀嗎?我衝回房間拿了手機,找出他的電話號碼,差那麼一點點就按了撥出鍵。

 

        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打了又如何,感覺並不能帶給我們幸福,尤其到了這個年紀,我們只能很努力小心的不讓自己受到傷害,面對衝動我已沒有勇氣了,因為傷心也是需要體力的。

 

        這個晚上,我坐在他房間的椅子上,看著那張照片失神。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
  • 好好看
    很期待
    作者要加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