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334260  

 

「馬子維,你夠了喔!」我真的不想要再看到這些。

 

        結果他整個人好像發瘋似的,把這一陣子來的火氣都發了出來,「怎樣都不夠!他媽媽為什麼要破壞我們的家庭,如果沒有他,我和爸爸也不會鬧成今天的局面,他根本不應該存在。」

 

        劉子祺緩緩的開口:「我和我媽從來沒有想過要破壞什麼。」

 

        「是嗎?那你就帶著你媽媽離我們家遠一點,為什麼要進公司?現在進公司,下次是要進我們家嗎?我跟你說,我永遠都不會承認你媽和你的存在,只要我在的一天,你什麼都別想,別想來破壞我們家。」

 

        我覺得馬子維的心裡只有仇恨而已,就算劉子祺再怎麼解釋他也聽不下去,「子祺,我們走,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我拉了劉子祺往會場的方向走,馬子維又把我拉回來。

 

        他握住我的手,而我拉住劉子祺的手,「放開,我的手很痛。」我對著馬子維說,但他卻不放。

 

        劉子祺繞過我走到馬子維的面前,對他說:「放開采雅。」

 

        然後馬子維放開後的下一秒,他們居然眼睜睜的在我面前打了起來,打鬥的聲音、椅子被踹開的聲音、桌子被翻倒的聲音,都把我嚇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只能在一旁喊著不要打了。

 

        但兩個人根本不管,我衝向上去想要拉開他們,卻沒有用,一下子看到劉子祺坐在馬子維的身上,一下子看到馬子維舉起拳頭就對著劉子祺揮,我哭著求他們不要打,可是卻沒有人理我。

 

        也許是有人聽到聲音,漸漸的這裡人多了,老哥衝出來制止他們兩個,但只能讓他們分開一下,要再繼續打的時候,馬媽媽走到馬子維面前,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馬子維、劉子祺、我自己還有其他在旁邊看的人都傻了眼。

 

        不敢置信的摀住自己的嘴,以免自己叫了出來,爭執停止了,馬子維不再打劉子祺,而是用著受傷的眼神看著馬媽媽,他的眼神讓我的眼淚掉的更兇。

 

        馬媽媽的臉上寫著歉疚。

 

        馬子維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就離開,看著他的背影,我覺得好心痛,不知道為什麼局面會演變成這樣,我想追出去,我想要告訴他不要難過,我希望分攤他的傷心,可是我的腳步卻怎麼也動不了。

 

        馬媽媽看著自己兒子走了出去,眼涙也掉了出來,馬爸爸摟著她,把她帶離開現場,老媽不知道是從哪裡拿來了急救箱,我接了過來,開始幫劉子祺擦藥,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裡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我擦著他的傷口,想到馬子維也受了傷,眼淚就忍不住掉了出來。

 

        劉子祺苦笑了一下,「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幫我擦藥,但卻是為別的男人哭的女人。」

 

        我心虛的別開了眼睛,繼續幫他擦藥。

 

        「采雅,去找他吧!現在的他很需要妳。」劉子祺看著我說。

 

        迴避了他的眼神,我也很想找他,但是,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找,更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

 

        擦好藥之後,我們回到會場,人潮已經散去的差不多了,只看到老爸、老媽還有馬伯伯和馬媽媽站在遠處聊天,看到我們之後,他們走了過來。

 

        馬媽媽看著劉子祺的傷,忍不住撫著剛包紮好的傷口,難過的說:「對不起,孩子,讓你受傷了。」

 

        劉子祺可能覺得不習慣,身體往後縮,想要避開馬媽媽的關心,馬媽媽見狀眼淚便又掉了出來。

 

        「孩子~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媽媽,當年我真的不知道你媽媽生了你,要是知道我再怎麼愛念祖,都不會執意要嫁給他,讓你沒有爸爸,我真的很抱歉。」馬媽媽的話,讓我和劉子祺對看了一眼,眼神裡都寫了一堆疑問。

 

        「當初,我很愛念祖,雙方父母親也早在很久之前,就決定讓我們結婚,我知道念祖有一個喜歡的人,但我還是想要嫁給他,你記得劉叔叔嗎?」馬媽媽問著子祺。

 

        劉子祺點了點頭,「記得,他一直很疼我。」

 

        「他是你爸的好朋友,十年前他才告訴我們,你媽媽和你的存在,我心裡對你們愧疚,但我已經沒有辦法離開你爸了,子維和子樂也需要父親,只好要你爸將你和你媽接到美國,我們好好照顧你們,我只是沒有想到,子維會發現,你是念祖的兒子。」馬媽媽邊流著眼淚邊說。

 

        所以馬媽媽才會打了子維一巴掌。

 

        心裡的錯綜複雜,幾乎快要讓我不能呼吸,子維該怎麼辦?他和父親吵架的這陣子以來,他以為只有自己知道這件事,所以用著他的方式,在保護他的家,卻沒有想到還有這麼一個故事。

 

        劉子祺走了過去,擁抱了馬媽媽,「謝謝妳對我們的寬容,我媽告訴我,這輩子她和爸爸沒有緣份,不能當夫妻,但卻因為妳,我可以擁有一個父親,謝謝妳。」

 

        馬媽媽抱著劉子祺,哭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的眼淚也不停的流著。

 

        「都是我的錯啊!我應該早點告訴子維的,這孩子這幾年來,一定吃了很多苦。」馬伯伯在旁邊不停的搖著頭自責,老爸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

 

        老媽也在一旁哭到不行。

 

        我的心裡好感嘆,感嘆著愛情、感嘆著親情,我們的人生總是有這麼的陰錯陽差,總在某些傷害後,我們覺得自己不幸,但那些傷害會癒合、會過去,留下的那一些,其實都是會讓我們幸福的。

 

        如果我是馬子維,為了我的家,我也會選擇捍衛自己的家庭幸福,面對劉子祺我也會選擇,樹起自己的防備心,隔絕他。

 

        這件事,沒有人有錯,錯的大概就是因為愛太多,在不願意傷害誰的前提下,大家都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

 

        我們總是拿著愛的盾牌,卻在某些時候,把愛變成了武器。

 

        這一秒,我好想見到馬子維,我好想要擁抱他,我好想要告訴他,這一切都過去了,他不需要再自己承擔那一切都的苦痛,因為這些都不需要傷心,他擁有的愛,其實比自己想要的更多。

 

        我轉身拉起身上那套合身短洋裝的裙擺,不管會有多難看,還是會曝光,我都不在乎,就往外跑著,現在,我想要立刻到馬子維的身邊,告訴他一切都過去了。

 

        開著車,我根本不知道他會去哪裡,只好先回我家,猜想著他或許會去那裡,但他沒有屋子鑰匙,根本不能進去,問了一樓大廳的管理員,也說沒見到馬子維,那他還能去哪裡,他在這裡並沒有朋友啊~

 

        開著車,晃過台中市大大小小的街道,一個多小時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打給老哥,他和爸媽也才剛回到家,他告訴我,子維還沒有回家,也聯絡不上他,馬伯伯和馬媽媽也很擔心。

 

又找了一個多小時,我還是找不到他,我決定回家等他。

 

        才剛停好車子,走到家門口,準備拿老哥前天給我的新感應卡進門時,我看到了幾公尺處,馬子維和安琪拉走了過來,安琪拉勾著他的手,在他耳邊講話,安琪拉笑的很開心,我突然覺得自己為什麼要為他擔心,其實他一點都不需要我。

       

        安琪拉看到我,意興闌珊的喊了句,「嗨,采雅姐姐。」

 

        馬子維看著我,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拿了感應卡刷了就進去,他從我前面經過的時候,散發一股好濃的酒氣。

 

        安琪拉也要跟進去,我把她拉開,用很快的速度把門關上,她在門外叫,我走到馬子維的後面,拉住了他。

 

        「你知道大家都在擔心你嗎?」我說。

 

        他沒有回頭,又打算往裡面走,我繼續說:「你可以結束你的怨恨了嗎?馬媽媽什麼都知道,她並不怪子祺和他媽媽。」

 

        他停住了,轉過頭來,用著很陌生的眼神看著我說:「所以呢?所以我就應該把這幾年的事,當做沒有發生嗎?還是我一點都不能生氣,他們把我當成白痴嗎?」

 

        「沒有人把你當成白痴,只是不要你受傷而已。」我說。

 

        他苦笑了一下,看著我說:「那妳覺得現在我的有沒有受傷?」之後轉身,沒進屋子裡去,而是往大門的方向走。

 

        對於他的問題,我無言以對。

 

        「馬子維,你又要去哪裡?」我在他的身後喊。

 

        但他當做沒有聽到的繼續往前走,看著他的背影,我的全身充滿了這輩子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站在原地發呆了幾分鐘,我才有力氣繼續往前走。

 

        走出大門口,沒想到安琪拉還在那裡,馬子維走了,她還待在這裡做什麼?我關上門,她走到我旁邊,然後對我說:「我知道妳喜歡子維。」

 

        我轉過頭看著她,安琪拉是混血兒,比我高了至少十公分,這麼漂亮的一張臉孔,臉上卻非常不安。

 

        我沒有回答,打算去開車,準備回家休息,今天這一鬧我覺得好累。

 

她走在我後面說:「不要跟我搶子維可以嗎?妳什麼都有,妳有爸爸、媽媽、哥哥,還有好工作,我只有子維而已,什麼都沒有,可以把子維讓給我嗎?」

 

我停住腳步,回過頭告訴她,「他從來就不屬於我的,我要怎麼讓?」

 

「只要妳不跟我搶,他就會是我的。」安琪拉用著驕傲的表情說。

 

但什麼是搶?就像馬伯伯、馬媽媽還有劉子祺媽媽那樣,他們有誰搶了誰的幸福嗎?

 

幸不幸福,靠的東西叫時機。

 

也許,我並不能擁有馬子維,因為時機不對。

 

所以,搶不搶不是重點,重點是上帝給了誰一個對的時間,我沒有辦法回答安琪拉的問題,因為答案,只有上帝知道。

 

我繼續往前走,她還是依舊在我的身後,不停的想要說服我,叫我把馬子維讓給她,我覺得她真的有病。

 

        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之後,我直接走進馬子維原本住的房間,打開了那台電腦,看著我吃冰淇淋的照片,覺得馬子維離我越來越遠,眼睛一酸,涙水又掉了出來,只想愛著一個簡單的人,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