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334260  

 

我覺得家裡氣氛怪怪的,老爸和老媽看著我一臉欲言又止,很明顯就是想問我事情,但又不敢開口。

 

就這樣十分鐘後,我受不了的問,「你們到底想說什麼?」

 

兩個人又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半個字。

 

「再不說我要走了喔!」我說。

 

老媽馬上蹦出一句,「妳和子維睡過了嗎?」

 

老爸和老哥馬上被嘴裡的食物差點嗆死,老爸馬上拉了拉老媽表示問的太過火,老媽馬上改口說:「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妳和子維進展到哪裡了?」

 

我嘆了口氣,很習慣老媽的無厘頭,「什麼都沒有,就這樣,不要再問了。」然後,我放下碗筷,走出廚房,趁這個機會解救我的肚子。

 

        老媽的聲音還在後頭,「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有?美玲上飛機前還在跟我說,你們兩個互相有意思,之前又住在一起,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有。」

 

        我沒有理老媽,上一次回家就是在門口碰到馬子維的那天,接下來我就沒有回家過了,偶爾會打電話問老哥,他回來了沒有,就只有這樣。

 

        坐在客廳打開電視,隨便亂轉,又都是一些沒有營養的節目,皮包裡傳來手機的鈴聲,是劉子祺傳來的簡訊。

 

        「幫他擦藥吧!我們又打了一架,他輸了,所以叫我哥了。」我看著簡訊還在努力消化劉子祺的意思時,老媽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出來,然後對著我背後大叫。

 

        我回過頭,馬子維就站在我的背後,臉上左一塊青右一塊紫,手臂也有一些傷痕,我看著他心裡湧上了一股好酸澀的感覺,看到他的臉,原來我想他想到心有這麼痛,自己都不知道。

 

        他也一直看著我,又一次像是要把我看穿了的那樣看著我。

 

        老媽走了過去,看著馬子維臉上的傷,不停的慌張,「唉唷喂啊~怎麼會受傷了,額頭還流血了,這樣我怎麼跟妳媽交代啊。」

 

        馬子維露出笑容,對著老媽說:「不要擔心,我剛跟我媽報備過了。」

 

        現在是都沒事了的意思嗎?和劉子祺、和馬媽媽、馬爸爸,都沒事了對吧!我鬆了一口氣,那很好,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我轉身往二樓的方向走去,和拿著醫藥箱的老哥撞了一下,「顧采雅,妳不看路的嗎?」

 

        「小雅,妳去哪啊~」老媽在客廳叫著。

 

        我現在需要的是抒解我的火氣,把二樓的房間一間一間打開,找到馬子維的房間後,我把他的東西全塞到他那個黑色大背包,然後拿下樓,老爸和老哥看到我的舉動,一臉疑惑,老哥不解的問:「妳幹嘛啊~」

 

        坐在沙發上的馬子維,老媽正在幫他擦藥,聽到老哥的話,老媽回過頭看著我,馬子維也抬起頭來看著我,我走到他面前,把他從沙發上拉起來,往外走。

 

        老媽對著我吼:「顧采雅,妳在幹嘛?藥都還沒擦完。」

 

        三個人也跟在我和馬子維的後頭,走出了門口,我把馬子維拉到大門,然後開了門,把他推出去,接著再把他的黑色包包往外丟,再把大門關上。

 

        他一臉詫異的看著我。

 

        「你這麼愛離家出走,那就不要回來,去離家出走離個夠。」我對著門外的他說。

 

        接著,轉身走進家裡,和老爸、老媽、老哥擦身而過時,我對了他們三個人說:「誰敢開門讓他進來,我這輩子就和他沒有關係。」

 

        回到客廳,我坐在沙發上,又是安心又是生氣的二種情緒在我的心裡穿插,他是沒事了,但我有一堆事。

 

        三個人走了進來,老媽劈頭就唸我:「妳到底發什麼瘋啊~人好好的回來不就沒事了,妳又把人趕出去,如果妳馬媽媽打來,我要怎麼跟她解釋?」

 

        「妳就說人是我趕出去的就好。」我回。

 

        「妳,我真的會被妳氣死。」老媽氣的走回房間,老爸也跟了上去,然後回過頭還偷偷的對我比了一個讚。

 

        我無奈的扯了嘴角微笑。

 

        老哥坐到我旁邊,然後摟著我的肩,「我知道我妹很有個性,但我不知道我妹是這種狠腳,妳今天真的很酷,但是,子維額頭還在流血,不知道會不會感染,應該是不會啦~反正感染了也沒差,看是皮膚爛掉還是頭爛掉都沒關係,你們又沒有什麼關係。」

 

        我拉下他放在我肩上的手,對著他大吼:「顧采誠,你怎麼還不滾?」

 

        他痞痞的笑,「奇怪了,我在我自己家想要坐哪裡不行喔!還是妳現在是在氣自己,後悔把人趕出去了?」

 

        我瞪著老哥,拿出我的手機,「你再不走,我就聯絡你的前女友、前前女友來陪你,反正你就是太閒嘛!」

 

        不到五秒,老哥馬上消失,真替他的前女友們感到悲哀。

 

        我拿出手機,打給劉子祺,他馬上接了起來,聽起來聲音挺開心的。

 

        「你還好嗎?」我問。

 

        「還可以,只是傷口有點痛。」他說。

 

        「怎麼會這麼突然打架了?」不到二個小時的時間,就又發生了這麼多事,我有一點難以消化。

       

        他笑著說:「我飯吃不到一半,公司打電話來說上海客戶有一點問題,我只好趕回去處理,結果子維就來公司找我了,他一來就說,我們打一架吧!條件是我輸的話離開公司,他輸的話就叫我哥。」

 

        「所以他輸了?」我問。

 

        「采雅~妳覺得子維會輸嗎?他個子還比我高一些,也比我壯一些,我爸說他是跆拳道高手,我頂多只會騎自行車,妳不明白嗎?他是故意讓我的。」

 

        我想到了那天,不小心看到了他的裸體,嗯,是不應該會輸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願意承認你這個哥哥了?」我開心的問。

 

        「也許吧!」劉子祺鬆了一口氣。

 

        「你知道嗎?我替你開心。」真的,很開心。

 

        他也笑的很開心,「謝謝妳。」然後突然問,「他回去了對嗎?你們兩個還好嗎?」

 

        「嗯,不算好,因為我把他趕出去了。」我把剛剛的事又再說了一次。

 

        「哇嗚~酷喔!我怎麼有一種,還好不是我的感覺。」劉子祺的口氣是真的感到萬幸,我有這麼可怕嗎?

 

        可惡,二話不說掛了他的電話。

 

 

        又在沙發上待了一會兒之後,走到爸媽房門跟他們說再見,結果老媽很不客氣的說,「妳不要再回來了。」

 

        我笑了笑,轉身離開。

 

        回到家之後,我趕緊把LV空的飯碗,洗了一下之後,再放上飼料,我這麼晚回來,它一定餓翻了。

 

        「小V,吃飯囉!」我喊著,然後走進房間,先洗個澡,再整理一下房間後走出來,發現LV的飼料一口都沒有動。

 

        跑去哪裡了?

 

        在找它的時候,我發現馬子維的房間門口底下,透著微弱的光,難道是我昨天進去後,忘了關燈?

 

        我打開門走了進去,馬子維正躺在床上和LV睡的超、級、香、甜。

 

        我氣的走到床邊,往馬子維臉上瘀青的地方,狠狠的按了下去,他痛的跳了起來,LV被他的大動作嚇了一跳,也跟著醒了過來,我一把它抱過來。

 

        瞪著坐在床上的馬子維,我質問著他:「你在這裡幹嘛?你怎麼進來的?我有說你可以住這裡嗎?馬上給我離開。」

 

        他一臉可憐兮兮的說:「鑰匙是大哥給我的。」我第一次看到他這個表情,雖然很可愛,但無法抑制我的怒氣。

 

        又是我哥,他真的很愛管閒事,我決定明天把他的前女友們call回家。

 

        「鑰匙留下,你現在馬上走。」我說。

 

        他馬上躺下,抱著棉被,「我不走。」然後眼睛閉上假裝要睡覺。

 

        我把LV放下,爬到床上,又繼續再按著他臉上的傷口,他居然忍著痛,死都不叫一聲,氣的我直接拉他,「快起來!馬上!」

 

        他一動也不動,不管我再怎麼出力,他就像屍體一樣,怎麼拉都拉不動,我整整拉了快要五分鐘,全身都虛脫沒力,在我才剛停下來喘氣的時候,換他一拉,然後我跌到他身上,翻了一圈,他現在在我身上。

 

        他看著我,我看著他,再這樣下去會出事。

 

        我想要推開他,可是他依然是不動,接著他低頭親了我的嘴一下,我還在震驚的時候,他的頭已經埋在我的肩上,然後在我耳邊說:「我真的很想妳。」

 

        我石化了五秒,再回過神時,已經聽到他沉睡的呼吸聲了。

 

        他一定很累了,我想。

 

        這幾天來自己不知道在哪裡掙扎了多久,想了多久,難過了多久,痛苦了多久,才做出這些決定,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其實很想跟他說,你真的很棒,但在我還沒氣消之前,他能接受的就是我的處罰。

 

        我想要推開他,但他還是一動不動,推到最後,我也放棄了,累了,閉上眼睛後,我也睡著了,好久沒好好睡的我,這一睡,睡的又香又甜。

 

        隔天早上,我眼睛一打開,馬子維的臉就在的眼前,差不多只有五公分左右,嚇的我坐起身,他穿著圍裙,拿著牛奶,微笑的對我說:「起床囉~妳上班要遲到了喔!」

 

        見鬼了。

 

        我趕緊下床,跑回房間,氣自己為什麼要睡的這麼熟,換好衣服後,一打開房門他就直挺挺的站在門口,嚇的我退後二步。

 

        「你幹嘛?」我氣的說。

 

        他走進房間,牽著我的手,把拉到餐桌前坐下,「吃完早餐再去公司。」

 

        「我不要,我希望晚上我回家之前,你可以離開。」然後起身,我拿了包包用最快的速度走到玄關穿鞋。

 

        他站在原地眼神很堅定的看著我說:「我不會再離開了。」

 

        我看著他眼神,居然覺得有一點感動,我回過神,在離開前丟下一句,「不管你想不想走,你就是要走。」

 

        但,他就是真的不走,已經三天,他煮的飯我都不想碰,他跟我說的話,我就當做沒有聽到,把自己關在房間,免得一接觸到又擦槍走火,什麼懲罰都拋到腦後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呃.....是我漏看嗎?
    請問23呢??
  • 應該是我打錯了,
    sorry

    雪倫 於 2015/04/28 10:14 回覆

  • Yo-祐
  • 忍耐 追求幸福一定要學習忍耐!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