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有時候,想要拋棄自己。 

就像那些說愛過我的人,拋棄我一樣...... 

 

----------------------------------------------------------------------------------------------------------------- 

Chapter 1.  單身的我,在三十一歲生日那一天,希望自己趕快變老。

 

        過了三十歲後,我無時無刻都希望我的人生,可以加快腳步,趕快年華老去,接著結束一生,我不知道這個念頭,是什麼時候竄進腦海裡,可能是擠捷運、可能是追公車,也可能是騎著摩托車的時候,想著過去經歷的那些日子,該談的戀愛、該傷的心、該做的事都做了,至於未來,我沒有目標、沒有夢想,只想和自己一起老去,一起走到盡頭。

 

        我弟就常用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對我說,「這麼無趣的日子,妳是怎麼過下去的?可以告訴我一下嗎?」

 

        當然像他這種把下流,呃把風流,當作人生樂趣的人,怎麼可能知道我是怎麼過日子的,他不會像我有大把的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揮霍,只好報名一個又一個課程,星期一到五的晚上,就是英文、韓文、日文、書法、烏克麗麗,考過一張又一張的證照,不知道的人以為我是個好學認真求知慾強的好青年,但其實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待在家裡,孤單的躺在床上和棉被擁抱。

 

假日就去上上瑜珈和彼拉提斯,空下來的時間,先開著電視看過一部又一部的韓劇,再順便打開電腦追過一套又一套的美劇,老弟送的三十一歲生日禮物i-pad和手機放在腿上輪流玩炸糖果遊戲。

 

日子就是這麼樣的,和自己一起過下去,一天又一天,哪來的過不下去?

 

「雨航,聽說妳考過TOEIC了?怎麼那麼厲害啊!我也想去考耶,妳可以跟我說要怎麼準備嗎?給我一點意見啊!」總經理特助王玲走到我旁邊,一手搭上正準備跟廠商詢價的我的肩上,皮笑肉不笑的說,我想她應該最近又去打肉毒桿菌了。

 

我很客氣的微笑著回答,「我沒辦法給什麼意見,只是運氣好。」王玲是董事長妹妹的朋友的姐姐,有這層關係,我可是怠慢不得。

 

在這間公司生存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的低調,並且無所不用其極的讓自己在公司像個隱形人,因為一件小事,會經過skype,經過公司電話分機,經過每個同事的口中之後,就會變成另一件事。

 

例如,我三年前因為被劈腿的失戀,變成我被搞大肚子,還被騙光了所有積蓄,甚至是介入別人家庭,被大老婆告通奸,連員工餐廳的阿姨,都燉了麻油雞幫我補身子,還拉著我的手,眼眶含淚的叫我不要想太多。

 

我沒有解釋也不想解釋,因為我不在乎,對我來說,他們只是同一間公司,一起工作賺錢的人,也許傳言不堪入耳,但只要我不在意,就對我沒有影響,而且我還賺到了一頓麻油雞。

 

王玲會知道這件事,我想除了坐在我左邊的上司許桂梅外,沒有別人了,許桂梅是公司八卦交流站的源頭,而我們公司的八卦,永遠沒有盡頭。

 

不應該留公司地址的,我後悔,但也莫及了。

 

我轉過頭看著她,而她也剛好一臉欣慰的看著我,許桂梅大我十歲,現在四十一歲,沒有結婚,感情生活也是零,她常常對我說,聰明的女人就不要談戀愛,傷心傷神傷腦筋,那是愚蠢的人在做的事。

 

每次只要我談戀愛被她發現,她就會不停的跟我說,男人有多壞多不要臉,然後不停的增加我的工作量,分手之後,她就會用著先知的姿態來訓誡我,「就跟妳說不要談戀愛了吧!」每次都讓我很想拿起桌上的電話,狠狠的摔到她面前,對她大吼,甘、妳、屁、事! 

 

        但我沒有勇氣。

 

        就像我工作滿一年的時候,就想要離開這間公司一樣,從年初說一定要離職,後來又決定領完年中獎金再說,沒多久又有一個中秋獎金,不領白不領,最後還有年終獎金,一個月拖過一個月,然後又過了一年。

 

拿出一年前的寫好的辭職信,想著自己現在的年紀,擔心找不到工作,又默默的放回抽屜,繼續工作,那一整疊沒有送出去的辭職信,都是我沒有勇氣的證明。

 

        王玲很想做出惋惜的表情,但卻一臉僵硬,「怎麼可能只是運氣好,妳一定很認真準備,唉~單身真好,有好多時間可以運用,我都沒有時間,我男友太黏我了,沒有我陪他,他就不吃晚餐。」

 

        敢情妳男友是六個月大的嬰兒,需要妳幫他泡牛奶試溫度再幫他拿奶瓶,等他喝完奶,再幫他拍拍背打個嗝嗎?我很想這麼回答她,但是我依然沒有勇氣。

 

        只能臉上帶著笑容,希望她趕快離開我的視線。

 

        還好櫃檯總機小菁走進辦公室大吼,「雨航姐,有妳的包裹,是貨到付款,要2680元,宅配人員在門口喔!」

 

        我馬上從包包裡拿出皮夾,很客氣的跟王玲說聲不好意思之後,三步當二步的走到櫃檯,但我根本不記得,我有上網買過什麼。

 

        宅配人員遞了個小包裹給我,我看著上面的收件人資料是我沒有錯,但我真的不記得我到底買了什麼,還在思考的時候,宅配人員已經有點不耐煩的說,「江小姐,可以麻煩妳快一點嗎?中秋節快到了,我有很多包裹要送。」

 

        我看他滿身大汗,趕緊付了錢,拿著包裹準備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櫃檯的小菁叫住了我,「雨航姐,這些是今天的信件,麻煩妳順便幫我拿進去。」

 

一、點、都、不、順、便、好、嗎?

 

拿進去都放我那裡嗎?我難道不用跑每個部門分發嗎?重點是這是櫃檯小

姐的工作,我不只是順便幫她拿進去,還要順便幫她發,見鬼的順便,我看著她又緊盯著電腦螢幕,想也知道又是縮小視窗在那裡看同人小說,不然就是上交友網站,電話都亂轉接,想到就想把手上的那些信件用力的甩到她臉上。

 

        但,我沒有勇氣。

 

        只好帶著滿腹怨氣走回辦公室,再「順便」幫她跑完了各個部門,花了二十分鐘才回到座位上,看著那盒放在桌上莫名其妙的包裹,仔細回想這幾天,自己是不是有網購,卻怎麼也想不出來,用小刀劃開包裹上的膠帶,打開盒蓋,看著盒子裡裝的產品,我愣了一下。

 

        上面寫了一些日文,以我拿過幾張日文檢定證書的理解力,翻譯過後,左邊寫了日本銷售no.1,右邊寫了七級震度、五種震法,再看看橫批「最受歡迎情趣用品」,我馬上蓋起盒子,轉身拉開身後那個沒有人在用的辦公桌活動櫃最下面一層,把東西丟了進去,火大的拿了我的手機走到樓梯間,打給江晉航。

 

        一通沒有接,二通沒有接,第三通才接了起來。

 

        「妳不知道男人最痛恨女人連環call嗎?」他的聲音聽起來就是還在睡覺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對你來說不是女人,請叫我二姐,還有那個寄來我公司的情趣用品是你買的嗎?」我生氣的說。

 

        他聲音馬上變的很有精神,「到貨了?我昨天才買的耶,24小時到貨真心不是蓋的。」

 

        「蓋你的頭,你買就買,寄到我公司幹嘛?這種東西你也好意思寄到我公司?然後我還要先幫你付錢,你是瘋了嗎?」真心不知道江晉航,明明就小我十一個月而已,怎麼會如此幼稚?

 

        「江雨航,妳也不想想妳媽,我們買的哪一種東西,她不是先打開來試用的,這個如果寄回家,她先用的話。」江晉航講到這裡,停住。

 

        然後我們各自想像,家裡那位母親大人沈小姐,如果把這個拿起來,還跑去跟老爸研究的話,我相信電話另一頭的江晉航也跟我一樣,硬是吞了一大口口水,才不會讓自己吐出來。

 

        過了三秒,他接著說,「我怎麼敢再用?」

 

        「你真的很無聊,你的體力有這麼差嗎?還是實力不到標準,被女朋友嫌棄?但通常只有你在嫌棄別人不是嗎?」

 

        「江雨航,妳真的很不懂耶,生活就是需要製造一些情趣啊!」他又開始嫌棄我了。

 

        「隨便你,但你不會寄去你的工作室嗎?」真心搞不懂他,明明就在知名的網路公司上班,他一個月的薪水,我要工作四個月,結果說離職就離職,硬要跟朋友還是什麼學長一起開工作室,開發什麼app程式,說我時間多,他才是真的太閒。

 

        「工作室這二天在裝修啦!想來想去還是寄到妳那裡最安全,妳打開了喔?妳不要那麼下流自己先拿去用。」沒等世界上最下流的他講完,我就掛掉電話了,我怕會被他氣死。

 

        去茶水間狠狠的喝了二杯冰開水,心情才舒暢一點點,這樣一來一往的折騰,已經早上十點半了,我卻還沒有開始工作,畢竟我的上司,從她九年前教完我工作的流程後,就只負責出一張嘴。

 

        是的,九年。

 

公司是營造業,會承接一些飯店、科技廠房或是公家機關的設計工程,我就是負責整理工程投標書和合約書的助理人員,這麼枯燥乏味的工作,我一做就是九年,想過無數次要離職,卻還是繼續得過且過。

 

年輕的時候,是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些什麼、能做些什麼,年紀大了,變成害怕競爭、害怕改變,於是,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連自己都會討厭自己的樣子。

 

深呼吸之後,我離開茶水間,強迫自己回到位置上工作,對我來說,我的工作就僅止是生存的一樣工具而已,沒有什麼職場雜誌上面,說的那些,「享受你的工作,會為你帶來更多。」「樂在工作,追求成就感。」再附上幾張熱愛工作的模特兒照片。

 

這一些,我從未真正體會過。

 

        抱著這樣的遺憾,我繼續為生存打拼,整理完一份計劃書,再抬起頭來,已經是下午二點多,我錯過了午餐,員工餐廳只供餐到一點半,只好到茶水間泡個簡單的杯麵隨便吃吃,卻看到會計小姐,拿著購物袋搜括茶水間的零食、咖啡粉、茶包。

 

        本來看到有人進來,她驚慌的停下了動作,發現是我之後,又繼續打開櫃子,把一包包的餅乾放進袋子裡,記得我第一次看到她這麼做的時候,她又驚又慌的一直跟我解釋,她會這麼做是不得已的,因為家裡的小孩太多,沒有辦法負擔,所以我一直以為她的家境不好,也就當作沒有看到。

 

        卻在某個下雨天,我上完瑜珈課經過SOGO百貨時,看到她開了一輛百萬驕車從停車場出來,為什麼我會剛好看到?因為那台車從我面前開過去的時候,很不客氣的濺了我一身水花,我在心裡用全世界最骯髒的字眼罵她,眼神好像要射破輪胎那樣的瞪著那台車,才發現開車的人是會計小姐。

 

        過了一陣子,許桂梅很八卦的跟我說,聽說會計小姐的先生過世之後,留了好大一筆遺產給她,還有二棟房子在天母,好些同事都看過她出入高級場合,又開好車。

 

        為什麼這麼有錢了,還要如此貪小便宜?我甚至看過,她從洗手間拿了二包衛生紙放進包包帶回家。

 

        我不能理解有錢人的行為,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無法有錢的原因吧!如果問這間公司讓我成長了什麼?大概就是見識到人生最黑暗的那一面,還有奇葩是真真實實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

 

        而我的睜隻眼閉隻眼,其實也是在默許她的這些行為,或許在其他同事的眼中,千辛萬苦和全世界保持距離的我,才是真正的奇葩。

 

        這個體悟,讓我胃口盡失,倒掉了只吃了二口的泡麵,回到辦公室,桌上又被放上了二個新的標案文件要處理,我看了截止日期,把它們塞到右手邊那堆的怎麼做也做不完的計劃書堆裡。

 

        我曾經跟許桂梅說,工作量太多,我自己會做不完,她只給了我一句,「妳不要擔心,我會幫妳啊!看需要我協助妳什麼,儘管跟我說。」我才剛要開口的時侯,她桌上分機又響了,興奮的接起來,開始跟秘書聊公司誰誰誰跟某某某有曖昧,那個誰誰誰暗戀公司的某某某,她們總有聊不完的,別人的事情。

 

        我只能加快工作的速度,然後後悔自己居然花了一分鐘,相信她的謊言。

 

        從那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跟她提過工作量的問題,只能努力的在每個標案的截止日前,盡力的趕出來。

 

        畢竟,我也沒有資格抱怨,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自己的離不開。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藍天Sora
  • 很多人都是有兩張臉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要事情不太過份都會妥協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