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逃避自己的懦弱,我回到了工作,努力的趕在下班前,完成今天的進度,這個工作讓我最開心的,大概是可以不用跟太多同事打交道,我覺得被文件們包圍著,比較有安全感。

 

        就在我整理好計劃書,準備裝訂的時候,部門主任走到許桂梅的座位旁,對著她說,「明天會有一個新來的助理,最近投標案件太多了,公司決定多分配一個人員來協助,就麻煩妳們好好教她,儘快進入狀況。」

 

        許桂梅放下講了二個多小時的分機電話,對著主任猛點頭,「沒有問題,公司總算知道我和雨航二個人真的忙不過來。」接著指著肩膀上的貼布,「我都忙到肩膀酸痛要貼撒隆巴斯了。」

 

        我在心裡白眼,明明就是妳夾著話筒,電話講太久好嗎?

 

        「辛苦妳們了!」主任很客套的敷衍了一下就走了。

 

        許桂梅又重新撥了分機,馬上打到人事部,打聽新來的助理的背景,「大學剛畢業,長的很漂亮?」

 

        一聽到長的很漂亮,辦公室男同事都在同一時間停下動作,是有沒有這麼誇張?

 

        「身材很好?」許桂梅接著說。

 

        我沒有說謊,我看到繪圖的阿豹一臉激動,好像中了二百萬一樣,眼睛還微微滲水,連回公司開會的工地主任也興奮的握拳,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期待什麼,機電的阿材兄弟二個人,還開心抱在一起轉圈。

 

請問有事嗎?我知道公司因為是營造業,男生特別多,但只是來一個新來的妹妹,不用好像得到全世界一樣好嗎?

 

        我繼續裝訂,眼睛實在是無法承受更多荒唐的畫面,估價工程師小祿走到我旁邊,「雨航姐,新人應該是妳帶吧!」真心不懂,明明小我二歲,可以不用叫我姐好嗎?我這輩子都還沒有聽過江晉航叫我一聲姐。

 

        我抬起頭看著他,公式化的微笑,「應該是吧,怎麼了嗎?」

 

        他搔了搔頭,然後對我說了一句更荒謬的話,「如果明天新來的妹妹真的很正,可以幫我多說些好話嗎?」

 

        「蛤?」我好像失去聽力一樣,聽不懂他的意思。

 

        「雨航姐,妳也知道我們公司女生那麼少,我來公司三年了還沒有交過女朋友耶,每天就是加班、加班再加班,我感情生活是零耶,我也想要談戀愛啊!妳知道嗎?我的人生很乾燥而且沒味道。」他哀怨的說。

 

        其實我的人生也很乾燥也很沒有味道,我在心裡回答著。但我想,他想聽到的答案並不是這個。

 

        我對他點了點頭,「我盡力。」

 

        他開心跳了起來,拉著我的手,猛跟我道謝,「雨航姐,謝謝妳,妳好人有好報,妳是天使下凡,妳是我心裡的觀世音菩薩!」接著蹦蹦跳跳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看著他雀躍的背影,好想對他說,看在我要幫你說好話的份上,不能說句我是你心裡的少女時代嗎?沒有哪一個女人,喜歡當男人心目中的觀世音菩薩好嗎?

 

        看著辦公室男同事,臉上都燃起的那一線生機,我忍不住笑了,曾經我也如此的期待過愛情,可是,現在的我,已經厭倦戀愛這件事了,一樣的流程,愛的時候,生氣、耍賴、放屁,做什麼都可愛,分手的時候,那些可愛早就被忘的一乾二淨,那些愛,就在一瞬間消失,快到讓你覺得,其實沒有發生過一樣。

       

        對於這一切的惡性循環,我覺得很膩。

 

        我寧願把那些時間,拿去背討人厭的英文單字,拿去寫個八篇長恨歌書法,拿去練個手指不協調還會跑音的和弦,拿去看重播的韓劇美劇日劇,也不想再把那些時間拿去談,讓人覺得很膩很膩的戀愛。

 

        寧願生活沒有味道,也不願意生活又苦又膩。

                                                                                                                                                           

 

        我在下午六點前,順利的完成了裝訂工作,然後打卡下班,準備到補習班上個索然無味的英文課,沒想到老師身體不舒服停課一天,我卻到了教室,才發現手機簡訊有停課通知。

 

        拖著沉重的身軀回到家,一打開門,老媽拿著鍋鏟從廚房探頭出來,「江雨航,妳今天翹課喔?」

 

        我點了點頭,換上拖鞋,走進客廳就看到姐姐坐在沙發上,拿著魷魚絲在啃,邊啃還邊跟老爸抱怨她婆婆,老爸則是整理著他收藏的茶具,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著。

 

        我姐跟我不一樣,長的很漂亮,從以前就很多人追,是被男人捧在手掌心上的呵護的公主,然後她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公主,有很嚴重的公主病,但其實她會得這個病,我爸也有很大的責任。

 

        從小三姐弟中,老爸就最疼姐姐,因為姐姐很會撒驕,嘴又甜,她五歲的時候,就說長大要嫁給像爸爸一樣溫柔體貼的人,這麼小就會講場面話,誰會不疼她?所以老爸成了姐姐的許願池,連銅板都不用丟,只要吩咐一聲,想有什麼就有什麼。

 

        還好,我有個自己說她最公平的老媽,大姐趁爸媽在店裡賣麵的時候,偷偷遛去同學家,回來被媽媽發現,老媽連我一起揍,原因是沒有勸告姐姐,也沒有打電話告訴爸媽,我問,「那弟弟為什麼不用被揍?」媽媽說弟弟還小,明明就只小我十一個月而已。

 

        弟弟偷拿收銀機的錢去打電動,我也被揍,原因是沒有盡到當姐姐的責任,我問,「那為什麼大姐不用被揍?」媽媽說那是我剛剛忘了揍,下次補回來,於是我每天都在期待那個下次,但每次都落空。

 

        說好的公平在哪裡?

 

        後來我就再也不問了,總之,不管是誰做錯,我永遠都會被揍,揍久了就習慣了,揍久了皮也就硬了。

 

        人生不過是習慣二個字,習慣再習慣,好的會習慣,不好的也會習慣,然後就沒有什麼好難過、好悲傷、好不能接受的事了。

 

        家裡的經濟都是媽媽在控管,所以爸爸如果要完成姐姐的吩咐,就要自己藏私房錢,但媽媽也不是省油的燈,玩具熊的肚子、玩具電話的電池孔、廁所的馬桶蓋裡、餐桌腳裡,任何想的到或想不到的地方,老爸都藏過,但是老媽都找的出來。

 

        也許是從小耳濡目染,我也會很容易發現男友想要煙滅的證據,發票、收據上的地點、時間和購買物品,還有車上多出來的耳環、髮束,甚至是香水味,都能輕易的結束一段又一段的感情。

 

        老爸在經濟上無法達到姐姐的要求,只好在情感層面上彌補,比如幫她想理由偷溜出門、幫她簽不及格的成績單、幫她掩蓋很多做錯的事情,但也是會有掩蓋不了的事,比如懷孕。

 

        大學還沒畢業,姐姐的肚子裡就有小BABY了。

 

        知道姐姐懷孕的那一天,我們家差點就散了,老媽拿起爺爺留下來的桿麵棍,就開始揍老爸,罵老爸就是太溺愛,才會讓姐姐還沒有結婚就懷孕,因為老爸的的手還要桿麵條,所以老媽專挑大腿打,打完後還把老爸罰跪在爺爺的牌位前,要他好好跟爺爺道歉,整晚不准睡覺、不可以吃飯也不能喝水。

 

        而那個做錯事的孕婦則是吃了二碗飯,睡到打呼聲都傳到我房間。

 

        我只好半夜起床,幫老爸擦藥,還幫他煮了一碗泡麵,結果泡麵香到連老媽都醒來,於是那個晚上我就陪老爸跪到早上。

 

        然後我和老爸的共識就是,以後不要再煮唯粒雜醬麵。

 

        最後,姐姐大學沒有畢業,就結婚了,在家裡被寵成公主的她,和傳統的婆婆每天都在打神經戰,生小孩前,兩個人搶姐夫,生小孩後,姐姐搶兒子,婆婆搶孫子,全世界最可憐的男人,就是我姐夫龔兆堂和侄子龔永熙,永熙昨天還在跟我訴苦,他每天都要吃二份早餐才能去上課,媽媽買的麥當勞,奶奶做的清粥小菜,開學一個多月,他已經胖了五公斤。

 

        「阿姨,我女朋友說我再胖下去,她要跟我分手。」永熙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世界要毀滅一樣。

 

        雖然我很想跟他說,「親愛的永熙,其實再怎麼愛,早晚都會分手。」但為了不傷害他國中一年級少男,正是覺得愛情百般美好的心靈,我只好建議他每天睡過頭,這樣就會來不及吃早餐,還可以變瘦。

 

        只是不知道,他今天實施的怎樣。

 

        聽到我走進客廳的聲音,姐姐馬上回過頭來,然後女王般的對著我說,「江雨航,妳過來,妳過來評評理,今天龔永熙居然睡到七點半才起來,龔兆堂他媽就一直唸我,說我一定是晚上電視開太大聲,吵到龔永熙睡覺,講這種話不覺得很好笑嗎?然後我就塞了早餐在龔永熙的手提袋,她又一直罵我買垃圾食物餵兒子,麥當勞早餐有火腿有麵包有肉有蛋,是哪裡不健康了?垃圾食物哪能把兒子養的這麼高這麼帥,功課又是全班第一?」

 

        我懶的理她,走回房間,門都還來不及鎖,姐姐就拿著魷魚絲闖了進來,「不要在我房間吃東西。」我說。

 

        「我沒有吃啊!我只是拿著。」姐姐的回答,讓我全身無力。

 

        我看著她繼續說,「我要換衣服啊~妳進來幹嘛?」

 

        「妳換妳的啊~我又不會看,不是啊~就算看了又怎樣?妳有的我也有,我胸部還比妳大耶。」

 

        才想要把姐姐趕出去的時候,弟弟又走進來了,「江雨航,我的東西,妳有幫我帶回來嗎?」

 

        我頓時想起那個被我丟在無人使用的辦公桌櫃裡,七級震度,五種震法的情趣用品,忘了帶回來,「我忘了拿。」我說。

 

        「妳是忘了拿,還是想要佔為己有?妳好幾年沒有交男朋友了。」江晉航不能接受的看著我說。

 

        沒有男朋友又怎樣?我就一定要用情趣用品嗎?我不能出去跟別人一夜情嗎?我不能隨便往男人的床上躺嗎?

 

        好吧!我是真的做不到。

 

火氣整個上來,氣到一句話都說不出口,老弟看出我的臉色,馬上察覺他的失言,馬上從口袋裡拿出五千塊遞到我手上,然後裝傻的說,「剛剛有人講話嗎?就跟老媽說房子隔音很差,她都不相信。」

 

        鬼才相信你的話。

 

        接著露出誠懇的笑容說,「明天記得幫我帶回來喔!」

 

        看在多餘的小費份上,我收下了五千塊,點了點頭,我這個弟弟什麼都不好,講話毒舌、自我感覺良好、只喜歡E罩杯以上辣妹、不愛洗澡、又喜歡和女人搞曖昧,不是我在說,哪個女人跟了他,就是倒了八輩子的楣,但唯一一個小小的優點就是很會賺錢、很會投資,對我很大方。

 

        在一旁的姐姐也插花,「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吃的嗎?可以團購嗎?我也想買。」

 

        「按摩棒,妳要買嗎?」我忍不住回答。

 

        姐姐一臉驚喜的說,「按摩棒?好用嗎?我上次買了一隻歐森的,要來按摩肩膀,可是很難用,又很重,按完之後肩膀更痠,手也很痠,江晉航,你是買什麼牌子的?」

 

        姐姐還沒有說完,江晉航已經笑到在地上滾。

 

        我整個無言,無法再待再自己的房間一秒,為什麼老爸和老媽,不能給我正常一點的姐姐和弟弟?我羡慕別人的姐姐,都會帶妹妹出去玩,買衣服鞋子給妹妹,但我姐卻常常一句話都沒有說,就拿走我的衣服和鞋子,我羡慕別人的弟弟,叫他往東他不會往西,跟他說一,他不會跟我說二,但我弟always指使我,「江雨航,妳幫我買。」「江雨航,我肚子餓。」

 

        江雨航,是江惠航和江晉航的第二個媽。

 

        我又大大的嘆了口氣,接著走進廚房打算幫媽媽做晚飯,「媽,還有哪裡要幫忙的嗎?」

 

        「有,趕快去談個戀愛。」老媽用鍋鏟盛起鍋內的高麗菜,轉過頭嚴肅的對著我說。

 

        我當作沒有聽到,轉身走出廚房,但老媽依然在我身後碎唸,「我不是那種老古板的人,妳有沒有結婚都沒有關係,就算妳未婚生子,我都OK,女人就是要有愛的滋潤才會漂漂亮亮啊~妳看像我,有妳爸這樣愛我,我才能六十歲還是一枝花啊!」

 

        是啊!連名字都叫沈桂花嘛!

 

        老爸和老媽就是標準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老爸就是連三公里外的加油站工讀生,都會認同他是好好先生的那一種,老媽就是精明能幹勇猛威武,連里長伯都要讓她三分的那一種。

 

        完全不同個性的兩個人,相處起來卻是那麼緊密又有默契,這不是戀愛的最高境界嗎?

 

        我很羡慕,但我也認清自己戀愛的能力,希望趕快老去,下輩子重新再練。

 

        沒有回答老媽,我走到飯鍋旁幫忙盛飯,她把菜端到餐桌後,又拿了隔熱手套,走到旁邊的瓦斯爐,準備端雞湯,接著再對我順便說,「我真的搞不懂妳耶,那麼多時間不去談戀愛,每天都在上課、上課,是上那些課要幹嘛?」

 

        我端著盛好的飯,跟在老媽後面說,「一個人自由自在不是很好嗎?」

 

        老媽放下雞湯後,扯掉手上的手套,然後轉過頭來看著我,叉著腰指著我的胸口,對我說,「我說江雨航啊,妳現在看起來行動是很自由啦!但妳的心有沒有自在?」

 

        妳的心有沒有自在?

 

        老媽的話,往我的心裡狠狠的敲了一記,我今天才明白,原來自由,不等於自在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i Mien
  • 想對雨航說
    「阿Q心理」助我們渡過很多不平委屈,並且讓我們期待不可能會更好的明天,會更好。佛說人生本苦,創造輪迴轉世,極樂淨土,是希望我們有動力把此生過完。有些人像是《一公升的眼淚》亞也,受IS欺辱的童兵、婦女,住棺材房的香港居民,不能跑跳,不能吃飽喝足,安心入睡,不能好好享有人生存足夠的空間及空氣,要千里迢迢到外地工作。雖然公司家裡烏煙瘴氣,世道險惡如毒瘤難癒,但是我們仍能正常活著還有餘暇自娛,即使有些頹廢。也提早認知完美的感情是人生的奢侈品,不需強求可有可無,憋屈越久的人,心思纖敏脆弱,我們唯一的仰仗還是「阿Q精神」,還有裝不懂裝不聞裝不見,好好對待身邊還認真看待你的人,他可能是家人同事朋友或是一面之緣的陌生老者,亞也在短短25年的人生激勵了許多人,我們此生能在幾個百年生命體,或是八年生命的寵物心裡留下一點影子,就算沒白走一遭,努力撐完一生的試煉及挑戰,不要要求自己替這世界帶來多大的改變,勝在發自內心,不為做而做的正氣,有時候照顧好自己,保持正面及微笑,就是對這世界最大的幫助了,每天如此,就不必畏懼死亡 或是靈魂灰飛煙滅。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