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2. 單身的人,總是告訴自己單身最好。

 

我呆愣在原地,老媽嘆了一口氣之後,把我手上的飯碗接了過去,放到餐桌上,很難得一次溫柔的對我說,「江雨航,不要老是用妳的身體在過日子,用用妳的心好嗎?」

 

我、的、心嗎?我看著老媽的臉,腦子因為這句話陷入暫停。

 

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老媽又馬上在我耳邊大吼,「江惠航,妳還不快點來吃一吃去補習班接妳兒子!妳老公不用付我生活費嗎?從妳結婚到現在,有哪一餐不是我供應的?妳老公要放縱妳不用做家事不用侍奉公婆,那是他的事,但是我有答應嗎?妳是嫁出去的女兒耶,是潑出去的水耶。」

 

揉著被貫穿的耳膜,腦子裡都是老媽的聲波,讓我的頭好痛。

 

一聽到老媽的叫喚,姐姐馬上從房間跑出來,一臉奉承的說,「媽~幹嘛這樣啦!我可以一天看不到龔永堂,但我不能一天看不到妳和爸,不能一天不吃妳煮的飯,我會全身無力不能動。」

 

「妳平常就癱在沙發上,只有嘴在動,而且我可以一年都不用看到妳,不,接下來十年都可以不用。」老媽很酷的回答著,然後我在心裡附和,我也是。

 

「嫁出去的女兒也是女兒啊!媽~不然我叫龔永堂今年帶妳跟爸去關島玩?」姐姐又開始她的拿手絕活,撒嬌。

 

看到她在那裡眨眼瘪嘴皺鼻頭,再加上高八度的娃娃音,我就好想拿雞腿塞住她的嘴。

 

「不用,妳的孝心我心領了,帶妳婆婆去。」老媽邊說邊撥開老姐在她身上亂滑的手,每次姐姐回家抱怨婆婆對她不好,老媽從來不搭話,但我知道,她其實很擔心姐姐的婆媳問題。

 

從小老媽最常對我們講的一句話就是,「自己想辦法解決。」

 

她不在乎我們考第幾名,上什麼學校,老師給我們什麼評語,她只在乎我們是不是個善良的人,有沒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這點我是很肯定老媽的。

 

但是她不插手我們的事情,不代表她不會擔心。

 

她會站在一旁默默的看著我們自己解決,在我們要偏離軌道的時候,稍微提醒我們一下,就像雖然她不過問姐姐的事,但會在姐姐和婆婆關係很緊繃的時候,要姐姐帶婆婆去旅行一樣,就像她對我說才不管妳要不要結婚,但其實她很擔心,將來單身一輩子的我,沒有另一半的陪伴,該怎麼辦?

 

這些,我都知道的。

 

吼完姐姐之後,又開始吼老弟,「江、晉、航!你睡了一整天,還不快點過來吃飯?是誰規定研發東西都要在半夜?生活作息都顛倒了,你再不調一下你的生理時鐘,就給我滾出去外面住!」老媽再度的大吼,我都覺得我快耳聾了。

 

老媽恐嚇完,江晉航神速的在三秒鐘內入座,拿起快筷子挾了一條香腸,對著老媽說,「媽,晚上夜深人靜,我比較有靈感、比較有feel啊!」

 

「我管你比較有什麼!從今天開始再敢半夜敲我房門,叫我幫你煮消夜,我就去你房間的電腦澆個幾盆水。」我絕對相信老媽做的出來。

 

「賀啦!」江晉航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

 

接著換老爸,「江遠東,你是想要我摔爛那些茶壺嗎?不要看我這樣胖胖的,我還很靈活喔!我可以馬上過去喔!」老媽威脅著老爸,自從麵店收起來之後,收集茶壺茶具就是老爸的興趣。

 

老媽一講完,老爸嚇的馬上放下剛購入的茶壺,依依不捨的站起來,緩緩的移動,邊走還邊回頭看他的茶壺,好像跟情人分手一樣,好不容易走到餐桌旁,結果說了一句,「其實我沒有很餓。」

 

有時候,男人不知道是少條筋,還是太白目。

 

老媽狠狠的瞪了老爸一眼,接著開始發颷,「那從今以後,你都不要吃飯,看你的茶壺就飽啦!整個家裡沒有一個正常的,當人家媳婦的不像媳婦,整天回娘家吃吃喝喝,當人家老爸的不像老爸,整天只知道摸那些茶壺,當人家女兒的不像女兒,晚上見不到人假日還躲在房間看電視,當人家兒。」

 

「媽,我有好好當你的兒子喔!我每個月都有給妳生活費,還有零用錢讓妳打麻將,輸的都算我的,贏了都是妳的。」江晉航一臉驕傲的說。

 

老媽很不客氣的回答,「啊你除了會賺錢,你還會幹嘛?你都三十歲了,我還要幫你洗衣服、打掃房間、孝敬你三餐,你只會帶女朋友去睡高級飯店泡溫泉,怎麼不找一天帶我去睡一下泡一下?」

 

「媽~妳和老爸去啊,我出嘛!」

 

「你少在那裡惹我,我現在有老公跟沒有老公是一樣的,你們都快給我吃完飯,全部都離開我的視線,有沒有聽到!看到你們就煩。」老媽放完話,轉身走回去廚房。

 

老媽一走進去,江晉航馬上低聲的問老爸,「媽,今天打麻將又輸了嗎?」

 

老爸一臉不知的聳了聳肩。

 

「爸,你好歹也關心一下老媽,老媽會不會是更年期了?」姐姐真好意思說,全家最不關心老媽的就是她啊!

 

老爸繼續一臉不知的聳了聳肩。

 

老弟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老媽又從廚房走了出來,然後對著他說,「你叫我幫你看的日子看好了,師父說後天是開業最好的日子,再不然就要等到下個月月底了,那個工作室是還要裝修多久?我無法再忍受你白天還在家裡折磨我,最好你後天就馬上給我開業!」

 

「媽~妳知道有多少女人日日夜夜都想看到我嗎?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老弟一講完,老媽二話不說拿走他的飯碗,「你不要吃了,自戀就飽了。」

 

老弟馬上搶回他的碗,趕緊正經的說,「今天就裝修好了啦!可是後天開業好像有點趕,明天電信公司才要過去裝電話線,學長訂的辦公用具,也是明天才會到,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整理好。」

 

「你跟你學長合夥是有沒有問題?不要被人騙還不知道。」老媽說。

 

「不會啦!我們都有講好,也有立合約書,更何況學長出的比我多耶~我不要騙他就好了,他不會騙我啦!」老弟一臉自信的說。

 

說的也是,從以前到現在,他最會騙了,尤其是騙女人的感情。

 

「那我明天準備一些東西,先過去拜拜,你晚上給我早一點睡喔!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有沒有聽到?」老媽挾了一塊排骨放在老弟的碗裡。

 

「災啦!」

 

本來想說,到此結束,終於可以好好吃頓飯,結果門鈴又響了,老媽飯都還沒有吃到一口,又忙著起身去開門。

 

原來是隔壁的葉阿姨,她一臉笑嘻嘻,像等待著什麼好戲一樣,遞了一個紅色信封給老媽,「這是你們家雨航的,混在我家的信件裡,送到我家了,我剛剛才看到,想說拿過來給雨航。」

 

我也起身,走到門口,接過那個紅色信封,「謝謝葉阿姨。」

 

「不謝不謝,這喜帖應該是朋友要結婚了厚,是說雨航啊~妳怎麼還沒有消息啊!我女兒比妳小二歲,都生兩個了,妳要再加油啦!趕快找個好男人嫁了啊!像我女兒她老公有固定的工作,還有房子。」葉阿姨是個很熱情的人,但通常用錯地方,尤其對別人家務事特別熱情。

 

老媽沒等她說完,「其實我家雨航結過又離了啦!」然後手一揮,門砰一聲闔上。

 

我愣在原地,我相信門外的葉阿姨,也愣在原地。

 

老爸難得出了聲,「老媽子,妳這樣講,她肯定馬上去跟全社區的人講,我們雨航的名聲怎麼辦?」

 

老媽看著我說,「江雨航小姐,妳介意嗎?」

 

我搖了搖頭,有什麼好介意的,那些生活在我世界邊上的人,要怎麼講我,要怎麼說我,要怎麼看我,我其實一點都不在乎。

 

生活已經不容易,每天都要花上這麼多的體力,才能耗上一天,我不想再浪費精神在不必要的人身上,這些人,甚至不曾走進我的世界。

 

我有什麼好在乎,或需要在乎的?

 

江晉航曾說,不在乎別人眼光這件事,是我全身上下唯一的優點。

 

「你看,就說她不會在乎啊!」老媽挑釁著老爸,她會這樣說,是真的知道我不在乎,而且對她來說,她可能覺得結過婚這件事,比現在單身的我,還要來的強。

 

老媽靠到我旁邊,拿走我手上的喜帖,邊說還邊拆著喜帖,「妳還有什麼朋友?國中時的同學子倩,高中時的同學小雪都結婚了啊,還有誰會寄喜帖給妳?」

 

喜帖專有的香味,在老媽拿出卡片的那一刻,薰的我滿鼻腔,我不喜歡這個味道,到底是誰規定喜帖一定要有香味的?

 

我和老媽一起看了喜帖上的名字,寫著長男張志偉與次女謝佳佳,老媽轉過頭來看著我說,「謝佳佳,妳什麼時候有這個朋友,我怎麼不知道?聽都沒有聽過,倒是這個張志偉,好像是妳之前第二?還是第三任男朋友的名字。」

 

我看著老媽的臉,點了點頭,「是第三任。」

 

「啊~那個跟妳在一起四年,一直沒有說要結婚,後來跟妳分手,不到一個月就娶了,不到五個月就抱著小孩的王八蛋嗎?」老媽一臉恍然大悟。

 

我又點了點頭。

 

雖然每一段感情到最後,都讓我很不堪,但那一段戀情,是讓我受傷最重的一次,他曾經對我說,不管有沒有結婚,我都是他唯一認定的伴侶,於是,這四年我付出了我的所有,用心用力的愛著他,最後卻只得到一句,「我對妳沒有感覺了。」

 

一個月後,他傳簡訊給我,說他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希望我能原諒和祝福他,那個時候,我只希望他下地獄,怎麼可能祝福他,我很平凡,我並不偉大,我也不想偉大,一個把我推入絕望的人,我拿什麼理由說服自己原諒他?

 

原諒不是集滿五點再加三十九塊,就多送一份鹽酥雞,也不是集滿十個,多送一杯珍珠奶茶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後來在路上偶遇共同認識的朋友告訴我,他其實過的不好,和太太處的不好,工作也不怎麼順利,那一刻我才真正的得到救贖,畢竟就算我是善良的,那也不代表我需要原諒全世界。

 

那一刻,我原諒了我自己,原諒了自己流過的那些眼淚和愚蠢。

 

「啊他不是結過了?還要再結?重點是他好意思發喜帖給妳?這年頭經濟真的有這麼不好?連舊情人的紅包錢都要賺?」老媽不可思議的看著喜帖又看著我。

 

我拿走她手上的喜帖,然後扔進垃圾筒,回到位置上繼續吃飯,已經徹底離開我世界的人,我真的毫無關心。

 

倒是老媽非常生氣,坐回餐桌,邊吃邊罵張志偉,「想當初他跟我說喜歡我做的紅燒蹄膀,只要妳帶他回來,我有哪一次沒有做給他吃的,想在想起來,我都對不起那些豬!」

 

姐姐也開始幫腔,「真的不知道寄喜帖給前女友,安的是什麼心。」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啦!」江晉航啃著排骨說。

 

我和老爸、老媽,還有姐姐,同時視線落在他身上,然後很有默契的點了點頭,他感受到我們的目光,馬上放下排骨,「幹嘛看我,我至少不會寄喜帖給前女友好嗎?」

 

「因為寄不完。」姐姐說。

 

「你的前女友們,可能要另外多開二桌。」老爸說。

 

老媽忽然嘆了一口氣,對著弟弟說,「我現在厚,想到別人的媽媽,也有可能這樣罵你,我就覺得很丟臉又很難過。」

 

江晉航慌張到了極點,馬上反駁說,「不可能好嗎?我不會劈腿,也不會偷吃,我每段感情都處理的乾乾淨淨,而且明明是江雨航的事,幹嘛扯到我身上?」

 

我喝著湯,看了他一眼,「我的什麼事?那不算是一件事,只是一個笑話,笑過就好了。」我說。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