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3. 單身的人,其實特別膽小,但卻總是要自己不要害怕。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辦公室的,我坐在椅子上,想要努力平復情緒,偏偏朱威的臉,又一直在我腦子裡重複放映,即便是交過幾個男友,我也從來沒有碰上前男友的經驗。

 

        我不知道碰見愛過的前男友會這麼刺激,沒有人教我碰見前男友,該說些什麼話,表示自己已經走過那些過去,該做些什麼舉動,才能讓他知道,我依舊過的好好的、帶著自尊努力的生活,來證明自己有多帥氣。

 

        朱威看見的是我落荒而逃的背影。

 

        想到這裡,就很想拿起桌上的鍵盤跪下去,跟老爸老媽和我的祖宗道歉,晚輩讓你們蒙羞,給別人笑話了。

 

        我為什麼要逃跑?我沒有做錯事,我卻逃跑了。

 

        忍不住洩氣的把頭靠在桌上,又忍不住的用自己的頭往桌上敲了好幾次,「我幹嘛要跑掉?我幹嘛要跑掉?」

 

        但是,朱威為什麼會在公司裡?難道他是許桂梅口中那個,總經理朋友的兒子,那個靠關係進來的米蟲?

 

        意識到這個事實,我嚇的馬上抬起頭來,還倒吸了一口氣,許桂梅正從我身後走過去,然後在我身後說,「雨航,妳剛剛是不是有看到新來的那個工程師?妳覺得怎樣?秘書小姐說笑起來很迷人,我就覺得還好啊?妳覺得咧?」

 

        我沒有回答,因為和朱威變成同事的這個事實,我需要消化。

 

        「雨航姐。」茵茵開玩笑偷偷的從我背後拍了一下,我嚇的整個人站了起來,過度的反應讓許桂梅和茵茵兩個人,睜大眼睛的看著我。

 

        我失控了。

 

        茵茵笑著說,「雨航姐,妳做了什麼壞事,心虛厚。」

 

        沒有回應她,我坐回位子上,喝了一口水,鎮定心情,不停的告訴自己,只是一個前男友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對!沒有什麼好怕。

 

        於是整個下午,我都在訓練自己的強心臟,雖然每個進來我們部門的人,都會讓我忍不住精神緊繃,背脊發涼,想要儘快讓茵茵進入工作狀況,反而是我進入不了狀況。

 

        一到六點,我馬上起身走人,這是我來公司九年,第一次比許桂梅早走。

 

        在捷運上,我拿出手機google,「如何面對前男友。」然後出現了,「逆轉勝,如何贏回前男友。」我仔細的回想,難道是因為我對朱威還有感覺,所以才會覺得慌張?但過了那麼久,其實我早就忘了喜歡他是什麼感覺,所以不是這個。

 

再往下拉,「十二星座女孩怎麼面對舊愛?」嗯,應該是這個,我點了進去,找到自己的星座,它說戀情失敗才會有前男友這回事,完美主義的妳,再次面對舊愛就像再次揭開瘡疤,妳絕對不會再讓自己碰上,讓妳「失敗」的人。

 

阿就碰上了啊!

 

回到上一頁繼續搜尋,「面對前男友女人要如何做?」對對對,就是這個。

 

一點進去,他只給了我斗大的七個字,絕、對、不、能、做、朋、友!

 

我嘆了一口氣,我當然沒有要和他做朋友,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跟前男友當同事,雖然那段感情已經過了很久,但他是我前男友這件事,是一件發生過的事實,難道要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雲淡風清嗎?

 

我恍然大悟,對!雲淡風清。

 

我該冷靜的面對這一切,把朱威放在同事的角色,更何況在工程部,可能是一年見不到幾次面的同事,我該學會對他優雅的微笑,就像我對公司的同事一樣,我應該要保持距離,就像我對公司的同事一樣。

 

        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

 

        我安心的回到家,開了門,家裡出奇的安靜,沒有老媽的炒菜聲,也沒有姐姐抱怨婆婆的碎唸聲,更沒有老爸其實在擦茶壺,但硬要打開電視聽的新聞主播聲。

 

        只有達達達,快速敲打鍵盤的聲音。

 

        我走進客廳,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穿著襯衫休閒褲,腿上放了一台筆電,很專注的在使用電腦。

 

聽到我的聲響,他也抬起頭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想要等他說明,他為什麼會在我家這件事,但他好像沒有要解釋一樣,繼續看著我,過了二分鐘,我實在是有點受不了,便問,「請問你是?」

 

「我是晉航的學長。」他有點冷淡的開了口。

 

我點了點頭,四處想要找尋我家人的蹤影,他繼續說,「妳媽請妳爸去巷口買醬油,可是過了二十分鐘,妳爸沒有回來,妳姐姐就說她要去找,也去了二十分鐘,後來換妳媽媽去了,結果三個人都沒有帶錢,後來妳媽媽跟店家借了電話,現在晉航去付錢了。」

 

感謝他如此清楚的解釋,會發生這種荒謬的事,的確是我們家的風格。

 

在我要轉身進房間的時候,他在我背後說,「妳裙子拉鍊沒拉。」

 

我馬上僵直,眼神稍稍往下,看了看我身上的窄裙,側邊裙頭是釦上的,但拉鍊真的沒有拉,以至於露出我今天穿的粉色內褲和五分公的大腿,我整個人好像狠狠被揍了一拳一樣。

 

動彈不得。

 

沒想到他又補了一句,「而且妳內褲有點脫線了。」接著對我笑了一下。

 

我完全被K.O

 

快步的走回房間,關上門,馬上脫掉裙子,然後看到了我的內褲側邊,真的有二條線頭,我無法承受這個打擊,飛撲到床上拿起我的枕頭用手猛槌,不敢相信我居然會如此丟臉,忍不住拿枕頭往自己的臉打,難道是我下午去洗手間之後,就一直呈現「公開」的狀態嗎?

 

我已經不敢想像全台北市,有多少人看到我脫線的內褲了。

 

我需要向台北市民公開道歉嗎?

 

當我還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晉航的學長來敲我的門,「不好意思,妳現在可能忙著覺得丟臉,但我找不到妳家的飲水機,我想喝水。」

 

這個人講話一定要如此欠揍嗎?一定要如此直白嗎?

 

「等我一下。」我很不甘願的回答。

 

拖拖拉拉的換上家居服,打開房門,他已經又坐回沙發上,繼續用他的電腦,我走到廚房拿了水杯,從冰箱裡拿出冰開水,幫他倒了一杯,然後放到他的面前,才打算再走回房間的時候,他又說一句,「不好意思,我不喝冰的。」

 

不喝冰的?你一個大男不喝冰的?難不成是大姨媽來了嗎?

 

才打算開口跟他說,我家只有冰開水的時候,老姐慌慌張張的回來了,後面還跟著一臉好像要發生大事的老弟,兩個人都太奇怪了,原以為老爸老媽跟在他們後面,但沒有,老弟馬上把門關上,姐姐匆忙的走進客廳,拿了她的包包打算要走了。

 

「江惠航,妳要走了?」我疑惑的說,她可是不會錯過任何一頓晚餐的。

 

「對,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不想要看到老媽大發火,雖然我覺得那個阿姨看起來是比媽還要正,但是我,啊算了啦,我也不會講啦,反正妳不要拉我,我要先走了,沒事不要打給我。」

 

我根本沒有拉她好嗎?

 

姐姐快速的消失在我面前,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敏捷,平常老媽叫她做點事,不是拖拖拉拉就是乾脆說不會做,看到她如此迅速的樣子,我覺得事情不單純。

 

江晉航看到姐姐趕著離開,便在她後面叫道,「江惠航,妳真的很過份耶,這種非常時期,妳居然。」

 

砰,門被姐姐關上了。

 

對於這不明的情勢,搞的我也開始不安,我走到老弟旁邊,「江晉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老弟一臉煩躁的說:「就老爸騙老媽啊!」

 

我也忍不住煩躁起來,忍不住提高音量,「講、清、楚!」

 

「要講很長耶!」

 

我二話不說,用我的拳頭,狠狠的尻了一下他的頭,上次這麼做,應該是四年前了,「我叫你講!」

 

我都忘了客廳裡,還有晉航的學長,他正一臉很有興致的看著我們。

 

我想,等等應該要跟他收錢,看戲要付費。

 

他一臉哀怨,摸著被我打的頭說,「就我們剛剛不是去巷口那個賣場買醬油,說到這個就很扯,三個都沒有帶錢的人,還好意思去賣場?妳不覺得他們很誇張嗎?」又離題了。

 

我瞪了一下他,「你廢話可以少一點嗎?」

 

「好啦!後來我去找他們,結完帳要走回家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一個很會打扮的阿姨,她就走過來跟老爸聊天,還叫老爸小東耶!」老弟講到這個開始大笑,「居然叫老爸小東,我真的沒有聽過,我只聽過陳曉東啦!」

 

「重點!」我真的很討厭廢話。

 

「重點就是那個阿姨跟我們打招呼,自我介紹還說他是老爸的初戀情人,手還勾在老爸的手上喔!還問老爸上次請朋友帶給他的紫砂壺有沒有收到,完全沒有把老媽放在眼裡,我超怕老媽去拔那個阿姨的頭髮。」

 

老媽最引以為傲的,第一次談戀愛就結婚,結果老爸的初戀情人不是她,想也知道打擊一定很大。

 

「後來呢?」

 

「後來老媽就生氣的走了,老爸就去追她啊,那個阿姨還跟我說,下次有空一起吃飯,我又不是不想活了,還跟她吃飯,是說我還滿想問老爸為什麼會跟那個漂亮阿姨分手,然後娶老媽的,要我是我,我當然會娶。」

 

我又再一次的尻了江晉航的頭。

 

他抱著頭,一臉痛苦的說,「娶老媽啊!」

 

最好是,全世界最了解你的女人除了老媽以外,就是我了,跟你相處了三十年,還不清楚你是怎樣的人,那我這個姐姐就太失敗了。

 

本來想再多尻他幾下,結果老媽氣匆匆的走了進來,後面還跟著一臉有千言萬語想說的老爸,我趕緊鬆開拳頭,走到老媽旁邊,想要緩和一下她的情緒的時候,老媽又對著老爸吼,「你就這樣騙了我三十幾年,都不會良心不安嗎?」

 

「老媽子,妳聽我說,我不是故意要騙妳的,那時候我也想跟妳解釋,可是沒有機會,看妳那麼高興,我也捨不得說破啊!」老爸一向溫柔好聲的解釋著。

 

「所以,我就這樣被你耍了三十幾年,我每一次在講初戀的時候,你是不是都在心裡偷笑,初戀個屁,妳哪是我的初戀,我的初戀才不是妳,是不是?是不是?」老媽氣的坐上沙發,還拍了一下桌子。

 

原本坐在沙發上江晉航的學長,把腿上的電腦放到一旁,再把桌上的筆筒、小盆栽放到別的地方,自己再默默的走到另一邊。

 

他可能很怕老媽翻桌吧!

 

「不是這樣的。」老爸無奈的說。

 

「不然是怎樣?還送你紫砂壺喔!私底下還偷偷的在聯絡,不敢讓我知道,每次要摸你的茶壺就說不行,原來是初戀情人送的,這麼寶貝,那你要不要跟我離婚,去跟她在一起啊!」

 

我被離婚二個字嚇到。

 

趕緊坐到老媽身邊,「媽,妳不要想太多了,老爸真的不是有意要騙妳的,更何況,你們都老夫老妻了,不要隨便說要離婚啦!」

 

老媽砲口對向我,「妳又知道他不是有意的?那時候妳都還沒有出生耶,連胚胎都不是。」

 

連胚胎都不是這句話,好像在罵人。

 

「妳不要兇女兒?三十幾年前的事,過去就算了,妳為什麼要那麼在意?」老爸接著說。

 

老媽更火大,站了起來,走向老爸,「我為什麼不能在意?我為什麼不行?你騙了我三十幾年,現在又暗通款曲,我為什麼不能在意?如果她比較好,那你去找她啊,去啊去啊!」邊說還邊把老爸推出去。

 

我和老弟拉著老媽,「媽,妳不要這樣,有話好好說。」

 

四個人像球一樣的擠到門口,但還是抵擋不了沈桂花小姐的威力,老爸就這樣被推了出去,然後老媽對著我說,「這麼愛幫妳老爸講話,妳也出去。」我就這樣被老媽的右手給送出門外,接著老弟被老媽的左手給攆了出來,「你們同一個風流種,都給我出去。」

 

然後門砰一聲的關上。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沒有想到活到三十一歲,會這樣被趕出家門,我愣在原地,覺得我一定是在作夢。

 

老弟則是不停的敲著門,「媽,妳把我趕出去,就沒有人給妳零用錢囉!沒有帥兒子孝順妳囉,妳自己想想這樣划算嗎?」

 

門內沒有回應。

 

換我走上前去,「媽,有事好好說,妳可以先冷靜一下嗎?就算妳要把我們趕出來,也要讓我們進去整理一下行李吧!」打算用這招先誘騙老媽開門,再好好的跟她溝通。

 

沒想到這招居然有效,門打開了。

 

然後老媽連續丟了三個皮箱出來,「都幫你們整理好了,不用謝我,算是我這個當老婆、當媽的最後為你們做的一件事,反正你們都覺得不對的是我,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從今天開始,沒有我的允許,不准給我進家門,這房子登記的名字是沈桂花,你們不要忘了。」

 

接著把江晉航的學長也推了出來,「漏網之魚也出去。」

 

門又砰了一聲。

 

我們三個人看著那扇門發呆,江晉航的學長則是拿出他的i-Pad繼續在那裡滑著,也對,這件事本來就跟他沒有關係。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