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4. 單身的人,最喜歡否定自己。

       

        由於一早就有了好的開始,讓我對自己很有信心,也可以專注的投入工作,於是我花了一個早上,把所有的工作流程很完整,而且很清楚的讓茵茵知道。

 

        「雨航姐,可以休息一下嗎?妳已經連續講了三個小時,可以讓我去一下洗手間嗎?」在我要繼續講解裝訂合約書的順序時,她出聲制止了我。

 

        我才剛點了頭,她就馬上拿起桌上的手機,往洗手間跑。

 

        我是教的很認真,但她有沒有認真聽我就不知道了,跟昨天一樣,這一等,我又等到中午吃飯時間,她才緩緩的回到位置上。

 

        我還沒有開口,許桂梅就先出聲,「茵茵,沒有一個新人像妳這樣,去一個廁所要半個小時,想當初我在像妳進來的時候,只花了一天就開始自己作業了,不懂的就要自己問,雨航從昨天就開始教妳,今天早上也是,她帶妳的時候,自己也沒有辦法工作,妳還不認真一點。」

 

        「可是我來了二天,也沒有看到妳在工作啊,妳也都是一直在講電話啊,我還聽到妳說營運部主任跟老婆離婚,現在住在朋友家。」茵茵居然這麼直接的回駁,現在小孩都這麼猛嗎?

 

        我嚇的冷汗直流。

 

        許桂梅整個大爆發,「這是妳對前輩該講的話嗎?沒大沒小,書都唸到哪裡去了?整個只會自己在那裡拍照打卡,聽說妳也是人家介紹進來的,我想也是,要不然以妳這種印章顏色都搞不清楚的人,怎麼會找的到工作?」

 

        茵茵還想要繼續頂嘴的時候,我急忙的把她拉走,免得再吵下去,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午餐時間到了,我們先去吃午餐。」我邊拉著她邊說。

 

        「什麼嘛,最討厭這種倚老賣老的人,重點是自己又不事生產,整天只會在那裡講電話,雨航姐妳怎麼可以在這種人底下工作那麼久?妳是神嗎?」茵茵講的很誇張。

 

        如果我是神的話,會先讓她們兩個都住嘴。

 

        雖然她們其實沒有資格罵對方,但我覺得能講出那一切不平,比起什麼都沒有說的我都還要強,即便我不認同她們的行為,至少都比我勇氣多了。

 

        一走進員工餐廳,一些男同事就對著茵茵揮手,她興奮的走了過去繼續當她的公主,只要坐著就好,食物會自動放到眼前,青春真好,漂亮真好。

       

        我拿了餐盤,隨便挾了幾樣菜,找了張空桌坐了下來,吃到一半的時候,有人拉開對面的位置,也坐了下來。

 

        他對我說了一聲,「好久不見。」

 

        我抬起頭看著他,口中的高麗菜不小心噎了一下,我忍不住咳了二聲,「還好嗎?」他問。

 

        我端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對朱威點了點頭,然後假裝沒事一樣的,繼續吃飯,完全忘了還有員工餐廳這個危機,早知道就在樓上茶水間隨便吃碗泡麵,就可以避免這種狀況發生。

 

        「昨天有看到我,為什麼要跑掉?」他邊吃邊問,一派輕鬆。

 

        我也不想輸他,也努力自然的回答,「只是剛好想起有事沒有做完。」

 

        他抬起頭看著我,用著當初讓我著迷的陽光笑容說,「我以為是妳還忘不了我,不知道怎麼面對我。」

 

        我這次不只是被高麗菜噎住,是被糖醋排骨,拿起桌上的水喝完一整杯,才把卡在喉嚨的排骨吞下去,他坐到我旁邊幫我拍了背,還遞了衛生紙給我,「妳都沒有用變,吃東西還是這麼不小心。」

 

        好不容易死裡逃生,我用衛生紙擦了嘴,抬起頭才發現我們的距離太過靠近,我急忙的挪了一下身體,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

 

        朱威坐回我對面,看著我說,「我們還是朋友吧?」

 

        我看著他的臉,想起了他在突然間就拋棄了我,雖然我曾經有無數次想要找到他,想要問他,分手的理由究竟是什麼?但始終沒有,過去沒有問,現在的我,也沒有必要問,更沒有必要和一個分手那麼多年的人當朋友。

 

        也許是我不夠寬宏大量,但心胸狹隘的我,真的不需要一個不知道怎麼相處的人當朋友,我的麻煩夠多了,不需要再自找麻煩。

 

我忍不住搖了搖頭,「我們只是同事。」

 

他嘆了一口氣,「妳是不是還在怪我當初說分手就分手?其實我有苦衷的,那時候是因為。」

 

「都過去了,就算我現在知道原因,也不會改變什麼,我想以我們這麼尷尬的情況下,只要當同事就好。」我收拾了桌面,準備起身離開。

 

他突然對我說,「沒關係,就像妳說的,都過去了,那我現在用同事的身份,重新認識妳,這樣可以嗎?」

 

        「對我來說,同事就只是同事,樓下保全大叔也是我的同事。」我淡淡的回答。

 

        他看著我一臉無奈的說,「妳以前不會這樣的,為什麼現在好像不容許任何人進入妳的世界一樣。」

 

        我看著他,沒有回答,起身離開了員工餐廳。

 

        為什麼?

 

因為你們輕易的走入我的世界,摧毀了我的一切之後,又離開了我的世界,我只能一個人哭著收拾殘局,有時侯一年,有時候二年,我已經厭倦,最好的方式,就是拒絕任何人進入,我在自己的世界裡,可以活的很好。

 

        還沒有走到辦公室,朱威突然從我後方跑到我面前來,擋住了我。

 

        「有事嗎?」我已經可以習慣面對他了。

 

        「我早上拿過去的櫃子裡,有這個包裹,原本不知道是誰的,後來在盒子外頭看到妳的名字。」他遞了一個小盒子給我。

 

        我一看到那個盒子,整個人都石化了,我動彈不得,甚至不想呼吸,我完全忘記江晉威還有這個東西在我這裡,那個震度七級,五種震法的情趣用品,就從朱威的手交到我的手。

 

        他笑著對我說,「妳怎麼想到要買這個。」

 

        「那不是我的。」我的聲音因為太丟臉,而開始有點顫抖,這句話不知道有多困難的從我口中說出來,但聽起來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好,不是妳的。」他笑著回答,一臉敷衍的樣子,根本就是打從心底覺得那是我的我。

 

        我氣的很想再反駁些什麼。

 

        朱威卻靠到我耳邊,笑著說,「妳真的變了很多。」這意有所指的語氣,讓我整個人火氣上升到最高點。

 

        氣的我推開他,走回辦公室,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我現在只想狠狠的揍江晉威一頓,都是他害的,某前男友以為我在用情趣用品,這比誣賴我殺人還要嚴重,我的清白要怎麼還?

 

        結果他居然不接手機,越打越生氣。

 

        「王八蛋。」這次再不接,我就衝回工作室收拾你。

 

        看到我打手機打的這麼生氣,吃完飯回到坐位的許桂梅和茵茵也一臉疑惑的看著我,「雨航發生什麼了?」許桂梅走到我旁邊問。

 

        您撥的電話目前沒有回應。電話那頭還是這樣的回應,我用力的掛掉,拿了包包之後,跟許桂梅說我要早退,沒有等她答應,我已經跑走了,才剛要踏出辦公室,我又馬上跑回位置,拿了桌上那該死的情趣用品,再度離開。

 

        好吧!反正沒有遲到早退過,就讓它同時發生好了。

 

        搭上計程車,花了二十分鐘,一到工作室,我從包包裡拿了卡片刷了之後,快步的走了進去,卻發現只有范天堯在座位上工作,他看到這個時間出現的我覺得有點訝異,「妳下班了嗎?」

 

        「江晉航呢?」我生氣的問。

 

        他還沒有回答,江晉航就在我後面出聲了,「幹嘛?我去廁所了,妳怎麼這個時候回來?辭職了嗎?還是被炒了?

 

        沒等他說完,我拿起那個盒子丟到他身上,然後拿起我的包包就猛揍他,「你以後敢再寄任何東西到我公司,你就死定了,你知道我有多丟臉嗎?你知道這個是誰拿給我的嗎?是朱威!他以為這是我買來要用的

 

        老弟邊挨揍邊逃,後來躲到范天堯的後面,我只好連范天堯也一起揍了,我只能說很抱歉。

 

        他試著想要拉住我,但失控的我怎麼可能抓的住。

 

        一聽到朱威的名字,老弟馬上停住,然後驚訝的說,「是妳的初戀情人朱威嗎?」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天啊,不會吧!他在妳公司上班?什麼時候的事?妳怎麼都沒有跟我說。」

 

        我用力的拉回包包繼續揍他,「我為什麼要跟你說?都是你害的,你告訴我現在要怎麼辦?我拿什麼臉去公司?你這個王八蛋、王八蛋!」

 

        范天堯找到空檔,抓住了我的手,江晉航趁這個時候拔腿就跑,我看著他逃跑的樣子大吼,「江晉航你不要跑,你給我過來!」

 

        但我已經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甩開范天堯的手,我虛脫的蹲在地上,滿肚子委曲,想哭又哭不出來,他走到一旁撿起那個盒子,丟進垃圾桶,然後站在我面前對我說,「我同情妳的遭遇,但是,妳把我剛買的文件架、檯燈都摔壞了,我剛心算了一下,總共是4258元。」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趕緊站起身,看到剛剛因為我的失控,變的凌亂的工作室,椅子倒的倒,文件散落一地,還有掉下來的檯燈,我只能說,「范天堯先生,我很抱歉,我會賠你的。」

 

        「妳本來就要賠的。」他完全不留餘地的對我說。

 

        我嘆了口氣,從包夾裡拿了五千塊遞給他,但他沒有收,只是轉過身拿了車錀匙,自以為很帥氣的說,「我覺得最好的賠償是親力親為。」我跟在他後面,猛翻白眼。

 

        跟江晉航一樣欠揍的傢伙,早知道剛剛連他多揍二下,我比較不會吃虧。

 

        一整個下午就跟著他採買東採買西,連不是我弄壞的東西也買了,然後我沒有付錢,因為我整雙手都是他買的東西,沒有辦法拿錢包,還好我平常搬那些文件檔案,算是有在訓練,不然手都要斷了。

 

        他把最後買好的檯燈放到我手上,「好了,都買的差不多了。」

 

        然後走在我前面,我兩手各提了快十公斤的東西都要重死了,他一個人走在我前面,腳步輕鬆,手指還繞著錀匙圈,說有多快活就有多快活。

 

        一個不小心,有一個提袋的提帶斷了,買的筆和一些文具用品,掉了出來,我想要蹲下來撿,但是滿手都是東西的我,只能看著那些東西掉了滿地,再看著范天堯自在的背影,整個人火就起來。

 

        我把滿手的東西放在地上,自己蹲下來撿,把那些東西一個又一個的放進別的袋子,他發現我沒有跟上之後,才回過頭來,走了回來,蹲在我面前,跟著我開始撿。

 

        「東西掉了怎麼不說?」他問。

 

        我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還好意思這樣說,自己一個人輕輕鬆鬆走在前面,讓我提了這麼多東西,身為一個大男人的都不會害臊嗎?虧他看起來還有一百七十八點五公分。

 

        「不說,不是一個好習慣。」他邊拿起腳邊最後一塊橡皮擦,放進去袋子裡,然後抬起頭來對我說。

 

        為什麼總是覺得他說的話,都有另一種涵義。

 

        我真的是個不說的人,說了只會被別人看到脆弱,一點幫助也沒有。

 

但他廢話卻說很多。我站起身開始撿起身旁一袋又一袋的東西,往自己的手上掛,提起最後一個袋子的時候,他看著我問,「需要幫忙提嗎?」

 

        「你覺得呢?」我的聲音實在是冷到無法再冷了。

 

        他接過我手上所有的袋子,然後對我說,「有很多事情,不說就是自己吃虧,其實一點都沒有比較強,要學著求救。」

 

        我瞪著他的背影,心裡頓時有一種被看透,有一種又羞又忍不住想生氣的感覺,他說的對,不說就是我吃虧,我從小到大就是不停的吃虧,然後又氣自己為什麼要吃虧,這個現象在我的人生裡不停的重複循環。

 

        唉~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雪倫把這種 沒有勇氣表達的個性 寫得真傳神.
    看得我都想打女主角了! XD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