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這次當然也不例外,我又睡著了,但來我卻是躺在房間,一覺睡到下午二點多才起來,然後口中呼吸的氣息還是有很重的酒味,人老了,代謝差了。

 

        我嘆了口氣,勉強的起了身,算江晉航有良心,還把我扶進來睡覺,好吧!昨天說要教訓他的這件事,我收回。

 

        還好今天是假日,不然我今天再曠職,九年來最佳員工的形象,就完全消失殆盡。

 

        刷牙洗臉後,打算出門去覓食,一開門就看到江晉航和范天堯兩個人很認真在討論工作。

 

        老弟一看到我就開始唸,「妳真的很會睡,明明知道自己不會喝酒,還要喝,沒有保全卡還敢直接在門口喝,都不怕出事,妳是腦袋有洞嗎?」

 

        我瞪了他一眼,不知不覺的看了范天堯一眼,他眼神放在文件上,沒有抬頭。

 

        老弟從皮包裡又拿出了一張保全卡,遞到我手上,「這是新的,保全系統全部更新過,不要再弄丟了,妳這樣亂喝酒,我一定會跟老媽講。」

 

        我耍脾氣的接過來,「可以不要再一直唸了嗎?下次不會叫你來開了。」

 

        「又不是我來開的,是學長開的,他昨天都沒有回家耶,妳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我這個身為弟弟的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老弟講的話,狠狠的敲了我腦袋一記。

 

        我看著范天堯,驚訝的說:「是你抱我進來的?」

 

        他的視線離開手上的文件,抬起頭來,一臉不認同的說,「妳那麼重,我抱不進來,我是拖進來的。」

 

        轟!這個人講話一定要這麼欠揍嗎?

 

        「謝謝。」我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

 

        他眉頭又一皺。

 

        「謝謝你,范天堯先生。」全世界都知道你叫范天堯了好嗎!

 

        我轉過身,氣自己什麼總是在他面前這麼狼狽,先是無家可歸,再來又被他看到我發狂打江晉航,接下來又是工作的事情被他訓了一頓,好吧!現在連不會喝酒的失態,都讓他給看了。

 

        我需要冷靜一下,我要去喝點水。

 

        老弟看著我的背影,「江雨航,茶水間有小籠包,學長剛買回來的,妳先去吃!」

 

        誰要吃!

 

        我喝完水後,準備回房間再繼續睡一下,希望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場夢,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就在我自己的房間裡,躺在我自己的床上翻滾。

 

        要走進房間的時候,范天堯走到我面前,遞了一個牛皮紙袋給我,我疑惑的看著他,「幹嘛?」

 

        他沒有說話,把牛皮紙又往我這遞了一次,我們有一點僵持。

 

        幾秒過後,我惱怒的拿走他手上的牛皮紙袋,要轉身走進房間的時候,他又在我後頭小聲的說,「槌枕頭發洩其實不是什麼好習慣,手會很容易扭傷。」

 

        我身體一僵,這個他也知道?聽到他走回座位的聲音,我馬上踏進房間,關上門,把牛皮紙袋一丟,撲向床,才想舉起手的時候,我就停住了,不是因為我怕手受傷,而是又被看穿這件事,又狠狠的傷了一次我的自尊心。

 

        只好拿起枕頭,往自己頭上敲。

 

        我需要慰藉,在床邊拿起手機,先是打給老媽,但她手機依然轉語音,家裡依然沒有人接電話,我打給老媽最好的朋友阿珠姨,也是轉語音信箱,只好再打到隔壁鄰居陳媽媽家。

 

        陳媽媽說:「妳媽沒跟妳說嗎?她跟阿珠去歐洲背包旅行啦!」

 

        我整個人愣在原地,努力消化陳媽媽的話,我們家沈桂花小姐,連智慧型手機都不太會用的人,居然去背包旅行,還去歐洲!

 

        我恢復鎮定之後,馬上再打給老爸,但他那裡收訊不好,「爸~你有聽到嗎?」我幾乎是用吼的。

 

        「雨航啊~老爸現在沒有空,我在跟朋友唱歌!晚一點打給妳啊!」然後電話就只剩下嘟嘟聲。

 

        什麼啊~這世界!

 

        我氣餒的放下手機,眼神瞄到剛剛范天堯給我的牛皮紙袋,我站起身走到床邊把它撿了起來,然後把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是一本書,上面寫著「你一定要認識的世界職業圖畫」,是的,就是一本圖畫書,給小朋友看的那種。

 

        因為上面寫了,「本書收錄300多種職業介紹,包含國內外常見的職業及特殊職業,一次滿足孩子對未來職場的所有好奇心。」

 

        書內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有時候,人生的路是需要用找的。」

 

        我看著這本書,百感交集,有點感動也有點感傷,過去三十一年的日子,我的人生到底走過了哪些路?到底是在哪一個路口迷失了方向?因為不想走了,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所以才盼望自己快點老去。

 

        我到底為我自己做了些什麼?

 

        過了好久,我才有勇氣把書打開,我拿起了筆,在每一個職業上面,打上了自己想要的分數。

 

        一整個下午,我很努力的想要幫自己的人生,找出新的一條路,我第一次打從心裡想要謝謝范天堯。

 

        這幾天,他真的讓我又愛又恨。

 

        愛?我對他用到這個字,這讓我有點驚慌失措,可能是我詞窮了,我想。

 

        「江雨航,妳要不要出來去吃飯,已經七點多了,妳一整天沒吃東西,是想要歸西嗎?」老弟敲著我的門大喊。

 

        我拉回自己的思緒,放下書後,我走到門旁開了門,然後對著站在門外的老弟說,「要歸西我也會拉你一起去。」

 

        「妳真的很沒良心,我要帶妳去吃好吃的,妳還這樣說。」

 

        「我換個衣服。」沒等他說完,我直接關上門。

 

        再出來的時候,我看到老弟旁邊站了一個很清秀的女生,長直髮,圓圓的眼睛,個子小小的,穿著一套藍底白花的洋裝,氣質很好。

 

        「江雨航,這是小琪,我女朋友,小琪,這是我二姐。」看他那二姐講的多心不甘情不願。

 

        說真的,她跟老弟以往交過的女友都不太一樣,他口味偏重,要臉蛋美、胸大、還要腿長、打扮清涼,然後一個換過一個,老媽禁止他再帶這些過客回家。

 

        「二姐,妳好,我是小琪。」聲音也很好聽。

 

        我給了小琪一個微笑,「妳好,謝謝妳最近收留我弟。」

 

        小琪也笑了笑說,「正打算趕他出去呢。」

 

        「我還在這裡,要講我壞話,可以等我不在的時候嗎?缺德!」老弟很不滿說的,接著轉過頭去,「學長,走吧!」

 

        范天堯停止下了筆,站起身,從椅背拿了外套,走了過來。

 

        我不知道他要去,我沒有心裡準備,他站在我旁邊,我們互看了一眼,我緩緩的別過頭去,覺得有點尷尬,然後老弟又接著說,「對了,今天假日,你要不要順便約你以珊姐?」

 

        「嗯,我撥個電話給她。」范天堯走到一旁去,講著電話,我看著他講電話的表情,很溫柔的樣子,還帶著淺淺的微笑,不知道為什麼,竟覺得有點不舒服,我回過頭來,看著別處,想要平靜一下這奇怪的感覺。

 

        老弟站在旁邊跟小琪說,「以珊姐是學長的女朋友,是個律師,長的也很漂亮,重點是還是青梅竹馬,從小就認識,我想可能快結婚了吧!」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想再聽下去,就是心裡冒出一股煩悶,走出工作室,站在門口,風一吹來,掉下了幾片葉子,被風吹的在路上翻滾,飄出了我的視線。

 

        我想心裡的那份惆悵,應該是我想家了。

 

        本來用著「覺得身體不太舒服」的理由,不想一起去吃飯,但卻被范天堯以整天都沒有吃東西,才會不舒服的回應駁回,老弟也催促我快上車,我只好硬著頭皮上車。

 

        到了餐廳後沒多久,一個打扮非常入時,有著俐落短髮,走起路來非常有自信的女人走到了我們的餐桌旁。

 

        「不好意思,久等了。」她的聲音不像外表那麼幹練,反而軟軟嫩嫩。

 

        范天堯給了她一個微笑,接著站起身接過她的包包,再幫她拉開椅子,十足的紳士。

 

        老弟也笑了笑,「等再久也沒有關係,妳可是我們工作室的法律顧問耶。」

 

        她露出微笑,發現了我的存在,對著老弟問,「這位該不是你老是掛在口中的二姐吧!」

 

        「我哪有常常掛在口中!她不足我掛齒好嗎?」江晉航嫌命太長的反駁。

 

        「嗨~我是劉以珊。」她拉開了笑容,熱情大方的跟我打了招呼,接著對我伸出了手。

 

        「妳好,我是江雨航。」我回握著。

 

        一對情侶坐在我的左邊,一對情侶坐在我的右邊,我好像家長一樣,真的不懂,在公司被左右夾攻已經很難過了,我為什麼連吃個飯,也要被這樣左右夾著,眼神不知道該放在哪裡。

 

        就只能看著情侶們各聊各的,我好像是桌上的那座檯燈,照耀著他們,也像桌旁的花瓶一樣,只是個可有可無的點綴。

 

        到底我這個單身的人,為什麼要跟二對情侶出來吃飯?根本就是慢性自殺。

 

        眼神不經意的,就會想要停留在范天堯的表情上,看著他和劉以珊說話的眼神特別溫柔、特別認真,劉以珊對他笑的像個孩子一樣,畫面美到我有點想哭。

 

        接下來,四個人聊到工作的事,聊的非常開心,我連一句話都插不上嘴,講到目前在開發一個新的app,是要給單身的人用,比如跟餐廳會提供單人套餐,飯店提供單人套房,電影院提供單人套票,都是單人的特惠活動,旅行社再提供單身背包旅行的機票特惠,因為他們都說單身經濟現在最夯。

 

        尤其是針對單身女人。這句話,狠狠的刺了我的臉一下,有點痛,但又不敢摸臉,怕被發現。

 

        然後老弟就看著我說,「江雨航,這是專門為妳設計耶的,反正妳不是打算要單身一輩子,妳說我這個當弟弟的是不是很貼心。」

 

        如果貼心的話,為什麼要在那麼多人面前,提起這件事。

 

        劉以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說,「雨航,妳為什麼要單身,妳看起來很不錯啊!找不到喜歡的人嗎?我一堆律師朋友沒有結婚沒有女朋友,要不要幫妳介紹?」

 

        江晉航簡直是我的代言人,「她就對愛情沒有信心啊!寧願自己一輩子,也不想再談戀愛,我老媽也是常唸她。」

 

        我真的很想把桌上的香片灌進他的嘴巴,但我忍住了,我媽為什麼生了那麼多眼白給他?

 

        「單身如果快樂的話,單身一輩子也不錯啊!」坐在我身旁的小琪帶著微笑,看著我說。

 

        單身快樂嗎?現在單身的我,快樂嗎?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

 

        「單身怎麼可能會快樂,自己一個人吃飯,看起來很孤單,也很可憐。」劉以珊很直接爽朗的說。

 

        決定要單身一輩子的人,心臟要特別強,受的了各種蜚短流長。

 

        「不如今天就直接來相親吧!雨航,妳跟我說說妳喜歡的類型,最近一個律師朋友剛好失戀了,他人非常的nice,但因為工作太忙,女朋友接受不了,所以前一陣子分手了,我覺得你們兩個滿配的,要不要我現在叫他過來?」劉以珊的熱情,我真的是無法抵擋。

 

        這頓飯,菜都還沒有上,我已經飽到喉嚨。

 

        「不用了,順其自然就好了。」我拒絕的說。不經意的瞄到范天堯,他也正看著我,我緩緩的低下頭,桌上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看著來電號碼,有一點點印象,接起想著是朱威的電話號碼,我按下了拒接。

 

        但他不放棄的,繼續讓我的手機在桌上震動著。

 

        「誰啊!幹嘛不接?」老弟看著我說。

 

        我搖了搖頭,不想回答。

 

        「還是我幫妳接?」

 

        「不用了,我出去外面接一下。」接著我起身拿了電話,走出餐廳。

 

        拔掉手機的電池,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後,緩緩的回到餐桌旁,帶著微笑的說,「不好意思,我朋友找我有事,我可能要先離開了。」

 

        「妳的哪個朋友?妳不是沒有什麼朋友嗎?」江晉航一臉疑惑的問。

 

        我瞪了他一下,然後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跟大家說,「有機會,下次再一起吃飯吧!再見。」我露出可惜的表情。

 

        不想再多停留一秒,我轉身再次走出餐廳,深深的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入圍一下金馬獎之類的。

 

        不知道是今天的情侶特別多,還是我一直注意著那些成雙成對,覺得今天的自己特別孤單、甚至感受到一點點無助,我想如果我真的要單身一輩子,那我就必須要習慣這一些,所謂的「單身的副作用。」

 

        我走進便利商店,比起空虛的心,我更想要填滿我空虛的胃,我走進便利商店,看過一輪架上的食物,各式便當、三明治後,我又走了出來,平常這個已經吃了太多,早就沒有胃口。

 

        我坐在路旁的椅子上,第一次覺得原來單身如此難受。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