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6. 單身的人,習慣和自己對話。

 

        自從知道范天堯有了女朋友之後,我就不太願意看到他,或者應該說,我有了某些自覺,所以知道要保持一些距離,畢竟當你在意一個人太多的時候,那其實就是有了某種程度的喜歡,愛過那麼多回,我們自己都很清楚。

 

        如果沒有喜歡,為什麼要在意?

 

        我比自己想的還要在意他,還要在意他有女朋友。

 

        於是我儘量讓自己回到原本的生活,上班賺生活費,上課消磨時間,回工作室的時候,有時候范天堯還在,有時候范天堯和江晉航都在,但我一回去就會關在房裡,不管誰叫,不出房門就是不出房門。

 

        無聊的時侯,自己和自己講話,因為單身的人,最好的陪伴就是自己。

 

        拿著范天堯給我的職業百科童書,試著找尋我的夢想。

 

珠寶鑑定師?三十五分,我對石頭沒有興趣,也不喜歡戴太多飾品在身上。資產管理師?五十九分,我比較希望我可以有錢到,讓人家來幫我管理財產。生命科學家?零分,這種大事要交給會成大事的人去做。

 

接下來

 

「學長,要和以珊姐去約會啊!」我聽到門外的老弟正對著范天堯說。

 

范天堯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後來只聽到自動門上的鈴噹響了一下,應該是他離開了,嗯,去約會了。

 

三秒後。

 

「江雨航!妳老是關在房間幹嘛?」老弟在我門外喊著。

 

我沒有理他,繼續看著我的書。

 

「出來幫我煮個泡麵加蛋啦!我好餓,都十點多了,我還沒有吃晚餐耶。」江晉航有先天性的怕瓦斯爐症,他只要一聽到開瓦斯爐的聲音,就會全身不舒服,自己也不敢開,所以他完全不會煮東西,後來好一點,會用電磁爐。

 

但工作室只有那種吃小火鍋用的。

 

姐姐的天性,再加上范天堯也走了,我把書和手機一起帶了出來,「都十點了,你可以下班去吃東西,幹嘛一定要我煮泡麵給你吃?」

 

「因為我想念妳的手藝,6.8分熟的蛋。」他裝可憐的說。

 

不想聽他廢話太多,走到了茶水間幫他煮了一碗泡麵,再端出來給他,他馬上丟下他最愛的電腦,端著泡麵猛吃,我坐在他的對面,拿著書繼續看。

 

他一看到書的封面就大笑,「妳都幾歲了,還買小朋友的書在看,妳都不會不好意思喔!」

 

我瞪了他一眼,他閉上嘴不到三秒,又繼續說:「老媽真的很奇怪,去背包旅行就去,我今天偷偷的回家想要拿東西,隔壁陳媽媽不知道是不是有在我們家裝監視器,馬上就出現,還在本上子上面寫,九月三十日,江晉航回來一次。」

 

我忍不住大笑,這就是老媽,我們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我想江晉航被記這一次,可能要多流浪一個月。

 

「老媽真的很可怕,我絕對不娶這種女生,脾氣硬又難商量,說好一點是主見,說難聽一點是耳朵硬。」

 

「這種女生才好。」因為我覺得我也是這種人,耳朵硬。

 

手機突然響了,我看了一下來電,馬上按掉。

 

        我現在最不想接觸的兩個人,除了范天堯外,再來就是朱威了,在公司我也儘量離朱威遠一點,但他總是會抓住機會往我這裡跑,我每天都要想盡各種藉口來拒絕他的任何一種好意,然後還得聽許桂梅的冷嘲熱諷,再加茵茵一直覺得朱威很痴情,老是叫我接受朱威,

 

        每天上班都覺得精神快要分裂,如果我現在再接他的電話,我就是真的瘋了。

 

「誰啊?」老弟問。

 

我搖了搖頭,「不知道。」

 

「應該是朱威吧!」老弟突然這樣講,我嚇了一跳,不明白他怎麼能猜的如此神準。

 

「不要用那個表情看我,妳平常手機根本不會響,因為妳沒有朋友啊~會打來又讓妳不想接的人,應該就是那種老朋友,我想那個張志偉,應該是不會不要臉到問妳到底要不要去喝喜酒,那就只有朱威啦~不要看我這樣遊戲人間,這個我還是懂的。」廢話真的很多,這小子。

 

朱威的電話又來了,我又再次按掉。

 

這小子又繼續說,「我是覺得朱威不錯啦~而且妳知道男人最珍貴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我問。

 

「浪子回頭金不換。」他說。

 

「最好這全世界有那麼多浪子。」而且還要剛好可以回頭,還能金不換,我不相信那種東西。

 

我只知道,錯一次是天真,錯二次就是傻了。

 

來電變成了簡訊,「我在對面公園等妳。」手機螢幕上面出現了這樣的字,我嚇了一跳,工作室對面是一個小公園沒有錯,但他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裡,我住在工作室的事,公司沒有半個人知道。

 

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出去的時候,第二封簡訊又來了,「我有事想跟妳說,只要幾分鐘就可以了。」

 

        我嘆了一口氣,放下手上的書,然後起身出門。

 

老弟在我身後喊,「江雨航,妳要去哪裡?」

 

去把話說清楚,我們都要回到最基本的位置,生活才有辦法繼續。

 

一走出門口,就看到朱威真的站在對面,我走了過去,站在他面前,他對我笑了笑,可是我卻笑不出來。

 

因為我聞到滿身的酒氣味。

 

一個女人如果沒有遇過前男友喝醉酒來鬧的話,那妳真的非常幸運,這種情形再加上朱威,已經有三次了,我很厭惡,轉身想要離開,朱威拉住了我。

 

我甩掉他的手,沒有回頭,他站在我後面嘆了一口氣,「妳以前不會這麼絕情的。」

 

我也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對他說,「你以前也沒有這麼煩人的。」

 

他笑了笑接著說,「好喜歡聽妳講話,記得以前剛在一起的時候,都是我在講,為了想聽妳講話,我都故意叫妳唸新聞給我聽。」

 

「朱威,我們的以前,已經很久很久了,當初是你二話不說就要分手的,你現在又這樣對我,不覺得很矛盾嗎?」我說。

 

「哪裡矛盾?分手是因為太喜歡妳,現在也是因為太喜歡妳,哪裡矛盾了?」他走到我面前,講了這麼長一句話,酒味快把我給熏死了。

 

我往後退了小小一步,突然發現有小小的雨滴開始落在我身上,打在我的臉上、脖子、手臂,風輕輕一吹,我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有點涼,我想回去了,更何況跟一個喝醉酒的人想要把話講清楚,我不如去聽江晉航廢話,去聽范天堯囉嗦

 

江晉航是在工作室,但范天堯去約會了。

 

看,我又在意了。

 

「我懶的跟你講了,請你以後不要再來這裡,這樣讓我很困擾。」轉身想要再離開的時候,朱威又再次拉住了我。

 

「我話還沒有講完。」他說。

 

「雨越下越大了,有什麼事之後再講。」我想要掙脫他,但他抓的死緊。

 

兩個人開始你拉我扯,我都覺得手快被拉斷了,「手很痛。」我對著他說,但他根本沒有在聽,雨又一直打在我身上,我真的很後悔出來和他見面。

 

        朱威一個用力,把我拉向他,然後用他的滿嘴酒味,吻了我,被一個已經不愛的男人嘴對嘴的感覺,真的覺得世界都要末日了。

 

突然。

 

范天堯拿著雨傘閃進我的眼裡,幫我拉開朱威後,替我撐著傘,頭也不回的拉著我離開,像英雄救美,不,他可以像是個英雄,但我不夠美,我只覺得非常丟臉,已經不知道丟臉的極限在哪裡。

 

一走進工作室,我馬上甩開范天堯的手,衝進房間,不管身上的衣服已經溼淋淋的直接撲上床,然後開始捶我的枕頭,如果今天是江晉航看到也就算了,居然是范天堯。

 

為什麼要讓他看到這一幕?我寧可讓他看到我上廁所沒關門!

 

他站在房門冷冷的說,「剛怎麼不用捶枕頭的力氣捶他?」

 

我停下手站起身,快速的走到門口想要把門關上,手都還沒有碰到門,范天堯就直接丟了一條毛巾在我頭上,「先把頭髮擦乾!」然後很用力的開始用毛巾搓我的頭髮,會讓我禿頭的那種力道。

 

我很用力的拍掉他的手,「會痛。」然後抬起頭看著他,不知道他臉在臭什麼的。

 

他看了我一眼之後,轉身走掉,然後二分鐘後又出現在我面前,一臉很認真的說,「把溫牛奶喝掉,然後去洗澡睡覺!」

 

像我媽一樣。

 

在我喝溫牛奶的時候,他開始碎唸,「女人不要老是覺得自己強,好像什麼都可以解決一樣,自己要懂的判斷輕重。」

 

我一喝完,把杯子遞給他之後,馬上關起門,他在門外喊著,「江雨航,妳現在是過河拆橋嗎?我話都還沒有說完,妳現在是什麼意思?記得快點去洗澡,然後趕快睡覺,免得感冒,有沒有聽到!」

 

        有,就是聽到了,聽到感動了,不能再聽下去了。

 

        這個晚上,我又放棄治療我的黑眼圈了。

 

        除了黑眼圈外,一個晚上只睡了二個小時,隔天還要上班的人真的是生不如死,我虛脫的走出房門,不小心好像踩到了什麼,我低頭一看,是一盒藥和范天堯送給我的書。

 

        藥上貼了張紙條,「如果感冒了,記得吃完飯後半個小時,吃二顆。」

 

這個人難道不是太雞婆了嗎?我跟他認識也不久,有需要對我這麼好嗎?管我要不要生病?

 

你女朋友知道,你這樣隨便對別的女生好,她會難過的。

 

把書撿起來之後,我發現書上有幾頁做了記號,我打開一看,服裝設計師,我給的分數是二十分,范天堯在旁邊了一句,「有自知之明是好事。」我忍不住笑了,想起了上次他陪我買衣服的時候,我的服裝品味應該有嚇到他。

 

廚師,我給的分數是七十九分,我對做菜還滿有興趣的,但他卻說「只靠6.8分熟的雞蛋,是無法當個小當家的。」晉航連個也跟他說,我的拿手菜只有這個6.8分熟的雞蛋。

 

接下來是,秘書,我給的分數是四十分,因為我覺得當老闆的管家,有點無趣,他卻在旁邊打上了五個星星,「妳個性謹慎、有責任感、邏輯清楚,適合。」

 

然後,每一個我打上分數的,上面都有他的評語,我都在想,或許他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我看著書上他寫的每一句話,緩緩的融化。

 

但我沒忘記,他是個有女友的人,而我,不能再這樣融化下去,因為最後受傷的人,只會是我自己。

 

人就是這樣,年紀小的時候,習慣保護別人;年紀大了,習慣保護自己,這是另一種成長的證明,我們都會長大,然後逐漸的認清事實,明白自己愛的能力,其實很缺乏。

 

        收拾了一下心情,把書和藥放到包包後,出門賺錢去。

 

        一到公司,就在走道上遇到朱威,不過跟之前糾纏不同,他輕輕的別過頭去,不敢看我,我想應該是他對自己昨天晚上的所作所為,還有一點印象,知道對不起我,還算有救。

 

        才剛坐到椅子上,主任的聲音馬上響起,「雨航,合家歡世界的標案,妳昨天有請收發室去寄嗎?」

 

        我點了點頭,「我昨天裝訂好之後,有請茵茵幫我送去收發室,因為我要繼續趕飯店的案子。」

 

        茵茵站在我一旁,馬上裝傻的說,「雨航姐,妳昨天什麼都沒有跟我說,只有把這個放在我桌上,我不知道要送去收發室啊!」

 

        我整個傻眼,妳最好不知道,我還強調了二次,妳還在上FB,跟我說妳等一下幫我拿去。

 

        許桂梅又在旁邊加油添醋,「可能最近忙著戀愛,什麼事都忘了交代,早就說戀愛不是什麼好事了,就是不聽話。」

 

        我一句話都還沒有說,主任就開始霹靂啪啦,「這個案子總經理盯的多緊,然後妳現在沒有去寄,昨天是最後一天了,妳現在打算怎麼辦?連標都還沒有出,就輸了。案子還標個屁?寫好檢討報告書交給我,妳要有心理準備。」然後轉身就走。

 

        前後不到五分鐘。

 

坐在我左右兩旁的人,好像假裝這件事都沒有發生,開始做自己的事,我江雨航到底在幹嘛?做了一堆別人的事,然後錯都怪在我身上?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在這裡工作這麼久?

 

我沒有這麼憤怒過,去他的九年。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