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我很生氣,氣到全身都在抖,但我依然保持冷靜,把放在我桌上,準備今天要完成的工作,放到許桂梅桌上,然後她拿著分機,停止了和另一頭的對話,疑惑的問著我,「幹嘛把這個放到我桌上?」

 

「妳有聽到主任叫我要寫報告書,我今天沒有時間做,這些明天截標的,就麻煩妳和茵茵了。」

 

在一旁上Facebook的茵茵也停下了動作,「可是我沒有空啊!」

 

「那就都不要做啊!反正我都要寫報告了,多寫幾份我沒差。」接著她們在那裡一句來一句去,我都假裝沒有聽到,打開了電腦,開始準備寫報告書,但一整天,除了寫完標題,內容我什麼都沒有寫。

 

我是要檢討,檢討我怎麼能做著一份我不喜歡的工作九年。

 

下班鈴聲一響,我的電腦也關機完成,難得工作一天的許桂梅和茵茵,還在跟桌上的一堆文件奮鬥,看的我心情好了一點,我站起身,她們二個人同時看著我,許桂梅先出聲,「我們都還沒有忙完,妳居然要走了。」

 

「對啊!妳們平常也是這樣啊!」背著包包,我轉身離開。

 

雖然今天莫名其妙挨了一刀,憤怒過後,對於自己的小小反擊,感到有一點點開心,至少,算是一個好的開始。

 

摸著包包裡的那本書,也許現在的我未來還很茫然,但我的心卻莫名的踏實了很多。

 

日文課上到一半,老弟的電話就來了,一連震動了好幾聲,本來不想接,但已經震到旁邊的同學,翻了好幾次白眼,我只好走出教室,把電話接了起來。

 

「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我先警告江晉航。

 

他聲音非常哀怨,「對我來說很重要,江惠航在這裡哭了二個小時,我們都不能工作,妳快點回來啦!」

 

「我還在上課,等我下課就回去。」我說,反正我姐什麼都可以哭,上次她婆婆不小心喝了她的果汁,她也能哭。

 

「不行啦!她現在說,她要跟姐夫離婚啦!」老弟真的很不懂女人。

 

這句話,我姐講了八萬遍了,我還是決定,等我下課再回去,沒想到老弟補了一句,「江惠航說她晚上要住在這裡。」

 

我馬上掛掉電話,衝進去教室,拿了包包再衝了出來,隨手攔了輛計程車,馬上趕回工作室,我不想要再回到小時候,跟她同房的日子,不要看我姐外表漂漂亮亮的,她可是能在枕頭下藏很多食物的人,小時候螞蟻爬滿我全身的那個晚上,我現在想起來,還會發癢!

 

一進到工作室,二個大男人就躲在一旁的茶几,一個手裡拿著平板電腦,一個腳上架著一台電腦,坐著同一張椅子,江晉航的耳朵還塞了衛生紙,然後江惠航坐在江晉航的位置上,還繼續在哭,桌上一堆衛生紙。

 

江晉航一看我回來,馬上走到我面前,拿掉他的耳塞,很小聲的跟我說,「妳回來了,那我要走了,我快崩潰了,江惠航眼淚沒有停過,我剛打給姐夫,他手機也沒有接,我快瘋了。」

 

我才想伸手要拉住老弟,他已經跑出門口了,沒義氣的傢伙,我回頭和范天堯對看了一眼,他一臉無奈的指了指我姐,然後一臉哀怨,突然覺得他其實也算不幸,跟我那白目的弟弟是同事就算了,還得要應付我跟我姐,他上輩子可能地球只有拯救到一半。

 

我走到江惠航旁邊,看到她哭成那樣,雖然很常見,但我也是會有一點點捨不得,「又怎麼了?」我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對面。

 

她馬上止住眼淚,「龔兆堂他媽媽真的很過分,這次他說要帶我去關島玩,機票都買好了,時間也訂了,他媽媽明知道我們再幾天就要出去玩,早上居然叫龔兆堂取消,說什麼香港的阿姨生病,叫我們帶她去看阿姨,龔兆堂問都沒有問過我,就直接取消,還叫我訂去香港的機票,我要跟他離婚!」

 

聽到她這樣講,我全身的憤怒細胞都在發燙,「好啊!我贊成。」我冷淡的說。

 

然後從包包裡拿出手機,開始幫她google,「我先幫妳下載離婚協議書範本,妳找時間跟姐夫討論財產分配和小孩的監護權該歸給誰,再去戶政事務所辦理,啊~還需要證人蓋章,我和江晉航都可以幫妳。」離婚流程看起來不太難。

 

老姐突然生氣的拍了一下桌子,「江雨航,妳怎麼可以叫我離婚?」

 

我抬起頭看著她,「不是我叫妳離,是妳自己說要離的,妳剛剛才說過,妳忘了嗎?」

 

她一臉慌張的說,「我哪有,我是要跟妳說龔兆堂他媽媽有多過分,妳都不幫我說話,妳還是我妹嗎?」

 

我嘆了一口氣,「如果我不是妳妹,我現在根本不會理妳,還坐在這裡聽妳哭,江惠航,妳剛剛講的那件事,我覺得妳比較過分,阿姨生病了,去看阿姨不是應該的嗎?」

 

「誰曉得是不是他媽媽騙我們的?」還好是我聽到這句話,要是老爸老媽聽到會有多難過,怎麼會把女兒教成這樣。

 

「妳是有被害妄想症嗎?不要一直說妳婆婆對妳不好,那妳有對她好過嗎?每次都是龔兆堂他媽這樣叫,妳有好好叫過姐夫的媽媽一聲媽嗎?妳有把她當自己的媽媽看嗎?就算她再怎麼不好,沒有她會有姐夫嗎?妳會過的這麼爽快嗎?結婚這幾年,妳一年煮了幾次飯?洗了幾次衣服?姐夫家又不是什麼有錢人家,妳可不是少奶奶耶,可是姐夫有說過什麼嗎?」

 

我氣的開始唸她,這幾年不想講,是因為我知道老爸私下都會勸姐姐,老媽看不過去也會說她,輪不到我這個妹妹講什麼。

 

但今天真的覺得自己的姐姐太荒唐了。

 

「妳是我妹妹,不幫我講話就算了,居然還罵我!老爸都沒有這樣罵過我!」她又哭了起來。

 

「姐,妳難道都不能先好好檢討妳自己嗎?如果妳兒子未來娶的老婆,也這樣對妳,妳會有什麼感覺?姐夫對妳真的很好,沒有話講了,可是妳一直讓他夾在妳和妳婆婆中間,不覺得姐夫很可憐嗎?」我難得叫她一聲姐姐,我真的希望她很幸福,有姐夫的陪伴,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可是我什麼都沒有,習慣單身這條路,並不好走。

 

但我發現姐姐根本聽不進去我的話,「我為什麼要檢討我自己,我大學沒有畢業就跟妳姐夫結婚,我最青春的日子都給了他,他本來就應該要對我好的。」她這樣對我說。

 

我突然感謝自己談了幾次失敗的愛情,讓我明白,這個世界沒有應該誰就應該對誰好這件事,願意為對方付出,不是應該,是因為愛。

 

「姐,妳真的很自私。」我忍不住這樣說。

 

江惠航整個人大翻臉的推了我一下,我往後退了幾步,「我自私,妳又有多好?交了那麼多男朋友,又有誰留在妳身邊?老是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不要老是再說什麼要單身一輩子,不想談戀愛,其實是因為沒有人想要跟妳在一起一輩子,妳只好自己單身一輩子,不是嗎?」

 

姐姐的話很傷人,但她卻點出了,我自己不願意面對的事實。

 

她說的沒有錯,這個世界上,有誰真的想要自己一個人?不就是沒有人要,或是找不到人要,才只好一個人嗎?

 

她的話,賭的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妳才要好好檢討妳自己,看看為什麼沒有人要留在妳身邊,是妳自己才有問題!」江惠航講完,生氣的踢了一下椅子,然後拿了自己的包包離開。

 

我呆在原地,聽到自動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

 

范天堯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前面,對著我說,「要幫妳拿枕頭出來嗎?」

 

我搖了搖頭。

 

他把我拉到椅子上坐好,然後幫我倒了一杯水,拉了一把椅子坐到我旁邊,「不要太在乎妳姐姐講的話,她只是太生氣了,在情緒裡講的話,如果當真,那妳就是太傻了。」

 

「沒有,我姐姐講的沒有錯。她說的每一句都是對的。」只是我從來不願意去面對,我留不住身邊的人,所以只好單身,卻又一直告訴自己,單身才是最好的,然後滿肚子的孤單和寂寞。

 

我嘆了一口氣,「長到三十一歲,沒一件事情做的好,唯一做最好的,就是騙自己。」

 

他看著我說,「那就夠了,全世界都在騙,人如果不騙自己,日子會很難過。」我對他笑了笑,他繼續說,「這時候,正常的女生,應該都哭了,妳怎麼眼眶還那麼乾啊?」

 

換我笑了笑。

 

我已經不哭很久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看著感人的電影,不哭了,聽著動人的情歌,不哭了,人家說多賺人熱淚的電視劇,我也不哭了,我想這是自己變堅強了吧!

 

「沒有什麼好哭的。」真的該哭的也都哭過了。

 

他看著我搖了搖頭,「晉航從以前就說,我這個二姐什麼都好,但也喜歡什麼都不說,小時候他跟隔壁的小孩打架,妳跑去幫他出氣,結果沒有注意旁邊的機車,被排氣管燙傷,不敢跟爸媽說,妳就自己擦藥,結果傷口都化膿了,被媽媽看見,大人才知道。」這個江晉航真的什麼都跟范天堯說,知道的也太多了吧!

 

但想起這件事,我還真後悔沒跟爸媽說,就是自己亂擦藥,要不然我的小腿上,就不會有那麼長的一條疤了。

 

        「不是跟妳講過,要適當的求救嗎?妳想哭可以哭的。」

 

        「你是有多想看我哭?」哪有一個男人老是叫女人哭的。

 

        「還滿想的,至少在我面前,妳可以不用假裝。」他邊說邊站起身,拿走我手上空了的杯子,又走進了茶水間。

 

        頓時,他的背影映在我的眼裡,很帥氣。

 

        可以不用假裝嗎?其實我們不管對誰,都得假裝,對家人也好、對朋友也好、對愛人也好,我們都得假裝,假裝沒事、假裝堅強、假裝開朗、假裝樂觀,假裝久了,自己好像就真的變成了那樣,然後開始深信不疑,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打回原形。我們自己看到了自己最脆弱、最不安的模樣,一早醒來,再假裝忘記。

 

        我們都一樣。

 

        他又倒了一杯溫水遞到我手上,「吃過飯了嗎?」

 

        我點了點頭,其實沒吃,因為自己一個人最常出現的生活問題,就是吃飯,走了一條滿是小吃、餐廳的店,不知道該走進去哪一間,走進便利商店,站在食物區把每種食物都看過一次,卻也不知道該吃什麼,然後再走出便利商店,乾脆不吃。

 

        「但為什麼我這兩天覺的妳的臉很凹啊?」他一手捏了我的下巴,臉很近的對著我說,「之前這裡還有點肉啊!」

 

        我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馬上別過頭。

 

        他開始在我旁邊唸,「女生不要為了減肥就不吃飯,很傷身體,而且不會變瘦,代謝還會變差,尤其是過了三十的女生,一定要生活規律,營養均衡。」

 

        「你真的很會唸耶,我媽都沒有你強。」再繼續聽他唸下去,剛剛那帥氣的背影,我都快忘記了,趕緊站起身走到老弟的辦公桌,從我的包包裡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了。

 

        「姐夫,我是雨航,大姐到家了嗎?」姐姐跟我一樣沒地方去,之前還有個娘家,但現在她的爹娘都在外面逍遙,就算她再怎麼生氣,她也只能回去。

 

        「到了家,現在還在哭,問她哭什麼都不回答我,我說那不去香港,還是去關島好了,她又說不要,然後一個人關在書房裡面哭,她以前再怎麼生氣,只會罵我,這次哭的那麼嚴重,我快嚇死了。」姐夫很擔心的說。

 

姐夫從以前就很疼姐姐,十幾年了,我從來沒有看過姐夫對姐姐大聲說過一句話,姐姐真的很幸運,也很幸福,但她卻從不想到自己擁有的東西,有多麼珍貴。

 

我只好開口把我罵姐姐的事,跟姐夫說了,要他好好安慰姐姐。

 

掛掉電話後,范天堯走到我旁邊,「妳怎麼沒跟妳姐夫說,妳姐也把妳罵的有點慘?」

 

「有什麼好講的,姐姐有姐夫安慰,我講了誰要安慰我?」還得自己舔傷口,我何必?

 

他馬上回答,「我啊~我不是從剛剛就在安慰妳了嗎?」

 

他一臉超級認真,害我很感動也很想大笑,才要跟他說明安慰不等於碎唸這件事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走回坐位,接了他的電話。

 

「以珊,妳忙完啦!」他一出口,剛剛的那些感動,完全消失無踨,我真的連一秒都不可以忘記他是個有女朋友的人。

 

「車子壞了?好,我過去接妳。」

 

在他掛電話之前,我已經閃進房間,關上門了。

 

「江雨航,妳去哪裡了?」我聽到他在門外喊著。

 

我假裝的說,「我很累,我要睡覺了,離開的時候,記得關燈關冷氣。」還說在他面前可以不用假裝,我要裝的可多的了。

 

沒有聽到他回答什麼,我已經走進浴室,打開水龍頭,聽著嘩啦啦的水聲,警告自己不准越線。

 

因為,跨過了那條線,到了他與以珊的那一邊,我就是個多餘的人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