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7. 單身是一種選擇,是給自己的最後一條後路。

 

        於是我開始用終極的手段,來躲避范天堯,本來我已經是早出晚歸了,現在是早出更晚歸,上完課後,我會先到書店去晃晃,如果不想去書店,就只能在工作室對面的那個小公園待著,等到他下班離開之後,我才會進去。

 

        結果,他不知道是在拚命什麼,巳經連續三天都待到一點多才走,我在對面公園餵了三個晚上的蚊子,而且還很嚴重的睡眠不足。

 

        撐了一整天,還有半個小時就要下班了,但我還是受不了的,想要去廁所偷睡一下。

 

        但廁所實在太有味道,我無法入睡,只好昏沉沉的再走回位置上工作,沒想到主任又在我後面出聲,「雨航,估價單釘錯了,妳知道嗎?」

 

        我回過頭,站起身,看著主任手上拿著兩份不同的標單,但估價單卻放反了,A的估價單用成B的,B的用成A的,這種那麼簡單的錯,怎麼可能是我犯的。

 

        「主任,這兩份標單不是我處理的,是茵茵處理的。」我說。

 

        「我知道,但妳怎麼會讓茵茵出這種錯?她是新人,她處理過的,妳比較資深,應該要幫她仔細巡過一次,還好我有看到,不然是又要標個屁嗎?」主任的話,讓我回到了小時候。

 

        媽媽也都這樣說,妳是姐姐,妳是妹妹,怎麼可以讓他們犯這種錯呢?是的,老二就是倒楣,都要夾在這不上不下的中間,活該被罵。

 

        但家人是家人,工作是工作,我可以陪江惠航和江晉航一起被揍,但我無法陪我身旁的這兩位同事被罵。

 

        「主任,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不是唸書時候的小老師,還要幫同學檢查功課,我已經把最簡單的交給茵茵做了,更何況要說是資深的話,許姐最資深,她不是更應該要照顧新人嗎?」我看著主任,一字一字說的非常清楚。

 

        不曉得是我太少在辦公室講話,我這一說,大家的目光都看到我身上。

 

        主任對於我突如其來的反駁有點惱羞成怒,生氣的對我說,「妳跟我到辦公室來。」

 

        然後跟在主任身後的時候,朱威和我擦身而過。

 

        我站在主任辦公桌前,他坐在位置上,雙手交握放在桌上,撐著他的下巴,表情很凝重的對我說,「雨航,我不怪妳剛剛對我說話不禮貌,但是妳知道嗎?我很不喜歡下屬把情緒帶進來工作裡,我知道妳現在在談戀愛,我也不反對辦公室戀情,但妳要做好,才不會讓別人講話。」

 

        聽到我好想在主任面前挖鼻孔,「我沒有談辦公室戀情,我也不會,我剛剛說的,只是我針對這件事情的想法。」我還是保持冷靜的說。

 

        「同事都在反映,妳把自己的工作交給她們做,好讓自己準時下班,我昨天還看到茵茵加班到八點多,妳最近是不是太混了?」

 

主任講的話,我真的心灰意冷,我不敢說這九年我為公司付出多少,畢竟公司也有付我薪水,但相處九年,主任不知道我的工作態度嗎?「主任,平常我的工作量有多少,你應該要很清楚,你請新的助理來,不就是分擔我的工作嗎?為什麼又說我把工作都交給別人做?我也可以白天上網聊天,晚上再加個班,來表示我很認真啊!」

 

「雨航,如果妳再繼續用這種態度來跟我說話,那我會請妳走人,妳都三十幾了,還不好好珍惜機會,認真工作,妳以為外面工作很好找嗎?」主任生氣的對我說。

 

原來不只我這樣想,連別人也是這樣想我,妳都三十幾了,還能找到什麼工作?就算我去當個洗碗工,都比在這裡強。

 

我嘆了一口氣說,「你不用請我走,我會自己會走,我桌子的第二層抽屜有一疊辭職信,看你要用哪一封都可以,我就做到今天,謝謝主任的照顧。」

 

主任聽到我這麼一說,整個慌張了起來,這就跟女人常跟男友說要分手,後來男友說好的時候,女人開始天崩地裂一樣,「妳怎麼可以說離職就離職,公司有規定,如果妳今天走沒有交接,這個月的薪水就要扣起來。」

 

「都可以,公司高興就好了,謝謝主任。」我轉身離開主任的辦公室,我看到他的嘴巴合不上來,但我已經沒有提醒他,蒼蠅可能會跑進去的義務了。

 

走回辦公室的路上,我整個人都變的好輕鬆。我真的沒想到,我居然開心的笑了出來。

 

我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我的東西,大家看著我收拾私人物品,沒有一個人敢過來問,還好我一向不喜歡放太多自己的東西在公司,我覺得很不方便,所以不到三十秒,我已經收好了。

 

平常就有在做工作記錄的我,還非常有良心的,把我的工作進度mail給許桂梅和茵茵,免得她手忙腳亂,雖然我真的很想看她們手忙腳亂。

 

我拿了自己的包包和一袋私人物品,把椅子推進桌子後,我帶著微笑離開公司,走出公司,我大大的深呼吸了一口氣。

 

其實,逃離這一些,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我拿起手機,想要通知老弟,他要有心理準備,得要開始養我這件事,朱威從後面叫住了我。

 

我轉過頭去,和他面對面。

 

他看著我說,「可以跟妳聊一下嗎?」我看他一臉很誠懇的樣子,點了點頭。

 

我們到了一間日本料理店,他像以前一樣的點了那些菜,但其實我已經沒有那麼愛吃了,他忽然意識到這一點,馬上對我說,「我都沒有問妳口味有沒有變,就自己點了,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說。

 

朱威看起來有一點緊張,但我不知道他在緊張什麼,他甚至不小心打翻了熱騰騰的麥茶,灑到他的大腿,燙的他起身哇哇叫,我也嚇了一跳,走到他旁邊,趕緊拿著衛生紙幫他擦。

 

「你沒事吧?要去醫院嗎?」從膝蓋到大腿溼了一整片。

 

朱威還沒有回答我,我卻聽到有人在我身後叫我,「雨航嗎?」

 

我轉過身一看,是以珊和范天堯,他看了我一眼,再看了一眼朱威,表情變的很難看,我拉回對他的注意,和以珊打了招呼。

 

「妳弟還說妳沒有男朋友,明明就有。」以珊笑著說。

 

        我尷尬的笑了笑。

 

        「不吵你們了,我們吃飽了,先走了。」以珊笑著對我說完後,勾著范天堯的手就離開了。

 

        而,范天堯連再見都沒有跟我說。

 

        坐回位置上,我想著他剛剛的表情,可能是覺得我很可笑,應該是沒有看過哪個女人,會和強吻自己的人吃飯吧!

 

        「雨航,妳喜歡他,對吧!」朱威的話,讓我回了神。

 

        才想回答沒有這兩個字,朱威又狠狠對我開了一槍,「妳以前也是這樣看我的。」他說。

 

        我看著朱威,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倒了一杯清酒,我皺了皺眉,我又想到了那天的酒臭味,他看了我的表情,笑著說,「放心,我不會再那樣了。」然後恢復了正經的神情繼續說,「雨航,那天的事,我一直想要跟妳道歉。」

 

        「對不起。」他彎腰行了個禮。

 

        「算了啦!我知道你喝醉了。」我也倒了一杯喝了一口,有夠難喝,趕緊再喝了白開水。

 

        他看著我笑了笑說,「妳還是不會喝酒。」接著露出誠懇的眼神,「我們可以當朋友嗎?真正的朋友。」

 

        我很老實的回答他,「我其實不太相信,男女之前會有什麼真正的朋友,更何況,我們還是彼此的初戀情人,這太奇怪了。」

 

        「雨航,妳還記得唸書時候的那個籃球隊長嗎?」他突然這樣問。

 

        我點了點頭,「知道,那時候你們兩個可是學校的兩大校草,但我不認識他。」

 

        「但妳知道,他也喜歡妳嗎?」

 

        「不知道。」我說。不知道朱威為什麼要講這個。

 

        「我們剛好分發到同一個單位受訓,我後來新兵結訓後,分發到金門,我爸跟我說等我當完兵,會馬上送我出國唸書,這樣妳就得要等我六年至八年,他嗆我憑什麼讓妳等那麼久,於是我就自以為很偉大的放開妳,但我一直非常後悔。」

 

        原來,是這樣啊!

 

        「前幾年回台灣之後,我有去妳家找妳,但妳搬家了,連麵店也收起來了,我沒有想過還會再遇到妳,所以遇到妳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但是,妳已經不愛我了。」

 

        我看著他很認真的講這件事,想到了那些過去,覺得很感嘆。

 

        「我常在想,如果那時候我沒有那麼自以為是,我們是不是已經結婚生孩子,過快幸福快樂的日子。」他無奈的笑了笑。

 

        我嘆了一口氣,「不會,因為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愛是什麼。」要不是這一些離別和傷痛,我們怎麼會知道愛可以如此美麗。

 

        他認同的點了點頭,「可惜。」

 

        我也對他笑了笑,不可惜,因為我們都不是應該屬於彼此的人。

 

        「當個朋友吧!好嗎?」他又不死心的說著,看到我為難的表情,他馬上解釋,「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不會再講到那些了,就是朋友,老朋友這樣。」

 

        「好。」我想,或許我們真的能變成很好的朋友。

 

        朱威聽到我的回答,笑的好開心,可是又馬上一臉擔心的說,「但是,妳怎麼辦?他們看起來好像是在一起。」

 

        我想了一下,才明白朱威說的他們是范天堯和劉以珊。

 

        「沒有什麼怎麼辦,就那樣啊!」等我可以回家,時間一長,那些心動就會慢慢消失,然後無影無蹤,都是這樣的,跟以前一樣。

 

        接著,我們開始聊天,聊以前的那些蠢事,聊著以後,朱威說他有朋友在上海開公司,需要一位精通英文和日文的秘書,覺得很適合我,叫我考慮看看,我很感謝他,但目前我只想先休息一陣子,其他的事,到時候再說,反正還有江晉航會養我嘛!

 

        和朱威聊了好久好久,聊到店家打烊,我們才離開,還約好說下次要一起去吃火鍋,朱威原本要送我回家,但我拒絕了,想走走後再回去,他笑了笑叫我注意安全,如果需要他送我,叫我隨時跟他聯絡。

 

        我點了點頭,感謝他給我這個朋友的溫暖。

 

        又在外面多晃了二個小時,我才回到工作室,原本以為工作室沒有人了,燈都是暗暗的,所以我很放心的走了進去,沒想到范天堯居然在,開著他桌上的檯燈正在工作著。

 

        我和他對看了三秒,接著我別開眼神,準備走進去房間。

 

        「原來這幾天都是去約會,才會這樣三更半夜才回家。」他的語氣有一點諷刺,聽的我渾身不舒服。

 

        「你不也是嗎?不過你比較認真啦!還回來工作。」我說。

 

        他站起身有一點激動的說,「我是在等妳,平常十一點都會到家的人,連續好幾天都那麼晚沒有回來,妳覺得我不會擔心嗎?妳也知道工作室的電話,不能打給電話回來嗎?晉航也是等妳等到剛剛才走,妳都幾歲了,還要人家這樣擔心妳嗎?」

 

        「我沒有叫你們等我啊!我都幾歲了,我自己會看著辦不是嗎?」我也很生氣,口氣非常差的回答他。

 

        他臉色一凜,二話不說,拿了自己的東西,從我身旁經過,然後離開。

 

        聽到自動門關上的那一刻,我很後悔自己這樣對他說話,原來這幾天他是因為等我才那麼晚走。

 

我嘆了口氣,這樣也好,我們本來就應該回到自己的位置,他是我弟的合夥人,而我是他合夥人的姐姐。

 

        就是這樣而已。

 

        但為什麼他那麼生氣,我會覺得這麼難過?

 

        原本以為隔天會看到他,但當沒工作的我睡到中午起床的時候,外面只有江晉航,不只是有隔天,而是連續好幾天,我拿著他給我的書,看著書上他一字一字的註解,覺得好想他。

 

        我走出房門,今天仍然只有江晉航,我忍不住脫口又問,「范天堯,今天又沒來了嗎?」

 

        老弟繼續工作,對我的問題,點了點頭。

 

        我轉身又回到了房間,不到二分鐘,我聽到了自動門打開,范天堯跟江晉航打招呼的聲音,我帶著緊張心情的走出房門,可是外面不只有范天堯,還有劉以珊,她依然大方的跟我說了聲嗨,我對她笑了笑。

 

        但范天堯,一眼都沒有看我。

 

        他們三個人很認真的在開會,從中午一直到晚上八點多才結束,劉以珊開心的敲了我的門,「雨航,妳在忙嗎?」

 

        我打開門,給了她一個微笑,「沒有,怎麼了?」

 

        「晉航去找小琪了,我跟天堯要去吃飯,要一起去嗎?」她熱情的邀約。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范天堯,但他仍然對我視若無睹,才想回答劉以珊的時候,我房內的手機響了,范天堯不看我,而是對著劉以珊說,「她應該忙著要去約會,我們去吃就好了。」

 

        「這樣啊~對厚,雨航都有男朋友了,那雨航我們先走囉!」劉以珊笑著對我說了再見。

 

        范天堯一樣沒有理我。

 

        我難過的回到房間接起手機,對方用著非常愉快的聲音說著:「江雨航,我回來了。」

 

        是的,沈桂花小姐的背包旅行結束了,她甘心回家了,我的聲音不知道是因為太想念老媽,還是因為范天堯對我的冷淡,而開始有一點哽咽。

 

        「江雨航,妳是要哭了嗎?老媽准妳回家。」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個老媽真帥!
  • 訪客
  • 唉唷~~哭了 好心疼
  • 您的暱稱 ...
  • 更?
  • WHY
  • 等更新......
  • 訪客
  • 其實女主角晚歸被虧 原來去約會才晚回 的時後,就可以直接問:
    "妳不是有女朋友了?怎麼聽起來像在吃醋?"
    有事問清楚,就不用傷肝傷肺了.

    所以說,小說是用來看,用來娛樂的,絕對
    不可以學啊! ^^
  • 小雨
  • 還會更新嗎???
  • 访客
  • 不更新了吗?两个星期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