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於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打包回家,我對范天堯的心動,可以結束了。

 

        帶著他給我的那本書,我終於回到了一個月不見的家,當老媽打開門的那一剎那,我想到了最近發生的這些事,丟了一份做了九年的工作,和姐姐吵了一大架,還有打算單身一輩子的人,居然又重新愛上了一個人,一個已經有另一半的人,我忍不住抱了老媽,然後流下了感嘆的眼淚。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世界,居然在短短的一個月,變化的這麼快。

 

        「唉唷,江雨航,妳現在是在哭嗎?」晒的很黑的老媽嚇了一跳,「發生什麼了?妳從小到大我只看過妳哭二次,一次是江晉航弄丟妳的紅包,另一次是初戀失戀,啊妳現在是在哭什麼?」

 

        我緩緩的擦掉眼淚,「我失業了。」沒打算跟老媽講的太多,因為我從來就不習慣說那些事。

 

        我想起了范天堯說的那句,要記得求救。可惜,這件事沒有人救的了我,除了我自己。

 

        老媽大笑的說,「我還在想妳那份工作是要做多久,不是一直做的很不開心嗎?每天要去上班就愁眉苦臉,失業就失業啊!工作再找就好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真的不知道老媽這麼樂觀。

 

        把行李提進房間之後,我開心的在我心愛的床上翻滾,不是我在說,工作室裡小房間的床有夠硬,我每天都全身痠痛,終於可以睡回自己的床,我開心的都要飛起來了。」

 

        興奮的舉起手想要捶枕頭的時候,又想到了范天堯說的那句,「不要老是捶枕頭,手會很容易扭傷。」

 

        我偏要捶,我為什麼要聽他的話,結果一捶,真的扭到了,我痛到在房間喊媽,結果進來的是老爸,我驚訝的看著他,不敢相信他和老媽居然和好了,回家的路上我還在想說要怎麼幫老爸求情,沒有想到他居然已經在家了。

 

        老爸看了我的手,很快的幫我拿了冰塊冰敷,然後老媽進來幫我包紮,我看著他們兩個,忍不住的問,「你們兩個沒事了吧!媽不生氣了吧!」

 

        老爸笑了笑走出我的房間。

 

        老媽邊幫我包紮邊說,「我心情好的很,幹嘛要生氣?」

 

        「妳明明就因為別的女人是老爸的初戀在生氣。」我可沒有忘記我被趕出的原因喔!

 

        「我本來就知道,妳爸的初戀不是我啊!」老媽回的好輕鬆,旅行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這麼多嗎?

 

        她繼續說,「我是故意生氣的,才有理由把你們都趕出去啊!」

 

        我非常不能理解,「媽~妳沒事趕我們出去幹嘛?妳要去玩,我不會阻止妳啊!看妳要背包旅行多久,我都可以!」

 

        老媽幫我包好了之後,很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你們這些小孩就是過的太安逸,妳老是說妳要單身,活在妳的世界,每天工作上課,我看了多不順眼,妳弟老是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在家日子過的太爽,不出去吃點苦怎麼可以,再來就是妳姐,三不五時就往娘家跑,也不多花一點心思照顧自己的家庭,老媽我用心良苦,我去體驗新生活,難道你們不用嗎?」

 

        沈桂花小姐,真的是新時代女性的標竿。

 

        「所以老爸也知道?」

       

        老媽搖了搖頭,「不,他是我要出國的那一天才知道,我有跟他說為什麼,妳老爸多支持我啊~再加上妳叔叔最近孤單,妳爸去陪他剛好。」

 

        我虛脫的嘆了一口氣。

 

        「媽,我還在想妳會不會真的因為老爸不是初戀,就和他離婚。」我說出我的擔心。

 

        老媽笑了笑,「我不是妳爸的初戀情人,但妳爸最愛的是我,這樣就夠了,欸我跟妳說,下一次背包旅行,我要跟妳爸一起去。」

 

        我安心的點了點頭,「只要不要再把我趕出去,妳跟誰去旅行,我都OK!」

 

        老媽笑了笑,「沒把妳趕出去,妳那個工作可能還在做,妳真的要這樣一輩子下去嗎?老媽不是跟妳說過,不用結婚沒有關係,但妳不要放棄找一個妳最愛的人啊!我看妳這樣一天過一天,我很難過。」

 

        我沒有想到,老媽的難過程度超乎我的想像。

 

        「妳從小就特別獨立,一開始我覺得這樣很好,可是久了,我覺得很不好,妳姐姐是愛抱怨,妳是什麼都不說,我多希望妳們兩個加起來除以二,可是沒有辦法啊!妳姐是愛哭,什麼都可以哭,妳是連騎腳踏車摔到骨折,都不會在我面前哭。」我看著老媽擔心的表情,覺得鼻酸。

 

        「三個小孩,我最擔心妳,可是我知道妳有妳的想法,我不能勉強妳,但是媽媽沒有要求什麼,媽媽只希望妳過的快樂,可是看到妳並不快樂,我會慌張,工作也好,決定單身也好,做什麼都好,就是要開心,但媽媽都不覺得妳開心。」

 

        我眼淚已經停不了,一直掉、一直掉。

 

        老媽也眼眶紅紅的摸著我的臉,「妳看現在這樣多好,難過就是要哭啊!」接著用手擦掉了眼淚。

 

        「妳繼續哭,看妳要哭多久都可以,但是我警告妳,不准跟妳弟和妳姐說我們回來了,他們二個要再多磨練一下,我去打掃,一個月沒有住了,灰塵很多,哭完了早點睡,瘦了一大圈,媽明天幫妳補回來啦!」老媽摸了摸我的頭後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從來沒有想過老媽會如此擔心我,甚至我以為我是讓他們最不用擔心的,沒想到快不快樂這件事,大家都感受的到。

 

        也許,在我還沒有決定我的未來之前,我可以決定讓自己先當個快樂的人,老媽的疑問是對的,「妳是很自由啦~但妳的心自在嗎?」因為不自在才會不快樂,我不想要再這樣下去。

 

        我應該對我自己更誠實一點。

 

        這夜,我讓自己哭了一整晚。

 

       

        於是,我開始學著誠實的生活,想念范天堯的時候,就拿書出來看,看看他的字,就會覺得心裡很安心,我開始學著跟老媽撒嬌,即便她反胃了很多次,我很努力的學著,范天堯一直想要教會我的「求救。」

 

        「爸~你可以幫我削梨子嗎?我想吃。」「媽~妳可以幫我洗那件白衣服嗎?我不小心噴到醬油了。」我適當的求救後,發現日子居然可以過的這麼爽快。

 

        「江雨航,怎麼只有妳一個小孩在家,我卻比之前更累?」老媽拿著我的白衣服開始抱怨。

 

        「媽,什麼時候讓晉航回來啊?」我回家後隔天,老弟就打電話來找我,問我跑去哪裡,我說我覺得住工作室很不方便,決定先去住朋友家,他先是講了十次怎麼可能,妳又沒有朋友,講的我很想直接衝過去工作室揍他。

 

        後來,他自以為是的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啦!妳跟朱威和好了吧!是不是去住他家了?」我都沒有回答,他自己一個人講的超開心,「我就知道!跟初戀情人重新開始,有點浪漫耶,江雨航。」

 

        懶的解釋太多,我隨口回答,想要堵住他嘴,「對啦對啦!」然後就掛掉他電話,接下來幾天,他就沒有打給我了。

 

        這野孩子,不知道野去哪裡了。

 

        難得的陪著老爸整理他收藏的茶具,才發現這個老爸專屬的櫃子裡,有好多我的東西,唸書時候拿過的獎,還有我寫過的書法字帖,好些宣紙都已經泛黃,我看著這些發呆,從來不知道老爸會收藏這些東西。

 

        書法是爺爺教我的,大姐不喜歡,老弟靜不下來,而我是很愛書法的味道,墨水和紙結合後的那種味道,常常都是老爸老媽在做生意,我就跟著爺爺寫了一整天,後來爺爺過世了,我還是繼續練,割捨不下的愛好。

 

        老爸看著發呆的我,笑著說,「小時候,妳在練書法的時候,妳姐和妳弟就老愛去煩妳,妳還氣的拿毛筆畫了妳姐姐滿臉,結果被妳老媽揍。」

 

        我回過神,想起了那件事,微笑的點了點頭。

 

        「妳姐常跟我抱怨,為什麼我們把妳生的什麼都會,把她生的什麼都不會,她每次看妳在寫書法,都會跑來叫我教她,但妳老爸只跟妳爺爺學了怎麼做麵條,書法這種事,我也沒有慧根,這些東西,有的是她幫我收的。」老爸拿起了一張我寫過的蘭亭序,笑著說了這些話。

 

        我想到了那天和姐姐的爭執,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跟她道個歉。

 

        結果門鈴響,老媽去開了門,就看到她和姐夫一起走了進來,我和姐姐對看了一下,我緩緩的低下頭,感覺好尷尬,太久沒有吵架,就會忘了該怎麼和好。

 

        「你們不是今天才剛回台灣,不在家休息,怎麼馬上就跑來?」老媽驚訝的問。

 

        姐夫先開了口,「不會累,再加上惠航說很久沒有看到妳了,上次去香港買回來的曲奇餅,媽不是很喜歡嗎?這次買了兩盒。」姐夫還搖了搖手上的禮袋。

 

        老媽一看到吃的,眼睛都亮了,馬上拉著姐夫說東說西,又要開始她的背包旅行之體驗心得,我這兩天在家,聽到都會背了,但我真的很佩服老媽冒險的勇氣。

 

        我不著痕跡的逃回房間,想要找理由先跟姐姐講話。

 

        但姐姐卻先進來找我了,「妳在忙嗎?」

 

        我回過頭,看到她站在門口,我搖了搖頭,「我很閒。」沒工作的日子,不是吃就是睡,以前工作的時候,多羡慕這種生活,但真的沒了工作,卻又覺得無聊,想要開始工作,但每天打開求職網站,卻一封履歷表也沒有寄出去。

 

        「媽,說妳辭職了?」

 

        我點了點頭。

 

        「龔兆堂他們公司剛好有在缺市調人員,會有一點忙,但妳要不要去試看看?」江惠航很難得的像個姐姐,開始關心我的生活。

 

        我微笑的搖了搖頭,「不用了,謝謝。」我想找一份我有興趣的工作,但我知道市調人員不是。

 

        就像范天堯說的,也許人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我得知道我不要什麼。

 

        又想到他了,忍不住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那天的事,我先跟妳說對不起。」姐姐的道歉來的有點突然,拉回了我獨自想念范天堯的世界。

 

        「我那天就是瘋了,才這樣亂罵妳,我回去想了很久,妳罵的都是對的,我的確很自私,因為我沒有像妳一樣,經歷過很多,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結婚了,在家有老爸老媽疼,之後有老公疼,我覺得這一切都是應該的。」才短短幾天,老姐好像變了一個人樣,好成熟,我好不習慣。

 

        「和妳吵完架之後,我感冒發燒,是我婆婆照顧我,我發現她跟老媽一樣,刀子嘴豆腐心,不管我做什麼,她一定要唸一下,以前會覺得她在找我麻煩,但她的出發點,其實都是好意,我會努力找出我們相處的方法。」

 

        我很贊同的對她點了點頭。

 

        「雨航,妳很好,妳真的很好,我那天講的那些什麼沒有人要妳,都是我發瘋亂講的,是那些男人眼光有問題。」姐姐很內疚的說。

 

        我笑了笑,「其實妳說的沒有錯,我的確是因為找不到一個可以陪我一輩子的人,只好一個人,所以妳要珍惜姐夫啊!妳脾氣那麼差又那麼驕傲,不是姐夫誰受的了?」

 

        「江雨航,妳現在是怎樣?」聽到我說她脾氣差,她又要翻臉了。

 

        只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姐姐成熟了很多,但她的壞脾氣,我想會跟著她一輩子。

 

        我們又像小時候一樣,躺在床上,她開始吱吱喳喳的講著,陪婆婆一起去香港看阿姨的事,她帶著婆婆過馬路,她牽著婆婆坐地鐵,她跟我約好,她會學著孝順她婆婆,而我要努力的找一個,可以陪伴我一輩子的人。

 

        總是覺得,這個約定,姐姐比較容易達成。

 

        因為一輩子,很長。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