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8. 單身的人,總會在心裡,慶幸自己喜歡過某一個人。

 

        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適應沒有工作的生活,這其實不是一件好事,尤其都會抱著明天不用上班的心情,看過一部又一部的影集,每天都睡到中午才醒,老媽已經開始放話了。

 

        「江雨航,妳還不給我起床,妳多久沒有去練瑜伽了?」老媽敲著我的門大吼。

 

        我努力的撐起眼皮,「好啦~起來了啦!」但依舊躺在床上,動也不動。

 

        手機在床頭旁響起,我無意識的接了起來,「喂~」

 

        「請問是江小姐嗎?我這裡是大發股份有限公司,有收到江小姐的履歷表,不曉得江小姐,今天下午方便過來面試嗎?」

 

        我馬上恢復意識,用著非常有精神又很溫柔的聲音回答,「好的,沒有問題。」

 

        這二天,面試了四、五間公司,喜歡的沒有錄取,不喜歡的偏偏就錄取我了,跟大部分的戀愛一樣,有緣無份。

 

        還在感嘆,人生就像一場無疾而終的戀情時,手機又響了,我依然帶著非常有精神且溫柔的語調接了起來。

 

        對方一聽到我的聲音,便說「不好意思,我打錯了。」然後就掛掉了。

 

        我還在疑惑這聲音有點熟悉的時候,手機又響了,我又接了起來,對方問,「是雨航嗎?」

 

        「嗯。」我說。

 

        「我是范天堯。」

 

        我知道,我聽出來了。

 

        我們彼此在電話裡沉默了二秒,他開口打破了這個尷尬,「不好意思,打擾妳了,我想問一下晉航有跟妳聯絡嗎?」

 

        「沒有。」我昨天有打電話給他,想要請他幫我把放在衣櫃裡的提袋的衣服拿回來,那套衣服是之前范天堯幫我挑的那一套,因為覺得穿不到,所以就一直放在袋子裡,沒想到忘了帶回來。

 

        但江晉航的手機沒有接,可能我也習慣他老是不接電話,也不愛回電話,所以也不覺得怎樣。

 

        可是聽范天堯的口氣,感覺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簡單,「怎麼了嗎?」我問。

 

        「他已經三天沒有進公司了,手機到昨天都是沒有接,剛剛是直接轉語音,今天下午有跟廠商約好,他要過去做簡報,但我現在聯絡不到他的人。」他說。

 

        「那你有打給小琪嗎?」找他女朋友最快。

 

        「她也沒有接,我打過所有我們認識的朋友,但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他聲音聽起來很困擾。

 

        我聽著,也開始擔心了起來,江晉航瘋歸瘋,對於工作他有自己的要求,不是這種沒有分寸的人,而且連續三天沒有進去公司,真的不是他會做的事。

 

        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吧?擔心慢慢擴大。

 

「簡報的部分,你能處理嗎?」我問。

 

「我在重新做資料,我會過去處理。」他說。

 

「那我去找他看看。」跟范天堯要了小琪的電話之後,再跟他要了小琪家的

住址,但他不知道,只知道小琪的公司。

 

        我用最快的速度換了衣服,老媽端著炒好的菜出來,看我匆匆忙忙,「江雨航,妳衣服沒有拉好,後面都翻起來了,有人說要看嗎?」

 

        「媽,我出去一下,等等回來。」我邊穿鞋子邊整理衣服的說。

 

        「我午餐都煮好了,妳不吃完再出去?」我已經穿好鞋子,關好門,老媽聲音從門裡傳出了來。

 

        我沒有時間回答。

 

我搭上了往小琪公司的計程車,一路上都在打電話給江晉航,但他關機,再打給小琪,她沒有接電話,明明知道關機和不接,但就是又偏偏一直打,人真的很奇怪。

 

到了小琪公司後,公司的人說她這兩天也請假,這實在是太奇怪了,只好騙他們公司的人,我是小琪在台中的表姐,硬是拗到了小琪的住址,然後我又坐了計程車,直接衝到小琪家。

 

按了好幾聲門鈴,按到快要放棄的時候,小琪才緩緩的開了門,對著我叫了一聲,「雨航姐。」

 

她讓我進了門,然後我看到江晉航的行李箱就放在門口,「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鬼?電話為什麼都不接?」找急了,我的口氣也變的不好。

 

小琪一臉難色的對我說,「雨航姐,我和晉航分手了,可能要麻煩妳把他的行李箱帶回去。」

 

「怎麼那麼突然?」想到晉航老是跟我說,他這次是真的,但他居然被甩了?

 

「雨航姐,不好意思,讓妳擔心了。」小琪又再一次跟我道歉。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我們完全聯絡不到江晉航。」我說。

 

但小琪卻什麼也不跟我說,只是不停的跟我道歉,還有一直說她和晉航已經分手了,好像鬼打牆一樣,卻怎麼樣都不說發生什麼事,我問到最後放棄,只能拖著江晉航的行李箱離開。

 

我沒有辦法拖著這個行李箱回家,等等老媽問起來,我又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先找到老弟把事情問清楚之後再說。

 

我只好去了工作室,但范天堯應該是去做簡報了,工作室裡沒有人,我又沒有保全卡可以進去,只好拉著行李箱在門外等。

 

結果居然下雨了,午後雷陣雨,三秒就可以溼掉半身的那種大雨。

 

工作室外沒有什麼可遮蔽的地方,就這樣短短的幾秒,我衣服都溼了,只好拉著行李箱想要趕快到別的地方躲雨。

 

范天堯叫住了我,拿著雨傘跑了過來,口氣很差的對我說,「下那麼大,妳是不會先去躲雨嗎?淋成這樣。」

 

我正要去躲啊!

 

算了,我也不想解釋太多,他拉過我手上的行李箱,刷了卡讓我先進門。

 

我站在原地,不過就是一個星期沒見的工作室,怎麼感覺會這麼陌生?

 

但范天堯的背影,還是一樣,他忙進忙出,先遞了一條乾毛巾給我,又倒了一杯熱茶給我。

 

「快喝掉。」他說。

 

但我包包裡的手機響了,我拿出來接了起來,「江小姐,請問妳到了嗎?我們有約好下午要面試。」

 

我完全忘了這件事。

 

        「不好意思,剛好臨時有點事,真的很抱歉。」我一直道歉。

 

        「沒關係,那妳可以在半個小時內過來嗎?我可以幫妳把面試的序號往後排。」我覺得她以後一定會上天堂。

 

掛掉電話後,我趕緊把手上的杯子遞還給范天堯,再把頭上的毛巾也丟給他,「我忘了我還要去面試,得先回家換衣服,只有半個小時,我先走了,晉航的東先放在這裡,我面試完再打給你。」我急得拿了包包就要離開。

 

他從後面拉住我,「妳這樣半小時絕對不夠,我載妳過去,路上隨便先買套衣服換。」

 

        我突然想起,那套被我留在這裡的衣服,「不用了,你等我一下。」

 

        我衝進去小房間,在衣櫃內找到了那套衣服,用最快的速度換上,雖然我穿著全身都覺得彆扭,但為了節省時間,這樣最快。

 

        我走了出來,范天堯看著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微笑的說,「我的眼光真好。」

 

        雖然我知道他說的是衣服,但我還是心動了一下。

 

        「走吧!我送妳過去。」他幫我拿了包包,又從茶水間裡拿了一條乾毛巾,轉過身對我說,「車上有冷氣,妳頭髮還沒有完全乾,等等可以擦。」

 

        我點了點頭,沒有意識的跟在他後面,坐上他的車,但一坐上車,看著他開車的側臉,我就後悔了,我應該自己去的,這樣才不會越陷越深。

 

        「我不知道妳辭職了。」他突然說,然後問著,「還好嗎?」

 

        我點了點頭,「很好啊!」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嗯,看起來還滿好的,臉沒那麼凹了,可見他有好好照顧妳。」

 

        他是指我媽嗎?「在家不是吃就是睡,我媽最近又在學做義式料理,我每天都在吃起司跟奶油,臉還能凹到哪裡去?」她最近完全西化,昨天還跟老爸去買了一套煮咖啡的器具,兩個人研究了一個晚上,十二點多還在煮咖啡,不夠裝還拿老爸的茶具裝,也是另一種中西合璧啦!

 

        「妳媽回來了?」他疑惑的問。

 

        我點了點頭。

 

        「所以妳是回家?」他又發出了更大的疑問。

 

        我又點了點頭。

 

        然後他一個人抓著方向盤開始大笑,整整笑了十分鐘,我本來想建議他先開到台大醫院檢查一下腦子有沒有問題,但他又開口了,「妳回家的事為什麼沒有跟晉航說?」

 

        「我媽說要再讓他多吃點苦,叫我不要講。」

 

        他微笑的點了點頭,「所以妳是回家住?」

 

        「對啦!」一直重複問這個,腦子跳針有這麼嚴重嗎?

 

        「因為晉航說妳去朱威家住了。」

 

        「怎麼可能!」我說。

       

        他又微笑的點了點頭,我不想再去討論住哪裡這件事,把剛剛去找小琪的事,跟范天堯全講過一次。

 

        「江晉航沒有跟你說,他和小琪分手的事嗎?」我說。

 

        他搖了搖頭,「前幾天,我下班要約他去吃東西的時候,他跟我說他要回去陪小琪,結果後來就找不到人了。」

 

        「怎麼會這樣,他很少這樣找不到人的。」我開始擔心,畢竟江晉航很少被甩,應該是不會失戀去做傻事吧!

 

        他停下車,「到了,妳去面試,先不要想那麼多,我在外面等妳。」

 

        我點了點頭,走進建築大樓,到了面試的會議室,我面試的是范天堯也覺得適合的「秘書」。

 

        坐在面前有三位男性主管。

 

        首先,坐在右手邊,年紀約五十幾歲的A主管,他問我,「三十歲是適婚年齡,江小姐目前是不是有穩定的交往對象,會有結婚的打算嗎?」

 

        我搖了搖頭,「目前沒有男朋友。」

 

        A主管微笑著點了點頭,繼續說,「因為我們希望進來公司的員工,除了人生規劃外,職場規劃內也要包含在其中,有不少女性員工,進來公司沒有多久就結婚離職,公司在培育人員,也非常辛苦。」

 

        我明白。

 

        坐在左邊的B主管繼續接著問,「我看了妳的經歷,在之前公司做了九年才離開,做了這麼久為什麼會想離開呢?」

       

        我當然不免俗的場面話,「想換個跑道試試看。」

 

        「這樣換工作,不會擔心外面這麼競爭嗎?」坐在中間的C主管接著說。

 

        當然會啊!但我當然不會這樣說,我依然給了很好的台詞,「一直有在進修,所以不會擔心。」

 

        「江小姐,有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嗎?」C主管又再一次提這個問題,我剛剛不是回答過了嗎?是他們面試到累了,還是我累了幻聽?

 

        為什麼不問我會些什麼?可以做些什麼?一直問我什麼時候要結婚的問題,就算我真的結婚了,我也是可以繼續工作的啊!

 

        我捺著性子,帶著微笑回答,「目前沒有打算結婚。」

 

        A主管皺了皺眉頭,然後說,「家裡的人不會催妳嗎?」

 

        我發現,我其實可以不用趕著來面試的,如果擔心三十幾歲的女人,會結婚不工作的話,當初在年齡上的限制,就應該打上限二十五歲以下女性,免得我來這裡還要被關心結婚話題。

 

        「不會,爸媽很開明,有沒有結婚都沒有關係。」我說。

 

        然後三個主管同時皺了眉頭,「那如果爸媽催妳結婚呢?」B主管又再補了這句。

 

        我忍不住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然後回答這個,我完全不想回答的問題,「我想結婚不結婚,對別人來說可能有關係,但對我來說沒有關係,我不會因為結婚就不工作。」除非我老公月入三十萬,不然以台灣物價這麼高,薪水這麼低的狀況來看,二個人不同心協力怎麼養活一家?

 

        「好了,那我們會開會討論過後,再通知妳是不是有錄取。」A主管說。

 

        我起身,點頭,發現三十歲女人,求職路真的很不容易。

 

        很無力的下了樓,范天堯站在車旁等我,我走了過去,他看到我的表情就說,「不會是問妳,有沒有結婚的打算吧!」

 

        我點了點頭,他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開了車門讓我坐了進去,他也隨後坐了上來,安全帶都還沒有繫好,我就忍不住出聲了,「真的很不懂耶,三十一歲女人又怎樣了,不結婚不行嗎?想好好工作不行嗎?幹嘛一副我很快就會結婚,很快就會離開公司?那他們去請女嬰工作如何,就不用很常擔心女性員工結婚的問題!」

 

        真的覺得滿肚子委曲,我的工作經歷都沒有看在眼裡,我下面一排拿到的檢定證書也沒有看到,就只看到了我的名字,還有我的年紀,這不是對我們這些稍有年齡的女人,太不公平了嗎?

 

        無法解決這樣的不公平,我覺得很憤怒又很傷心。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