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有些公司是這樣的,但這種公司也不適合妳,千里馬也要遇到伯樂的,再慢慢找就好了,反正也沒有好好休過長假,就稍微休息一下。」他說。

 

        我嘆了口氣,「休息太久,我會坐吃山空,江晉航還敢說要養我,人都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我再次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又撥了電話給他,但卻還是直接關機,「一直關機,小王八蛋,再這樣下去,只好叫老媽出來收拾你。」氣的我又把手機丟進去包包裡。

 

        范天堯的手機卻響了,他戴上耳機,按了通話鍵,我期待是老弟打來的電話,但不是,「小吳,怎麼了?沒有啊!公司很好啊~兩個人都快忙不過來了,剛剛嗎?好,我過去看看。」

 

        「有朋友說,看到晉航在店裡喝酒,跟他說話都沒有理,想說以為跟我合夥不順利,打電話來關心,不然我們過去看看?」

 

        我點了點頭,我這個老弟,這次真的玩真的了,還借酒澆愁,我終於要見證他自己說的,浪子回頭金不換嗎?

 

        那間店的位置在巷弄內,兩旁都是舊式住宅,路的二旁停了很多摩托車,又有很多摩托車進出,我們只好把車子停在附近,再走進去,一路上都驚醒萬分,一個不小心走太出去,不是會被撞到腳,就是被撞到肩膀。

 

        消費方式是會員制,講簡單一點就是,你要是科技新貴或舊貴的身份,一張會員卡是二十萬,可以抵消費,我聽到范天堯這樣一說,整個人都暴走,「二十萬的酒是要喝多久?瘋了才亂花這種錢,神經病。」

 

        我心疼那二十萬。

 

        范天堯笑了笑,「二十萬如果可以多做二筆生意,那就很值得投資。」好吧!我知道成功需要的除了是實力以外,人脈也是很重要的。

 

他拿了卡片帶我進去,但我們晃了一圈都沒有看到江晉航,店裡的人,說他剛離開沒有多久。

 

只好很失望的又走了出來,我們站在路旁,想著他有可能會去的地方,怎麼想都想不出來,平常太不關心他了,才會這樣,我忍不住自責。

 

「我們先回工作室看看,搞不好他回去了。」范天堯說。

 

「也只能這樣了。」我才剛踏出一步,摩托車就從我的左後方來,車速有點快,我包包的背帶不小心被摩托車的鏡子勾到,我整個人要往前傾的時候,范天堯馬上拉住我,但是反作用力的關係,我們跌倒在路旁,他的右手被停在路旁摩托車的排氣管,狠狠的劃了好長一條。

 

血一直冒出來,我整個人嚇到,怕他會失血過多,我只能逼自己冷靜,勾到我包包的摩托車騎士,也趕緊下車來看。

 

「先叫救護車。」我對著騎士吼。

 

然後馬上把他的手舉高,拿掉他脖子上的領帶,在手肘上方的手臂處,做了簡單的止血帶處理,每個動作我都在發抖,他的傷口看起來有十幾公分那麼長,而且很深,一直流出來的紅色的鮮血,我竟然不知不覺的哭了。

 

范天堯居然還有心情笑,「妳哭了耶~我看到妳哭了耶。」

 

「你有病喔!你讓我跌個狗吃屎就好了,你幹嘛拉住我?你自己看,割這麼大一個傷口,你是想證明自己這樣很帥,很酷嗎?」我邊擦眼淚邊唸他,如果是我跌倒,頂多就是膝蓋手肘挫傷,大不了臉上再來個擦傷,都不會有他現在這麼嚴重。

 

        「下意識動作,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妳跌倒。」他很帥氣的說,我聽了更難過,「還有,我收回想看妳哭這句話,妳哭起來太醜了。」

 

        要不是他已經流了很多血,我會再幫他割深一點。

 

        我人生第一次坐救護車,是因為他。

 

        到了醫院之後,醫生開始幫他處理傷口。整整縫了二十三針,然後上了藥,醫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後,說後天再來看一下傷口的狀況,如果沒有化膿,之後再自己換藥就可以了。

 

        割傷的是右手,生活上很不方便,我真的覺得非常抱歉,但他本人完全沒有什麼感覺,在計程車上,還在跟司機聊政治、聊社會,一臉很愜意,問他痛不痛,他就只會給我一句,「我是男人耶。」

 

        災啦!

 

        陪他回到家之後,他說他可以自己換衣服,但換了半個小時,還是只穿了一半,我只好進去幫他換掉沾滿血的襯衫,然後做了簡單的粥給他吃。

 

        他吃了一口後,抬起來問我,「妳不吃嗎?妳今天從下午就開始跑來跑去,剛剛又在醫院,妳都不會餓嗎?」

       

        「剛看了那麼多血,我怎麼會吃的下。」我給他的理由。

       

        但很快的就被拆穿,「拜託妳不要自責,就是一個小小的意外,其實是我不好,如果我再往左邊摔一點,就不會割到啦!是我的問題。」

 

        我笑了笑,「你趕快吃啦!」他很有安慰我的本事。

 

        他吃完後,我去洗碗,手機響了,我趕緊衝出去接,老媽的聲音不用擴音器就很大聲了,「江雨航,妳現在是在搞什麼鬼?不回來吃晚飯也不說,妳好意思讓我跟妳爸在這裡等妳?妳如果是在談戀愛,我就原諒妳,如果不是,妳回來最好給我一個交代,不然再把妳趕出去第二次,老娘我說到做到。」

 

        我都還沒有機會解釋,老媽就掛掉電話了。

 

        我很無奈,但范天堯猛在一旁笑,「要不要我幫妳解釋一下?」

 

        「不用!」我轉回廚房繼續洗碗。

 

        再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我蹲在他旁邊,看著他睡覺的樣子,真心覺得,他這輩子不知道,欠了我們家多少,這幾天晉航沒有進公司,他一定很忙了,現在又因為我的關係,右手有了那麼大的傷口。

 

        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范天堯不是特別帥,但他有好看的鼻子,把他的臉型襯的很立體,會讓人家看入迷的那一種。

 

        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我慌張了一下,趕緊拉回視線,為了怕吵醒他,我很快的幫他接了起來,電話那頭是我不小心忘了的那個人,劉以珊。

       

        「怎麼會是妳接?」她疑惑的說。

 

        我真的很後悔幫他接電話,尤其還是他的女朋友打來的,在晚上十點多,有個女人幫自己的男朋友接電話,哪個女朋友會不生氣的?就算我很喜歡范天堯,我也不會去強求不屬自己的東西,我沒有想過要破壞什麼的。

 

        我趕緊走到一旁,小聲的跟她說了今天發生的事,「妳不要誤會,我等等就要離開了,妳要不要來照顧他?因為右手受傷,會很不方便。」

 

        「我沒有辦法,我最近會很忙,就麻煩妳照顧他,對了,我剛好在天堯家附近,妳可以幫我看一下,他的書桌上應該有一張喜帖,妳可以幫我拿下來嗎?我差不多五分鐘後到。」劉以珊對我這麼說後,就掛了電話。

 

        我看著手機,滿肚子疑問,為什麼聽到范天堯受傷,她一點擔心也沒有,而且都在他家附近了,不上來看一下嗎?

 

        我帶著好多的疑問,走到了范天堯房間的書桌上,看到了一張金色的喜帖,設計的很漂亮,可能只是樣本,上面有寫了一些待修改的地方,這樣看起來,應該是他們準備要結婚了。

 

        這個認知,我的心悄悄的難過了一下,但也沒有辦法,畢竟他們本來就是一對,結婚也是早晚的事。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拿了包包和那張喜帖,搭著電梯下樓,一走出門口就看到劉以珊站在警衛室門口等我。

 

        我走了過去,把喜帖遞給她,「妳真的不上去看看嗎?」我又再問了一次。

 

        她開心的接過喜帖,笑著對我說,「不了,我還有一堆事要忙,就先麻煩妳啦!對了,天堯不喜歡薑味太重的食物,還有他不吃辣,吃花生會過敏就這樣。那我先走囉!掰~」不到十秒,她的車離開了我的視線。

 

        好吧!我想是在忙結婚的事,而且既然是因為我的關係受的傷,我責無旁貸,必須還人家一個右手健全的老公。

 

        回到家後,我看到朱威坐在家裡,我嚇了一跳,怎麼會那麼突然在我家?我走到他旁邊,問著:「你怎麼來了?」

 

        他笑了笑,我剛有打妳手機,結果都沒有人接,上次我們有聊到妳現在住在這棟大樓,我媽寄了一堆柚子給我,我吃不完,想說拿一點過來給妳,所以就來碰碰運氣啊!結果遇到江媽媽了。」

 

        我點了點頭。

 

        老媽走了過來,把我拉到一旁,眼睛都變成了愛心,「江雨航,妳這次絕對務必要把握機會,初戀耶~又重新相遇,這麼浪漫。」

 

        「媽~我們現在只是朋友而已。」我說。

 

「沒關係啊~哪一種關係不是先從朋友開始,所以我才說叫妳要把握機會啊!要不要我晚上把他留下來過夜?」

 

我老媽去了一趟歐洲回來之後,整個人為之開放,我都快被嚇死了。

 

「跟妳睡?」我回。

 

然後我狠狠被揍了一下。

 

朱威突然站起身,對著老媽說,「江媽,我要先走了,明天還有很多工作。」

 

「這麼快?不再多坐一下?雨航才剛回來耶,要不去雨航房間聊個天,我幫你們做宵夜?我最近學會做披蕯,要不要試看看?」老媽走到朱威旁邊,抓著他的手猛講。

 

老爸和我在一旁搖頭。

 

朱威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用了,太晚了,下次吧!有機會一定要吃看看江媽做的披蕯。」 

 

老媽看留不下,就把我拉過來,「妳送朱威下去。」

 

「這麼大一個男人又不會不見,為什麼要這樣送來送去?」我當然知道老媽的意思。

 

老媽臉色一整個嚴肅,「去~」她的尾音不容許我再說不。

 

我只好陪著朱威下樓,「不好意思,我媽就是那樣,很愛講那些有的沒有的,真的很煩。」

 

「妳媽跟以前一樣開朗,而且更有精神,剛一直跟我講她去旅行的事,聽著好羡慕,我以後老了,一定也要跟妳媽一樣。」

 

我點了點頭,「我也想。」

 

後來朱威停下了腳步,一直看著我,我對他的行為覺得很奇怪,也只能一直看著他,他突然拍了一下手,「對啦~就是衣服,我一直覺得妳今天特別好看,就是有哪裡不一樣,沒想到是衣服,妳平常不會穿這種亮色系的。」

 

今天一個奔波,我早就忘了自己穿什麼了。

 

我笑了笑,「有這麼好看嗎?」

 

他一整個動作表情超誇張的說,「真的很好看,雖然妳平常的樣子也好看,但穿這樣更好看,很漂亮。」

 

有時候,人的優點,是需要一個懂你的人發現,可惜那個知道的人,已經要結婚了。

 

「怎麼了?說妳漂亮不適應?表情怎麼那麼哀怨?」朱威看著我問。

 

我搖了搖頭,「沒有啦~開心死了好嗎?」

 

「但妳的臉色不太對勁,如果有把我當朋友,不應該跟我說一下嗎?」朱威皺了皺眉,假裝生氣的說。

 

於是,真的有把他當朋友的我,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都跟他說了一次,他聽完直呼,「妳最近過的好精彩啊!」

 

「精彩個頭,我現在真的很擔心晉航。」我說。

 

「不要想太多,我相信晉航只是需要時間,像妳之前拒絕我,我也是需要一點時間去思考啊!看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朱威真的很會比喻。

 

我安心了不少。

 

「我比較擔心妳的心情。」

 

「我很好。」反正會好的,就像之前一樣。

 

我是人,我當然也有自私的一面,我當然會想如果我們相遇的早一點,我是不是就會有機會,可惜那個如果不會發生,所以機會這件事,也不會發生,那麼那些喜歡,就當做是自己的磨練。

 

這麼感性的時候,我的肚子突然叫了一聲,一整天沒有吃飯的我,肚子終究還是叫了。

 

朱威看著我大笑,接著說,「我剛過來的時候,看到前面路口轉角有在賣烤番薯,妳現在還喜歡吃嗎?要不要去買?」

 

我點了點頭,的確有很多事會變,但也有很多事是不會變的。

 

我和朱威一起走到攤子前,各挑了一條烤蕃薯,朱威把大的那條遞給我,賣蕃薯的老伯笑著說,「疼某!以後會大富大貴,算你們便宜一點。」可以便宜一點,那就不用解釋什麼。

 

朱威拿了錢給老伯找,老伯的眼神放在我跟朱威的後面,然後邊找錢邊搖頭的說,「唉唷,現在的年輕人都這樣啦!不管有沒有人在,頭一靠近就在親,還是看你們兩個這樣順眼啦!在大馬路上亂親,能看嗎?」

 

基於人的好奇心,我和朱威同時轉過了頭。

 

看著在前方不到五十公尺處,相擁熱吻的一對男女,男生是外國人高高大大,帥氣的五官,他的手在女人的身上游移,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套衣服,那個髮型,還有那張臉,就是劉以珊!

 

她在幹嘛?

 

我和朱威拿著蕃薯對看,他一臉不會吧的表情,上次在日本料理店的遇過,所以朱威還記得她,然後和我一樣覺得不可思議。

 

我現在只想到范天堯會難過,我的心就揪了起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