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9. 單身的人,什麼都不會害怕,因為我們都還擁有自己。

 

        我比范天堯還要不想相信,我看到的這件事是真的。

 

        也許是我和朱威,還有賣蕃薯老伯三個人,觀賞的眼神太過強烈,外國男子先注意到了我們的眼神後,緩緩了停了下來,接著是逐漸離開外國男子嘴唇的劉以珊,她回頭看了我們一眼。

 

        看到是我,她並沒有覺得驚訝,反而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跟我打招呼,牽著外國男子離開。

 

        我和朱威兩個,還是愣在原地很久。

 

        賣蕃薯的老伯出聲叫了我們,「散場了啦~你們也看的太入迷,趕快回家去練習啦~下次來表演給我看。」

 

        我們兩個根本就聽不進去老伯的話,朱威緩緩的說,「妳剛剛看到的,跟我的一樣嗎?」

 

        我轉過頭看著他,點了點頭。

 

        他又繼續問,「那個女人,不是他女友嗎?」

 

        我也點了點頭。

 

        然後他開始說了一些髒話,「現在的女人真的很不得了,有男朋友了還能在路上,跟外國帥哥親到快把馬路當賓館,這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太可怕了,怎麼會這樣?而且她明明就有看到妳,居然還可以這麼鎮定,她還對妳笑耶,靠,妳確定我們看到的是人嗎?」

 

        我苦笑了一下。

 

        就像朱威講的,她知道我看到了,卻一點都不慌張,甚至還對我微笑,這不像是一般偷吃的人,會有的樣子,她應該要驚慌,應該要馬上跑到我面前,然後掉著眼淚希望我不要告訴范天堯。

 

        但她都沒有,這一切好像是光明正大,理所當然一樣。

 

        我吃不下蕃薯,丟回給朱威,他知道我的煩惱,帶我到附近的便利商店,幫我買了一杯熱咖啡,我坐在便利商店外,滿腦子都是事,卻什麼事也搞不清,一下是晉航、一下是范天堯、一下是劉以珊,唉~

 

        「妳已經不知道嘆了幾百次氣了」他把咖啡遞給我,「我跟妳說,妳現在什麼不要想,想了也沒有用,一切順其自然。」他說。

 

        我又忍不住再嘆了一口氣,「朱威,你知道嗎?他們快結婚了。」我沒有忘記,一個小時前,我才剛拿了他們的喜帖給她。

 

        朱威被自己的咖啡嗆到,他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妳知道嗎?妳現在只有二條路可以走,一條是講,一條不講,身為朋友的我,會希望妳去告訴范天堯,然後他跟那個女人分手,跟妳在一起,但身為你前男友,還懷抱一點點希望的話,我當然希望妳不要講,讓他們結婚去,這樣我才有機會。」

 

        我抬頭看了一下朱威,他笑了笑,「好啦,後面是開玩笑的啦,雨航,如果換作我是范天堯,我會希望妳告訴我。」

 

        是這樣嗎?說了的後果會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擔心他知道的話,會有多難過,想到那天一起去吃飯的時候,他對劉以珊那麼溫柔,應該是很愛她的吧!

 

        這一晚,我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沒有答案。

 

        人常常都會把自己丟進兩難之間,如果說今年讓我最後悔的一件事是什麼,大概就是我為什麼要去買蕃薯,不去買的話,就不會看到了,這輩子再也不吃蕃薯了。

 

        翻來覆去一整夜,一下想到江晉航,手機就拿起來撥,但一樣是關機,只好傳簡訊,一下想到范天堯,則是把手機丟到一旁,很怕自己會太過衝動打電話給他。

 

        一整個晚上下來,我跟個神經病沒有兩樣。

 

        早上六點我起了床,不,應該是說我完全沒有睡,想說趁老爸和老媽還在睡的時候先出門,免得又被老媽問來問去,怎麼那麼早起來啊,要去幹嘛啊?

 

        「怎麼那麼早起來啊,要去幹嘛啊?」我才剛走出房間,老媽的聲音就馬上傳過來,我狠狠的嚇了一大跳。

 

        「媽,妳怎麼那麼早起?」我講的很鎮定。

 

        「妳姐姐說要帶我跟她婆婆一起去吃早餐啦!要去吃什麼港式早餐啦,最近新開的。」老媽邊說邊擦著保養品。

 

        老姐真的變了很多,很好的改變。

 

        「啊妳那麼早是要跟朱威去約會喔!要那麼早出門,妳昨天就不要回來啊,跑來跑去不累嗎?」老媽又在講朱威。

 

        「媽,我很嚴肅而且非常認真的跟妳說,我和朱威只是朋友,現在是以後也會是,我對朱威已經沒有那種感覺了,而且我們現在是很好的朋友。」我看著老媽的眼睛,希望她能感受我如此堅決的意念。

 

        她分心的又拿了另一瓶保養品,「江雨航,那問看看朱威有沒有什麼單身的男性朋友,給你介紹一下啊!」

 

        跟我老媽認真就輸了,我輸了三十一年。

 

        嘆了一口氣,不想再繼續這些話題,「媽,我要出去了,可能很晚才會回來。」

 

        「去哪裡?妳最近都怪怪的喔!對了,我昨天打了一整天電話給江晉航,他都沒有接,到底是在搞什麼?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不回,在外面玩瘋了嗎?妳跟他說,今天不回來就都不要回來了。」老媽這一講,我腦袋全空了。

 

        我也在找他啊!

 

        我整個人無力的癱在沙發上,一堆朝我滾來的這些鳥事,到底還會有哪些?

 

        「啊妳不是要出去?」老媽用腳背踢了踢我的小腿,「快出去啊!出去談戀愛啊!還坐著幹嘛?」

 

        我嘆了口氣,無奈的起身,準備出門前又回頭問了老媽,「媽!傷口要快點癒合的話,要吃什麼比較好?」

 

        「癒合?妳有朋友剖腹產嗎?」老媽很認真的問。

 

        當我沒有問,我關上門,這世界上,你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還有google,用手機上網查了什麼食物對傷口癒合比較有幫助後,就直接衝到傳統市場,買了一些之後,再到范天堯家。

 

        到他家門口的時候,才早上七點半,是不是太早來了,他昨天失血過多,應該要多睡一點,晚一點再按門鈴好了。

 

        我只好坐在他家門口,繼續打電話和傳簡訊給老弟,他如果真的開機,可能會被未接來電話簡訊嚇死,從昨天到現在,少說也有五十通。

 

        昨天晚上幾乎沒睡的我,一坐下沒有多久,就開始想睡覺了,我把頭靠在牆上,眼睛閉上,就不知不覺睡著了。

 

        「雨航、雨航!」范天堯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馬上睜開眼睛,看到他就站在我面前,一臉笑的很開心的樣子。

 

        「你起床了?」我用力的起了身。

 

        「妳來了為什麼不叫我?還是警衛打上來跟我說,有人在我家門口睡覺,問看看是不是我朋友。」他滿臉春風得意的樣子,心情不知道在好什麼。

 

        「想說太早來了,讓你多睡一下。」

 

        他一直笑著,用左手接過我手上的東西,和我一起走進去。

 

        我先到廚房煮了早餐,想起了劉以珊說的范天堯不喜歡薑,也不能吃辣,我簡單的幫他煮碗牛肉湯,再做個簡單的蛋餅,我又忍不住感嘆,如果今天是劉以珊在這裡幫他煮,他應該會很感動吧!

 

        「晉航說妳煮東西很難吃,但我覺得不會啊,昨天的粥很好吃,今天的牛肉湯也很好喝,還好沒有薑。」他喝了一口後,對我說。

 

        「以珊跟我說你不喜歡薑,其實她昨天有來,可是你在睡了,她很關心你的傷口,只是她說最近很忙,沒辦法常過來看你,還有你桌上放的喜帖,她拿走了。」我說這些話的時候,就會不停的想到昨天劉以珊和外國男子擁吻的樣子,覺得有一點憤怒,有一點難過,有一點無奈。

 

        連老天爺都不會知道,我現在的心情有多麼複雜。

 

        他抬起頭對我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然後繼續吃著早餐,一臉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我想到了他對我說的那句,「全世界都在騙,如果不騙自己,日子會難過的。」

 

        為了讓你好過,我只好騙了你。

 

        「我覺得妳今天一直在看我,我今天特別好看嗎?」他喝著湯說。

 

        「是今天特別礙眼。」我回。

 

        他又笑的更開心了,這麼有病的一個人,讓他知道自己的女友在外面亂來,他肯定沒救。

 

        吃完早餐後,他坐在書桌前,用左手翻著雜誌,我則是一直在打電話,但江晉航還是手機轉語音,我已經想好等我看到他的時候,要怎麼凌虐他,先幫他剃個光頭,再餵食他大量的鹽酥雞,讓他滿臉爆痘,再每天讓他喝完整的黃金比例冷飲胖死他!

 

        「妳再打下去,手機都要燒壞了,給他一點時間。」他看著我很鎮定的說。

 

        「我可以給他時間,但我媽不行,我媽說他再不回家的話,就別回家了,雖然我沒有在乎他到底要不要回家,但我很在乎他的安全,只要讓我聽到他的聲音,我就可以安心。」我洩氣的把電話丟到一旁。

 

        「而且工作室怎麼辦?你的手又這樣,這樣下去會不會倒啊?」我不是怕江晉航沒有工作,我老了不能養我,我是怕這間工作室是范天堯的心血,他在工作室的時間都比在家多,我知道他付出了很多。

 

        他放下雜誌,然後一臉很有信心的說,「不會!而且妳不要擔心晉航,他應該只是分手了心情不好,不會亂來的。」

 

        「他以前都不會這樣,這次居然完全找不到人。」

 

        「男人失戀除了喝酒,也不能怎樣啊!難道妳要他哭著跟妳說,二姐,我被甩了,我被拋棄了,這樣嗎?」他還裝哭,以為很萌嗎?要不是他手受傷,真的就只有招打二個字。

 

        我看著他,然後不知不覺的問了,「那你呢,如果你女朋友跟你分手的話,你也會這樣消失不見人影嗎?」

 

        他看著我思索了一下,「這就要看愛的多深,然後是用什麼方式分手。」

 

        「那如果是她背叛你呢?」我提心吊膽的問。

 

        「那我應該會消失個十年吧!」

 

        「這麼嚴重喔!」

 

        他看著我,很嚴肅的點了點頭說,「這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接背叛,妳可以嗎?」

 

        我也搖了搖頭。

 

        背叛,是一種抹殺,抹殺了最幸福的時光,所以只能剩下那一些痛苦以及悲傷,你也就只能抱著這一些不快樂,來回憶彼此。

 

        他把臉湊到我面前,「我還是覺得妳今天怪怪的,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啊!哪有!」我說。

 

        他一臉不太相信,「不要忘記我有跟妳說,要懂得適當的求救,有事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

 

        「災啦!」我說。

 

        「我換個衣服,我要去工作室拿一些資料。」他一說完轉身,受傷的右手就撞到一旁的CD立架,痛到緊皺眉頭,咬著嘴唇。

 

        我看到他痛成那樣,我也忍不住苦了臉,「很痛厚?」

 

        他用力的點了點頭。

 

        「我去幫你拿,你在家休息好了,等等一出去又撞來撞去,傷口永遠都不會好。」我說。

 

        他一臉哀怨的跟我說了放置文件的位置,我當然知道他也想出去晃晃,但是沒有辦法,出門人多,傷口禁不起碰撞,所以他還是乖乖在家,但我有答應他,回來會幫他帶碗八寶冰。

 

        他指定要大碗的。

 

        到了工作室之後,我從范天堯指定位置,拿了二份他需要的文件後,本來想要離開了,看到工作室有點亂,就稍微打掃一下,不然兩個主人都不在,沒有人可以整理。

 

        結果發現小房間的門微開,走過去想把它關上的時候,我居然看到床上躺了一個人,而且還是我這幾天朝思慕想的人,我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緩緩的走到床旁,然後抽起他頭下的枕頭,開始用枕頭狠狠的揍他!

 

        「江晉航,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回個電話手會斷掉嗎?」我邊打邊生氣的罵。

 

        在睡夢中被打醒的老弟,整個人慌張的在房間裡面逃跑。「跑個屁啊!我是不是有說,你最好不要被我找到,我一定要狠狠揍你嗎?」我追在他後面喊。

 

        後來我和他都累了,他站在床頭,氣喘噓噓的看著我,我蹲在床尾,上氣不接下氣。

 

        「妳不要打了啦!」江晉航先出了聲。

 

        我看他整個人變的很憔悴,瘦了一大圈,那麼愛漂亮的他,頭髮亂的跟鳥巢一樣,鬍子也沒有刮,心軟的把枕頭丟到床上,「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發生什麼了嗎?」我連聲音也放軟了。

 

        他無力的坐在床邊,抓了抓他的頭髮。

 

        我坐到他旁邊,看著他說,「我有去找過小琪,她跟我說你們分手了,還叫我幫你拿行李回來,你的行李箱在後面的倉庫。」

 

        「嗯。」他無奈的回答。

 

        「真的分手了?」我問。

 

        「嗯!」一句比一句更無奈。

 

        我聽的很心急,「那到底是為什麼那麼突然分手?」

 

        「因為她懷孕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