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老弟的回答,讓我心臟無力,二秒後開始火大,我又拿起床上的枕頭,開始揍他,「你看看,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老媽不是都說叫你要做好措施嗎?現在人家懷孕了,你就拋棄人家,江晉航,你好可恥!」

 

老弟沒有躲也沒有反手,他只是淡淡的說,「是她拋棄我,她說她要自己一個人把小孩生下來。」

 

我馬上停手,「你再說一次?」

 

「那天我下班回去,她就跟我說要分手,在我吃泡麵的時候,也不怕我會噎死,我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結果她跟我說,我的東西都幫我收好了,以後我們都不要再聯絡,欸江雨航,我真的可以體會那時候,妳和朱威分手的心情耶,就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莫名其妙。」他嘆了口氣後,就開始一直講,但真的可以不用拿我來當比喻好嗎?

 

本來想安慰老弟,分手就分手,難過會難過,但時間一長什麼都會好的,但現在不是只有愛這個問題,還有小孩這個問題,那麼複雜怎麼破?

 

我抱著枕頭看著江晉航,覺得他的麻煩比我更大。

 

「我一直問她為什麼要分手,她都不講,後來被我看到驗孕棒,我一直問,她才說她懷孕了,我本來還在想是要生完小孩再結婚,還是先辦結婚,我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她就直接跟我說不需要結婚,小孩她要自己養。」老弟講完就一直看著我。

 

「幹嘛?」我覺得他的眼神很奇怪。

 

「江雨航,妳可以跟我說一下,妳們這種人在想什麼嗎?」這是什麼問題?什麼叫做我們這種人?我狠狠的用手敲了一下他的頭。

 

「我在想如果孩子的爸像你這麼不可靠,我也只好靠我自己。」老弟一定是平常太嘻皮笑臉,讓小琪覺得沒有安全感,才會這樣子的。

 

「我哪裡不可靠了?」老弟憤憤不平的說。

 

「全部。」我發自內心的回答。

 

他被我氣到躺在床上,什麼話都不想講。

 

「江晉航,我跟你說,你要慶幸的是,小琪跟你說她要自己養,而不是跟你說,我想把孩子拿掉。」一個女人願意自己一個人,生下對方的小孩,還要把小孩養大,不就是因為愛嗎?

 

「什麼意思?」老弟一臉不解。

 

我更不解,打電動什麼的都很厲害,小時候有學過日文嗎?沒有啊!但為什麼遊戲裡的日文,每個意思都會懂,然後我講這個,他就聽不懂?

 

我只好用更白話的意思,講給他聽,「那個女人閒著沒事幹,自己生小孩自己養的?」

 

所以小琪愛江晉航這件事,我是肯定的。

 

他似乎是懂了。

 

我嘆了口氣後,跟他說,「拜託你趕快回到正常的生活,她肚子裡就有你的小孩,你們要斷的有那麼容易嗎?你眼光可不可以放遠一點?你再繼續這樣頹廢下去,就算小琪要嫁給你,為了她好,我也會反對。」

 

再補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說到做到的人。」

 

他看著我點了點頭,眼眶有一點紅,「江雨航,謝謝妳啦!」

 

「二姐。」我糾正他。

 

老弟笑了笑,用手擦了下眼眶,「二姐,謝謝。」

 

老實說,這聲盼了這麼久的二姐,我現在聽到只覺得全身不舒服,老弟還是繼續連名帶姓叫我好了,我比較習慣。

 

「老媽已經回家了,你等下東西整理好之後,就先回家,這件事要記得先跟老爸老媽說。」我似乎已經聽到老媽大吼江晉航的聲音了,忍不住摸了摸耳朵。

 

「妳不跟我回家嗎?」老弟問。

 

「我是過來幫范天堯拿資料的。」我說。

 

這兩天活在自己世界的老弟,已經跟不上我的腳步,我只好很有耐心的跟他說了我離職、回家,還有因為去找他,害范天堯受傷的事。

 

「所以我等等還得幫他買八寶冰回去。」我的結論。

 

我講完後,老弟一直看著我,然後想要說什麼,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你有話快講啊!」我催促他。

 

        他還是繼續看著我,過了很久才說,「江雨航,妳應該知道學長有女朋友了吧!」

 

        我點了點頭,關於這一點我非常清楚。

 

        「學長和以珊姐是從小時候就認識的青梅竹馬,雖然他們是這幾年才開始在一起,但他們家的人都非常的贊成,我就常聽學長的媽媽,催他們快點結婚,所以他們是會結婚的,妳知道嗎?」

 

        我知道,我還看過喜帖。

 

        「你到底要講什麼?」我問。

 

        「我看的出來妳對學長的態度不一樣。」

 

        我沒有回答,和江晉航當了三十年的姐弟,我的所有舉動他都很清楚,如果我再狡辯,只會讓自己更難堪而已。

 

        「江雨航,不要陷的太深,他們的感情是不會被破壞的,我不希望看到妳受傷。」老弟擔憂的看著我。

 

        我明白他的顧慮。

 

        「我看起來是會破壞別人感情的人嗎?」

 

        「就是知道妳不會,我才會擔心。」

 

        我和老弟對看,然後我笑了出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自己會看著辦,你不用想太多,你現在給我回家,好好的休息,然後再來想接下來要怎麼做。」

 

        我走出房間,拿了桌上的文件,離開工作室。

 

        我沒有想到,我還笑的出來,站在大太陽下,我看著藍藍的天空,心裡很酸很亂,當我知道自己對范天堯的感覺不一樣的時候,我其實害怕過,很久沒有喜歡上一個人的我,來來去去最後還失去那些感情的我,還知道怎麼愛嗎?

 

        愛,我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一直覺得單身的我,過的很好,但是心的空,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不是工作填滿的了,也不是家人彌補的了,除了空虛以外,還有更多的情緒叫做不安。

 

        不知道怎麼愛這件事,比愛了之後受傷,更讓我來的恐懼。

 

        我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范天堯和劉以珊結婚,我依然一個人生活,然後逐漸的淡忘自己對他的感情。

 

        只是那段過程,很會辛苦就是了。

 

        但會痛,證明我還有愛的能力。

 

       

我深吸了一口氣,攔了計程車後,回到范天堯家,他開心的幫我開了門,我把文件遞給他,「我剛剛有順便做了一些簡單的夀司,放在冰箱裡,還有味噌湯,你要吃的時候,稍微熱一下就好,我要先回去了,明天再陪你去複診。」

 

轉身要走的時候,他拉住我,「為什麼要那麼快回去?」

 

我回頭看著他,很想對他說,因為你要結婚了,我們得要保持距離,免得你們結婚的時候,我會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

 

「我等等還要去面試。」我撒了個謊。

 

他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很像要看進我的心,我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赤裸的時候,他才放開我的手,對我說:「我的八寶冰咧?」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明天再買啦!」

 

然後轉身要離開的時候,他又繼續在我後面說著,「面試的時候,如果他們再問結婚的問題,妳就馬上走人。」

 

電梯門關上之後,還好像能聽到他的碎唸,以前覺得很討厭,現在卻覺得很喜歡,但是以後就再也聽不到了。

 

        我已經開始感傷了。

 

        但這情緒沒有持續太久,我一回家就看到老弟被罰跪,老媽在客廳看書,老 爸在整理他的茶具,看到我回來對我使了個眼色,我知道老媽剛剛應該大發火了,老弟抬起頭來看著我,一臉可憐的樣子。

 

        我都還沒有說話,老媽就放下書,對我說:「江雨航,跟我出去。」

 

        不知道老媽要去哪裡,但是她的聲音,冷靜到我猛打哆嗦,只能跟在老媽後頭,上了計程車之後,老媽問我,「那女孩的公司在哪裡?」

 

        我很猶豫要不要講,畢竟老媽現在看起來很不一樣。

 

        但前座的計程車司機已經不耐煩了,「請問要到哪裡?」

 

        我只好硬著頭皮說了地點。

 

        於是二十分鐘後,我和老媽見到了小琪,我們坐在咖啡店裡,小琪坐在我們對面,這緊繃的氣氛,我幾乎快要窒息了,我很擔心老媽會對她大發颷,原本面無表情的老媽,在這樣對看了三分鐘後,對著小琪笑了。

 

        「妳叫小琪?」老媽微笑的問著。

 

        小琪很有禮貌的點點頭,打個了招呼。

 

        「我知道妳有了我們江晉航的小孩,他跟我說,妳打算自己一個人生下來,一個人養?」老媽很直接的進入主題。

 

        小琪也點了點頭。

 

        然後老媽嘆了口氣說,「我知道我們江晉航玩心很重,妳不想因為小孩跟他結婚,我可以接受,你們年輕人的事,要怎麼處理,我不想干涉,但是妳真的確定妳可以嗎?妳自己要生下小孩,妳家的人知道嗎?她們可以接受嗎?」

 

        小琪看著老媽說,「江媽媽,我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但是我會努力,所以我覺得我可以。」

 

        這句話,我也很常對自己說,難怪江晉航會說「妳們這種人。」我似乎可以理解小琪的做法,如果是我,我想我也會這麼做,怪只能怪老弟讓人太沒有安全感了。

 

        原以為會大吵一架,但後來卻變成,老媽和小琪聊的非常開心,老媽說會支持小琪,不管她做什麼決定,就算小琪後來決定不想要小孩,她也能夠理解,老媽對小琪說了一句話。

 

        「我不會偏心江晉航,因為我知道,女人會有多辛苦。」當下很想起立鼓掌。

 

        我媽就是不一樣。

 

        送小琪回公司之後,我們站在公司大樓下,我準備去叫計程車的時候,老媽跟我說,「江雨航,老媽收回那句,妳去生個小孩陪妳也好這句話。」

 

        「媽,妳幹嘛那麼突然?」

 

        「我看小琪這樣我都很捨不得,更何況她自己的媽媽,如果知道的話會有多難過?」老媽嘆了一口氣。

 

        我笑了笑,「那妳不反對我單身了吧!」

 

        「錯,我覺得妳現在的目標,是找個好對象,按照步驟來,如果妳對朱威沒有感覺的話,那妳想去相親嗎?老媽可以安排,我覺得人生還是不能太亂來,老人家說的沒有錯。」老媽還是繼續在講。

 

        但我白眼已經不知道翻了幾百次了。

 

        然後就看到劉以珊從大樓走了出來,站在一旁的仍是那位外國男子,她勾著他的手,兩個人聊的很開心。

 

        我攔了輛計程車,先把老媽送上去,「媽,妳先回去,我還有事,等等就回家了。」然後,轉身往劉以珊的方向跑。

 

        「江雨航,妳最近到底在搞什麼?妳不准給我未婚生子啊,有沒有聽到!」老媽在車子裡大吼。

 

        顧不得路人的眼光,我跑到了劉以珊的面前,她驚訝的看著我,我也看著她,但她的手還是一樣勾著外國男子沒有打算放開。

 

        我頓時很生氣,為范天堯生氣,把她從外國男子的旁邊拉開,「雨航,妳幹嘛?」她驚訝的對我說。

 

        「妳不覺得妳很過份嗎?妳有沒有想過范天堯的心情,他受傷了,妳不去照顧他,還一直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妳對的起他嗎?」

 

        劉以珊笑了一下,然後再走回外國男子的旁邊勾著他的手,「我有什麼好對不起他的。」

 

        看到她這樣,我火更大,「妳都這樣了,還說沒有什麼對不起他的。」難道要他親眼看到你們兩個上床,才會覺得對不起他嗎?

 

        「這樣又怎樣了,而且說真的,江雨航,我知道妳喜歡天堯。」劉以珊這句話,我整個人愣住了。

 

        「都是女人,我怎麼會看不出來,妳看天堯的眼神不一樣,妳應該要趁這個時候去跟天堯說,這樣妳才有機會和他在一起啊!」她又笑了笑。

 

        好吧!我想全世界的人都看出來了。

 

        「我不會那麼做,這兩天的事,我不會告訴他,我只希望妳好好回去他身邊。」說完之後,我轉身離開。

 

        可憐的范天堯,我真的很想為你哭泣。

 

        回到家後,老爸跟我說,老媽在老弟房間裡,已經談了很久,還沒有出來,老爸的表情,看起來有點複雜,「爸~你不要擔心,你要相信,你娶了一個很好的老婆,老媽會好好處理的。」

 

        老爸的表情,稍微開朗了一點,微笑的點了點頭。

 

        我很喜歡老爸現在的表情,因為那是對老媽的一種信任,還有一種驕傲,看的我好羡慕,什麼時候,我也可以擁有一個,只要想到我,就覺得安心,就會得驕傲的另一半?

 

        我在心裡無奈的笑著,還是繼續單身吧!

 

        我好好的整理了自己,一整天下來,我已經累到快虛脫了,好好的洗了個澡,躺在床上,明明已經全身沒有力氣,但卻還是一直睡不著。

 

        手機傳來了簡訊。

 

        我翻過身拿了手機,「家裡的密碼是0908,不要又坐在門口睡覺,等等妳感冒了,誰做東西給我吃,睡飽了再過來,晚安。」

 

        是范天堯。

 

        簡訊的每字每句都讓我很感動,又很開心,可是,該做東西給你吃的人,是劉以珊,不是我啊!

 

        我嘆了口氣,今天又得要失眠了。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派報員
  • 作再家地向我發自力國理,會起是聲子以再會,為聲了起以力。

    鴻♀博○娛樂♂ www.hbbet.net
    財﹉神娛□樂〇 www.cs777.net
    富貴娛樂〇 www.fk888.net
    24小□時不﹉打♂烊,○ 多♀種﹋遊戲任﹎你玩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