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Chapter 10. 單身的人,總是等待著有一天可以被救贖。

 

        隔天,我又帶著二顆超大的眼袋走出了房門,把老爸狠狠的嚇了一跳,「雨航啊~妳昨天熬夜了嗎?眼睛好紅。」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睡不好。」

 

        走到廚房想要喝水,就看到江晉航一直跟在老媽後面,老媽在流理台洗菜,他就跟到流理台,老媽走到瓦斯爐旁,試湯的味道,他就跟到流理台,老媽轉身要走到冰箱拿東西,卻和江晉航撞上了。

 

        老媽氣的對老弟大吼,「你不要一直跟在我後面!」

 

        「那妳就帶我去啊!」老弟苦苦哀求的說。

 

        「我為什麼要帶你去?你要去的話,自己要經過小琪同意啊!她說了算,跟我沒關係喔!」老媽一臉事不關己,要老弟自己想辦法。

 

        「她連我電話都不接,我怎麼跟她說?妳都要去看她,就順便帶我去。」老弟擋在老媽面前。

 

        「不要,我昨天說的很清楚,你和她的事自己解決,跟我沒有關係,我要去照顧我孫子,你如果想照顧你自己的小孩,自己多努力一點吧!」老媽用力的推開江晉航,到冰箱拿了蔥。

 

        老弟一看到我,以為看到了另一個救兵,「江雨航,妳看老媽,怎麼狠心這樣對自己的兒子,完全不站在我這邊,難道不希望我快點跟小琪和好,然後她有孫子,我有兒子。」

 

        我只冷冷的對老弟說了一句,「自己的幸福自己努力。」

 

        不是嗎?

 

        「說的很好,江雨航,不愧是我的女兒,那妳要陪媽去看小琪嗎,我昨天看她那麼瘦,手又冰,自己一個人住,一定沒有好好吃飯,接下來懷孕會有多辛苦,可憐啦!遇到我兒子。」老媽邊說還邊嘆了一口氣。

 

        我在心裡偷笑,老媽是故意講給老弟聽的。

 

        「不行啦,我還有事,等等要出去。」我說。

 

        「又要出去,以前是江晉航,現在是妳,都不知道在搞什麼鬼!」老媽又走進廚房。

 

        老弟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眼神裡的意思。

 

        我心虛的別過頭,回到房間,稍微整理之後,用最快的速度出門,到了范天堯家,按下他昨天跟我說的密碼,走進去之後,看到他正在廚房做早餐,我趕緊走了過去。

 

        「你這樣很危險。」我說。

 

        他轉過頭笑著對我說,「妳來啦!我沒想到我左手也這麼強,早餐我都做好了,是不是很厲害。」他笑的像個小孩子的跟我邀功。

 

        我笑了笑,「很強,這樣就表示,我可以讓你自生自滅了。」

 

        「啊~我的手又開始好痛。」他馬上變臉的說,我只能說他演技有待加強。

 

        我接過他手上的鍋鏟,「我來吧!」

 

        把早餐都上了餐桌之後,他從冰箱裡拿出一杯優酪乳放到我面前,「這是什麼?」我好奇的問。

 

        「這是蘋果優格,我剛用果汁機做的,以珊說女孩都會喜歡的味道,看妳這二天照顧我跑來跑去,賞妳的,妳快喝喝看!」

 

        我拿起來,喝了一口。

 

        「好喝嗎?」他一臉期待的問。

 

        我點了點頭,很好喝,劉以珊真的是一個很幸福的人,但她卻不珍惜。

 

        「發生什麼事了嗎?妳表情怪怪的,而且妳的臉又凹了,眼袋這麼深,昨天不是很早就回去了,還是又面試的不開心了?」他伸出左手,抓著我的下巴,看著我說。

 

        我覺得自己快要陷入他的眼神裡,緊張的拍掉他的手,「沒有啦!你快點吃。」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真的。

 

        我怕我會好不了。

 

        用最快的速度吃了早餐,幫他整理了房間之後,我催促著他趕快出門,「還早的,幹嘛那麼趕?」他放下手上的文件,一臉不解。

 

        我現在只趕快去醫院,複診確定沒事之後,我就再也不需要照顧他了,這樣我就可以開始重新生活。

       

        而這一份喜歡,會陪著我繼續過日子,直到我喜歡上另一個人。

 

        「反正現在沒事做,早點去有什麼關係。」我說。

 

        「好吧!妳說好就好,我去拿健保卡。」

 

        到了醫院之後,我們先掛了號,便坐在候診室等著,坐在對面的是一約七十歲的老夫老妻,老婆婆坐著輪椅,老伯伯正拿著牛奶餵她喝,結果老婆婆不小心噎到了,他趕緊拄著拐杖起身幫跟護士小姐要衛生紙,擦著老婆婆的嘴角。

 

        老爸老媽以後應該也是會這樣子的吧!還有老姐和姐夫,有可能晉航和小琪也是,但我可能不是,我得要自己照顧自己。

 

        「在想什麼?」范天堯突然出了聲。

 

        我回過神後說,「我在想我以後住養老院的話,不可以喝牛奶,因為嗆到了沒有人幫我拿衛生紙。」

 

        他笑了笑,「妳不會住養老院的。」

 

        范天堯不懂,得要自己一個人變老的心情。

 

        「范天堯先生。」護士小姐叫著他的名字。

 

        我陪他走進了診間,醫生看了他的傷口,再重新包紮後,說了狀況很好,繼續保持就可以,我鬆了一口氣。

 

        「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幫你拿藥。」

 

        他伸出左手順了順我的瀏海,帶著微笑對我說,「辛苦妳了,等我好了做大餐給妳吃!」

 

        我又拍掉他的手,這種動作,會讓我意亂情迷。

 

        他痛的縮掉手,「妳知不知道,妳打人有多痛?」

 

        不這樣子,以後我會更痛。

 

        我走到了領藥的地方,沒想到又遇見了劉以珊,她看到我笑著走了過來,「我們兩個還滿有緣份的,台北市這麼大,怎樣都能遇到妳。」

 

        「我陪范天堯來複診,他在前面那裡,妳不過去看看他嗎?」我說。

 

        她搖了搖頭,「我得趕回去公司。」

 

        「從他受傷到現在,妳都沒有去看他,妳不是他女朋友嗎?妳要偷吃什麼的,我不想管,我也沒有資格管,既然你們都要結婚了,妳是不是應該把關係整理清楚,好好的跟他在一起,好好的珍惜他,可是妳沒有,妳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把全部的事都告訴范天堯!」

 

        我氣的訓完她之後,拿了藥就走,連一秒都不想再看到她。

 

        范天堯一看到我就說,「怎麼啦!表情怎麼這樣?」

 

        我平復一下心情,收起臭臉,隨便扯了個謊,「因為剛剛有人跟我推銷,問我有沒有小孩,我說沒有,他說為什麼,我也很想知道,我都三十一歲了,為什麼沒有結婚沒有生小孩!」想到劉以珊,我就越說越生氣。

 

        范天堯開始大笑,笑到家裡還在笑。

 

        我則是整個人很煩躁,「到底要笑多久,有什麼好笑的,你真的很奇怪耶。」我還是沒有勇氣對范天堯說。

 

        「好想親眼目睹那一幕喔!」他笑著說。

 

        我把藥遞給他,「上面有藥的使用說明,你記得照時間自己換藥,我要回去了。」

 

        「又這麼早?」他說。

 

        「我這幾天都沒有睡好,我想要早點回去休息。」我說。

 

        「那好吧!妳先回去睡,妳明天來了,我做其他口味的優格給妳喝。」他一臉真摯的看著我。

 

        我不會來了,從今以後。

 

真的不能再這樣放任自己下去了,喜歡越來越來多,已經多到我會慌張的程度,我真的很怕自己會失控,然後像朱威講的,把劉以珊的事都講出來,讓他們可能結不了婚,甚至是分手。

 

我真的不希望自己變成那樣。

 

我拿了包包,連再見也沒有說就離開了,回到家後,我撲到床上,閉上眼睛,累的不知不覺的睡去。

 

一直到老媽進到房間,不停的打我的臉,我才醒過來。

 

「江雨航,妳快要把我嚇死了,完全叫不醒,妳是睡的有多沉?我跟妳爸還在想要不要叫救護車了,妳真的很誇張耶,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妳要睡可以,起來吃點東西再睡!」

 

老媽走出房間之後,我坐起身,花了好大的力氣,才走出房間門口。

 

「嗨!」朱威跟我打了個招呼。

 

「你怎麼來了?」我問。

 

朱威笑了笑,「我剛跟朋友去吃飯,經過附近,就過來看看。」然後他小聲的在我耳邊說,「妳後來有跟他說那件事嗎?」

 

我搖了搖頭。

 

朱威嘖了一聲,「妳真的是傻傻的。」

 

老媽突然從廚房喊著,「江雨航,等等拿妳的身份證給我,妳現在失業,沒有健保給付,我明天剛好要去區公所,順便幫妳辦一下。」

 

「喔!」我轉身進去房間拿了包包出來,卻在我的包包裡看到范天堯的健保卡,啊~中午看完醫生的時候,忘記拿給他了。

 

朱威看著我手上的健保卡說,「要拿去還他嗎?」

 

我點了點頭。

 

「那我送妳過去好了,反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我覺得很煩,都已經做好思念的心理準備,做好不會再見他的打算,結果又要再見面,不停的說服自己,安慰自己,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

 

路上剛好看到冰店,我讓朱威等我一下,我下車買了八寶冰,朱威看著我的舉動覺得有點奇怪,「這是?」

 

「我欠他的。」大碗的。

 

到了范天堯公寓的樓下,我請朱威等我一下,我拿上去很快就會下來,我很自然的按了密碼,走到了進去,就看到范天堯和劉以珊,兩個人抱在一起。

 

范天堯發現我後,放開了劉以珊,開心的問著我,「妳怎麼來了?不是說很累要在家休息?」

 

我很努力保持鎮定,「你的健保卡在我這裡。」我遞給他,再把手上的那碗冰也給他,「欠你的大碗八寶冰。」

 

我看了一眼劉以珊,她對我笑了笑。

 

「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雨航!」

 

但是我沒有等一下,開了門之後,我按了電梯,下了樓後,衝了出去,直到坐上朱威的車上,我才恢復意識。

 

「怎麼啦?跑的這麼快?」朱威問。

 

我搖了搖頭,「我想要趕快回家。」

 

其實這是最好的結局不是嗎?應該說這是本來就會發生的結局,他們本來就是一對,劉以珊的選擇很清楚了,我應該要為范天堯感到高興才對,但為什麼我心裡會這麼酸,這麼酸。

 

果然,我們都高估了自己。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不知道在過什麼日子,白天瘋瘋癲癲和老媽頂嘴,看一整天的電視哈哈大笑,晚上心裡會空到,連哭了都不知道,睡不著只能拿著毛筆,寫過一遍又一遍,寫滿了整頁的范天堯,連自己都不知道。

 

手機一直是關的,我很怕自己會失控的打給他,就只為了想聽他的聲音。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卻又能為力。

 

「江雨航,妳睡了嗎?」老媽的聲音在房門外響起。

 

我把手裡拿著的那本職業書,放到枕頭下,然後起身去開門,老媽端了一杯茶進來給我,「喝完這個會比較好睡。」

 

「我很好睡啊!」我逞強的說。

 

「欸江雨航,我是妳媽耶,我是生妳養妳的媽耶,妳放個屁我都可以知道妳昨天吃了什麼,妳還要騙我嗎?」老媽自傲的說。

 

我笑了笑,喝完那杯茶。

 

「是誰?」老媽突然這樣問。

 

「什麼是誰?」我不明白她在問什麼。

 

「讓妳朝思暮想的那個男人是誰?」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難得會說成語的老媽,還用的很對,真的是朝思暮想,我才正要開口的時候,老媽馬上又說,「不要跟我說沒有那個男人!」

 

果然母女連心。

 

我嘆了口氣,「媽,是誰都不重要了,人家要結婚了,只是我自己單方面喜歡人家,所以妳不用知道那個人是誰。」

 

老媽拉了我坐到床上,「很好,失戀了也很好,男人再找就好,老媽什麼都不怕,就怕妳放棄追求幸福。不是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幸福,妳如果打算真的要單身,那妳就要認為單身是一件幸福的事。」

 

「媽跟妳說,如果妳走到最後,發現自己一個人過是最快樂的事,那媽媽無條件支持妳,可是妳不要沒有努力,就直接做了決定,要單身一輩子,這樣妳會後悔的,媽不希望妳那樣。」

 

我抱了老媽,在她懷裡點了點頭。

 

「女兒啊~要不,妳向外發展看看?可能妳的另外一半不在台灣啊!像媽一樣去旅行,去走一走,搞不好妳在國外很吃香?」老媽拍著我的背說。

 

我突然想起了朱威,上次說的工作機會。

 

「媽,我想出國去工作。」換個環境,或許想念可以降到最低,

 

老媽的表情凝重了起來,「如果妳覺得好,老媽支持妳。」

 

我點了點頭。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