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林裕芬的興奮持續不到十秒後,悻悻然的把東西遞還我,然後雙肩垮下的走回自己的位置,開始工作。

 

        所以,人不要對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好奇,受傷的都會是自己。

 

        我把注意力拉回工作,沒過多久,總經理走了出來,把手上那堆文件放到我桌上,我抬起頭看著他,再看了下電腦右下的時間,不到一個小時。

 

        「我都看完了,所以我要下班了,妳忙完也可以下班了,我之前就有說過,妳不一定要那麼準時上下班。」總經理俏皮的對我笑了笑,還眨了下眼,魅力無窮啊~不過要是康尚昱對我眨眼,我應該會毫不留情的給他一拳。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目送總經理離開。

 

        坐在我對面的林裕芬已經完全笑不出來了,因為剛剛二老闆和三老闆,在十分鐘前,從另一頭的辦公室出來,交代她一堆工作後才離開。

 

        所以,我說,我可以接受她對我的酸言酸語,因為跟她比起來,在公司裡,我的確是很幸運。

 

        總經理走後,我開心的打了電話給樂晴,「在忙嗎?閉完店了?」

 

        「剛閉完,正要走回家裡,對了,妳今天要不要回來啊?在不在家吃飯?」樂晴聲音疲倦的說。

 

        早餐店的工作,真的不是平常人可以做的,她凌晨四點就要起床,到早餐店備料,一開始收入還不穩定的時候,我和明怡輪流去幫她開店,立湘則是去幫她閉店,每次忙完都覺得生命好像燃燒到盡頭,還好樂晴的手藝和用心,建立了很好的口碑,客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忙,身體也越來越不好,有一陣子還生了一場大病,她開始請工讀生幫忙之後,才輕鬆一點。

 

        「當然要啊!我多久沒吃妳煮的東西,妳沒發現早上看到我的時候,我都瘦了嗎?我今天要在家,哪裡都不去。」我意志非常堅定的說。

 

        她在電話那頭哼了一聲,「最好是這樣喔!」

 

        「是這樣啊!而且我們老闆給了我幾瓶甜酒,叫我帶回去給大家喝,妳絕對想像不到,是vintage porto!」

 

        酒徒林樂晴開始在電話那頭瘋狂大笑,跟三秒前有氣無力的聲音,差了十萬八千里,「真的假的,我一定是先知,我剛還在早餐店做了起司蛋糕,昨天孫大勇回台灣還帶了一堆馬卡龍給我,晚上配甜酒剛好,童依依,快、點、回、來。」

 

        「嗯,我應該五點半前能到家,待會見。」開心的掛完電話,我繼續回到工作裡,雖然我看起來比林裕芬幸運,但維持幸運的,還是只有工作能力跟態度啊,怠慢不得的。

 

        就在我工作快要完成的時候,我聽到林裕芬大喊了一聲,「吳太太好。」

 

        我抬起頭看著雍容華貴、身材曼妙又風韻猶存的婦人站在我的面前,我拉開笑容也和她打了招呼,「您來啦~」

 

總經理姓吳,所以這位吳太太,便是總經理的太太。

 

「是啊~找了妳一整天了,也不回我電話。」吳太太捏了捏右肩繼續說,「打了一整天電話,妳知道我手有多麼痠嗎?」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站起身,接過她的包包,帶她進總經理室休息,還幫她泡了杯玫瑰茶,不加糖要加蜂蜜,一定要用花茶杯,而且不可以用粉色系的,因為吳太太最討厭粉紅色。

 

「依依啊~過來這裡坐。」吳太太拍了拍她一旁的位置。

 

我走到她旁邊坐下。

 

「妳老實說,這次吳先生是自己去出差,還是有帶妞去?我聽張太太說什麼,她有朋友在國外看到老吳帶了個妹在逛街。」吳太太從美麗的貴婦,變成了打聽老公行程的怨婦,和她身上穿搭的這些高級名牌,顯的有些格格不入。

 

但,女人的不安,身為女人的我,可以理解,當初我開始工作的時候,吳太太也非常的不放心我,擔心她的老公和別人的老公一樣,跟秘書搞婚外情,我可是帶上康尚昱跟她吃了好幾次的飯,她才漸漸的對我沒有戒心,再逐漸的把我變成她的眼線。

 

眼線這件事,總經理也知道。

 

總經理曾極力的希望我站在他這邊,偶爾幫他隱瞞些什麼,我告訴總經理,我不會站誰那一邊,只要總經理在我眼前做的都不是壞事,我自然沒有什麼好跟吳太太說的。

 

原本以為總經理會因為我的拒絕而叫我回家吃自己,但他沒有,他很爽快的說了聲好,所以每當吳太太來告訴我,哪位太太看到他的先生和誰怎樣,我知不知道的時候,我都能大聲的說,我不知道。

 

我的確不知道,這一次也是,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幫她分析。

 

「這次總經理是和業務二課的主任,還有副理一起去的,機票是我訂的,那班機在我訂的時候,已經都沒有位置了,是我朋友幫我爭取到的,又訂的很臨時,所以要帶妞一起去出差不太可能。」

 

吳太太的臉部表情逐漸放鬆,「是這樣嗎?」

 

「是啊~而且總經理每天都有mail給我會議內容,讓我整理。看行程幾乎都是開會、開會,就算要在當地把妹也是需要時間啊!倒是張太太的朋友有見過總經理嗎?」

 

她思索了一下,「不知道耶,這我倒沒有想過。」

 

「如果不常見面,或是沒有見過,那認錯人的機率就會很高,有時候可能只是看起來很像,但並不是啊!」我再加打強心針。

 

她用力的點了點,「是啊~這我怎麼沒有想到!還好我有先來問妳,沒有先去跟他吵架。」

 

「別想那麼多,妳拿的這個包包,應該是總經理買回來送給妳的吧!」

 

「是啊~妳怎麼知道?」吳太太欣慰的對我說。

 

我笑了笑,「因為它看起來很新,而且我從來沒有看妳用過,所以直覺猜的,總經理都那麼留心幫妳挑禮物了,妳要很開心才對啊!」

 

她也開心的回應我,「每次跟妳說完話,我心情就好了很多,我們家老吳啊,還是要麻煩妳多幫我盯著他一點。」

 

我點了點頭,但心裡卻充滿無奈。

 

盯的住人,卻盯不住信任。

 

信任無法看守,因為它是存在心裡的一種信念,成為兩個人愛情的支柱,我無法想像,如果有一天,我也會像吳太太懷疑自己的另一半,那樣的懷疑康尚昱,我是不是也能像現在這麼冷靜?想到這個,我都口乾舌燥了。

 

吳太太得到安慰之後,旋風式的離開,但時間也像旋風一樣,跑到五點,我的工作還未完成,我只好加緊腳步,繼續努力。

 

等我準備離開公司的時候,已經六點多了。

 

在關好電腦的那一刻,桌上電話響了,我趕緊接了起來,是樂晴打來的,「喂童依依,妳手機打不通啦!妳不是說五點半就會到家嗎?現在都六點多了,妳不會又跟學長去吃飯了吧!」

 

「沒有啦,剛有點事又忙了一下,我手機一直忘了充電,我現在要回去了,再給我半個小時。」我說。

 

「好,酒記得帶回來,然後妳回來的時候,在我們家前面的那間大賣場,幫我買條美乃滋,還有一瓶蕃茄醬,快一點。」急性子的林樂晴,不等我回答,一下子就掛掉電話。

 

我也只能對著加班的林裕芬喊聲加油後,馬上離開公司。

 

 

抱著一個大袋子,裡面放四瓶甜酒,這重量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吃力的走進大賣場,裡面的冷氣往我吹進來,我真的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手軟了一下,差點連甜酒都要拿不住,不是說要節能減碳嗎?都十月份了,有熱到冷氣要開這麼強嗎?

 

        因為是常來的賣場,很熟悉位置,我直接走到調味品區要拿蕃茄醤,但一手實在抱不住四瓶甜酒,正準備把那袋甜酒放到地上的時候,有道聲音從上頭傳了過來。

 

        「要拿什麼?需要幫妳拿嗎?」我抬起頭一看,是以前大學的同班同學阿凱,他站在我旁邊推了一台小推車,熱心的問。

 

        我對他笑了笑,「我要一瓶蕃茄醬。」

 

        他幫我拿了下來,然後放到我手裡,「謝謝你喔!好久不見,怎麼這麼巧?你也來這裡買東西?」

 

        「對啊,真的很久不見了,我們公司在附近,下班了就想說過來買點東西。」他有點生澀的回答我。

 

        大四畢業那天,他送了我一束花和卡片,上面寫著,「如果妳分手了,請第一個告訴我。」因為這張卡片,康尚昱跟我耍了好幾天脾氣,三不五時就調侃我,只要我一兇他,他就會無辜的說,「對,反正我就是不好,現在還有人在排隊。」

 

        那時候,真的很想親手送康尚昱去地獄。

 

        我點了點頭,「那你逛吧!我先去結帳了。」

 

        「那個,要不要幫妳拿?看起來很重。」他指了指我抱著的大袋子。

 

        我笑了笑,「沒關係,還好,我自己拿就可以了,先走囉!」接著,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他又叫住了我。

 

        我回過頭,好奇的看著他,他一臉有話要說的樣子,卻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說,就這樣一直不動,可是我手上抱著的甜酒,真的重到讓我想要馬上轉身離開,可是他卻依然不開口,我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

 

        「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要先離開了。」我開始失去耐心。

 

        看到我要離開的樣子,他馬上說,「妳分手了嗎?」

 

        我被他的問題嚇到,才剛愣住的時候,手上的大提袋被人拿走,肩膀被人摟住,轉過頭一看,是康尚昱。

 

        「還沒。」他對著阿凱冷淡的說,講完後,就把我帶走了。

 

  「你怎麼來了?」我好奇的問。

 

        「他是誰?」他也好奇的問。

 

        我才剛要回答他是誰的時候,康多話又插嘴了,「是大學那個追妳三年的學長?還是妳們公司的客戶?那個誰誰誰….。」

 

        「都不是,只是剛好遇到,以後又不會碰面,知道他是誰要幹嘛?」

 

        「沒要幹嘛,但我就是想知道他是誰。」他有點賭氣的說。

 

        我掙開他放在我肩上的手,走到冷凍食品附近,拿了一條美乃滋,然後準備去結帳,他又不放棄的在我後面追著問,「他是誰,妳不說嗎?」「還不快說?」「他到底是誰?」

 

        我真的是被他氣到,回過頭去瞪著他,「你都不覺得你這樣很幼稚嗎?」

 

        「哪裡?我的感情有危機,我都不能問一下嗎?欸~當著別人的男朋友面前問,妳分手了嗎?不覺得很過分嗎?哪有人家這樣的,如果有個女人當妳的面問我,什麼時候要跟妳分手,妳不會生氣嗎?」又開始裝無辜。

 

        「不會啊!我身邊有哪個人沒有問過你,你什麼時候要跟我分手?」

 

        「那不一樣,他們是開玩笑的。」

 

        「所以,他可能也是開玩笑的。」

 

        「好,我不問,我不問,我都不要問,反正我每次都講輸妳。」他整個放棄世界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我笑著走到他旁邊勾著他的手,試著轉開話題,「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他故意的看著天花板回答,「就有人一整天電話都不充電,我只好打給樂晴,她才跟我說那個人要來這裡買東西,我一忙完就趕緊過來,害怕那個人買太多東西提不動,誰知道一來就看到讓人傷心的一幕。」

 

        我忍不住笑了,牽起他的手,往生活用品區走去,「順便買些衛生紙回去,你那裡好像快沒有了,對了,還有衣物柔軟精和洗碗精都快用完了。」

 

        他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被我拖走。

 

        經過電視區的時候,他停了下來,拉住我,「妳房間那台二手電視要不要換一下,都看了八年,又是舊型的很占空間。」

 

        我搖了搖頭,「不用了,房間電視很少看,要看去客廳就好啦!」客廳那台五十吋大螢幕電視,是立湘參加設計比賽拿到的,她說要放在客廳讓大家一起看,都有這麼好的電視了,幹嘛還要浪費錢買一台放房間。

 

        「好吧!」

 

        正要繼續往前走的時候,電視區的電視正好又播了早上我看到的求婚新聞,我本能性的想要離開,但康尚昱卻看的目不轉睛一直要我等一下。

 

        看完之後,他笑著牽了我的手,然後對我說,「這麼老土的求婚方式,現在還有人用喔?」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需不需要我當個網民去留言,某某大飯店的主管,說包餐廳求婚是一件很老土的事?請大家不要去包某某飯店的餐廳。」

 

        康尚昱大笑,「拜託妳一定要去留。」

 

        「我一定會去留。」我賭氣的說。

 

        「一定要去啊~最近景氣不好,的確需要一點新聞刺激一下,反正不管好事壞事,能幫公司賺錢都是好事。」

 

        我懶的理他。

 

        他的專業嘛,就是利用這種行銷手法,欺騙社會大眾啊!

 

        然後他又繼續說,「說真的,女生真的會喜歡這種嗎?就是包下一整間餐廳,再請親朋好友來,不覺得很尷尬嗎?」

 

        「我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他問。

 

        我又沒有被求過婚,我怎麼會知道,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裡來的生物,怎麼會遲鈍成這樣,我一點都不想要跟他聊有關於結婚的話題。

 

        「你有要結婚嗎?問那麼多幹嘛?」我沒好氣的回答。

 

        「只是意見交流啊,跟結不結婚有什麼關係?妳想結婚喔?」他最後一句,語氣帶點挑釁,讓我的火不知不覺竄了上來。

 

        再看著他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我的胃在隱隱作痛,好像結婚這兩個字,只成了我的痛處,對他來說卻什麼都不是。

 

        「誰想結婚了?我也不一定要跟你結婚啊?」我氣的轉身離開,直接要去結帳。

        他被我突來的憤怒嚇到,「怎麼了?不是還要買衛生紙?」

 

        我再看了他一眼,他依舊狀況外的表情,如此的單純,我的氣也不知道該往哪裡發,只好往肚子裡吞,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比他更狀況外。

 

        「下次再買,樂晴等著這些做菜。」我冷淡的說。

 

什麼衛生紙、洗衣精?通通自己去買吧!

 

        走回家路上,他走在我後面不停的問,「妳為什麼突然心情不好?」「妳是因為我叫妳去留言生氣嗎?」「還是妳不喜歡跟我交流包餐廳的事?」

       

        我走在前面,苦笑不得,只能猛搖頭。

 

        我怎麼能跟他說,是因為你沒有要跟我結婚,是因為你沒有準備要娶我,是因為你在某一天可能離開我的生活,是因為你的未來裡面,可能沒有我童依依,

 

而我不是生氣,只是有點難過,只是有點想哭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