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依依,妳聽我說,我跟心安只是很普通的聯絡,偶爾問問好,根本沒有什麼。」他著急的想要再繼續對我說明。

 

        但有哪個女人,在現在這種狀況,還願意聽男人的鬼話連篇?

 

當下的打擊已經很令人不堪了,但是更讓人害怕的是,接下來是不是會有更多的謊話出現,這讓我更恐懼,讓我發毛的不是謊言,而是說謊的那個人,我不希望康尚昱再對我說謊,然後我們會走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出去,在我還沒有用電腦砸死你之前,趕快出去。」我已經快要克制不住了,給了他很真心的建議。

 

        「依依,妳不要生氣,我和心安本來就只是好朋友而已。」他還沒有說完,我已經出手了。

 

        我知道他一向把童心安當朋友,但童心安可有這麼想?如果她是這樣想的話,那麼我們打了那麼多年的架,又是為了什麼?

 

        這次先飛過去的只是鍵盤而已,他躲開了。

       

        他嘆了一口氣說,「妳不要激動,我怕妳會受傷,我先回去,我們明天再談。」

 

        不要說明天,連後天、大後天,我都不想跟他談,我氣的全身發抖,這才發現,以前童心安欺負我的那些都是小事,被心愛的人欺騙,才真的是生不如死。

 

        康尚昱緩緩的走出房間,關上房門。

 

        在房間的阿咕咕,突然也抓起了房門,很想出去的樣子,我氣的抱起牠,打開門後,把牠還給站在門外的康尚昱後,再次把門關上。

 

        全天下男的都是同一個德性。

 

        我虛脫的坐在床上,好像經歷一場戰爭一樣,癱軟無力,累的躺了下去,想到康尚昱一直以來的欺瞞,我就難過的無法呼吸,很想大哭一場發洩,眼淚卻怎麼樣也流不出來,只能大口大口的呼氣,大口大口的嘆氣。

 

        過了很久,門外突然傳來樂晴的聲音,「學長!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很愛我們家依依,但你知道的,我們這裡男生不能留宿喔~不過阿咕咕除外。」

 

        「沒有啦~我現在要走了。」門外仍傳來他的回應。

 

接著,我才聽到大門開關的聲音。

 

        康尚昱離開之後,樂晴敲了敲我的門後,把門打開,對躺在床上背對門口的我問,「依~妳還好嗎?」

 

        我無力的點了點頭。

 

        她在門口輕嘆了口氣後,走進房間,幫我把地上壞掉的無線鍵盤,和脫落的按鍵收拾乾淨後,走到床邊,彎下腰抱了抱我,輕輕地拍著我的背說,「睡不著的話,就來我房間。」

 

        我在她懷裡,點了點頭。

 

        她幫我關上燈後離開,我抑鬱的心情,因為樂晴,得以抒緩了一點點。

 

        眼睛才剛閉上,我的房門又響了。

 

        立湘打開門後,著急的說,「依依,阿咕咕不見了。」

 

        我正無奈要怎麼回答的時候,樂晴已經把立湘拖走了,我只好躲在棉被裡苦笑。

 

        最後,這個晚上,我還是沒有睡著。

 

        隔天,我連鏡子都不敢照,快速的洗個臉,胡亂的塗了個BB霜就準備出門,明怡和立湘都還在睡覺,客廳的桌上放了我們的早餐,上面還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了我的名字。

 

        「依依,這是特別為妳做的,吃完心情一定會變好的火腿總匯哈姆蛋佛卡夏,吃完之後,趕快跟學長和好吧!」

 

        我拿走了早餐,紙條卻因為最後一句話,丟進了垃圾筒。

 

        坐在公車上,我把昨天晚上關機的手機,再重新打開,康尚昱高達十八通的來電記錄,和一堆文字訊息,我一句也沒有看,全部刪除。

 

        手機鈴聲又響了,螢幕顯示依然是康尚昱,我又再次拒接,他又傳了一封簡訊給我。

 

        「等妳氣消了,趕快跟我聯絡。」

 

        他大概是忘了之前大吵後的經驗,我的氣哪有這麼快消。

 

        還不到九點,我已經到了公司,開始處理公事,林裕芬一走進辦公室,看著我驚呼的說,「妳黑眼圈也太重了吧!」

 

        我今天沒有什麼心情和她抬槓。

 

        「妳不知道女人的眼睛很重要嗎?眼睛要亮看起來才會年輕啊?妳有沒有照鏡子啊~妳黑眼圈這麼深,為什麼要這樣出來嚇人?」

 

        我抬起頭看著她,臉上的殺氣,才讓她住嘴。

       

        但她一秒後又笑開,「跟尚昱哥吵架了?」表情好像刮刮樂中了一百萬那樣,有這麼值得高興嗎?

 

        顯然是有的,我的默認,讓她一整天工作都非常快樂,甚至還不停的哼歌。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一整夜沒有睡的疲倦,讓我只想衝回家,倒在我心愛的床上,閉上眼睛後就再也不要醒了。

 

        但在我做了這麼好的如意算盤之後,我桌上的分機響了,吳太太打來請我幫她拿總經理收藏在公司的酒,到東區的一間高級法式餐廳,她正在跟各家公司的董娘們聚餐。

 

        再怎麼累,我也只能答應。

 

        下了計程車後,我走到餐廳門口,服務生有禮的幫我開了門,跟他說明我要找的對象之後,他帶我到VIP的包廂,打開之後,吳太太看到我,開心的對我招手,我走到她旁邊。

 

        她拉著我的手說,「依依,不好意思啊~還讓妳專程跑這一趟。」

 

        我把酒交給服務生後,笑著回應吳太太,「不會的,不要這樣說。」

       

        「坐下來一起吃?」她伸手示意服務生。

 

        我微微的瞄了一下,這些董娘的氣勢可能會讓我消化不良,所以趕緊拒絕,「不用,我還有事,得要先走了。」

 

        吳太太一臉覺得可惜的樣子,「好吧!那妳先走,早點回家休息,才二天沒見到妳,怎麼就這麼憔悴?如果老吳給妳安排的工作太多,妳儘管來跟我說。」

 

        我點了點,微笑的跟她說了再見。

 

        離開包廂的時候,身後還傳來,某董娘說了一句,「妳先生的秘書這麼年輕漂亮,妳都不擔心嗎?」

 

        幸好吳太太胸有成竹的說,「是她的話,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頓時,我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沒想到秘書工作的成就感,竟是來自於老闆太太的信任,這實在有點可笑,而每一個董娘最擔心的,居然是先生身旁的秘書,這點更是讓我覺得很可笑。

 

        愛是什麼?信任是什麼?婚姻是什麼?我腦子一片空白。

 

        走出餐廳的時候,迎面而來的童心安,讓我嚇了一跳。

 

        她看到我的時候,驚訝度也不亞於我,但她隨即恢復鎮定,跟我一樣。

 

        不一樣的是,她對我露出了深不可測的笑容,我則是保持一貫的臭臉風格,而且避免跟她有任何的接觸,打算快速離開這裡,所以我無視她,繼續往前走,她突然出聲,從後頭叫住了我。

 

        「童依依!」

 

        我嘆了口氣,停住腳步後,轉過身看著站在我前面三公尺的童心安,不知道她是不是又想要找我打架了。

 

        站她在一旁的外國人,低下頭對著她問著,「who?」

 

        她笑了笑回答,「my sister.

 

        我也笑了,今年最好笑的笑話前三名。

 

        童心安跟那個外國人講了幾句話,他對我點了點頭後,就先走進了餐廳,只剩下她和我在餐廳外的人行道上對看,如果她叫住我只是想要看我的話,我建議她可以回家跟我媽拿我的照片,我從小到大只有個子有長高,長相都是一樣的。

 

        「沒事的話,我要回家了。」我不想跟她在這裡浪費時間。

 

        她慢慢的走到我面前,「我們好像好幾年沒見了?」現在是打算要閒話家常嗎?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一世紀都不要再見。」我很冷淡的說。

 

        「妳還是跟以前一樣冷淡、刻薄,又討人厭。」她笑著說。

 

        「妳也是和以前一樣,讓人煩躁。」

 

        她又笑的更開心,「怎麼辦才好?接下可能妳會更煩躁,我決定要回台灣了,等公司事情告一段落,我就會回台灣定居。」

 

        「關我什麼事?」我極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很無所謂,但她要回台灣這件事,確實讓我的胃狠狠的緊縮了一下。

 

        老天爺真的是看不慣,我過幾年痛快的日子。

 

        「的確是不關妳的事,只是讓妳有個心理準備,不會再像昨天那樣驚慌失措,和阿昱還好嗎?分手了嗎?」她看好戲的樣子,讓我的手又癢了。

 

        「妳希望我在這裡打妳嗎?」我淡淡的說,這點我是做得到的。

 

        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我的臉,我馬上移開,她繼續對著我說,「是康尚昱把妳保護的太好嗎?妳到現在還沒長大嗎?」

 

        我先看了一下她的胸部,再看一下我的,明明就是我發育比她好,她才沒長大好嗎?

 

        我真的對這種爭吵很厭倦,懶的再這樣繼續下去,我對著她說,「沒有其他廢話要說的話,我要趕著去約會。」

 

        童心安又笑了笑,「和妳的確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只是要提醒妳,我會回台灣而已。」

 

        謝謝妳的提醒,我在心裡回答,然後轉身離開。

 

        一路想的都是如何甩開童心安這個詛咒,但卻無力的發現,我還真的是什麼辦法都沒有。

 

        筋疲力盡的回到家後,孫大勇正坐在客廳地上打電動,樂晴在廚房做飯,我坐在沙發上,呈現快要入睡的狀態。

 

        但是電動搖控器,噠噠噠噠的聲音,再加上孫大勇打電動慣性出現的,啊、呃、喔各種語助詞,一直把我喚醒。

 

        我煩躁的朝他丟了抱枕,但他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然後入迷的站起來比了個超人的姿勢,口中還喊著,「必殺技」,然後又開心的坐下,繼續打電動,真的很羨慕他的精神年齡只有六歲這件事。

 

        我又開始半睡半醒的時候,孫大勇開口了,他邊打著電動,頭也不回的邊說,「跟尚昱吵架了喔?他約我晚上去打球耶,每次都只有你們吵架的時候,他才會約我,真讓人傷心,所以我拒絕他了。」

 

        「關我什麼事?」我說。

 

        「我怕我拒絕他,他會想不開,所以先跟妳說一下!耶,過了。」他又開心的站起來開始搖晃身體,全身蠕動,像神經病一樣。

 

        「打你的電動吧!」要不是跟他認識太久,知道他的精神世界只有六歲,我真的會帶他去看醫生。

 

        樂晴穿著圍裙走到客廳,擋在電視螢幕前面,對著孫大勇說,「去幫我買金針菇。」

 

        「等我這局打完。」他邊說邊移動自己的身體,好看清楚接下來要打的怪物。

 

        「你是要現在去,還是我直接拔電源線?」樂晴一派輕鬆的說。

 

        孫大勇馬上按下暫停,站起身對著樂晴很嚴肅的說,「我馬上去,但是拜託妳可以斷掉這種隨便拔電源的念頭嗎?妳知道隨便拔電源對我的寶貝們,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嗎?那是一輩子都無法彌補的,這個很嚴重的,妳會隨便去醫院拔別人的氧氣罩嗎?不會嘛!妳知道拔氧氣罩這件事,是犯法的,妳會被抓去關的。」

 

        「一、二、」樂晴還沒數完,孫大勇就不見了。

 

        突然覺得,人生只有電動的孫大勇,單純的好幸福。

 

        他一離開,樂晴就坐到我旁邊來,對著我說,「還好嗎?」

 

        我點了點頭。

       

        她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臉,然後說出和孫大勇一樣幼稚的話,「還好的話,應該可以跟學長和好了吧!」

 

        我看著她冒著閃亮星星又期待的眼睛,我只能嘆了口氣,對著她說,「童心安回台灣了。」

 

        樂晴嚇的倒抽一口氣,她可是眼睜睜的看過我們狠狠打過好幾次架的人,我和心安從家裡打到台北,從十五歲打到二十三歲,所有家裡的事,她們都是知道的。

       

        「可是她不是在美國嗎?」她問。

 

        我很快的跟她說明,從昨天晚上飯店到剛剛半個小時前,遇見童心安發生的所有事。

 

        她聽了猛搖頭,「天啊~好不容易天下太平了說。」

 

        是我的朋友,當然會跟我有同樣的想法,但只有康尚昱不是,想到這裡心又默默的揪了一下。

 

        「下次不讓學長進來了,怎麼可以瞞著妳,跟童心安聯絡?只是,都過了這麼久,童心安應該不會還在喜歡學長吧!可能見到面,稍微聊一下而已。」樂晴試著想要安慰我。

 

        「在我還沒有發現他們一直有在聯絡的時候,我還可以這樣說服我自己,可是不是,他們一直有在聯絡啊!這是讓我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狠狠的嘆了口氣,覺得日子好黑暗。

 

        「我去睡覺了,不吃飯了。」

 

        「依依」樂晴擔心的喊著我的名字。

 

        但現在的我,除了眼睛閉上以外,真的沒有力氣再做其他事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都沒有打給康尚昱,原本以為被欺騙的憤怒,會一天天的減少,可惜並不是我想的那樣,反而是不安一天天的變多,有時多到讓我對愛絕望,多到讓我去康尚昱失去信心。

 

        而樂晴和明怡則是每天對我說,「今天學長打電話問我,妳有沒有照三餐吃飯?」「今天學長來找我,問看看妳心情好多了沒?」

 

        沒有。

 

心情無法平復,我只能選擇睡覺來試圖減少壓力,所以這星期是我今年睡最多的一個星期,連星期六都睡到下午三點才起床,越睡越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全身痠痛。

 

        我拖著沉重的身軀晃到廚房倒水喝,明怡正在炒飯,我坐在餐桌前,看著明怡的背影,輕輕柔柔的,忽然可以理解,男人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做飯的幸福感,之前我也打算好好跟樂晴學做菜,好好讓康尚昱體會一下,現在只想把上次煮爛的麵,塞到他的嘴裡。

 

        「醒啦!要吃點嗎?」明怡轉過頭,看著我問。

 

        我搖了搖頭,「吃不下。」

 

        她把炒飯放到盤子裡,再清理炒菜鍋和流理台後,坐到我面前,邊吃飯邊和我聊著。

 

        「妳今天還要上班嗎?」我看著明怡還穿著制服。

 

        她點了點頭,「今天有VIP客人來,我得去幫忙幾個小時。」接著看著我,一臉很想跟我說點什麼,但又說不出來,湯匙猛翻盤裡的炒飯。

 

        我喝了口水後,對她說,「有事就直接說吧!」

 

        她笑了笑,「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就是前天學長發燒,大家一直叫他去看醫生,但他沒有去,昨天也請假,不知道他有沒有好一點。」

 

        不是我不相信明怡,而是她們曾經幫康尚昱用裝病這種爛招,來幫我們兩個人和好,所以我不得不懷疑,這又是另一個爛招。

 

        果然是明怡,馬上察覺我的疑惑,舉起手說,「我發誓,我說的是真的喔!」

 

        「長那麼大了,生病還不會自己去處理嗎?」我冷淡的說。

 

        明怡又笑了笑,表情很曖昧的說,「是沒錯啦!但學長好像。」

 

        無視明怡的笑容,我馬上站起身走回房間,再次把自己拋到床上,大大的嘆了一口氣,因為康尚昱其實是個打針就會流淚的人,所以只要生病,他就在外面的藥局買藥吃,死都不會去看醫生。

 

        就算是我用分手威脅,他都不會妥協的那種人。

 

        我焦躁的翻了身,門外傳來明怡的聲音,「依依,我去上班囉!學長都那麼大了,不用管他啦!真的不要去管他喔~」

 

        明怡真的很知道我的弱點,聽著她說的話,我又忍不住懊惱的咬了棉被。

 

        我真的很不想去管他,真的!

 

        真的很不舒服的話,自己會去買藥吃啊,自己會去看醫生啊,這個世界上誰不是這樣?自己的身體本來就應該要自己負責啊,關我什麼事?

 

        對,沒錯,不關我的事。

 

        我輕鬆的翻了一下身,但又想到大學的時候,他肚子已經痛到嘴唇發白,還是不肯去看醫生,是孫大勇和其他男同學,把他扛到醫院,才知道他得了急性盲腸炎,想到他可能又在家裡痛的唉唉叫的時候,我又忍不住咬了棉被。

 

        應該不會有人這麼不愛惜自己吧?

 

對,所以不用管。

       

        我又假裝沒事的站起身開始做運動,甩甩手,扭扭腰,卻又不小心想到,去年他整個人發燒到三十九度,還是沒有去看醫生,最後是我在一旁照顧他整整三天才退燒,如果這次也這麼嚴重的話,那怎麼辦?他不會燒過頭吧!

 

        我又忍不住焦急了起來。

 

        然後念頭再一轉,啊~管他的,他可以叫童心安去照顧他啊,反正平常都有在聯絡嘛~反正難得回來,可以好好聚聚啊~反正他又不在乎我的心情,我幹嘛要在乎他的健康,我為什麼要在乎?

 

我煩躁的又把自己拋到床上。

 

        一直重複這些動作,一直重複這些想像,不停的想要說服自己,卻又再不停的不許自己說服自己。

 

        我都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

 

        十秒後,另一個念頭又跑進我的腦子裡,搞不好真的又是裝病。

 

        想到這裡,我馬上又坐起身,對自己說,「對,沒錯,現在這種非常時期,誰都不可以相信。」

 

        樂晴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依依,大勇說他剛打給學長,說學長聲音聽起來很沒有力氣,好像生病了,妳要不要

 

        啊!我無聲的在心裡大叫。

 

        馬上跳下床,隨手拿了件外套,再拿了包包後,打開房門,無視樂晴的驚訝還有接下來想要講的是什麼,直接跑出門。

 

        招了輛計程車,上了車之後,才開始討厭起這個搖擺不定的自己,想起他的那些欺瞞,我就應該狠下心不要管他,但是想到他正在忍受不舒服,心又軟的跟豆腐一樣,莫名其妙的捨不得。

 

        談戀愛的女人,有脾氣、有傲氣,就是真的沒有原則。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tty Hsia
  • 已經將這本書帶回家看完了,真的好棒的故事,完全能體會到有時候我們在愛情裡面的"自以為是", 還有一大堆的內心小劇場....
    不過不這麼走過一遭,好像也就不像愛了~ ^^
    謝謝雪倫的故事!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