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我只好開始整理家裡,丟掉過期的食物,洗好了碗盤,再把髒衣服丟進洗衣機,書房地板上的書也一一歸位,用吸塵器吸著地板,再用抹布把地板擦乾淨,阿咕咕好像想要討好我一樣,我在哪裡,牠就在哪裡,陪我整理這一整個很像二戰過後的現場。

 

        然後我下樓丟了垃圾,順便到附近買了碗粥,準備當康尚昱的晚餐,再回到家的時候,康尚昱也醒了,正在客廳四處張望,不知道在找什麼,看到我之後,他開心的笑著,然後走過來抱住了我。

 

        我只好用手肘拐了他的肚子一下,他也只好摸著肚子退後三步,我走到廚房把粥倒出來,他跟在我旁邊,保持十公分的距離,阿咕咕也跟在我的腳邊,保持十公分的距離,不管我在幹嘛,他們兩個就各黏一邊,我夾在他們兩個中間,幾乎快要窒息。

 

        我把粥端到客廳,對著十公分旁的康尚昱說,「快點吃,吃完好吃藥。」

 

        看到我主動對他說話,他開心的接過湯匙,說了聲好,坐在沙發上,然後很認真的吃著粥,我則是抱起阿咕咕,走到一旁坐下,總覺得牠好像變輕了。

 

        「唉唷,我們阿咕咕好像瘦了。」我心疼的摸了摸牠的肚子。

 

        康尚昱馬上放下湯匙,光速的移到我旁邊,「我也瘦了。」

 

        我轉頭看著他,冷淡的對他說,「回去吃飯。」

 

        他不甘願的「喔」了一聲,再把屁股移回原位。

 

        我繼續跟阿咕咕玩著,牠使勁的舔著我的手,屁股上的尾巴猛搖,真的是無法讓人不喜歡,忍不住摸著牠的臉說,「唉唷,我們阿咕咕怎麼會這麼可愛?」然後親了牠一下。

 

        康尚昱又馬上坐到旁邊來,一句話都沒有說,我轉過頭,想叫他回去坐好吃飯,他卻親了我一口,然後快速的回到原位繼續吃飯,邊吃邊笑。

 

        怎麼會幼稚成這樣。

 

        等他吃完飯,我又盯著他吃完藥後,打算要離開了,但他又一直裝這裡痛那裡痛,拉著我的手不讓我回家,結果裝到後來,藥效發作,他又開始昏沉沉的睡著。

 

        看著他熟睡的臉,想著他在車上對我說的那些話,我也忍不住的回應,「你知道嗎?不管是什麼關係,都是兩方認定,才能成立,因為我愛你,你愛我,所以我們才是戀人,朋友也是,家人也是。」

 

        同父異母的姐姐,不認為我是她們的妹妹,那麼我們之前的關係,又怎麼會成立呢?

 

        這件事,我十歲的時候,就體認到了。

 

        摸摸他的臉,幫他蓋好被子後,我抱著阿咕咕回家。

 

        回到家後,阿咕咕馬上變心的跑去找立湘,我真是哭笑不得,樂晴大概從我出門的那一刻起,就很清楚所有的狀況,所以直接問我,「學長生病好多了嗎?」

 

        我點了點頭,她給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表示她知道我們和好了,表示她知道我們沒事了,表示所有的爭吵到最後,終將會結束。

 

        「我要去煮泡麵,妳要不要吃?」樂晴問。

 

        我搖了搖頭,今天應付康尚昱一整天,我已經累到不行了,現在只想好好睡個覺,「太累了,幸好明天還是星期天,我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覺,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以叫我。」

 

        「知道了。」樂晴起身去廚房,我則是起身回到房間。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累,還是一整個星期以來的緊繃突然消失,連澡都沒有洗的我,一閉上眼就睡著了,睡的很香,也很甜。

 

        也睡到完全沒有知覺,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看著時鐘顯示,又是下午三點了,我坐起身,扭了扭脖子,結果出現咔咔兩聲,差點嚇死我,才恢復一點精神的時候,我聽到外門傳來喊著「童媽媽」的聲音。

 

        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但沒有想到,下一秒又再一次聽到,而且非常清楚,是樂晴的聲音,「童媽媽,我還是去叫依依好了,不然都妳等二個小時了。」

 

        我趕緊起身,走出房間,真的看到我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和樂晴明怡聊天。

 

        我驚訝的說,「媽~妳怎麼會來了?」

 

        我更驚訝的是,媽媽年老的速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快,記得她的白頭髮沒有那麼多啊~記得她臉上的皺紋沒有這麼深啊~看到這麼久沒有見的媽媽,再加上時光改變的打擊,我竟開始有一點鼻酸。

 

        樂晴和明怡看見我出來之後,便馬上起身,一個說要去早餐店看看,一個說要去書店逛逛,樂晴要離開的時候,還對我說了,「立湘帶阿咕咕去公園散步了。」

 

        她們是刻意給我和媽媽,一個可以安心說話的地方。

 

        她們離開之後,媽媽看著我,無奈的笑說,「因為妳都不回家,所以我只好來了。」

 

        這句話,再加上母親老去的模樣,給了我心裡重重的一擊。

 

        「為什麼不先打電話給我,我可以去接妳。」我儘量保持平靜的說著。

 

        「我也是臨時決定要上來的,我不能出來太久,等等就又要回去了,得要幫妳大媽量血壓,上次她突然在院子暈倒了。」

 

        每次媽媽一說這些話,我就很痛苦、很氣憤,卻又很無能為力。

 

        當我的工作穩定之後,雖然我一個月沒有辦法賺很多錢,但讓媽媽吃的飽穿的暖是沒有問題的,我曾經問她,要不要來台北跟我一起生活,我可以照顧她,她不用在那間房子當佣人、看護,可以輕鬆的過日子。

 

        但她很直接的拒絕了我。

 

        她告訴我,那裡才是她的家,她要留在那裡。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如此固執,為了這件事,我氣了很多天,當康尚昱一臉輕鬆的對我說,「妳也不要生氣,妳這種對某件事情這麼堅持的個性,跟妳媽媽是一模一樣的。」後,我才釋懷。

 

        我真的很捨不得看她這麼辛苦。

 

        我沉默的不敢回應,我怕我太衝動一出口,母女倆又是兩敗俱傷。

 

        媽媽看著我沒有反應又嘆了一口氣,「依依,媽媽真的很希望,妳爸生日的時候,妳可以回台南,大家一起聚聚,妳爸這陣子身體也不太好,老是這裡痠那裡痛的,飯也吃不下,瘦了好多。」

 

        我腦子裡浮出父親的模樣,我和父親很少交談,唯一的接觸是闖完禍打完架,被叫進去訓話的時候,其他時間,我們沒有什麼交集,唯一印象最深刻的,是當第一次分手和好的那天,康尚昱在家門口親了我的時候,父親剛好從門口走了出來,目睹這一刻,他尷尬的叫我進去,原以為他會大聲訓斥我,怎麼可以亂來,結果竟是臉紅的要我,「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

 

        那一刻,我才感受到父親的模樣,但也就只有那一刻。

 

        媽媽又繼續說,「我知道在這樣子的家裡長大,對妳很不公平,妳也一直都很辛苦,媽媽真的很對不起妳,但是媽媽真的很希望妳可以回家,看看妳爸還有妳大媽。」

 

        我看著媽媽微微濕潤的眼角,這才發現我的堅持,也給她帶很多很傷害。

 

        這麼多年來,我們用彼此的堅持,無聲的傷害彼此。

 

        她等待我回應的表情,好像在乞求什麼一樣,我低了下頭,難過的情緒不停的湧出,我竟會把自己最在乎的親人,變成了一個等待親情的乞丐,正坐在我的面前,期待我大發慈悲的施捨。

       

        她不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希望她幸福的人嗎?

 

        「依依~」媽媽企盼的聲音又傳到我的耳朵。

 

        我努力的平復在心裡的酸澀情緒,緩緩的抬頭看著媽媽,對她點了點頭說,「知道了!」

 

        媽媽的表情好像得到了救贖一樣,開心的坐到我旁邊,順了順我的頭髮,再拉著我的手說,「好好好,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多住個兩天,媽煮些妳喜歡的給妳吃,好久沒見妳,越來越瘦了,妳的胃本來就不好,一定是三餐都沒有定時吃,看看妳的臉都瘦凹了。」

 

        看到她這麼高興,我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媽,妳吃飯了嗎?」

 

        「我在高鐵上有吃東西了。」

 

        「陪我去吃東西吧!我還沒有吃。」我站起身說。

 

        媽媽又一臉為難的說,「媽得要趕快回家了。」

 

        「不能花一個小時陪自己女兒吃頓飯嗎?」我知道她想趕著回家,但是難得上來一次台北,我也希望她可以多陪陪我。

 

        媽媽知道她拗不過我,只好放棄,微笑的對我說,「好,陪妳去吃飯,媽媽要看妳多吃一點才可以。」

 

        我拉著媽媽的手,帶她到我最喜歡的火鍋店,點了很多高檔的海鮮和牛肉,然後用菜把她的碗堆的高高的。

 

        「好了啦~媽吃不下了,妳多吃一點。」媽媽伸手擋了我要夾給她的A5級和牛。

 

        但我還是找了個空隙,成功的放她的碗裡,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妳一直夾給媽媽,自己都不吃。」

 

        我笑了笑,夾了塊魚放到嘴裡。

 

        媽媽在家哪有什麼時間好好吃飯,煮碗飯後總是叫大家先吃,自己又開始忙其他的事,等忙完之後,我們都吃飽了,她才自己一個人隨便吃吃,現在有機會可以讓她好好吃,我當然得要把握機會

 

        媽媽吃到一半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我說,「對了,心安現在也在台灣,前一陣子她有打電話給妳大媽,說要準備回台灣住了,妳大媽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反應,但可開心了,這兩天說要找人來重裝潢心安的房間。」

 

        雖然聽到童心安三個字,很倒胃口,但我不想打壞媽媽吃飯的興致,只好敷衍的點了點頭。

 

        「妳爸生日的時候,如果兩個人碰面了,別在打架了,妳們都是大人,妳三十歲,心安也三十二了,這樣打來打來去,會讓別人笑的。」媽媽又再次的提醒我。

 

        我放下筷子,嘆了口氣說,「我不會和她打架,要打的話,前幾天我就打了。」

 

        媽媽疑惑的看著我說,「妳們見面了?」

 

        「嗯~她在台北出差,碰了兩次面。」我冷靜的說,再次拿起我的筷子。

 

        「那就好,她有跟妳大媽說,事情處理完就回家了,總之,別再打架了,尤其又是妳爸生日。」媽媽不停的再三的叮嚀。

 

        「知道了。」我無奈的回答。想到過幾天又要再看到她,我吃著食物,卻越來越沒有味道。

 

        吃完飯後,帶著媽媽到高鐵站搭車,在車站買了些糕點,讓媽媽帶回家給父親和大媽,他們都知道媽媽來台北了,我這個做晚輩的,得要有一點表現。

 

        「媽,到家打給我。」我在票口和媽媽道別。

 

        「知道了,妳也趕快回去休息,明天要上班了,看看妳,這兩天都越來越涼了,妳就穿著一件短袖出門,感冒了怎麼辦?對了,這次沒有看到尚昱真是可惜,記得帶他回家一起幫妳爸過生日啊!」媽媽伸手搓了搓我的臂膀。

 

        我拉開了她的手,「我不冷啦~妳回家小心一點,知道嗎?時間快到了,妳趕快進去。」

 

        我想,如果康尚昱知道我要回台南,應該會很開心吧!

 

        確定媽媽走進月台後,我才從台北車站離開,回到家後,樂晴、明怡、立湘和孫大勇,四個人正在客廳看著美國影集,吃著披蕯。

 

        「回來啦!」樂晴問。

 

        我點了點頭。

       

        「童媽媽回台南了?」明怡問。

 

        我點了點頭。

 

        「吃過了嗎?」立湘問。

 

        我再點了點頭。

 

        「我可以打電動嗎?」孫大勇問。

 

        我頭腦很清楚的搖了搖頭。

 

        明怡在一旁笑了出來,對著我說,「樂晴跟大勇說,如果妳說他可以打電動,她就讓大勇打。」

 

        我笑了笑,對著孫大勇說,「想框我,下輩子吧!」

 

        孫大勇站了起來,痛苦的指著電視上的劇集,對著我們說,「看這個真的很沒有營養耶,好好人不當,要讓自己變成吸血鬼,妳們覺得這個合理嗎?長這麼白這麼帥,還有八塊肌的吸血鬼合理嗎?不合理嘛!」

 

        樂晴冷冷的補了一槍,「那你說三十歲了,剛還在湯姆熊裡面,跟一個小學生搶遊戲機台,重點還搶輸,你覺得自己合理嗎?」

 

        孫大勇默默的坐下,再度拿起披蕯,沒有靈魂的吃著。

 

        我笑了笑,回房間洗掉整身的火鍋味後,再出來和他們一起看影集,看到一半的時候,明怡突然說,「依依,是不是妳的手機在響?」

 

        我認真的聽了一下,好像是從我房間傳出來的,才起身想要去房間接的時候,已經停了,然後換孫大勇的手機響了。

 

        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看了一下之後遞給我,「找妳的。」

 

        螢幕上方顯示,依奴。

 

        我沒好氣的瞪了孫大勇一眼,然後接了起來,康尚昱的聲音很有精神的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大勇,妳在樂晴那裡嗎?依依在家嗎?」

 

        「我在家。」我冷冷的說。

 

        然後電話那頭安靜了三秒之後,換了一付要死不活的聲音,「依依,妳在家啊~」

 

        「嗯,怎麼了?」

 

        「我今天好像都沒有吃東西耶。」他虛弱的說。

 

        「那快去吃啊!」

 

        「我沒有力氣出去買。」

 

        「我幫你叫外送。」我說。

 

哪來那麼多藉口?

 

        電話又再次沉默,過了幾秒後,出現了一陣長長的咳嗽聲後,電話突然掛掉了,不知道他現在又在演哪一齣。

       

        我把電話還給孫大勇,順道說了一句,「把名字改過來,難聽死了。」

 

        孫大勇頭也不抬,眼睛看著電視上的吸血鬼,伸出手拿走手機,開口說,「之前的更難聽,童依依的寄生蟲。」

 

        我拿起抱枕,狠狠的砸了他,他只輕喔了一聲,繼續看電視。

 

        明怡看著我問,「是學長打來的嗎?他生病好多了嗎?妳要不要過去照顧他?」

 

        「昨天看過醫生了,應該沒有事,我昨天回家的時候,他都退燒了。」我坐回原位,繼續看著電視。

 

        樂晴繼續說,「妳買點東西過去給他吃吧!要一個生病的人自己煮東西,也很勉強,病還沒有完全好,又出去亂晃,這兩天開始變冷了,又再感冒一次就完蛋了。」

 

        腦子裡又傳來他剛剛的咳嗽聲,開始擔心了起來,只好站起身,走回房間,拿起正在充電的手機,看著螢幕上好幾通的未接來電,我回撥給康尚昱,打了三次都沒有人接。

 

        我只好拿著外套又衝了出去,當我再次走進他家,看到他臉上的笑容時,我才知道我又被騙了。

 

        被騙有二種,第一種是不願意,第二種是心甘情願,最慘的通常是最後一種,因為就算即使最後一無所有,仍會幸福的微笑。

 

        很不幸的,我也只能把自己歸納在第二種。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imin1104
  • 不更新了吗?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