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關旭的電話響了。

 

        「哈囉~」

 

        「采雅嗎?這麼晚了還沒睡。」他說著。

 

        我聽見采雅二個字,突然心一驚,抖了一下,這是一種心虛的感覺,耳中自動過濾他們的對話,我不想聽到。

 

        過了一會,他掛掉電話。

 

        「明天要和采雅去吃飯,妳要一起來嗎?」他問著。

 

        我回過頭看著他,突然覺得有點難過,雖然不知道那難過從何而來,「不了,你們去就好了。」

 

        剛好車子也開到家門口,簡單的說了聲謝謝後,我打開車門,用最快的速度進屋裡去。

 

        手上沒吃完的冰淇淋融化了,就好像我也一樣….

 

        我把融化的冰淇淋放回冷凍庫,回到客廳癱在沙發上,燈也沒開,什麼也不想做,把自己放在黑暗中,才開始有了安全感。

 

        聽著牆上時鐘,答、答、答。

 

        我的心情才慢慢平復,平復剛剛那顆要被融化的心。

 

        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準備上樓梳洗時,我的手機就響了,看著螢幕來電顯示,是采雅。

 

        然後,我的腦子裡浮現的念頭是,不想接。

 

        這是我們認識十幾年以前到現在的第一次,我討厭起自己,居然會有這種想法,對采雅產生了很深的愧疚感。

 

        趕緊接了起來,恢復正常的何凱茜和采雅對話,「哈囉!」

 

        「茜,妳睡了嗎?」采雅一貫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還沒~才剛想要去洗澡!」

 

        她在電話那頭支支吾吾的說,「我跟妳說,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

 

        「我還是想要努力看看,因為我真的還滿喜歡關旭的,他真的很不錯!」她一股作氣的把話講出來。

 

        我在電話的這一頭,被采雅突如其來的告白,驚嚇著。

 

        她繼續說著,「雖然他結過婚了,但是我還是不想放棄。」

 

        第一次看到采雅這麼積極主動的喜歡一個人,從以前到現在,溫柔可人的采雅從來沒有主動說過她喜歡誰,總是要等到她覺得穩定後,才會告訴我們,她的戀情。

 

        也許,因為對象是關旭吧!

 

        「茜~妳在聽嗎?」

 

        我回過神趕緊回答,「嗯~在啊!」

 

        「妳覺得呢?」她問著我的意見。

 

        我忽視自己融化的心情,假裝開心的說著:「那很好啊~只要妳自己有好好思考過,我都支持妳。」

 

        「嗯~好緊張喔!我明天約他要去吃飯,還是妳要陪我一起去。」

 

        「不了~我明天要進公司了,已經二個星期沒去了,你們玩的開心點。」

 

        「進公司?可是林君浩不是還都會去找妳嗎?」她擔心著說。

 

        「結束了,我們以後不會再有關係。」

 

        采雅在電話裡開心的笑著,「太棒了,一定要好好找一天幫妳慶祝一下」

 

        我感受到采雅的真心,也知道她們其實為了我和林君浩的關係,一直都是在擔心著。

 

        掛掉電話後,原本想去洗澡休息的心情,沒有了,只能坐在沙發上發呆。

 

        手機又響了,采雅可能還沒說完,看也沒看的接起了電話,卻傳來一句,「妳冰箱有些東西過期了,不要傻到吃掉了。」

 

        是關旭。

 

        想起采雅的臉,我生氣的回答:「關你屁事!」

 

        掛掉電話,然後關機。

 

        如果可以,我想祈禱這一切到此為止,我必須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情才可以,要支持采雅才可以,是當朋友的義務。

 

        為了調整這個心情。

 

        我又失眠了。

 

看著天黑微微轉白,我的思緒並沒有因為天亮而逐漸清晰,我只知道,不管我心裡的那些感覺是什麼,我都要假裝不知道。

 

        在早上八點時,勉強自己吃了一片吐司,喝了杯牛奶後,把這幾天在家裡工作的資料整理好,把自己妝點的像何凱茜,打起精神是我現在最應該做的。

 

        準備開車去上班時,突然看見對面公園站著一個女生,視線往我這個方向望著,會注意到她的是覺得她有一點面熟,我可以肯定我看過她,但在哪裡見過就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她為何動也不動的望著這裡。

 

        總之,我們並沒有什麼交集,可能是在某些場合碰到了吧!

 

        上了車後,我把手機開機,不到一分鐘迅速的傳來,嗶一聲。

 

        簡訊的鈴聲,我有一通未接來電,顯著昨天最後打給我的那個號碼,我無視了它,也無視了我波濤洶湧的心情。

 

        在進公司之前,我到了便利商店買了一杯咖啡和一份報紙,就坐在玻璃窗前設置的桌椅上,喝著咖啡,看著報紙,打算晚點再進公司。

 

        我專注看著報紙上,那起起伏伏的曲線,雖然我沒有玩股票,但觀察股票是一個專業業務人員的功課,你可以知道客戶現在的心情是紅還是綠,什麼話該說什麼不該說,光看這些線就可以知道了。

 

        當我看到台股衝上八千點,內心正在雀躍不已時,櫃檯傳來爭吵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我忍不住轉過頭去看。

 

        正在和店員起爭執的女生,竟是剛剛站在對面公園的那位小姐,我意外著這個巧合。

 

        「小姐,不好意思,這真的不能微波。」店員垮著臉說。

 

        那位小姐甩著波浪長髮,側面的立體五官,修長皎好的身材,高級名牌的打扮,漂亮是漂亮,卻掩飾不住她全身散發出來狂傲無禮的氣勢。

 

        鐵罐怎麼能波微?這是常識,連我不會煮飯的人都知道的事。

 

        「那要怎麼處理,我就是想喝熱的。」她跋扈的說著。

 

        店員的臉上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年輕的工讀生妹妹遇見潑婦罵街,也很難反應吧!

 

        我才有念頭想起身罵這個女生時,她居然用力的把手中的鐵罐咖啡,往地上砸,然後又丟了一千塊在地上,像旋風一樣離開。

 

        真是歹年冬,搞笑郎啊~

 

        看著工讀生妹妹眼淚掉出來的樣子,也真是委曲她了,可能最近沒有拜拜吧!

 

        我準備回到報紙上的內容,拿起手中的咖啡啜了一口,視線由玻璃窗看出去,看到那個女生,站在車旁邊講電話,表情依然是很殺,可惜了她漂亮的五官。

 

        突然之間,原本看著報紙的我,又抬起頭看著對面街的那個女生,想起了為什麼覺得她面熟。

 

        因為我曾經在這個角度看著她打了男人一巴掌。

 

        我笑了笑,對於這種莫名奇妙的記憶力,我比任何人都強

 

   我端著咖啡,腳都還沒踏進辦公室,就聽到馬克很狗腿衝出來抱著我,還呼喊我的名字,「茜~妳來啦?」

 

        我看著馬克身上穿著一件附有墊肩黑色襯衫,下半身又配著緊身雪花牛仔褲,戴著一頂灰色畫家帽,他的美式雅痞風走的有點偏啊!

 

        「你幹嘛把煙塞在肩膀裡?」我忍不住問。

 

        他嘟著嘴說:「妳幹嘛這樣?這是新流行耶~」

 

        聽到他說到流行時,我就準備要換話題了,一講到流行二個字,他的話比誰都還要多,而且很難打斷。

 

        「我昨天請你整理的那些表格,你弄好了嗎?」

 

        他聽到公事馬上恢復正常,「茜~哪有那麼快啦~妳丟了一堆合約都沒整理的,我還要先整理好,也不想想妳多久沒有進公司了。」

 

        「你現在是怪我的意思嗎?」我淡淡的說。

 

        他馬上閉嘴,「哪有~妳回公司我開心的不得了。」

 

        喜歡和馬克抬槓的感覺,讓我有很真實活著的感覺,和他一起走回辦公室,先迎面而來的是老大。

 

        「凱茜?妳終於回來了,妳知道有好多事情都得等妳處理嗎?謝天謝地。」老闆誇張的表情,好像看到媽媽一樣。

 

        我淡淡的點了點頭。

 

        接著就看到仇家來了,「凱茜,妳肯回來啦~我想全台灣最大牌的員工,大概也只有妳而已。」

 

        為什麼全天下的老闆娘都這麼討厭?

 

        「能用我這麼大牌的員工,公司也很有福氣啊!」我假笑著說著。

 

        我這個人吃軟不吃硬,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可她就偏偏愛惹我,我真的不懂。

 

        老闆看到我臉色不對,馬上把老闆娘給帶走,真是莫名奇妙。

 

        懶得理她,我開始處理自己的工作,沒想到更白目的又來了,我是朋友間公認脾氣最差的人,這我承認,任何看不順眼的事,都能瞬間點燃我的怒火,我儘量克制我的情緒,卻偏偏就是有這麼欠揍的人。

 

        「茜,妳和關旭都沒有聯絡嗎?」馬克很八卦的跑到我耳邊問著。

 

        那股強壓下去複雜的情緒又再次一湧而上,我狠狠的瞪了馬克一眼,他只好摸著鼻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接下來的時間,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想起來的,都是晚上采雅和關旭要見面的事情,就這樣,轉眼間又到了下午。

       

        我沒有心思工作,還是提早離開了公司,也不想回家,想到他可能就在隔壁,心裡又開始心浮氣躁,只好開著車到處亂晃,腦子裡卻又不停的想著,昨天陪著我到處找醫院時,關旭那張帥到欠扁的臉。

 

        沒有目地的晃著晃著,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手裡的方向盤抖了一下,腳踩著油門差點失速,如果是關旭打的,我要接嗎?

 

        響了好一會,我在接與不接之間猶豫。

 

        最後,我還是按下了藍芽耳機按鍵,傳來的不是關旭的聲音,但是也夠我心慌意亂了。

 

        「妳在忙嗎?」采雅問著。

       

        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沒啊~我在開車。」

       

        「怎麼辦?我可以跟妳發洩一下嗎?」她的語氣聽起來很焦躁。

 

        「當然,請。」

       

        「我好緊張,根本不知道要穿什麼衣服?妳說我穿上次我們在日本買的那套粉紅色洋裝好?還是上次週年慶買的白色套裝?我完全沒有頭緒,第一次這麼緊張,怎麼辦?」

 

        對於采雅化身為十八歲少女這件事,我還是暫時拋開自己混亂的情緒,忍不住笑了,「我真的會被妳打敗,上次看妳這麼緊張,是第一次要爭取代理權,都五年前的事了。」

 

        「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緊張,第一次單獨見面,我整個胃都要縮起來了。」

 

        「穿白色那套,很正。」我說著。

 

        OK~聽妳的,妳的話很實在。」她笑著說。

 

        掛掉電話後,胃縮起來的人是我,刻意放空,依舊開著車晃著,卻開回到原本住家的樓下。

 

        原本是屬於我的地方,現在卻是她在那裡。

 

        從高中畢業後,我總是自己一個人待在這個地方,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偶爾獨自舔傷口,而現在我感覺徬徨,潛意識裡終究還是想要回到最熟悉的地方。

 

        我坐在車上放空,看著大樓裡認識、不認識的鄰居進進出出,我想念這個讓我安心的地方。

 

        忽然間,她從門口裡走了出來,打扮依舊亮麗,坐上了計程車。

 

        看著她光鮮的背影,我的心情就更加浮躁,等計程車開遠了,我下了車,回到那個屬於我的地方。

 

        傢俱、擺設都沒有改變,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她留下來的氣味。

 

        她專有的香水味,已經很久沒在這間房子出現,記得小時候,同學總是羨慕我有一個隨時隨地散發香味的媽媽,但在她離開之後,那些同學就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了。

 

        人總是喜歡被羨慕不是嗎?

 

        我坐在專屬的紅色懶人椅上發呆,祈禱她不要太早回來。

 

        這個時候,我只想自己一個人。

    全站熱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