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一發呆,我居然睡著了,再醒來時,看著時鐘,已經是傍晚七點多了。

 

        擔心她很快就回來,我趕緊起身打算離開,卻撞到一旁的小桌子,桌上的東西被我一撞全都跌了下來。

 

        急忙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卻意外的看到我的照片散落一地,和一本日記本。

 

        有我和她的合照、我幼稚園到高中的畢業照,和其他照片,我拿著日記,猶豫著要不要翻開它。

 

        人生在面臨許多選擇時,最需要的就是勇氣,一股勇於接受後果的勇氣。

 

        所以

 

        我翻開了第一頁,時間是去年的農曆過年。

 

        「又是過年了,我在台灣的女兒,不知道有沒有人陪她吃年夜飯?她最愛吃的麵線,有人幫她煮嗎?我的女兒 凱茜。」

 

        接著,翻開第二頁。

 

        「今天到超市去了,看到了一個紅色包包好適合我女兒,從小她就最喜歡紅色,別人都想穿著白色當公主,她說她不喜歡當公主,她要當何凱茜,我的女兒真讓我驕傲,妳好嗎?凱茜。」

 

        旁邊貼著我幼稚園公演表演跆拳道時的照片,照片裡的我,穿著她特地為我做的全台灣唯一紅色道服。

 

        我知道不能再看下去,因為我心中堅持的某些東西正在瓦解。

 

        但雙手還是不由自主的翻了下去。

 

        第三十二頁,時間是上個月。

 

        「我想念我的女兒,即使她不願意見我,我還是想念她,這幾年來,總是要在小倫媽媽那裡,才能得到她的消息,傳了我要回台灣的簡訊給她,雖然她沒有回我,但我還是要去了,要去見我的女兒了,我想念的女兒,妳有….想念過我嗎?」

 

        我沒辦法再看下去,把東西放回原位後,用最快的速度逃離那裡。

 

        然後,我在車上放聲大哭。

 

原來就算我每次換手機,她都有辦法找到我,是因為倫媽媽告訴她的,她一直從倫媽媽那裡得到我的消息。

 

這算什麼?自以為是的母愛嗎?自以為是偉大的母愛嗎?那我算什麼?我成了什麼?

 

        我真的很想問,為什麼到最後,總是我變成了壞人?

 

        我不知道自己在車上哭了多久。

 

        只記得打了通電話給馬克之後,人就在這裡了,桌上擺滿了我喝過的空瓶,但怎麼喝都填不滿,我內心的空虛。

 

        「茜~妳是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猛喝酒?」馬克帶著他的新歡JAY,來陪我。

 

        我搖了搖頭。

 

        有些事情,是一輩子都講不清楚的。

 

        我和她的問題,無解,無解的原因就是只是在於,在法律上,我們有一層關係,那一層好笑又不切實際的關係。

 

        但這層關係,也就只是關係那樣。

 

        叫來了服務生,我又點了一打啤酒,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喝到完全不省人事,去他的關旭,去他的親生母親。

 

        如果可以,我希望那天不要遇到關旭,如果可以,早在我父親離開我之後,我就應該離開這裡。

 

        這一切的一切,就可以完全和我沒有關係。

 

        「茜~」馬克坐到我旁邊來,把我手上的酒拿下來,「妳再這樣,我就要打給小倫和采雅了喔!」

 

        聽到采雅的名字,我整個人醒了過來,大叫著:「不准!」

 

        「不准打給采雅。」聲音大到全部的人都看著我。

 

        但,我不在乎。

 

        「茜~妳到底怎麼了?這樣我很擔心耶!」

 

        我搶回我的酒,「什麼都不要問,只要陪我喝酒就可以,拜託,什麼都不要問。」

 

        什麼都不要問

 

        因為我的眼淚,已經承受不住,又從眼角滑落。

 

        今天,真是丟臉的一天。

 

   馬克被我的眼淚嚇到,趕緊拿衛生紙給我,摟著我說:「好、好、好,不問,我不問。」

 

        我又繼續喝著酒,打算今天一定要把自己給灌醉。

 

        卻不知道,為什麼越喝越清醒,「這是假酒嗎?為什麼都喝不醉?」我哽咽的說著。

 

        「茜~妳別這樣,妳已經喝一打了,這樣身體會不好。」

 

        我沒理他,繼續往嘴裡灌酒。

 

        「妳和林君浩不是都結束了嗎?還有什麼事情讓妳這麼難過?」馬克問著。

 

        有,我很難過。

 

我很難過,自己居然對關旭有了感覺。

 

我很難過,自己以為冷血的母親,對我充滿了溫度。

 

我很難過,自己為什麼這麼痛苦,可是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看著馬克,只能猛掉淚,眼裡映著的他,焦急的表情掛在臉上,無能為力,我們總是在某些時候,感到無力。

 

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意識依然清晰,馬克的臉卻在的眼前搖晃,「茜~妳真的喝太多了,我先送妳回去。」

 

「不要~要走你們先走。」我不想回去。

 

「妳這樣很危險,還是我叫關旭來陪妳。」

 

聽到他的名字,我整個人完全不能控制情緒,對著馬克大吼:「蘇俊男~你打給他試看看,我們以後就是仇人。」

 

「茜~」

 

「不要叫我!你什麼時候跟他那麼熟?」馬克不是我的朋友嗎?什麼時候連關旭的電話都有了。

 

「好啦~妳先不要生氣,那天去妳家之後,就有留電話啦~他白天才打給我,說妳好像心情不好,有空要陪妳這樣。」

 

哈~真是太好笑了。

 

他有需要這麼做嗎?有需要這麼關心我?為什麼要這樣?我真的不懂。

 

「不必了!」我說。

 

「茜~妳和關旭是怎麼了嗎?」馬克小心翼翼的問著。

 

我苦笑了一下,「能怎麼了?我跟他又不熟,真是莫名奇妙。」拿著桌上的包包,連跟馬克在一起,都還要聽到關旭二個字,我受不了。

 

二話不說,馬上離開,儘管馬克怎麼叫,我頭也不回的走了。

 

走了一個林君浩,來了一個關旭。

 

如果可以,我只想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開著車子,我晃著晃著,在路上吐了好幾回,直到自己真的累了,才甘心回家。

 

我停好車,踩著不穩的腳步,打算進家門時,關旭從後面拉住我的手。

 

「妳真的很想搞死妳自己是不是?」他大聲的說著。

 

甩開他的手,沒有理他,我拿著鑰匙準備開門,然後他又把我的鑰匙給搶走,完全惹毛了我,我只想要躲開他,這樣不行嗎?為什麼一定要這樣逼我。

 

「你幹嘛啦?」我瞪著他說。

 

他臉色比我更難看,「我才問妳要幹嘛咧~不跟我和采雅去吃飯,把自己喝的醉醺醺是怎樣?」

 

「關你什麼事?你幹嘛那麼愛管我,你真的很莫名奇妙耶,我跟你很熟嗎?」我把鑰匙搶了過來,他又再度把鑰匙給搶走。

 

「我這個人就是莫名奇妙。」然後走到我前面,開了門,自己走了進去。

 

我真的好無奈,老天爺到底要我怎樣?

 

走進客廳,我把包包胡亂往地上一丟,整個人癱在客廳沙發上,看著他在廚房走來走去。

 

可以不可以不要讓我習慣他?

 

強壓著胃的不舒服,在路上吐了好幾回後,胃就開始痛,可能是今天一整天沒有吃東西,又很久沒喝那麼多酒,所以才開始發作。

 

他從廚房走了出來,手裡端了一盤食物,放在我面前,「妳真的很沒有良心,我去吃日本料理,還幫妳外帶,結果妳把自己搞的這麼臭就算了,還臉色發白。」

 

又是我喜歡的食物?

 

一切的巧合,已經我沒有辦法承受了。

    全站熱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