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著眼淚說:「我不想吃,你回去。」

 

他坐在我面前,打開電視,頻道又調到那塊黃色海綿,開始看著,然後接著說:「妳吃完,我就回去。」

 

我知道他,就是跟我槓上了。

 

拿起筷子,我的手抖著,完全使不上力,這是他不斷侵蝕我的感動啊~我崩潰了,眼淚滴滴答答的掉在壽司上。

 

愛,這個字,該折磨我多久?

 

        聽見我的啜泣,他轉過頭來。

 

        「有這麼難吃嗎?」他問著。

 

        我放下筷子,看著他,有些事情不應該再繼續放縱下去,尤其是我的感覺,已經太遲了,他不屬於我,是采雅。

 

        「以後,我們保持距離,對我來說,你是采雅的朋友,僅此而已。」我說。

 

        他關掉電視,轉過頭來看著我說:「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是我好朋友的朋友,這樣而已,所以不要再做這些事,點頭之交四個字你懂嗎?」

 

        「我不懂。」他反駁的說。

 

        為什麼他總是在講正事時,變成外星人。

 

        「就是離我遠一點。」我無視自己的心情,斬釘截鐵的說著。

 

        「因為采雅喜歡我的關係嗎?」他突然說這句話。

 

        然後,我瞪大眼睛看著他,為什麼這句話能說的這麼輕鬆自然?

 

        「幹嘛那麼驚訝?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我嘆了一口氣說,「你為什麼能把這句話講的跟我吃飽了,這四個字一樣簡單?」

 

        他笑了笑,「我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當然是看的出來,只是不想說破,對我來說采雅是個可愛的妹妹而已。」

 

        「如果妳是因為她喜歡我,而想跟我保持距離,那妳的層級就跟派大星差不多,傻子。」

 

        聽著他的回答,我竟鬆了一口氣,然後湧起的是對采雅的愧疚。

 

        「而且,我是一個不能擁有愛的人。」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讓我整個人莫名奇妙。

 

        「為什麼?」我問著。

 

        他看著我,表情慢慢凝重,「有些事情,不是解釋的清楚的,總之,有些東西不是我可以擁有的。」

 

        「是不想爭取,還是不能擁有?」

 

        他深深的嘆一口氣,堅定的說:「是不能擁有,所以不能爭取,這一輩子都不能爭取。」

 

        「一輩子?」這個時間軸聽起來好遠。

 

        他點了點頭。

 

        「即使那個人你很愛她,你也不會想要爭取嗎?」

 

        他想了很久才回答我,「不會,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能夠看著她幸福,也是一種愛的方式。」

       

        我沒有錯過他在回答這句話前,臉上那一閃而過的一絲哀傷,所以我沒有再繼續問,因為我不喜歡看他憂鬱的樣子,真的不喜歡。

 

而是自己解讀成,因為他離過婚,所以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突然覺得他不白目時的表情,很刺眼。

 

        即使當我聽到一輩子這三個字時受了傷,明白自己也是他隔離在外的一部分,即使我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但我卻能夠明白,他這句話背後隱藏了多少無奈和失落。

 

我用最快的速度消化了那些壽司之後,把他和盤子全都掃出去門外。

 

他生氣的在外面敲門,「何凱茜!妳這女人也太過份了,過河拆橋是怎樣啊!」

 

        我沒有理他,拿著包包往樓上去,我不是過河拆橋,而是我也需要療傷,面對自己的動心,我也需要平復。

 

        一輩子,這三個字,就宣告了我的失敗。

 

        而我也許還需要安慰另一個人,就是采雅,她在我準備睡覺時,撥了通電話說著她的不安。

 

        「茜~我覺得他很神秘,我說了很多自己的事,可是他什麼事也沒有說,只是聽著我講,不然就是聊公事,我好幾次想要問他離婚的事,可是不知道怎麼開口,以前都是男生在說,今天整場幾乎都是我在說,我覺得好糗。」

 

        「哪裡糗了?聽妳說話是他的榮幸。」我是真心這麼覺得。

 

        「唉呀~我真的不知道了,第一次覺得男人好複雜。」

 

        我也這麼覺得,但這句話我並沒有說出口。

 

        「妳先順其自然吧~也許並不是每個男生都急著想要得到,有些男人也想要慢慢啊!」

 

        她嘆了好大一口氣,「他讓我失去女人的自信。」

 

        「有這麼嚴重嗎?」我笑著說。

 

        「妳想呢?」她無奈的回答我。

       

        我想,是的。

 

被我們保護的好好的采雅公主,從來就只有等待過王子。

 

「別想太多了~早點休息,一切都是緣份吧!」這是我對她說,也對自己說的話。

 

這個世界,我們能掌握的,永遠都只有自己而已。

 

        原本打算要好好睡一覺的我,在早上七點就醒了,因為頭痛又發作,在床上滾了好幾回,就是不肯起床,因為我希望自己再次睡著。

 

        可惜,沒有。

 

        越滾越頭痛,一直到早上十點多,三個小時後,我才放棄掙扎,用力的坐起身,然後頭痛又再一次侵襲我,我忍不住爆了粗口,「SHIT~」

 

        很困難的移動著拿了藥,準備下樓吃藥。

 

        到了廚房倒了水,吞了藥,我倚在流理台旁,祈禱五分鐘後,藥開始生效,解救我的頭痛。

 

        當我順手丟掉手上的藥包垃圾時,我看到垃圾桶裡,有一些過期的食物,我想應該是昨天他幫我清掉的吧!

 

        洗碗槽裡,放著昨天他買壽司給我吃用的盤子。

 

我看著這些,頭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心中那接二連三的波濤洶湧。

 

        有些感覺,就是在那個當下,總是會緊揪著我的心,為何我總是愛著不能愛我的人?

 

        我看著盤子發呆,希望可以得到一些答案。

 

但它無語,我也無奈,沒有清洗它,繼續擱置在那裡,就像我的感覺,還是停留在那裡。

 

        回到客廳發呆,卻意外的發現桌上有一個男用皮夾,瞬間的直覺,這應該是關旭昨天落下的,我瞪著它,掙扎要不要在那裡面找秘密,也會有我要的答案。

 

        但,翻人隱私這件事,我終究做不到。

 

        看著這黑色皮夾,我竟放空了三個小時後才回神,拿起手機,傳了簡訊給他,告知皮夾在我家,希望他自己過來拿。

       

        可是他一直沒有回覆,於是我又撥了電話過去,卻是無人接聽,該不會是昨天被我趕出門,現在不高興了吧!

 

        沒辦法想那麼多,下午三點多,我到現在還沒進食,胃已經有點開始不舒服,打算先到社區的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吃再說。

 

        拿了錢包,走出門口,發現他的車子就停在他家的門口。

 

然後我就火大了,在家也不接電話是怎樣?回家裡客廳拿了他的錢包,來到他家門口按電鈴。

 

        這傢伙真是有夠大牌的。

 

        我按了好久,一直都沒有人回應,該不會是真的不在家吧~轉身打算離開時,卻聽到開門的聲音。

 

        回過頭去,卻看到他一臉睡意。       

 

我生氣的把皮夾丟給他,「你昨天落在我家的。」然後轉身離開,睡死他算了。

 

「喂~」他在後頭喊著,聲音有點虛弱。

 

「喂~我不舒服。」聽到他的話,我停下腳步,回頭再看著他,他的臉色似乎不太好,臉上帶莫名的紅暈。

 

我很心軟的又走了回去,伸手摸了他的額頭,那溫度燙了我的手。

 

「你發燒了?不會去看醫生嗎?」我吼著,真擔心他燒到變成白痴。

 

他撫了撫耳朵,「別大吼大叫,還不都是妳害的,只知道喝酒,我站在門口跟壽司都要冷死了。」

 

想到他昨天站在門口等我,若因為這樣感冒,我真的會良心不安。

 

不想再聽他廢話,我拉著他就走,「我帶你去看醫生。」

 

到了醫院,他依然昏昏沉沉的坐在一旁,我只好拿出他的證件幫他掛號。

 

護士小姐拿著一張表格給我,「關太太,麻煩妳填一下初診表。」

 

我的心在這句話後,揪了一下,戴著假笑接過表單,照著關旭證件上的資料填寫著。

 

翻到身份證背面,我看到配偶欄上的三個字,黃子容。

 

是他前妻的名字吧~因為還深愛著她,所以身份證也捨不得換新的嗎?這個解釋,讓我的心情持續低落。

 

醫生診斷後,才發現他發著三十九度的高燒,而且應該是早上就開始發燒了,幫他打了針,拿了藥,醫生囑咐我要好好照顧他,如果今晚還是沒有退燒,要趕快再送到醫院來。

 

回到家後,馬上讓他吃了藥後,然後躺回床上,他繼續睡著,我則是回家拿了筆電,打算邊照顧他,邊處理今天的工作,今天一整天都沒有進公司,手機上也顯示了馬克打來的好幾通電話。

 

沒想到照顧生病的人竟然是這麼辛苦,關旭不停的冒冷汗,嘴裡常會發出一些怪聲,像是做惡夢那樣,總是突然之間嚇的我不停的在客廳和房間之間穿梭。

 

        好不容在三個小時後,他的高燒總算退了,我才能完全的鬆了一口氣。

 

        拿著毛巾幫他擦去額頭的汗水,又看到那個條不曾減少他帥氣的疤,就在他的右臉上,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的臉上,有了這麼長的一個疤。

 

        正當我思索著時,突然傳來門鈴的聲音。

 

        我覺得有點奇怪,也很猶豫著要不要去開門,不管按門鈴的是誰,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的身份,和現在這種狀況,

 

        為了省去不必要的解釋,我不打算開門,但按門鈴的人很有耐心,而我最沒有的就是這個,五分鐘後,我已經被這吵雜的門鈴聲打敗。

 

        才剛轉開門把時,呼的一聲,門就用力被推開,我急忙退後,才不至於被門撞到,但連對方的臉都還沒有看到時,我就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來的又快又痛,讓我整個頭暈目眩。

    全站熱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