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繼續說著,「我真的不記得自己到底有沒有做什麼,因為實在太醉了,但當下我們有達成協議,這一切都假裝沒有發生過,可是她卻開始出現在我家,我的周圍,大家以為我們是一對戀人,到最後,我想反駁的時候,已經沒有人相信了。」

 

        「過了二個多月,我的母親告訴我,要開始準備婚禮,因為她告訴我母親她懷孕了,而她的家人也堅持要我負責,不管我怎麼拒絕都沒有用,直到我母親跪在我面前,我只好答應。」

 

        我完全沒有辦法想像,這會是什麼樣子的婚姻,好可怕。

 

        「結婚後,她開始禁止我和女同學相處,到最後連說一句話都不行,最後還當著我的面,打了跟我說話的女同學一巴掌。」

 

        就像我今天這樣

 

        「結婚不到一個月,我在學校時,接到我母親的電話,說她從樓梯上跌了下來,孩子流掉了,我以為是自己太過無情,對於自己的小孩離開這個世界,一點感覺都沒有,卻沒有想到,她在房間裡和朋友的對話,被我聽的一清二楚。」

 

        「她根本沒有懷孕,只是用盡了一切辦法,想要嫁給我,我覺得這個世界跟我開了好大一個玩笑,我甚至憎恨起自己的母親,為什麼當初不計一切代價,就要我跟她結婚。」

 

        他深呼了一口氣,「我用盡一切方法想要離婚,她都不肯,只要是她覺得和我過於接近的女人,都被她騷擾過,我開始覺得她的精神狀況有問題,甚至向法院訴請離婚,但她卻總是在接受檢查的時候,很正常,這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只要一跟別的女生說話,她就開始發瘋,砸東西,我身上的傷痕都是這樣來的。」

 

        我指了指他右臉上的疤。

 

        他苦笑的說,「這是八年前最後一次說要離婚的時候,她拿起一旁的玻璃杯就砸了過來,我沒能來的及閃躲,縫了十八針。」

 

        他的十八針,讓我的眼眶又蓄滿了淚水,這樣的折騰到底是為什麼?

 

        「我擺脫不了她,也放棄擺脫她,因為太累了,我和家人都累了,除了傷害我,她也傷害我的家人,為了想要安靜的生活,我真的放棄了,努力賺錢,希望我的家人在國外可以過的安心一點,至於我的話,就隨便吧!」

 

        我站起身,坐到他旁邊去,緊緊的抱住他,有沒有結婚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現在我只想要保護他。

 

        為了愛著的人,我也可以擁有保護人的能力。

 

        「現在開始,你有我。」我說著。

 

        現在開始他有我,他給了我這麼多的溫暖與感動,接下來,我要用滿滿的愛撫平他這十二年來的傷痛。

 

        他也緊緊的抱著我。

 

        兩顆受傷的心,現在開始互相依靠。

 

        「凱茜,她很危險。」他在我耳邊說著。

 

        我笑了笑,「我是跆拳道高手。」

 

        確定了彼此的心意,我們坐在沙發上,我靠在他身旁,他拉起我受傷的手,又再次說了聲對不起。

 

        「我明天早上會回台北,好好的跟她談一下,也會詢問一下律師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處理,在我還沒回來之前,請妳一定要小心,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用其他的方式再傷害妳。」

 

        我看著他恐懼的表情,心裡又更加的不捨,為什麼她的愛會讓他如此難以負荷?

 

        「我不擔心她,今天是太意外了,而且肚子餓,沒力氣打架,我現在擔心的是采雅。」

 

        他笑了笑,「采雅只是我的妹妹。」

 

        呿~我用健全的另一隻手發動了掌風掃了一下他的手臂,他撫著手臂猛喊疼,我不屑的說:「為什麼你們男人總愛說這種話?享受被愛慕的感覺很好嗎?有哥哥會對妹妹猛放電嗎?」

 

        「我真的只是把她當妹妹,派大星可以當證人。」他認真的否認著。

 

        「你不要告訴我,你沒有感覺采雅喜歡你。」我說。

 

        他思考了一下說,「我倒覺得那較像對哥哥的崇拜。」

 

        「白痴才會想要崇拜你。」我很誠實的說。

 

        「妳知道嗎?我真的很喜歡妳罵人的樣子,很可愛,喝醉酒發酒瘋的樣子也很可愛。」

 

        「你是變態嗎?」還是第一次聽到人家欣賞我發瘋的樣子。

 

        他毫不考慮的回答,「我是。」

 

        懶的再跟這個白目抬槓,在他離開前,我們達成了協議,我會處理好采雅的事,而他會處理好他的事。

 

        即使我們都覺得這很棘手,但我們必須往前走,我們擁抱著彼此,用一個吻,鼓勵著彼此。

 

        明天會是充滿艱辛的一天,這條通往幸福的道路,再怎麼辛苦,我們都會努力把它走完。

 

        安心的睡了個覺後,我醒來看了一下時鐘,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

 

        手機有他傳來的簡訊,「我到台北了,請好好照顧自己,我請馬克每天接妳到醫院換藥,完好健康的等我回來。」

 

        後面加了一顆愛心。

 

        看著手機,我忍不住笑著,為什麼這很像從軍寫給母親的簡訊呢?看樣子,我是愛上一個不會表達自己情感的男人。

 

        才剛刷完牙梳洗完,門鈴就響了。

 

        我的心突然暫停了一下,因為我知道那不會是關旭,難道她這麼快又來了?我的手還沒有好,這樣我太吃虧了,門鈴持續響著,我只好走到門旁問著:「哪位?」如果真的是她就不要開好了。

 

        傳來的是一道三八的聲音,「茜~快開門,紫外線很強耶!」

 

        馬克這傢伙真是受不了。

 

        我開了門讓他進來,「你不是出門前就會把假臉裝好了嗎?」他的妝厚到都可以直接拆卸了。

 

        「可是我的玉手沒有啊~」他伸出白嫩的手指給我看。

 

        實在懶的理他,我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又是無聊的海綿寶寶,然後我竟開始思念起關旭,也擔心他的一切。

 

        「妳還看電視,我得在一個半小時內,送妳去換藥陪妳吃完午餐才可以。」馬克幫我拿了外套、包包後,遞給我。

 

        「我其實可以自己去換藥的,當然也可以自己去吃飯。」

       

        馬克拉起我,「不行~關大哥說的話我要聽。」

 

        「還關大哥咧,我要笑死了~」跟在馬克的身後,我忍不住吐槽。

 

        馬克突然正經的轉過頭來,對我說:「茜~關大哥真的是一個很棒的男人,上次那件事多虧他開導我,我才能走出來,而且昨天晚上,我們聊了一整夜。」

 

        「是厚~那我的關心都是屁就是了?」我也很擔心他啊~還哭了那麼多次。

 

        沒把我放在眼裡是怎樣?

 

        「唉唷~妳當然也是對我很好啊!所以我很開心,你們在一起,雖然現在有點困難,但你們要加油。」馬克真的有夠狗腿的。

 

        「他什麼都跟你說了?」

 

        「嗯~因為關大哥很擔心妳的安全,派我來當騎士的啦!」他把我帶上車,幫我扣了安全帶。

 

        突然覺得,能夠擁有這些的我,好幸福。

 

        「昨天聽了那些事,我真的覺得關大哥很了不起,他背著這麼大的傷痛生活,還一直告訴我要積極的面對人生,跟他比起來,我當初傷害自己的那些事,真的很不應該。」

 

        聽著馬克說著這些,我微笑著,心裡莫名的感覺驕傲。

 

        「茜~你們一定要加油,我真的希望你們可以有好的結果。」馬克看著我好真誠、好真誠的說著。

 

        我感動的對他點了點頭。

 

        我會加油。

 

        換好藥後,我走出診間,馬克遞了我的手機給我,「茜,妳好像有簡訊。」

 

        我接了過來,看到青青發給我的訊息,「茜,我要跟文森結婚了,祝福我吧!」祝福?要我一個情同姐妹的朋友,嫁給那個劈腿王八蛋,我會祝福才有鬼。

 

        馬克看到我的表情很不開心,便問著:「怎麼啦?」

 

        我把手機拿給他看,他驚呼了一聲,「青青到底怎麼啦?」

 

        搖了搖頭,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許愛情美好的地方,就是因為它特別莫名其妙吧!

 

        沒多久,青青就打給我了,我把自己的感受告訴她,她要我別擔心,她自己會承擔這一切的。

 

        掉掛電話後,我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唉~茜,我覺得這是青青自己的選擇,妳該說的都說了,接下來就讓她安心的當個美麗的新娘。」

 

        我聽著馬克說的話,慢慢的平復心裡的情緒,別人決定幸福的權利是不容許別人置喙的。

 

        手機又響了。

 

        我連想都不用想,這通電話一定是小倫打來的。

 

        接起電話後,我馬上說:「我知道了。」

 

        「妳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比妳早五分鐘,她總是要先解決掉我嘛!」我說。

 

        聊了一下青青的事,我在想到底該不該把我和關旭的事告訴小倫。

 

最後,我還是選擇說了,「現在有一個更重大的問題。」

 

「什麼問題?」

 

我在想該用什麼方式告訴小倫,不能讓她知道他太太攻擊力很強的事,她一定會擔心死,而且還有采雅的部分。

 

我吸了一口氣說:「我好像愛上那個經理了。」

 

小倫對這件事,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她一直以為關旭和采雅進行的很順利,卻沒想到會是這樣。

 

我必須保護關旭,所以小倫的問題,我都胡亂的回答著。

 

她在電話那頭,嘆了很深的一口氣,「唉~」我明白她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發展。

 

「別嘆氣了,我再找時間跟采雅說。」有些事情,總是要解決的,和小倫又了一會兒,才掛掉電話。

 

馬克在一旁很驚訝,因為他不知道關旭和采雅認識這件事,他張大眼睛看著我說:「這難道是三角戀?」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我現在開始為你們擔心。」馬克誠實的說著。

 

他說的沒錯,我自己也很擔心。

 

而這一股擔心,開始無限的放大。

    全站熱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