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天,關旭一通電話都沒有,後來,我鼓起勇氣打給他,卻是轉入語音信箱,這讓我很擔心。

 

擔心,他是不是有了什麼意外?

 

拿著手機,不停的祈禱,希望一切都平安,我也開始做起最壞的打算,如果,我們沒辦法一起走在幸福的道路上,至少我也要看著他幸福。

 

這時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音,我開心的趕緊拿起來看,以為是關旭給我的訊息,但不是。

 

小倫傳來晚上要聚餐的消息,她的香港男朋友追到台灣了,晚上要一起吃麻辣鍋,而采雅也來傳來了,晚上會過來接我的訊息。

 

也許這是個很好的時機,可以告訴采雅這件事。

 

聚餐時,她們看著我的手,擔心的直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只好編了個從樓梯跌下來的謊言來讓他們安心。

 

但,這頓飯卻是吃的讓我最痛苦的一次。

 

不斷沙盤推演要怎麼告訴采雅這件事,不斷的猜想要如何回應她可能的問題,最擔心的是,會不會因此我們的友情會有所破裂。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莫名恐慌。

 

晚餐結束後,她送我回家的路上,我知道這是最好的時機,可是卻不一直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口。

 

「茜~怎麼辦?我覺得心煩意亂,那天和關旭吃完飯後,他的電話就打不通了,是不是我那天說錯了什麼?」采雅忽然間說著。

 

我急忙的回答,「妳不要亂想啦~他不是這麼小氣的人。」

 

「茜~怎麼覺得妳比我還要了解他?」采雅說著她的疑惑。

 

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支支吾吾了很久,還是決定把所有的事都告訴采雅,除了他太太的事以外。

 

「那天見面,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采雅冷冷的說。

 

我知道她受傷了。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回答著。

 

采雅送我到門口後,對我說了一句:「不管怎樣,我都希望妳可以幸福,可是這件事,我隱約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笨蛋,也許我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采雅~」我擔心的叫著她。

 

她勉強的對我笑了一下,「沒事,我需要時間。」

 

看著她車子的背影,開始討厭起自己,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事情變的如此一發不可收拾。

 

我拖著虛脫的身軀走回房間,想念著關旭,不知道現在的他,在做些什麼嗎?

 

我流著眼淚,想著關旭,然後慢慢的睡著,深深的覺得愛情不只會傷害自己,也會傷害別人

 

可是那想念,還是停不住,我真的好想他。

 

整整一個星期了,我先是失去了關旭的消息,接下來失去的是采雅的消息,小倫說她到國外出差了,要過一陣子才會回來。

 

原來成就我自己的愛情時,我也摧毀了別人,除了自責,我想不出還有別的方式可以消化我現在的感受。

 

每一天,我都被自責和想念,緊緊抓著,動彈不得。

 

馬克的電話,把我拉回現實,「妳準備好就出來,我再五分鐘就到了。」這一個星期來都是馬克陪著我換藥處理傷口,而我原本也期待,關旭能回來陪我來拆線,但我還是失望了。

 

拿了外套和包包,我先走到門口等著馬克,卻有一位中年男子走到我旁邊來,對著我問,「請問妳是凱茜嗎?」

 

我看著他全身散發著一股儒雅的氣質,穿著打扮不俗,應該不會是要來跟我詐財的吧~

 

「請問有什麼事嗎?」我說。

 

「妳好,我是連美芸的先生,不知道方不方便跟妳談談呢?」他誠懇的說著。

 

我看著他,非常驚訝,從來沒有想過,這輩子會有機會見到他,我的母親拋棄我和父親的原因,就是他。

 

我點了點頭,對於母親的老公是怎麼樣子的人,我很有興趣。

 

撥了通電話給馬克,告訴他不用過來接我,我和他到了社區附近的咖啡廳坐著。

 

再次打量著他,以外表來說,高大英俊的父親絕對勝過這位身高驕小、長相平凡的男人。

 

我率先開口,「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他緊張的結巴著,「不好意思,很冒昧的要跟妳見面。」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的把話講的完整,「我一直很猶豫該不該見妳,畢竟對妳來說,我是個罪人。」

 

「我和妳媽媽,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就是妳。」

 

我難過的說,「那我爸呢?可以隨便傷害他?」

 

他尷尬的看著我,「如果可以,我們不願意傷害任何一個人。」

 

我看著他,一語不發。

 

「凱茜,我只想說,有些事情的發展,都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它就是發生在那個瞬間,即使我們努力的想要避免傷害,它還是造成了,我很抱歉,但我和妳母親所受的苦,並不會比別人少。」

 

我聽著他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想起自己和關旭的事,不願意傷害采雅的我,畢竟也是受了傷。

 

「也許我並沒有資格,對妳說這些話,是我害妳失去母親的,但是,如果可以,請妳憎恨我,不要討厭妳的母親,她很愛妳,比任何人都還要愛妳。」

 

我看著他說到母親時的溫柔體貼,可以感受到他對母親的感情與關愛,他是真的愛著她。

 

「這十年來,她總是不停的打聽妳的消息,妳生日的時候,她總是獨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為妳禱告一整天,她不要我的小孩叫她媽媽,因為告訴我,她只有一個女兒,那就是妳,所以她和我的小孩成了朋友,總是說她在台灣有一個讓她很驕傲的女兒。」

 

我還是因為這些話流下了眼淚。

 

「我很感謝妳,願意聽我說這些,不管妳會不會原諒我們,我們永遠都會為妳所受的苦感到內疚,也會永遠疼愛妳。」

 

結束了和他的對話,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見到他時,會如此的平靜,他該是我恨的人啊!可是我卻聽著他說的話,感到莫名的感動,是因為自己也正在經歷類似的過程嗎?

 

他眉宇間的無能為力,我看的好清楚。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母親的倔強,和她在我面前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竟開始覺得心疼。

 

我有一種背叛父親的感覺。

 

如果我心疼她,那誰來心疼我父親?

 

眼淚沒有停過,這兩方拉扯的情緒,讓我的心好痛,一直到走到家門口,眼淚還是不自覺的掉著。

 

正當我打開門時,有一股力量從後頭抱住我,我驚嚇的時間只有一秒,隨即轉過身去,抱住他。

 

緊緊的抱住他。

 

抱住關旭。

 

他回來了,我卻哭的更慘。

 

「為什麼哭?」他抱著我說。

 

我搖了搖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牽著我進家門,又開始幫我張羅一切,拿了熱毛巾幫我擦臉,幫我泡了一杯熱牛奶。

 

看著他的身影又在我的廚房裡忙碌著,這一個多星期來累積的不安和壓力,才慢慢解除。

 

「怎麼了?」他看著我紅腫的眼睛說著,「每天都想我,所以一直哭嗎?想我可以打給我啊!」

 

我瞪了他一眼,吸了吸鼻子說:「你手機都轉語音,還敢說?」

 

「對不起,手機被她摔爛了。」他看著我,眼神充滿歉意。

 

我沒有心情生氣,只是很擔心他,「你沒事吧~」

 

他微笑的點了點頭,「我沒事,已經請信任的朋友在幫我處理,他是很會打離婚官司的專家,他特地從英國回來幫我。」

 

我點了點頭,看著他的笑容,我放心不少,不管怎樣,我都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他坐到我旁邊來,臉突然逼近我,一直看著我,我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妳這是臉紅嗎?」

 

然後,我從他的頭上,狠狠的打了一下。

 

什麼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他被我的打唉唉叫,「妳下手真的很重耶~」

 

我懶得理他。

 

他突然把我拉進懷裡,很用力的抱著說,「我好想妳!」我就快要不能呼吸了,這突然的話,讓我感動到不能呼吸。

 

我放任自己享受這擁抱之下的安心。

 

「這個時候,妳不是應該說,我也想你嗎?」他放開我,生氣的說著,他總是能在這種感動的時刻,破壞氣氛。

 

我也很想他,但我不會說。

 

「想到你都沒有聯絡,我只想揍你。」

 

「我想打給妳,可是我很擔心,自己打了之後,會克制不住,把事情丟著,從台北衝回來。」他摸了摸我的臉。

 

「妳還沒告訴我,為什麼我看妳哭著走回家?」他繼續問著。

 

我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我邊說著,他邊聽著,手緊緊握住我的。

 

每當講到難過的時候,他握著我的手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

 

我很開心,他懂我的情緒,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聽著我說,告訴我,這一切,他會陪我走過。

 

   除了懂以外,他也非常有行動力,隔天,我已經在父親修行的寺廟外。

 

我看著關旭,驚訝的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覺得妳需要答案,這樣妳才會快樂,去吧!我在這裡等妳。」他摸著我的頭說。

 

我看著他,久久不能自己,這就是關旭的溫柔,沒有太多的甜言蜜語,只給我,我想要的。

 

我鼓起勇氣,走進廟宇。

 

看著這莊嚴又神聖的地方,突然感謝父親,選擇這種方式療傷,四處問著父親的下落,最後在莊園的一角,我發現他的背影。

 

從小,我就只能看著他的背影,因為父親工作太忙碌,早上我只能看著他出門工作的背影,晚上只能看著他疲累走進房門的背影。

 

即使他現在拿著掃把清潔環境,他的背影,我永遠記得。

 

我和他,十年沒見了吧!

 

因為他選擇離開,負氣的我,再也不願意見他,只知道他在這裡,卻從來沒有來過。

 

我走到他身後,顫抖的開口:「爸~」

 

我看到他的身體一僵,過了幾秒才轉過頭來,我以為父親會削髮出家,但他沒有,他還是我記憶裡,那位英俊高大的父親,只是歲月還是在他臉上留了一些痕跡。

 

父親看到我,激動的流下眼淚。

 

對我說,「妳來了。」

 

我忍住眼淚,點了點頭,原來這十年來,我多麼想念他,只是我自己不願意承認。

 

我們在石椅上坐下,我看著父親那在商場上銳利的眼神,已變得慈祥可親。

 

「我以為你會出家。」率先打破沉默的人是我。

 

父親笑了笑,「真正的修行,不一定要出家,每天的生活,都是在修行磨練。」

 

我點了點頭。

 

「我知道妳會來。」父親微笑的看著我。

 

「為什麼?」

 

「生活裡,我們會遇見很多事,做了很多改變,這一點一滴的改變,都是智慧的累積,妳的想法會改變時,就代表了,妳願意去面對更多事情。」

 

我只想知道這些年來,父親是不是也有改變,「你呢?還恨著她嗎?」

 

父親依然帶著微笑,對我搖了搖頭,「當我沒有能力帶給別人幸福的時候,我有什麼資格阻止別人幸福的權利?」

 

「我感謝妳的母親,她用她的方式,讓我增長智慧,當我汲汲營營於事業的版圖時,我忽略了她的感受,對她來說,我只是一個會賺錢的老公,但她要的是愛,我沒有時間給,也不知道要給。」

 

父親突然拍了拍我的手,「凱茜,妳是個聰明的孩子,別讓憎恨充滿妳的內心,我不恨誰,萬事都有註定,不能避免的,它就是會走到那裡去。」

 

聽著父親的話,我開始釋放自己,如果父親都選擇原諒,那我又有什麼好恨的?

 

和父親聊了很多,知道他在這裡很快樂、很滿足,這十年來的掛念的一顆又放下了。

 

離開前,父親送我了一個平安符,要我隨時帶在身上,「這是我給妳的祝福,希望妳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即使我在這裡,妳永遠都是我的女兒。」

 

我抱著父親,心裡好溫暖,原來一直以為什麼都沒有的我,竟然擁有這麼多。

 

出走寺廟後,我看著關旭倚在車旁正等待著我,我跑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他,心裡澎湃著,我愛著這樣溫柔的一個男人。

 

「喂~這裡是寺廟,妳不要亂來啊!」

 

我被他逗笑了,真不知道現在是誰抱誰不放手的。

 

「謝謝你。」我真心的說,謝謝他一直在我身旁。

 

他緊緊的抱著我,回答著:「我才要謝謝妳,讓我有活過來的感覺。」

 

離開前,我看到父親站在寺廟門口前,對著我揮手微笑,十年的空白,也不能改變,我們之間血濃於水的感情。

 

謝謝我的父親,他在某種程度,釋放了我。

 

在車上,關旭問到了我和采雅的事,「妳和采雅還好嗎?」

 

我點了點頭說:「當然了,好的不得了,她到國外出差了。」

 

關旭要操心的事已經太多了,采雅的事不能再造成他的負擔。

 

「那就好,今天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去開個PARTY吧~」他笑著說。

 

於是,我們約了馬克和小倫,一起到餐廳吃飯,大家開心的聊著天,這對我來說好像做夢一樣。

 

那時候和姐妹們的夢想,就是找到心愛的另一半,然後大家一起出來聚餐或旅行。

 

現在我的夢想實現了一半。

連續三天,關旭一通電話都沒有,後來,我鼓起勇氣打給他,卻是轉入語音信箱,這讓我很擔心。

 

擔心,他是不是有了什麼意外?

 

拿著手機,不停的祈禱,希望一切都平安,我也開始做起最壞的打算,如果,我們沒辦法一起走在幸福的道路上,至少我也要看著他幸福。

 

這時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音,我開心的趕緊拿起來看,以為是關旭給我的訊息,但不是。

 

小倫傳來晚上要聚餐的消息,她的香港男朋友追到台灣了,晚上要一起吃麻辣鍋,而采雅也來傳來了,晚上會過來接我的訊息。

 

也許這是個很好的時機,可以告訴采雅這件事。

 

聚餐時,她們看著我的手,擔心的直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只好編了個從樓梯跌下來的謊言來讓他們安心。

 

但,這頓飯卻是吃的讓我最痛苦的一次。

 

不斷沙盤推演要怎麼告訴采雅這件事,不斷的猜想要如何回應她可能的問題,最擔心的是,會不會因此我們的友情會有所破裂。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莫名恐慌。

 

晚餐結束後,她送我回家的路上,我知道這是最好的時機,可是卻不一直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口。

 

「茜~怎麼辦?我覺得心煩意亂,那天和關旭吃完飯後,他的電話就打不通了,是不是我那天說錯了什麼?」采雅忽然間說著。

 

我急忙的回答,「妳不要亂想啦~他不是這麼小氣的人。」

 

「茜~怎麼覺得妳比我還要了解他?」采雅說著她的疑惑。

 

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支支吾吾了很久,還是決定把所有的事都告訴采雅,除了他太太的事以外。

 

「那天見面,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采雅冷冷的說。

 

我知道她受傷了。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回答著。

 

采雅送我到門口後,對我說了一句:「不管怎樣,我都希望妳可以幸福,可是這件事,我隱約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笨蛋,也許我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采雅~」我擔心的叫著她。

 

她勉強的對我笑了一下,「沒事,我需要時間。」

 

看著她車子的背影,開始討厭起自己,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事情變的如此一發不可收拾。

 

我拖著虛脫的身軀走回房間,想念著關旭,不知道現在的他,在做些什麼嗎?

 

我流著眼淚,想著關旭,然後慢慢的睡著,深深的覺得愛情不只會傷害自己,也會傷害別人

 

可是那想念,還是停不住,我真的好想他。

 

整整一個星期了,我先是失去了關旭的消息,接下來失去的是采雅的消息,小倫說她到國外出差了,要過一陣子才會回來。

 

原來成就我自己的愛情時,我也摧毀了別人,除了自責,我想不出還有別的方式可以消化我現在的感受。

 

每一天,我都被自責和想念,緊緊抓著,動彈不得。

 

馬克的電話,把我拉回現實,「妳準備好就出來,我再五分鐘就到了。」這一個星期來都是馬克陪著我換藥處理傷口,而我原本也期待,關旭能回來陪我來拆線,但我還是失望了。

 

拿了外套和包包,我先走到門口等著馬克,卻有一位中年男子走到我旁邊來,對著我問,「請問妳是凱茜嗎?」

 

我看著他全身散發著一股儒雅的氣質,穿著打扮不俗,應該不會是要來跟我詐財的吧~

 

「請問有什麼事嗎?」我說。

 

「妳好,我是連美芸的先生,不知道方不方便跟妳談談呢?」他誠懇的說著。

 

我看著他,非常驚訝,從來沒有想過,這輩子會有機會見到他,我的母親拋棄我和父親的原因,就是他。

 

我點了點頭,對於母親的老公是怎麼樣子的人,我很有興趣。

 

撥了通電話給馬克,告訴他不用過來接我,我和他到了社區附近的咖啡廳坐著。

 

再次打量著他,以外表來說,高大英俊的父親絕對勝過這位身高驕小、長相平凡的男人。

 

我率先開口,「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他緊張的結巴著,「不好意思,很冒昧的要跟妳見面。」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的把話講的完整,「我一直很猶豫該不該見妳,畢竟對妳來說,我是個罪人。」

 

「我和妳媽媽,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就是妳。」

 

我難過的說,「那我爸呢?可以隨便傷害他?」

 

他尷尬的看著我,「如果可以,我們不願意傷害任何一個人。」

 

我看著他,一語不發。

 

「凱茜,我只想說,有些事情的發展,都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它就是發生在那個瞬間,即使我們努力的想要避免傷害,它還是造成了,我很抱歉,但我和妳母親所受的苦,並不會比別人少。」

 

我聽著他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想起自己和關旭的事,不願意傷害采雅的我,畢竟也是受了傷。

 

「也許我並沒有資格,對妳說這些話,是我害妳失去母親的,但是,如果可以,請妳憎恨我,不要討厭妳的母親,她很愛妳,比任何人都還要愛妳。」

 

我看著他說到母親時的溫柔體貼,可以感受到他對母親的感情與關愛,他是真的愛著她。

 

「這十年來,她總是不停的打聽妳的消息,妳生日的時候,她總是獨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為妳禱告一整天,她不要我的小孩叫她媽媽,因為告訴我,她只有一個女兒,那就是妳,所以她和我的小孩成了朋友,總是說她在台灣有一個讓她很驕傲的女兒。」

 

我還是因為這些話流下了眼淚。

 

「我很感謝妳,願意聽我說這些,不管妳會不會原諒我們,我們永遠都會為妳所受的苦感到內疚,也會永遠疼愛妳。」

 

結束了和他的對話,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見到他時,會如此的平靜,他該是我恨的人啊!可是我卻聽著他說的話,感到莫名的感動,是因為自己也正在經歷類似的過程嗎?

 

他眉宇間的無能為力,我看的好清楚。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母親的倔強,和她在我面前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竟開始覺得心疼。

 

我有一種背叛父親的感覺。

 

如果我心疼她,那誰來心疼我父親?

 

眼淚沒有停過,這兩方拉扯的情緒,讓我的心好痛,一直到走到家門口,眼淚還是不自覺的掉著。

 

正當我打開門時,有一股力量從後頭抱住我,我驚嚇的時間只有一秒,隨即轉過身去,抱住他。

 

緊緊的抱住他。

 

抱住關旭。

 

他回來了,我卻哭的更慘。

 

「為什麼哭?」他抱著我說。

 

我搖了搖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牽著我進家門,又開始幫我張羅一切,拿了熱毛巾幫我擦臉,幫我泡了一杯熱牛奶。

 

看著他的身影又在我的廚房裡忙碌著,這一個多星期來累積的不安和壓力,才慢慢解除。

 

「怎麼了?」他看著我紅腫的眼睛說著,「每天都想我,所以一直哭嗎?想我可以打給我啊!」

 

我瞪了他一眼,吸了吸鼻子說:「你手機都轉語音,還敢說?」

 

「對不起,手機被她摔爛了。」他看著我,眼神充滿歉意。

 

我沒有心情生氣,只是很擔心他,「你沒事吧~」

 

他微笑的點了點頭,「我沒事,已經請信任的朋友在幫我處理,他是很會打離婚官司的專家,他特地從英國回來幫我。」

 

我點了點頭,看著他的笑容,我放心不少,不管怎樣,我都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他坐到我旁邊來,臉突然逼近我,一直看著我,我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妳這是臉紅嗎?」

 

然後,我從他的頭上,狠狠的打了一下。

 

什麼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他被我的打唉唉叫,「妳下手真的很重耶~」

 

我懶得理他。

 

他突然把我拉進懷裡,很用力的抱著說,「我好想妳!」我就快要不能呼吸了,這突然的話,讓我感動到不能呼吸。

 

我放任自己享受這擁抱之下的安心。

 

「這個時候,妳不是應該說,我也想你嗎?」他放開我,生氣的說著,他總是能在這種感動的時刻,破壞氣氛。

 

我也很想他,但我不會說。

 

「想到你都沒有聯絡,我只想揍你。」

 

「我想打給妳,可是我很擔心,自己打了之後,會克制不住,把事情丟著,從台北衝回來。」他摸了摸我的臉。

 

「妳還沒告訴我,為什麼我看妳哭著走回家?」他繼續問著。

 

我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我邊說著,他邊聽著,手緊緊握住我的。

 

每當講到難過的時候,他握著我的手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

 

我很開心,他懂我的情緒,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聽著我說,告訴我,這一切,他會陪我走過。

 

   除了懂以外,他也非常有行動力,隔天,我已經在父親修行的寺廟外。

 

我看著關旭,驚訝的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覺得妳需要答案,這樣妳才會快樂,去吧!我在這裡等妳。」他摸著我的頭說。

 

我看著他,久久不能自己,這就是關旭的溫柔,沒有太多的甜言蜜語,只給我,我想要的。

 

我鼓起勇氣,走進廟宇。

 

看著這莊嚴又神聖的地方,突然感謝父親,選擇這種方式療傷,四處問著父親的下落,最後在莊園的一角,我發現他的背影。

 

從小,我就只能看著他的背影,因為父親工作太忙碌,早上我只能看著他出門工作的背影,晚上只能看著他疲累走進房門的背影。

 

即使他現在拿著掃把清潔環境,他的背影,我永遠記得。

 

我和他,十年沒見了吧!

 

因為他選擇離開,負氣的我,再也不願意見他,只知道他在這裡,卻從來沒有來過。

 

我走到他身後,顫抖的開口:「爸~」

 

我看到他的身體一僵,過了幾秒才轉過頭來,我以為父親會削髮出家,但他沒有,他還是我記憶裡,那位英俊高大的父親,只是歲月還是在他臉上留了一些痕跡。

 

父親看到我,激動的流下眼淚。

 

對我說,「妳來了。」

 

我忍住眼淚,點了點頭,原來這十年來,我多麼想念他,只是我自己不願意承認。

 

我們在石椅上坐下,我看著父親那在商場上銳利的眼神,已變得慈祥可親。

 

「我以為你會出家。」率先打破沉默的人是我。

 

父親笑了笑,「真正的修行,不一定要出家,每天的生活,都是在修行磨練。」

 

我點了點頭。

 

「我知道妳會來。」父親微笑的看著我。

 

「為什麼?」

 

「生活裡,我們會遇見很多事,做了很多改變,這一點一滴的改變,都是智慧的累積,妳的想法會改變時,就代表了,妳願意去面對更多事情。」

 

我只想知道這些年來,父親是不是也有改變,「你呢?還恨著她嗎?」

 

父親依然帶著微笑,對我搖了搖頭,「當我沒有能力帶給別人幸福的時候,我有什麼資格阻止別人幸福的權利?」

 

「我感謝妳的母親,她用她的方式,讓我增長智慧,當我汲汲營營於事業的版圖時,我忽略了她的感受,對她來說,我只是一個會賺錢的老公,但她要的是愛,我沒有時間給,也不知道要給。」

 

父親突然拍了拍我的手,「凱茜,妳是個聰明的孩子,別讓憎恨充滿妳的內心,我不恨誰,萬事都有註定,不能避免的,它就是會走到那裡去。」

 

聽著父親的話,我開始釋放自己,如果父親都選擇原諒,那我又有什麼好恨的?

 

和父親聊了很多,知道他在這裡很快樂、很滿足,這十年來的掛念的一顆又放下了。

 

離開前,父親送我了一個平安符,要我隨時帶在身上,「這是我給妳的祝福,希望妳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即使我在這裡,妳永遠都是我的女兒。」

 

我抱著父親,心裡好溫暖,原來一直以為什麼都沒有的我,竟然擁有這麼多。

 

出走寺廟後,我看著關旭倚在車旁正等待著我,我跑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他,心裡澎湃著,我愛著這樣溫柔的一個男人。

 

「喂~這裡是寺廟,妳不要亂來啊!」

 

我被他逗笑了,真不知道現在是誰抱誰不放手的。

 

「謝謝你。」我真心的說,謝謝他一直在我身旁。

 

他緊緊的抱著我,回答著:「我才要謝謝妳,讓我有活過來的感覺。」

 

離開前,我看到父親站在寺廟門口前,對著我揮手微笑,十年的空白,也不能改變,我們之間血濃於水的感情。

 

謝謝我的父親,他在某種程度,釋放了我。

 

在車上,關旭問到了我和采雅的事,「妳和采雅還好嗎?」

 

我點了點頭說:「當然了,好的不得了,她到國外出差了。」

 

關旭要操心的事已經太多了,采雅的事不能再造成他的負擔。

 

「那就好,今天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去開個PARTY吧~」他笑著說。

 

於是,我們約了馬克和小倫,一起到餐廳吃飯,大家開心的聊著天,這對我來說好像做夢一樣。

 

那時候和姐妹們的夢想,就是找到心愛的另一半,然後大家一起出來聚餐或旅行。

 

現在我的夢想實現了一半。

    全站熱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