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早上的時間,整理好了房間,我換了衣服,拿了資料就到公司去,馬克看到我出現,非常意外,看他的表情,我知道他很意外為什麼我能很正常的出現在這裡,畢竟幾天前,我還把他關在門口,不需要他的安慰。

 

   「茜,妳沒事吧!」

 

   我點了點頭,微笑的說,「沒事。」

 

   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我也懶的理他,便直接走到老闆辦公室裡,對於這個工作,我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決定。

 

   「凱茜,難道是薪水不夠好嗎?為什麼一定非要辭職。」老闆坐在我的面前,像是要哭了的樣子。

 

   「薪水很好,我只是想休息一陣子。」過去的我,帶著傷、帶著恨在生活,用工作麻痺自己,我失去了生活的真正意義。

 

是關旭教會我寬恕及原諒,我想抱著這樣的心情重新生活。

 

「凱茜,妳知道我沒有妳不行啊!妳是公司的重要的人物,妳不見了,肯定有很多大戶都會跑掉。」

 

   我笑了笑,沒有多說,把辭呈遞給了老闆,然後離開辦公室。

 

   這個世界上,不會沒有誰不行的,即使誰消失了,地球還是不停的運轉著,這是我最近學到的道理。

 

   我必須習慣關旭消失這件事。

 

   走回我的座位上,拿出帶來的紙箱,整理著私人用品,我在公司的時間很少,自然東西也不多。

 

   「茜~妳要幹嘛?」馬克對我的動作不能理解。

 

   「我辭職了。」我淡淡的說。

 

   辦公室的同事亂了一團,老闆娘正從門口走了進來,大聲斥喝著:「吵什麼?是都不用上班了嗎?」

 

   接著,走到我面前說:「妳這是幹什麼?」

 

   「凱茜辭職了。」馬克代替我回答著。

 

   她露出驚訝的表情,「妳走了,公司怎麼辦?」

 

   我忍不住苦笑,我在公司,她擔心我勾引她老公,我要離職,她又擔心公司的運作。

 

   抱著我的東西,我走到她面前,對她說:「就讓它倒吧!」

 

   如果沒有能力掌握一間公司,要倒也就趁快吧~我並不相信,老闆沒有這樣的能力,他只是習慣了我幫他。

 

   我離開了公司,馬克衝了出來,我回過頭去看著他。

 

   他走到我面前,摟住我說:「茜~妳真的好棒。」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臉,「要狗腿去找你老闆娘。」

 

   「我在這裡,一直都在這裡,如果妳需要我陪妳,妳知道我在這裡。」他突然正經的說。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

 

   感激他一直在我身邊,但從林君浩到關旭,我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傷痛一直都會在,我學會了和傷痛相處。

 

   回到家裡,我看著這熟悉的一切,這一次,真的是重新開始。

 

        辭去工作後,我到了父親修行的廟宇裡當義工,有些浮萍兒,下了課沒有人照顧,就會送到廟裡去,像是安親班那樣,我則是在那裡,輔導那些小朋友的功課。

 

        至於其他的時間,就待在家裡看看書、聽聽音樂,偶爾到健身房去運動,這樣的生活,讓我的心情很平穩。

 

        「來~吃點心囉!」父親端了一鍋綠豆湯,走了進來。

 

    小朋友大家歡呼著,很規矩的準備著要吃綠豆湯,這些大朋友會照顧小朋友,這裡讓他們變成了家人。

 

        父親端了一碗給我,「我怎麼覺得妳越來越瘦了?」

 

  我笑了笑,「哪有~可能是我最近有健身吧!」

 

    我並沒有特別告訴父親我和關旭的事,但當我第二次來找他的時候,他只是摟著我的肩,淡淡的笑著,對我說:「不管遇到什麼事,妳要相信自己。」

 

        我和父親喝著綠豆湯時,有一位師父走進來對父親說了幾句話。

 

        父親轉頭看著我笑著,「孩子,讓妳牽掛的人,來了一個,妳要去見他嗎?」

 

        我聽著父親的話,覺得莫名奇妙,跟著師父走到外面去。

 

        看到的是幾個月不見的采雅,她對著我笑著,我走到她面前,兩個人緊緊相擁,我一直愧歉的采雅,終於來到我的面前。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問著。

 

        「除了妳以外,其他姐妹一直都有跟妳的父母親聯絡。」

 

        我驚訝的看著她。

 

「我們都知道妳受傷很重,但他們很愛妳,都會問我們有關妳的事情,在背後默默的關心妳,但我們大家一致決定,這些要讓妳自己發現。」

 

        我感動的點了點頭,「謝謝~」

 

        采雅笑著說:「有什麼好謝的,我們是姐妹,而且我要跟妳道歉,這段時間因為我,妳也難過了不少。」

 

        我搖了搖頭,大家都受了傷。

 

        她從口袋裡拿出一條很漂亮的紅珍珠項鍊,幫我戴上,「每個姐妹都有一條,紅色是妳的,我自己設計在巴黎找師父做的喔!」

 

        冰涼的珍珠躺在我的胸口上,卻燒不熄我沸騰的感動,手裡握著采雅的心意,我感謝上天把采雅帶回我身邊。

 

        采雅抱著我說,「這段時間,妳受了好多苦,我卻不在妳身邊,對不起。」

 

        兩個人抱在一起哭了起來,失去了關旭,他卻讓我得到更多,夠了、真的夠了。

 

        即使他不在我身旁,但留給我的愛,夠我繼續生活了。

 

 

 

 

 

        二年後。

 

        我走在桃園國際機場裡,手機響了。

 

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誰,所以完全沒有想要接起來的念頭,就讓鈴聲持續的響著,但那個人似乎在挑戰我的極限,響了第五遍,我受不了只好接起來。

 

        「我就說我不要了。」我在電話這頭吼著。

 

        「那是我精心幫妳挑選的,小倫結婚妳穿這套最適合了。」我的母親連美芸小姐,自從我傳了第一封簡訊就開始沒完沒了。

 

        三個月前,還騙我她生病,硬是把我拐到美國去。

 

她哪裡生病,她老公接我到他家的時候,她還大口大口的吃著冰淇淋,當下我真的想馬上轉頭就走,結果她的技倆多到不行,硬是把我留了三個月,要不是小倫和仁丰要結婚,我可能還沒有辦法脫逃。

 

沒想到在我離開時,還擅自塞了一套滿是蕾絲的伴娘裝到我的行李裡。

 

我只能說,也許未來的某輩子會看到我穿上,但這輩子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不要,妳不要說了,我要趕回去台中。」說完,我直接掛掉。

 

明明今天就是小倫結婚的日子,我前二天就應該回台灣,她又硬說那裡痛這裡痛,讓我又遲了二天才回到台灣。

 

        搭高鐵的時候,采雅來了電話,「妳到了沒?」

 

        「我剛下飛機,被我媽纏住,我快瘋了。」我說著。

 

        采雅在電話那頭笑著,應該是覺得,我居然可以把我媽這兩個字叫的這麼順口,我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妳別笑了喔~」我說。

 

「好啦~衣服我幫妳準備好了,妳到飯店會場後,馬上打給我。」采雅說。

 

掛掉電話,好慶幸有這些貼心的朋友,我打死都不要穿那套蕾絲裝。

 

拉著行李,走出機場,準備坐計程車到桃園高鐵站時,卻意外的看到站在離我二公尺遠的人,居然是黃子容!

 

        擔心自己看錯了,我無法轉移視線,沒想到隨著時間一秒一秒過去,眼睛裡看到的不是幻像,而是真實的她!

 

        這輩子再也沒有想過會見到的人,居然完好、健康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忘不了關旭,更忘不了她,她為關旭流的血、為關旭受傷的臉,我永遠都忘不了,總是在忽然就在腦子裡上演,然後心開始微微刺痛。

 

而現在,我幾乎沒有辦法呼吸,應該迷不醒的人,就站在那裡,開心的和一旁的人笑鬧著,這是我第一次看過她臉上閃著幸福的光芒。

 

人潮的交錯,讓我只能看到黃子容的笑容,在站在她一旁的人,我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卻是怎麼樣都看不到他的臉。

 

但,我想摟著她的人、逗她笑的人是關旭吧!

 

這一個念頭,讓我又忍不住心酸了起來,眼眶又蓄了淚水,也許這真的是最好的結果,不是嗎?

 

計程車停在他們的前面,黃子容上了車,後面的關旭正準備上車時,我看到了他的臉。

 

不,他不是關旭!

 

一千萬個問號同時在我的腦中轟炸,那個人不是關旭?那個摟著黃子容的人不是關旭?

 

那他呢?那去哪了?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太想得到答案的我,搶了別人的計程車,任憑別人再怎麼怒吼,我也只能焦急的對他們道歉,要司機上跟黃子容的車。

 

車子進了桃園市區,轉啊轉繞啊繞,就跟我的心情一樣,越來越不安,越來越焦躁。

 

        關旭呢?

 

        這個問題我不停的問我自己,緊張的雙手早已握成拳頭,泛白的關節還是無法消除我的焦慮。

 

直到二十分鐘後,當計程車停在一間飯店前面時,那一瞬間我才能開始放鬆,因為我終於可以不必再逼問自己那個找不到答案的問題。

 

因為,我要去問可以給我答案的人。

 

我胡亂的付了錢,拉著行李,就往飯店門口衝,在他們走進去的那一刻,我拉住了黃子容。

 

她嚇了一跳,旁邊的先生把她拉到身後。

 

「妳!」我氣喘噓噓的喊著她。

 

她的表情從驚訝變成了竊笑,「是妳?好久不見!」

 

「妳在這裡做什麼?」我努力壓抑住紛亂的情緒問著。

 

她走到我面前,高傲的說:「我跟男朋友來渡假,怎樣?不行嗎?」

 

男朋友?

 

「那關旭呢?」我的心開始慌亂了。

 

她笑著說:「關旭?妳說那個什麼都沒有的關旭嗎?」

 

「妳這是什麼意思?妳不是受傷昏迷不醒嗎?」聽著她的話,我全身開始冰冷,關旭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昏迷不醒!我是昏迷不醒,還好上天有眼可憐我,讓我清醒了,怎麼樣?妳失望嗎?」

 

        她依舊是黃子容,咄咄逼人,氣燄依然高張。

 

        我沒有回答,她有沒有清醒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關旭呢?」

 

        「不知道!」

 

        她的態度激怒了我,忍不住對她大吼:「什麼叫不知道?妳不是很愛他嗎?不是怎麼樣都不肯放過他嗎?」

 

  她冷笑了一下,「是,我一點都不想放過他,還打算跟他糾纏一輩子,要不是他媽媽跪在我家好幾天,最後還昏倒送醫院,我根本不打算放過他。」

 

        聽著她的話,讓我完全無法想像,關旭會有多痛。

 

        「妳瘋了嗎?妳為什麼要這樣?拖住一個不愛妳的人,妳有比較開心嗎?」我冷冷的說著。

 

  「有,我很開心,開心的不得了,如果沒有遇到阿偉,我還打算拖住他一輩子,怎樣?」她得意的挽著身旁的那個男人。

 

        我哭了,我居然在黃子容的面前哭了,因為心疼關旭,眼淚沒有尊嚴的掉出來了。

 

    「妳還要他嗎?要他拿全部財產來換自由,我算很仁慈了,他現在很自由,但什麼都沒有,沒有錢、沒有車子,我不相信妳還要他。」

 

  我看著黃子容,抹去臉上的淚水,打破了她的如意算盤,很認真的對她說:「要!即使他這輩子都一無所有,我都會要他。」

 

        拉著我的行李,轉身離開,讓黃子容成為我生命的過客。

 

  回台中的路上,我不停的在想關旭去了哪裡,鼓起勇氣撥了他的電話,卻是已經暫停使用。

       

  你好嗎?關旭。

 

        我看著手機上他的電話號碼,不停的想念他。

 

        當我失神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了,我嚇了一跳,趕緊接起電話,一開口就是:「關

 

        「妳怎麼還沒到啊!不是應該到了嗎?」小倫在電話那頭抱怨著。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平靜了自己的心情,把後面未開口的那句話吞了回去,「快到了啦!妳不要急。」

 

        「怎麼可能不急,都快五點了!」

 

        「我保證不會遲到。」

 

  安撫了好小倫的情緒後,下了台中高鐵站,馬上招了輛台計程車,直接衝到飯店,在門口時,看到了一台和關旭相同型號的車子,我的心跳漏了一拍,對於他的一切,即使過了二年,我還是無法忘懷。

 

        總是會在夜深人靜時,想起他的貼心、他的白目,想著就會好像他還在我的身旁一樣。

 

        那個愛看海綿寶寶的關旭,去了哪裡?

 

        「凱茜~」采雅的呼喚讓我回過神。

 

好久不見的兩人,在門口又叫又跳的,不管別人的眼光就這樣大笑著,三個月沒見面真的有點久。

 

        「妳怎麼下來了?」我問。

 

        她突然臉紅的說,「我剛好下來接朋友。」

 

    我看到一旁站著的男子,年紀看起來比采雅小,但感覺是個讓人舒服的男人,我對他點了下頭致意。

 

        「茜,我跟妳介紹,他是馬子維,這是我的姐妹,凱茜。」

 

我看著他們兩個之間不停竄流的火花,我很開心,采雅找到了另一半,這個男人應該是挺有本事的。

 

        采雅拉著我,「走,我先帶妳去換衣服,然後我們再去找小倫,她今天美極了。」

 

        換上采雅幫我準備的禮服,我不得不說,她真的很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紅色合身禮服,再搭上她幫我準備的銀色高跟鞋,讓我好美麗。

 

        「我的天啊~妳好漂亮。」采雅看著我說。

 

        我笑了笑說,「裙子再更短一些會更好。」

 

        「妳是打算要讓在場單身的男子看著妳就飽了是嗎?」采雅開玩笑的說。

 

     而小倫居然不顧自己是新娘子,穿著白紗就跑了進來,抱著我猛叫猛親,她那新娘妝大紅的唇印,就這樣印在我的臉上。

 

                倫媽跟在她身後擔心唸著,「妳給我停止,又要補妝了,今天到底是要補幾次?」

 

                「茜~妳也去太久了吧!」小倫嘟著嘴不滿的說著。

 

                「拜託妳今天可以像個新娘子嗎?」我實在會被她打敗。

 

                「妳很不夠意思。」

 

沒能陪她準備婚禮,我覺得很抱歉,「唉唷~我紅包會包很大包啦!」

 

                「沒有五百萬,我不收。」

 

                「倫媽,快把她給帶走。」懶得跟她練瘋話,晚宴都要開始了,新娘子還一身亂。

 

        我揚起笑容,能夠看著自己的朋友走向幸福的那一端,真的好棒。

       

        典禮都還沒正式開始,才看到小倫站在紅毯的那一端,我和采雅就紅了眼眶,認識小倫好像才是昨天的事,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

 

        我們都已經三十歲了。

 

        小倫正走向她人生的另一個旅程,而我,還是停留在原地,沒有勇氣往前,這段時間,也有不錯的對象,卻無法讓我動心。

 

        交換戒指的那一刻,我和采雅都流下了眼淚,不一樣的是,采雅有王子幫她拭去淚水,而我,只能自己默默的收拾。

 

        又想起了,那雙總是遞衛生紙給我的溫柔雙手。

 

        我待在這個地方,既心痛又感動,窒悶的空氣揪住我的呼吸,我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在典禮完美的結束那一刻,我告訴采雅,要到洗手間,便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會場。

 

        一到會場外,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時,我才有辦法冷靜下來,平復自己的情緒。

 

        只是冷靜過後,我又想起了關旭。

 

站在會場外的落地窗前,映入眼簾的美麗城市夜景,我腦子不停想起,他曾開著車子帶著我,在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

 

        我以為時間會沖淡一切,但兩年過過去了,對他的愛與想念只有不停的加深。

 

        而現在?知道了他的消息,卻是讓我更加無力。

 

   「關旭,我好想你。」我在心裡呼喊著,淚水又這麼落下。

 

        你呢?

 

        過了好一會兒,讓自己平靜了之後,才又有勇氣再進入會場。

  

沒想到,我才一轉身,用拭去眼角殘餘的淚水時,便又迎面撞上一個人,讓我整個人跌坐在地上,還好是跌在地毯上,並沒有受傷。

 

        他扶著我,我吃痛的站起身,睜開雙眼,卻發現我的隱形眼鏡又不見了。

 

        「糟糕,我的隱形眼鏡掉了。」眼前又是矇矓的一片。

 

        突然間,那個人把我拉進懷裡,在我耳邊說,「左眼1000度,右眼950度,散光150度,在我幫妳買隱形眼鏡之前,我先當妳的眼睛。」

 

        他的聲音,讓我全身僵硬。

 

        這是夢嗎?

 

   我沒有辦法思考,只能呆愣著。

 

        「妳嚇傻了嗎?」他在我耳邊說著。

 

        原本止住的眼淚又流了下來,我顫抖不已的說:「是你嗎?」

 

「是我。」他說。

 

        我永遠沒辦法忘記的聲音,是他、是關旭!我激動的放聲大哭,這兩年的思念積壓,讓我崩潰。

 

        他哽咽的說,「對不起,我回來了,自由的關旭回來了。」

 

  我們擁抱著彼此,深怕這一放手,一切又消失。

 

過了好久,我的情緒才平復下來,他看著我說著:「我有很多話想說,妳還要繼續哭嗎?」

 

        我哭笑不得,他的白目依舊沒有改變。

 

        他把我帶到一旁,幫我擦去了淚水,緩慢的說:「我回到台北後,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她。」

 

        「我知道她醒了。」

 

        他驚訝的看著我。

 

        「在遇見你之前,我遇見她了,我都知道了,你為什麼不找我?」我說。

 

        他笑了笑,「我沒有勇氣找妳,三十五歲的我,什麼都沒有,再加上那時妳傷的那麼深,我想妳也許有了疼妳的另一半,所以。」

 

        「所以你覺得我是愛錢的女人?所以你就一直拖到現在?你要不要等我六十歲再來找我?」他的理由真是讓我很想揍他。

 

        「我知道妳不是,但我有自我要求,至少要有新的起步才可以,而且如果妳六十歲還單身,我一定會去找妳。」他很正經的回答,但聽在我耳朵裡,還是白目。

 

        我用掌風掃了他,然後起身離開,覺得這二年來的思念真是白搭。

 

        「喂~」他從背後抱住我,很認真的說:「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想妳。」

 

        我真的被他打敗,轉過身去,我也緊緊的抱著他,感謝上天,再一次讓他回到我身邊。

 

        愛是沒有劇本的,它可能會有很多結果,我很慶幸的是,在一連串的傷害之後,我還可以擁有幸福,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

 

        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再一次擁有關旭。

 

        正當擁抱漸漸的消除想念,他突然說:「為什麼妳都不說?」

 

        「說什麼?」

 

        「說妳也想我啊

 

        「不要。」又來了,他真的很會煞風景。

       

        「那說妳愛我?」

 

        「不要。」

 

        「那這些年來妳是不是很孤單?」

       

        「沒有

 

        「是不是很寂寞?」

       

        「沒有

 

        他突然嘆了大大的一口氣,依舊緊緊抱著我說:「妳可不可以像海綿寶寶那樣好相處?」

 

        「你可不可以像派大星那麼不會看臉色?」因為他的關係,我也開始看了海綿寶寶。

       

                幼稚的爭吵,一直持續著,但擁抱著彼此,我們都感受到幸福,再也不孤單,寂寞也不需要說。

 

因為散落的兩個心,終究還是屬於對方

 

()

 

 

 

    全站熱搜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