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生氣是一件好事。

 

        代表你這個人,有你的底限,有你的堅持,有你的原則,還有你的個性,所以我一向受不了裝好人,有些好人,是真的人太好,好到不覺得自己在吃虧,這種人對我來說,是神,而我最不能接受的是那種,明明就很不爽,但為了在意別人的眼光,不敢生氣裝可憐,私下再跟別人抱怨,某某某很賤耶,我覺得聽你抱怨的人超可憐。

 

        生氣有什麼關係?遇到自己不能忍受的事,生個氣,是很自然的事,就跟放屁一樣,你不放,屁就一直在那裡,你不生氣,委屈就一直在那裡,生氣可以,但生氣要說,你不說,就是白生氣,因為沒人知道你在生氣,生氣可以,但生悶氣只會氣死你自己,健保都沒有給付。

 

        如何把氣生好,又是一門很大的學問,跟談戀愛一樣,過與不及都不可以,所以我牆上貼的不是玄彬海報,也不是樂透號碼組,是中庸兩個字,但還是偶爾會超過一點,這裡可以知道,貼什麼都沒用。

 

        活著就是大事跟小事不停接著來,區分一下,大事像是被朋友搶男友、男友劈腿、被倒會幾百萬、朋友借錢不還,這種可以氣一個星期以上,小事像是朋友幫你買錯飲料、媽媽洗壞你的衣服、爸爸偷吃你的零食,這個最多氣三天,氣超過,變成你小氣。

 

        就像早上,老闆打翻了我的大熱拿,我傻眼了三秒,因為那是我的早餐,也是支撐我早上精神的來源,而且它五十五塊,但三秒後,我的念頭是,不過就是一杯咖啡,再買就有了,老闆也急忙想要再幫我買一杯,我馬上說不用,氣還沒有生就消了,但如果因為打翻一杯咖啡,就要記恨三天,你的隨身本子可能要訂個十八箱才夠你記一生。

 

        某任男友曾經忘了我的生日,當天我在想,他是不是要給我驚喜,一直過了十二點,他給了我最大的驚喜,就是他忘記,怎麼可以忘記女友的生日,根本要判死刑啊,我氣了兩個星期,跟他冷戰,後來生氣的已經不是他忘了我生日這件事,而是把所有的事都拿出來氣一遍,內心裡上演的小劇場,變成豪華歌舞秀,以前覺得自己理直氣壯,後來想想真的活該我被拋棄。

 

,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昨天某友在跟我抱怨男朋友,說到手了就不珍惜,我不知道為什麼常有人有這種錯覺,其實啊~會珍惜就是會珍惜,跟到不到手沒有關係。

 

        她說,還沒有上床前,她可以在男朋友面前呼風喚雨,男友就是她的DHL使命必達,上完床之後,她就馬上變下女,開始得要負責男友生活起居,我說那不叫下女,那叫管家,請問妳有薪水嗎?

 

        先不說為什麼男生會變?而是妳為什麼變了?

 

        現在還是有很多女孩,有一種上了床,妹子就是你的人了,在潛意識中,把男友變成未來的老公,然後開始當起賢妻良母,因為我是他的人了,所以他的位置就在這世界的最中心最高點,啊妳咧?把自己放在哪?

 

        如果另一半真的跟妳上完床後就不珍惜妳,那這段關係不是戀愛,是男方的破關遊戲,就是桌遊手遊打不夠,打女人遊戲來湊,這樣的對象,妳不快點走人,還留在他旁邊上靠北男友浪費時間幹嘛?

 

        當然也有另一種,叫做忘了珍惜,但這並不是因為跟妳上完床,而是因為太習慣妳的存在,就像太習慣家人的存在,開始理所當然了起來,這時候稍微提點一下,有良心的另一半,就會檢討一下自己,沒良心的,你還留在他身邊上靠北男友浪費時間幹嘛?(撞梗)

 

        常有大人說,女人要自愛,但他們的範圍太過狹隘。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300  

 

我們總是無意或有意的,犯了相同的錯誤,可是相同的誤會一旦又產生,無意最後仍只能成為有意,然後再也無法挽回。

 

Chapter 6 .

 

        我們總是會以為,第一次分手過後,我們應當更加珍惜彼此,但如果是這樣,就太不符合我們人類應有的現實,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我們沒有意外的,又分手了幾次。

 

        因為失約,分手,因為不接電話,分手,因為講話大聲,分手,因為脾氣固執,分手,因為沒有報備,分手,我們用了各種理由來分手,但分手不是我們要的結果,分手就是像要糖吃的小孩,用吵鬧來當做手段。

 

        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分手,是他要去當兵的前一個星期才告訴我,他決定要先去當完兵,再回來繼續讀研究所,我並不是沒有做好他要去當兵的心理準備,事實上,不管他要去當幾年兵,我都會等他。

 

所以,這終究還是個「時機」的問題。

 

        一個星期前的告知,真的不是任何一個女人都能接受的時間,於是,他新兵受訓的那一天,我沒有去送他,他當兵的時候,我沒有去看過他半次,我們又回到第一次分手的那個循環。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300  

 

我只好開始整理家裡,丟掉過期的食物,洗好了碗盤,再把髒衣服丟進洗衣機,書房地板上的書也一一歸位,用吸塵器吸著地板,再用抹布把地板擦乾淨,阿咕咕好像想要討好我一樣,我在哪裡,牠就在哪裡,陪我整理這一整個很像二戰過後的現場。

 

        然後我下樓丟了垃圾,順便到附近買了碗粥,準備當康尚昱的晚餐,再回到家的時候,康尚昱也醒了,正在客廳四處張望,不知道在找什麼,看到我之後,他開心的笑著,然後走過來抱住了我。

 

        我只好用手肘拐了他的肚子一下,他也只好摸著肚子退後三步,我走到廚房把粥倒出來,他跟在我旁邊,保持十公分的距離,阿咕咕也跟在我的腳邊,保持十公分的距離,不管我在幹嘛,他們兩個就各黏一邊,我夾在他們兩個中間,幾乎快要窒息。

 

        我把粥端到客廳,對著十公分旁的康尚昱說,「快點吃,吃完好吃藥。」

 

        看到我主動對他說話,他開心的接過湯匙,說了聲好,坐在沙發上,然後很認真的吃著粥,我則是抱起阿咕咕,走到一旁坐下,總覺得牠好像變輕了。

 

        「唉唷,我們阿咕咕好像瘦了。」我心疼的摸了摸牠的肚子。

 

        康尚昱馬上放下湯匙,光速的移到我旁邊,「我也瘦了。」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我覺得台灣人大部分,非常大部分,非常非常大部分,(自己覺得是全部,包括我自己)都是愛呷假細粒,愛愛假拜拜的人,我們可以自己變成一個族群,口是心非種族,從今以後只有一族,族群融合,沒有紛爭,世界和平。

 

        我奶奶就是族長。

 

每次買東西回來給她吃,她第一步驟先唸,為什麼亂花錢,錢存著是會哪裡癢嗎?第二步驟再嫌,買這個又不好吃,還是她自己做的比較好,第三步驟消失,隔天想說她覺得不好吃,那我去把它吃掉好了,結果不見了,它在我奶奶的胃裡面,再晚一點就可能被沖走了。

 

        說一句謝謝很難嗎?很難。

 

        對很多人來說,接受別人的好意,是一件很難的事,接受別人讚美,是一件極不好意思的事,然後別人不對他好,不讚美他,又覺得自己沒有信心,又覺得世界末日,又覺得孤單寂寞冷,我覺得人真的很難搞。

 

        我們大多數人很不擅表達,因為不好意思。

 

為什麼會不好意思?因為不常做,所以彆扭。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

300  

 

分手不是結果,它只是一種選擇,而我,又在分手後的第三百六十四天,做了另外一個選擇。

 

Chapter 5 .

 

        我在桌上的日曆上又打了一個X,從我告訴康尚昱,「去台北唸書吧!」的那一天起到現在,已經過了三百六十四天。

       

        遠在台北的他,每到假日就會回來台南,就算只有一天的假期,也會前一個晚上搭夜車回來,回來的次數已經多到,讓康伯伯一看到他回台南就想把他趕出去,氣的常來我家找父親訴苦。

 

        大家都知道我們之間的不同,但沒有人敢問。

 

        今天晚上康伯伯拿了二瓶高粱酒,來找父親小酌,我在樓上偶爾聽到兩個人大聲說話,聽到康伯伯在樓下咆哮,「我現在想到他明天又要回來,我就整個人都火起來啦!」

 

        康伯伯今天心情不好,是因為明天又是星期六了。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我今天衣服真的脫光光,世界赤裸,不是性愛影片或照片流出,對我來說,享受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拍?而是最近上演的父女大戰,打的讓我有點招架不住,很想無視,但很難,大家也知道現在的媒體(攤手),每天都有新版本,家務事變成八點檔。

 

        我單親(老朋友都知道),我媽在我三歲,我弟一歲的時候生病過世,我成了沒媽的孩子,每次母親節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我都會嘴軟,因為不知道媽媽有多好,我父親的糟糕成了我和弟弟獨立的原因,他不愛我們,爺奶的放縱,讓我父親成為自私不懂付出的人,他只想過他自己的生活,忘了他還有兩個小孩。

 

        我差不多有十幾年,沒有叫過他一聲,偶爾以為我父母雙亡,畢竟我從小自己簽聯絡簿收成績單,什麼事情都自己來,常有些長輩對我說那句話,「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我一開始聽到這句話,火總是會冒上來,然後變成一隻刺蝟,覺得全世界的人都不懂我,不懂我的辛苦,憑什麼對我說這句話。

 

        後來,我不生氣了,只是笑笑的回應著一聲,喔。

 

        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當然,沒有父母怎麼會有我,我的父親對我來說,就是戶口名簿上的一個關係而已,我在我父親的身上,了解到了一件事,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但有不愛自己小孩的父母。

 

        在我父親的那個年代,結婚是人生的必經,不管你適不適合婚姻,能不能成為一個好的父母親,你都必需要結婚,於是大家歪七扭八跌跌撞撞的去成為某人的配偶,成為某人的父母,責任感成為維持一個家最重要的元素,可惜的是,我父親剛好沒有,第十二生肖大哥剛好也沒有,但我跟謝姐姐不一樣,我對父親很無感,沒有愛,跟茄子差不多。

 

        我以前很恨我父親,覺得為什麼生小孩不好好養?但比起很多沒有被好好養的小孩來說,我算被養的很好,國高中還很胖(雖然現在也不瘦),比上雖然不足,但比下也有餘,至少我還有其他家人的照顧和疼愛,只是小時候母親節、父親節過的很心虛就是了。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有用任何一種方式,FBMAIL、留言來詢問過我感情問題的人,大部分應該都會得到一個答案,就是我都會叫大家分手,先說絕對不是因為我單身,要大家一起加入我,我雖然脾氣不好,但是我真的很善良,會扶老太太過馬路那種善良。

 

而是我本人真的是走勸離不勸和的路線,所以要私信給我討拍拍的人,真的拜託你們三思而後行,基本上我說的話,都非常的不中聽。

 

        我建議,不管你想要問誰,你都先把你要問的問題、怎麼經過寫下來,然後早中晚各看一次,其實就會有答案。

 

        假設有人曾告訴我,她和男友在一起五年,但最近發現他有很多事隱瞞她,行程也飄忽不定,後來在男友手機裡發現他下載了交友APP,裡面還有很多和妹仔的親密對話,她質問男友,男友說只是交交朋友會刪掉,連續幾次男友都刪了又裝,現在有時候連她電話都不接不回,她該怎麼辦?

 

        來,多看幾次後,會出現一些不耐煩的症狀,這是正常的,你就會從當事者變成旁觀者,然後覺得這女孩到底還要多傻?要怎麼做,答案就在你心裡,只是你還在掙扎。

       

        但這麼好分,不分嗎?

 

        好,我當然也知道是人都會掙扎,畢竟是自己交往中的對象,我沒辦法說是自己深愛的人,畢竟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有多愛,事實上真的結束之後,才發現到底是在愛什麼?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說到噗嚨共,我就想起我的偶像,噗嚨共天團浩角翔起,我是食尚玩家的忠實觀眾,抱著一種吃不到看看也好的心情,一看就好幾年,當初噗嚨共之歌一出來的時候,我超認真學唱,多努力背歌詞,就是希望有機會能去錢櫃好好唱一次,結果馬上被卡歌,好,這其實不重要。

 

        只是想知道,大家知道噗嚨共一詞嗎?

 

        小時候當我成事不足敗事餘的時候,我奶奶都會唸我是噗嚨共,比如不好好走路跌倒、吃飯沒注意翻倒碗,最常發生在她上廁所時,我跑出去玩尿急衝回家,直接打開廁所門,就會被大吼,「妳真正是噗嚨共捏!」所以噗嚨共天團出來的時候,我有一種看到燈塔的感覺。

 

        不過,小時候噗嚨共一下還可以算可愛,可以被接受,而噗嚨共天團為了節目也要不時的噗嚨共一下,好增加收視率,可是現在大家長大了,你也不會是噗嚨共天團裡的團員,噗嚨共就真的是噗嚨共。

 

        例如某友,昨天就被我大罵了一句噗嚨共。

 

        她打來開頭第一句就是,「我知道我跟妳講這件事,一定會被妳罵!」第一條罪,明知故犯,不是欠罵嗎?我說,那為了不要讓我造口業,施主就別說了,但她仍然很堅持要說(到底是有多欠罵?)於是我邊追冰與火之歌,邊吃鹽酥雞,希望雙重享受之下,可以控制我的脾氣。

 

        結果她告訴我,她主動傳簡訊給了她十年前某個前男友,還是最糟的那一個,重點也是她最愛,也最忘不了的那一個,十年前耶,你們還記得自己十年前在幹嘛嗎?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300  

 

「依依,妳聽我說,我跟心安只是很普通的聯絡,偶爾問問好,根本沒有什麼。」他著急的想要再繼續對我說明。

 

        但有哪個女人,在現在這種狀況,還願意聽男人的鬼話連篇?

 

當下的打擊已經很令人不堪了,但是更讓人害怕的是,接下來是不是會有更多的謊話出現,這讓我更恐懼,讓我發毛的不是謊言,而是說謊的那個人,我不希望康尚昱再對我說謊,然後我們會走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出去,在我還沒有用電腦砸死你之前,趕快出去。」我已經快要克制不住了,給了他很真心的建議。

 

        「依依,妳不要生氣,我和心安本來就只是好朋友而已。」他還沒有說完,我已經出手了。

 

        我知道他一向把童心安當朋友,但童心安可有這麼想?如果她是這樣想的話,那麼我們打了那麼多年的架,又是為了什麼?

 

        這次先飛過去的只是鍵盤而已,他躲開了。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Please input verification code on left:

Cannot understand, change to another image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