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5年度農曆春節期間服務公告 [公告] 痞客邦《行動管家app》全新改版上線囉![公告] 豐掌櫃「7 - ELEVEN 取貨」功能上線囉!部落格買賣小物,連物流都好便利~(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2015年度元旦假期服務公告[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

 

 

        喔~說到恨這個字,感覺真的是有點負能量,好像我頭上馬上罩了十八片烏雲,索爾在我頭頂上猛敲雷神鎚,但又死不下雨,搞的我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限水,不舒服的感覺讓我全身發毛,總而言之,只要聽到恨這個字,簡單的用台語說明,就三個字,「歹吉調!」

 

        台語真的很常能夠精闢又完整的道出重點。

 

        我真的很感謝我爺奶,讓我除了國語以外,台語也學的不錯,尤其是我奶奶最近在看世間情的時候,罵了好多讓我大開眼界的高級台語髒話,我在房間聽到,馬上衝出去要她再重複一遍時,她馬上白眼我,沖我說一句,「女生學這個幹嘛?」呃~阿嬤,妳不是女生嗎?(好,我離題了,只是希望台語能夠比鑽石更加永流傳。)

 

        其實這篇文章是想要打給某些男性朋友看的,但後來發現,關於感情,其實男生女生都一樣。

 

        五十步你真的不要笑百步。

 

上星期遇到了好久不見的一個男性朋友,真的非常久了,差不多有十幾年了吧!他是我以前在餐廳打工時的同事,現在在台北工作,他這次回台南老家時,我和他在夜市相遇,那時我正在買烤地瓜,他在我身旁晃了超久,才敢過來認我。

 

欸~妳都沒變耶。(聽到這句話不知道要開心還是要難過,我唸書的時候,還滿醜的。)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劉子祺是馬爸爸外遇的兒子?回過頭的那一瞬間,我的眼淚也掉了出來,我看著他,不敢置信他講的這件事。

 

        「你在開玩笑嗎?」我顫抖的問。

 

        他臉色很差的說,「就是因為我爸要把他弄進公司,我才氣的離開美國,沒想到他居然會來管台灣的分公司。」

 

        「所以你們認識?」

 

        「不是認識,而是我知道他是誰,他也知道我是誰,只是我們從來不肯揭穿而已,因為我不想讓我媽難過!」他說。

 

        「那又怎樣?那是你和劉子祺的事,我不想干涉,但劉子祺是我的朋友,我還是會跟他聯絡。」不管劉子祺是誰的兒子,他都是我的朋友。

 

        他看著我,不說半句話,一分鐘後,他離開我的房間,然後,我哭了一個晚上,這一切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只想要有個簡單的人愛我,我也只想愛著一個簡單的人,談著簡單又平凡的愛情,但現在什麼都不簡單。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前天晚上和朋友約好要去看電影模仿遊戲,但她臨時加班,只好改期,但我已經到了影城,為了不浪費車子的油,我就直接選了別部片看,結束後散場出來時,剛好遇到了公司新來的女同事和她男朋友,她看了我身旁沒有人後,用著比不見中兩百萬發票還要遺憾的聲音問了我一句。

 

        「妳自己一個人來看嗎?」

 

        我點了點頭後,她馬上露出很同情我的眼神,那眼神就像我在餵我家附近流浪狗吃飯時,會露出的眼神,然後對我說,「那妳要不要跟我們去吃宵夜?麻辣鍋?」不了,我很感謝她的邀請,但她的眼神,可能會讓我胃食道逆流。

 

        隔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她突然問了我一句,「XX姐,妳不覺得自己去看電影很可怕嗎?」我好奇的問她為什麼,她說,「我覺得自己去看電影很奇怪,不覺得別人都在看妳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嗎?而且自己一個人都不知道眼神要放在哪裡!」

 

第一、如果我貌美如花,我才需要擔心別人都在看我,但我不是如花,更不是志玲姐姐,別人不會有興趣多看我兩眼,OK,就算覺得我臉臭多看我兩眼,在心裡碎唸我在跩什麼,我也無所謂啊~我就長這樣嘛!

 

        第二、眼神要放在哪裡?妳想放在哪裡就放在哪裡,通常我包裡都會隨身帶本書,要是覺得拿書出來看太假掰,就拿你的手機出來滑,基本上我想新同事太多慮了,現在大家的眼神都嘛放在自己手機上,真的沒有人會看你,你也不用擔心眼神不知道要放哪。

 

        來跟我說三次,智慧型手機萬歲。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

他拍了拍我的臉說:「妳早點睡,明天再說。」接著就離開我的房間。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我又發呆了半個小時,他和安琪拉的說法不一樣,我該相信誰?我真的搞不懂馬子維,我覺得我有一天一定會發瘋,我把頭埋在枕頭尖叫,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叫到好累,什麼都不想再想了,躺回床上,不到一分鐘我就睡著了。

 

        隔天醒來時,又是中午了,我坐在床上想起昨天晚上的吻,覺得自己應該是做夢了,那一切太不真實,對,昨天晚上我應該睡了,那個吻應該是我自己做夢來的。

 

        幫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後,我走出房門,發現馬子維正在陽台,像是在處理我的腳踏車,我走了過去,看著他一下轉動腳踏板,一下子拿著工具鎖緊螺絲,看的我眼睛都花了。

 

        沒多久後,他抬起頭看著我,然後給了我一個微笑,我嚇了好大一跳,他居然也能笑的這麼溫柔,這種表情我只有在劉子祺的臉上看過,沒想到這種笑容也這麼適合他。

 

        「你在幹嘛?」我問。

 

        「妳這台腳踏車還不錯,要不是很懂腳踏車的人,是不可能會買到這台車,更何況這台車應該是自行組裝的。」他欣賞著腳踏車說著。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見好就收四個字,是一位長輩提點我的,她說「人活著,要少辛苦一點,就是要懂的見好就收。」她叫我一定要好好記住這四個字。

 

不過那時我年紀小,腦子裡放不下這麼有智慧的四個字,最後還是要用自己的經歷來驗證,靠,這四個字,根本就是人生的真諦,它應該要被收錄在佛經和聖經裡,以後我的骨灰罈上,也要刻上這四個字,見好就收,意思就是我看盡世界的美好,活夠了。

 

        但見好就收這四個字有多難?

 

        非常難,難在你能不能克制自己的慾望,畢竟人何止只有七情六慾?我每天早上買早餐,看到蛋餅也想吃,看到煎餃也想來兩顆,看到飯糰也忍不住吞口水,不知道是要喝豆漿,還是要買奶茶?想買新上市春裝,也在想說秋冬大打折要不要買起來放?能看一眼金城武本人,不知道有多好?能在轉角接到傑米多南更好,不然去吃泡菜鍋的時候,隔壁桌坐著玄彬,人生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

 

        比如你有錢的時候,你是希望自己這樣就好,還是希望自己更有錢?比如身材已經是完美體態,36C2436,妳會不會希望自己大腿再瘦一點?在還沒有滿足自己的千萬種情慾之前,可以真的見好就收的人,我在這裡叫你一聲乾爹或乾媽,你們絕對值得我尊敬。

 

        但有一種慾望,叫做「想要測試別人底線」,這種慾望,在情侶之間,最容易發生,如果不會見好就收,你就準備包袱款款去入住白目之家,沒有補助、沒有津貼、而且還沒有人會去看你,這不是恐嚇,而是我也曾是那裡的住戶,連房仲業者都不用去開記者會,那裡的房價永遠不會下跌,因為一堆人等著進去住。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165334260  

                                 到了目的地,我們一下車,劉子祺就馬上遞了個小麵包和牛奶給我,「先吃點東西,我們剛都在車上吃過了,因為妳睡的很沉,所以沒有叫妳。」

 

        「謝謝。」我說,但我一點胃口都沒有,只喝了點牛奶。

 

        接著就看到劉子祺和仁丰把休旅車的後車箱打開,拿了一台又一台的折疊腳踏車下來,最後一台拿下來的是全白的腳踏車。

 

        劉子祺把白色腳踏車裝好,又加了個竹籃,然後把車子牽到我面前,「喜歡嗎?這個白色是我調的顏色,小倫有跟我說妳的身高,所以這個椅墊高度也有算過。」

 

        我最喜歡白色,什麼都愛買白色,這台腳踏車白的好漂亮、好可愛,青青也很喜歡騎腳踏車,她也有一台很可愛的腳踏車,每次都說要教我騎,結果都她去法國了,我還是沒學。

 

        小倫和仁丰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留下我和劉子祺兩個人,我把麵包遞還給他,「我現在沒有胃口,吃不下。」

 

        他笑了笑,接過麵包,「還好嗎?妳從昨天看起來就不怎麼好。」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會讓我有媽媽的感覺,除了我的狗兒子以外,就是好友糖糖,畢竟我對任何小孩都是以姐姐自稱,就連三個月的嬰兒也不放過,只要一看到他們,就是要不停的告訴他們,「來~我是姐姐。」雖然朋友們都覺得我這種行為很下流,但我難道不能自己決定,我要成為他們的誰嗎?什麼姨姨?沒有,不好意思,我沒有想成為誰的阿姨。

 

        我和糖糖認識了快十年,對我來說,她是個非常有魅力的女孩,因為很早就出來工作,所以見識了很多的人情冷暖,工作能力很強,非常孝順嘴又甜,知進退又懂人情事故,要我是男生,絕對娶她當老婆,可惜我不是,她只好一直單身,還單身了十年多,只在唸書的時候,交過一個男朋友,兩人在一起半年後分手。

 

        十年空窗的這段日子,她一直非常想要談戀愛,但一直沒有對象,好像被詛咒了一樣,她看上眼的對象,沒有一個人對她有意思,要嘛就像鴨子划水,輕輕一滑,鴨過水無痕,我常常就要接受她的騷擾,沒頭沒腦就一句,「為什麼都沒有人喜歡我?」「為什麼都沒有人要看我?」(老實說,寂寞又怎樣的吳小碧,就是從她身上得來的靈感。)

 

        她的這些疑問,我也很想問為什麼?她不是一眼就讓人驚豔的珍珠奶茶,但細細品嘗後絕對是會讓人回味無窮的阿里山冰茶,我比她更期待一個有眼光的人看上她,好好的談上一場戀愛,但這十年來只有四個字,毫無下落。

 

        然後我就像一般的媽媽一樣,不停的鼓勵女兒,告訴女兒,在媽心中,妳最美了,是那些男人沒有眼光,我對她沒有什麼期望,唯一一個,就是不能因為遇不到對象,就覺得自己很差。

 

因為這很有可能發生兩種狀況,第一過度自卑,當妳每天都覺得自己很差的時候,久了妳就會真的覺得自己很差,然後自我放棄,第二叫一發不可收拾,只要有人對妳示好,就會跟鹽水蜂砲一樣,一旦點燃了,就是砰砰砰~不到最後不善罷甘休。

 

我只能說,我的期待落空,比玩2000元刮刮樂,以為會刮到二千萬還要空,因為糖糖的前九年就是狀況一,「為什麼沒有人愛我?」這句話,最後演進成,「算了,這世界上就是沒有人愛我。」從疑問句變成自我肯定句,從清純少女進化成哀怨輕熟女,對愛情不敢再有任何幻想,覺得自己會是處女到終老,最後她最常跟我說的一句是,「欸~我都沒有用過,就要死掉的話,我真的很不甘心。」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165334260  

                         一睜開眼,發現辦公室外都是黑的,看了手機才發現已經晚上七點多了,這麼過的這麼快,打開簡訊。

 

        是馬子維傳來的,「回家吃飯。」他說。

 

        我看著手機掙扎著要不要回家,因為我還沒有做好心裡準備要怎麼面對他,不知道他對昨天發生的事怎麼想,我嘆了好重一口氣。

 

        唉~要嘛就躲他躲到老哥回來,要嘛就鼓起勇氣,因為搞不好他一點都不覺得怎樣,只有我自己想太多。

 

        十分鐘後,我整理好東西,拿了包包準備回家,想到躲到他離開,我就發現自己心裡湧出一股很濃的遺憾,所以我決定面對。

 

        一回到家,就看到他把炒好的菜放在桌上,看到我回來也只淡淡的說,「湯快好了,就可以吃飯了。」

 

        「喔。」我回答後,很快速的回房間,還是有一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你有沒有算過,同樣的傷,你可以承受幾次?

 

        簡單的舉例,比如說因為我常常會不知道要吃什麼,又懶的騎車或開車出門時,我就會在家附近選間不難吃的麵攤吃乾麵,第一次去買乾麵不要加麻醬,他給了我加了麻醬的麵,好吧~我肚子太餓,只好吃了,第二次特別跟老闆說記得不要加麻醬,老闆這次沒加,但連肉片也沒有加,第三次去跟老闆說不要加麻醬,但要記得放肉片,老闆又給了我一碗沒肉片的麻醬麵。

 

        從那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去過那間麵攤。

 

        可能有些人會覺得,就是只是個麻醬,就只是個肉片,是有什麼好斤斤計較,但不好意思,對我這種視吃如命的人,吃對東西、吃健康的東西,對我來說很重要,比金城武和玄彬都還要重要(因為他們兩個我吃不到!)

 

        所以,我可以忍受的次數,差不多是三次。

 

        之前某位朋友,她約我一起吃飯,結果說她車子在路上壞掉,要先牽去修,如果再趕過來就太晚了,那很當然的就飯下次再吃,後來又跟我約了要去看電影,我先去買票,等到時間開場了,她才打電話跟我說她要加班,OK~為了賺一口生活我可以理解,於是我自己去看了那場電影,第三次說連續放我兩次鴿子很不好意思,要在家大設宴席跟我賠罪,叫我去她家玩,於是我去了,然後在門口等了一個小時,接到她來電說,她陪媽媽在醫院看醫生,來不及去買菜,於是我默默的回家了。

 

        每次就是那種很想火大,但又不能生氣,因為她的理由都非常正當,我沒有立場不去體諒這種不可抗力的因素,但後來我就再沒和她約了,我想我們可能不適合單獨出去,畢竟我雖然沒有一分鐘幾十萬上下,但也是幾十塊左右,比如我的青春,結果耳聞其他朋友,也和我一樣遇到差不多的狀況,卻發現她說的那些理由都是幌子,真正的原因,是她男友突然找她。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165334260  

 

                           我發現我再不告訴任何一個人,我一定會先發瘋、崩潰,本來是想打給人在台灣的小倫,但又想到她極力撮合我和劉子祺,如果讓她知道有另一個男人住我家,她肯定把我罵到臭頭,所以我只好打給凱茜,然後花了十分鐘,把這幾天發生的事,全部講過一次給凱茜消化。

 

        她聽完在電話那邊大笑,笑的跟殺豬一樣的聲音。

 

        「妳這樣我很難過耶,妳知道我現在有多驚慌失措嗎?」我忍不住抱怨,明天要怎麼面對馬子維,對我來說有多棘手,她居然還好意思在那裡笑的這麼大聲。

 

        「對不起,但真的很好笑嘛!我好想看妳看到他裸體時,你們兩個表情,一定很精采。」她又繼續笑。

 

        我嘆了一口氣,「我這輩子最丟臉的大概就是這件事了。」

 

        「顧采雅,你對那個弟弟有意思。」凱茜突然停止了笑聲,然後很嚴肅的說。

 

        我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咳~怎麼可能,我大他四歲,四歲耶~我在上學的時候,他還在喝奶耶。」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Please input verification code on left:

Cannot understand, change to another image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