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二十年了,時間會改變很多事,不管是你願意發生,或是不願意發生的事,它就是這麼理所當然的,存在於我們生活過的每一天,見證了我們走過的一點一滴,化解了一些情緒,但也更糾結了一些混亂。

 

但唯一不變的,是我二十年來如一日的準度,我拆開了一大包昨天在大賣場買的單顆包裝清涼有勁薄荷糖,先從趴在床上半裸男子的肩膀丟去,中!他感覺到被攻擊,便稍微挪了下身子,再把棉被往上拉了一點,試圖掩護,但策略失敗,我又拿了兩顆從他後腦勺丟去,依然中!他伸手抓了抓頭。

 

        「康尚昱!已經八點五十了,你今天早上不是還要開會嗎?」如果要說這個跟我在一起十五年的男人有什麼缺點,那就是賴床,好像有人在他身上塗了八萬瓶的快乾一樣,已經完整的和床黏成一體,好像陷入熱戀裡,怎麼樣也不肯分開。

 

        他的頭埋在枕頭,咕嚕咕嚕的不知道在講什麼,我又再拿了三顆,更用力的朝他後腦勺打去,達、達、達!我依稀能聽到糖果碎掉的聲音,忍不住在心裡嘆了口氣,因為他瘋狂的賴床,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好好的吃過一顆完整的糖果。

 

        用力果然是有效的,他揉著後腦勺,從床上坐了起來,臉上帶著沒睡醒又痛苦的表情,我繼續拿了一顆,依然非常準確的丟中他的額頭,記得上次經過行天宮,有個擺攤的算命伯伯一看到他,就說他額頭飽滿是福相,那時候我多麼驕傲,可能他小時候的額頭有「飽」,但「滿」肯定是我丟出來的。

 

        「好了啦~起床了啦!痛死了!」他哀怨的說。

 

        「我昨天有沒有跟你說過要早點睡,結果你還硬要把DVD看完,你活了三十二年,還不知道自己睡不到七個小時就肯定賴床嗎?早知道我就不要叫你,讓你遲到算了。」我邊唸他邊走到廁所,幫阿咕咕把屎把尿。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300  

 人生是一場從頭到尾的進行式,結局是死亡。而我的初戀,走過五千多個日子,現在仍是一場進行式,結局會是什麼,到現在我還猜不到。

---------------------------------------------------------------------------------------

 

             我站在一個極度陌生的環境裡,坐在我面前的一個女人,正用著無法解讀的眼神打量著我,不過正確的來說,應該是打量著我和我的母親,眼神裡含著太多的意思,對十歲的我來說,解讀不出來那麼多的情緒,我唯一知道的是,她看起來並不喜歡我們。

 

        她對著坐在她身旁兩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女孩帶我到外面去,但我並不願意,因為我非常擔心我的母親。

 

在我十歲以前,和我一起生活的就只有媽媽,我必須保護她,但是媽媽卻一直在我耳旁安慰我,要我別擔心,她絕對不會有事的,看著媽媽又緊張卻又堅持的臉龐,我掙扎了好久好久,最後,才起身慢慢的跟著那兩個女孩出去。

 

        一走出門口,腳步都還沒有站穩,我就被其中一個較高的女生推倒在地上,她好像在看著全世界最噁心的生物一樣的看著我,然後對我說,「妳和妳媽一樣噁心,不要臉,髒東西。」朝我吐了口口水後,轉身就走。

 

        口水在我臉上,熱熱的,第一次聞到屬於現實的臭味。

 

        另一個女生站在我面前,冷淡的看著我,什麼話也沒有說,就這樣一直不停的看著跌在地上的我,我們的眼神在空氣中碰撞,我開始全身戒備,但緊繃了一會過後,她什麼也沒有做,只是冷默的離開,我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擦掉臉上的口水,我並沒有哭,倒是緩緩的笑了,在我還沒有來到這裡之前,我曾經想像著可能會發生的各種情節,但這絕對是最差勁的一種。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老人家大都很愛講一句,「以和為貴」,就連我家電視上面也掛了五個大字,「家和萬事興」的牌子,但「和」到底是什麼?是一種妥協,還是一種狀態。

 

如果「和」不該是妥協,那它應該是安穩的、應該是平靜的,而不是投降後壓抑的狀態。

 

        上幼稚園的時候,有沒有因為某個小朋友搶了你的玩具,你生氣的跟他打起架,你臉上有傷,他手上有傷,你的媽媽和他的媽媽見了面之後,說著小孩子不懂事,請你們不要介意,還強迫你得要跟一個搶你玩具的人說一聲,對不起。

 

        然後回家的時候,媽媽跟你說,以後不可以跟小朋友打架,卻忘了你被搶走玩具的傷心。

 

        你愁眉苦臉,決定明天去學校不再跟他玩,媽媽還會警告你說,不可以這樣,小朋友要玩在一起,某某不是故意要搶你玩具的啊~下次你可以拿玩具跟他一起玩啊!

 

        你心底滿滿的,why

 

        在家的時候,有沒有因為哥哥偷吃了你的零食,妹妹偷穿了妳的新衣,氣的想要去跟他們吵架,媽媽馬上擋在中間說,是零食又沒有什麼大不了,有必要跟哥哥生氣嗎?衣服一起穿有什麼關係,她是妳妹妹耶!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吳小碧在電話那頭大吼,「陳欣怡,妳立可白魔女的稱號真的可以拿去丟一丟了啦,丟人現眼,還以為妳見識多,誰曉得遇到愛情還是盲目啦!愚蠢,笨死了,妳自己都不覺得顧先生對妳很特別嗎?妳自己摸著良心說。」

 

        好像是這樣。

 

        我默默的跟吳小碧說了,那個晚上我很下流的事。

 

        她在電話那頭拍手叫好,「幹得好!我吳小碧認識妳到現在,妳就這次獻身獻的最好,我覺得顧采誠一定只是去安慰那個劉佳佳啦~畢竟Joe也是他的助理,兩個人吵架,他去當和事佬很正常啊!」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就真的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白痴?

 

        「陳欣怡,我一直以為妳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沒想到還是會栽在愛的手裡,遇到真心喜歡的人,都只能偷偷愛偷偷恨,妳為什麼不給你們一次機會,講清楚嘛~反正再怎麼壞妳都跟他睡過一次了。」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得有人在摸我的臉,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顧采誠正看著我,右手摸著我的臉,我和他彼此凝視著,希望這一刻就這樣停留在這時候。

 

        他開口,聲音有點沙啞的說,「欸陳欣怡,我在做夢嗎?」

 

        我看著他的臉,對他說,「對,你在做夢。」我靠近他,然後我吻了他。

 

        這一場夢,當然不是只有吻而已,我還對他做了更下流的事,梁紹翔的事告訴我,結果永遠都不是最重要的,在我離開這裡之前,我貪心的想要留下更多,更多可以回憶的東西。

 

        就讓我們都當做這是一場夢吧!

 

        夢醒了,我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身旁的位置是空的,覺得不妙,原本是打算在顧采誠醒來之前離開,讓他真的以為這是一場夢,沒想到他居然比我還要早起來,這下是要怎麼假裝這是夢?

 

        跟他說我夢遊嗎?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最好,妳就不要分手。

 

        我們總是會看著身旁的某個人,默默在心裡出現起這句OS,但其實,並不是真的希望妳分手,而是希望妳的愛情可以有所節制。

 

        但是,熱戀中的人,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黏在一起,一天沒到見面,就好像對方消失了一世紀那麼久,一天沒有聽到他的聲音,就覺得巨大的寂寞壓在自己肩上,無法呼吸。

 

        是有沒有這麼誇張?

 

        有,我也曾經愛的如此水深火熱、義無反顧,愛到眼裡除了他以外,什麼都看不到,看不到家人、看不到朋友,也不看不到自己,但妳一定要這樣誇張的愛過,才會知道,什麼才是最後留在妳身旁的。

 

在這個世界上不會改變的,往往是妳最不在意的。

 

        下大雨,他冒著風雨騎著摩托車,花了三十分鐘的車程,只為了見妳一面,妳被他感動了,他也被自己感動了,但或許在他出門前,他的母親正擔心的叨唸著他,下這麼大雨騎車很危險,他還是為了妳,丟下擔憂的母親。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但我沒有時間多想這件事,因為當百貨公司一開門的時候,設計館湧進了大量的人潮,每個櫃位都擠滿了人,戰爭開始,沒有休息的時候,能夠抽個空去上洗手間,都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人手不足,我只好馬上打給老闆,他也馬上過來幫忙,但當設計者跟消費者的觀念不同時,就會產生火花,有一個客人質疑錶的功能設計,老闆頓時臉色很難看,在他還沒有趕客人之前,我馬上叫小妮把他帶走,我來接待這個客人。

 

還好,站了幾年的櫃也不是白站的,這個客人很捧場的買了對錶,還訂了另一支手錶要送給媽媽。

 

結完帳後,老闆走到我旁邊說,「欣怡,我允許妳打客人,講話太過份,態度太不佳的妳儘管出手,我幫妳請律師。」

 

「為什麼我一點都不覺的感動?」幫我請律師聽起來好像很夠義氣,事實上怎麼會叫我一個弱女子去跟人家打架?搞不好我還要去坐牢。

 

老闆笑的很假仙的說:「我只是想表達我很挺妳的意思。」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我的身旁,有好幾個長的不錯、個性不錯、工作不錯,看起來應該是要有另一半好好陪著,或是應該早就嫁出去,孩子都不知道生了幾個的女性朋友,但她們卻都還單身,也有好幾個努力工作、對未來有想法、長相不差、習慣不差、各項條件都不算差,應該是值得讓女人賭上下半輩子的男性朋友,但他們也都還是單身。

 

        他們最常說的單身理由是,沒有對象。

 

        的確,而更現實的是,對象總是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變的越來越少。

 

        年輕的時候,大家都還是自由之身,我和你是高中同學,你和他是現任同事,他是她的大學學長,朋友圈就是這樣一圈套上一圈,常常就有新的朋友加入你的生活,自然又平常,戀愛常常可以一場接過一場。

 

        可是一年一年過去,你開始發現,朋友裡結婚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得要照顧家庭小孩,能陪你玩的人越來越少,生活圈不知不覺一圈圈減少,甚至每到各種情人節日,更覺得這個世界上,好像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說到這,不得不感嘆歲月的流逝,對女人的殺傷力,永遠比男人大,男人就算四十歲再和二十二歲的女孩談戀愛,大家也不覺得奇怪,但一個四十歲的女人,如果真的跟一個二十二歲的男孩談戀愛,通常若不上報紙頭條,也是被周圍的人指指點點,閃也閃不掉的,傳統價值觀的束縛。

 

        所以,能選擇的對象又因為年紀的關係,縮了好大一圈。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愛,又怎樣?封面final  

 

隔天,我帶著滿滿的幸福感來到設計館,卻又看到顧采誠和劉佳佳在櫃上聊的超開心,幸福感馬上掉的滿地都是。

 

        顧采誠看到我開心的說,「欸陳欣怡,妳來了喔!」劉佳佳也熱情的跟我打招呼,「欣怡姐,早,再過幾天就要開幕了,妳準備的怎樣?」

 

        我勉強自己笑起來,「待會新人會來報到,我會讓他們盡快上手,對了,公司贊助的手錶,我需要現在拿給妳嗎?公司已經另外寄過來了,還有活動的內容也都確定,要麻煩美工幫我們做一下POP展示牌。」

 

        劉佳佳走到我旁邊,「欣怡姐,真的是謝謝妳了,幫我們拿到這麼好的贊助。」

 

        「是因為我們老闆也很重視設計館的發展,既然要做了,就希望大家可以配合的更好,業績也會更好。」我把價值十萬元的手錶和工聯單遞給劉佳佳。

 

        她開心的接了過去,打開錶盒和顧采誠分享,「顧大哥,這支就是今年在紅點設計大賽得獎的錶,是不是很酷?」

 

        他們又開心的討論起手錶,我則是繼續做自己的工作,劉佳佳離開之後,他走到我旁邊,「欸陳欣怡,妳是不是不舒服啊?」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256  

 

        距離她的上一次戀愛,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

 

這八年裡,我約莫三天就會聽到一次,「我好想談戀愛」,約莫五天就會聽到一次,「為什麼沒有人愛我?」約莫一個月就會聽到,「我覺得那個誰誰誰不錯,妳覺得呢?」

 

她極度的渴望被愛,也很容易愛上別人,而不去管對象是誰,以前總會擔心她被騙,但現在只能祈禱她不要被騙的太多,對於喜歡上的人,她總是能馬上投入她澎湃如海水倒灌的愛給對方,但愛卻像潑出去的水,總是有去無回。

 

但,這從來不會澆熄她對愛的熱情,八年來,她已經愛上無數個,總是能讓我們吃驚的對象,最近一次是,小她八歲的夜店吧檯調酒師,每天晚上總是傳訊息問過一個又一個好友,今天誰能陪她去夜店。

 

她對愛的付出非常慷慨,她是我唯一相信,如果對方要她的心臟,會馬上二話不說把心挖出來的人,如果換作是我,我可能會先問上一句,「請問你哪位?」但她不會,對於所愛的人,她的付出沒有底限,重點是,她也從不抱怨。

 

包括八年前和她分手的男友。

 

他們是大學時的班對,男方去當兵的時候,她把工作換到他當兵的地方附近,薪水一個月從三萬塊,變成二萬塊,從台北市去了台東縣,丟下家人朋友,只為了希望能夠靠近男友一點,那時候,我還沒有認識她,不然我會放鞭炮鼓勵她的勇氣。(不環保)

Posted by 雪倫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Please input verification code on left:

Cannot understand, change to another image

請輸入驗證碼